素問・五常政大論

黄帝曰:太虚寥廓,五運回薄,衰盛不同,損益相従,願聞平気,何如而名,
何如而紀也?
岐伯曰:昭乎哉問也!木曰敷和火曰升明土曰備化金曰審平水曰静順

帝曰:其不及奈何?
岐伯曰:木曰委和火曰伏明土曰卑監金曰従革水曰涸流
✤土曰卑監:“土雖卑少,猶監万物之生化也。” ─王氷。

帝曰:太過何謂?
岐伯曰:木曰発生火曰赫曦土曰敦阜金曰堅成水曰流衍

帝曰:三気之紀,願聞其候。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

敷和之紀,木徳周行,陽舒陰布,五化宣平。其気端,其性随,其用曲直,其化
生榮,其類草木,其政発散,其候温和,其令風,其臓肝,肝其畏清;其主目,
其穀,其果,其実核,其応春,其虫,其畜,其色蒼;其養筋,其病里急
支満,其味酸,其音角,其物中堅,其数

升明之紀,正陽而治,徳施周普,五化均衡。其気高,其性速,其用燔灼,其化
蕃茂,其類火,其政明曜,其候炎暑,其令熱,其臓心,心其畏寒;其主舌,其
,其果,其実絡,其応夏,其虫,其畜,其色赤;其養血,其病run瘈,
其味苦,其音徴,其物脈,其数

備化之紀,気協天休,徳流四政,五化斉修。其気平,其性順,其用高下,其化
豊満,其類土,其政安静,其候溽蒸,其令湿,其臓脾,脾其畏風;其主口,其
,其果,其実肉,其応長夏,其虫,其畜,其色黄;其養肉,其病否,
其味甘,其音宮,其物膚,其数五。

審平之紀,収而不争,殺而無犯,五化宣明。其気潔,其性剛,其用散落,其化
堅斂,其類金,其政勁粛,其候清切,其令燥,其臓肺,肺其畏熱;其主鼻,其
,其果,其実殻,其応秋,其虫,其畜,其色白;其養皮毛,其病咳,
其味辛,其音商,其物外堅,其数

静順之紀,蔵而勿害,治而養下,五化咸整。其気明,其性下,其用沃衍,其化
凝堅,其類水,其政流演,其候凝粛,其令寒,其臓腎,腎其畏湿;其主二陰,
其穀,其果,其実濡,其応冬,其虫,其畜,其色黒;其養骨髄,
其病厥,其味鹹,其音羽,其物濡,其数

故生而勿殺,長而勿罰,化而勿制,収而勿害,蔵而勿抑,是謂平気。

委和之紀,是謂勝生,生気不政,化気乃揚,長気自平,収令乃早,涼雨時降,
風雲併興,草木晩榮,蒼干雕落,物秀而実,膚肉内充。其気斂,其用聚,其動ruan
戻拘緩,其発驚駭,其臓肝,其果,其実核殻,其穀,其味酸辛,其色
,其畜犬鶏,其虫毛介,其主霧露凄滄,其声角商,其病揺動注恐,従金化也。
少角与判商同,上角与正角同,上商与正商同。其病支廃癰腫瘡瘍,其甘虫,邪
傷肝也。上宮与正宮同。蕭
粛殺,則炎赫沸騰,眚於三,所謂復也,其主飛蠧
蛆雉。乃為雷廷。

伏明之紀,是為勝長。長気不宣,蔵気反布,収気自政,化令乃衡,寒清数擧,
暑令乃薄,承化物生,生而不長,成実而稚,遇化已老,陽気屈伏,蟄虫早蔵。
其気郁,其用暴,其動彰伏変易,其発痛,其臓心,其果栗桃,其実絡濡,其穀
豆稲,其味苦鹹,其色丹玄,其畜,其虫羽鱗,其主氷雪霜寒,其声徴羽,
其病昏惑悲忘。従水化也。少徴与少羽同,上商与正商同,邪傷心也。凝惨栗
冽,則暴雨霖霪,眚於九,其主驟注,雷霆震驚,沈yin淫雨。

卑監之紀,是謂減化。化気不令,生政独彰,長気整,雨乃愆,収気平,風寒
併興,草木榮美,秀而不実,成而秕也。其気散,其用静定,其動瘍涌,分潰癰
腫,其発濡滞,其臓脾,其果李栗,其実,其穀麻豆,其味,其色黄蒼
其畜牛犬,其虫倮毛,其主飄怒振発,其声宮角,其病流満否塞,従木化也。
少宮与少角同,上宮与正宮同,上角与正角同,其病飧泄,邪傷脾也。振拉飄
揚,則蒼干散落,其眚四維,其主敗折,虎狼清気乃用,生政乃辱。

従革之紀,是為折収。収気乃後,生気乃揚,長化合徳,火政乃宣,庶類以蕃。
其気揚,其用躁切,其動鏗禁瞀厥,其発咳喘,其臓肺,其果杏李,其実殻絡
其穀麦麻,其味辛苦,其色白丹,其畜,其虫介羽,其主明曜炎爍,其声
,其病嚔咳鼽衄,従火化也。少商与少徴同,上商与正商同,上角与正角同,
邪傷肺也。炎光赫烈,則氷雪霜雹,眚生於七,其主鱗伏彘鼠,歳気早至,乃生
大寒。

涸流之紀,是為反陽,蔵令不擧,化気乃昌,長気宣布,蟄虫不蔵,土潤水泉減,
榮秀満盛。其気滞,其用滲泄,其動堅止,其発燥槁,其臓腎,其果棗杏,其実
濡肉,其穀,其味鹹甘,其色jīn-2,其畜,其虫鱗倮,其主埃郁昏翳,其
羽宮,其病痿厥堅下,従土化也。少羽与少宮同,上宮与正宮同,其病癃閟,
邪傷腎也。埃昏驟雨,則振拉摧抜,眚於一,其主毛顕狐狢,変化不蔵。
   後天八卦図

✤其果・穀:己所不勝&己所勝; ✤其実・味・色・畜・虫・声:兼畏(己&己所不勝);

故乗危而行,不速而至,暴瘧無徳,災反及之,微者復微,甚者復甚,気之常也。

発生之紀,是為啓chen 。土疎泄,蒼気達,陽和布化,陰気乃随,生気淳化,
万物以榮。其化生,其気美,其政散,其令条舒,其動掉眩巓疾,其徳鳴靡啓坼,
其変振拉摧抜,其穀麻稲,其畜犬鶏,其果李桃,其色青黄白,其味酸甘辛,
其象春,其経足厥陰少陽,其臓肝脾,其虫毛介,其物中堅外堅,其病怒。
太角与上商同。上徴則其気逆,其病吐利。不務其徳,則収気復,秋気勁切,
甚則粛殺,清気大至,草木雕零,邪乃傷肝。

赫曦之紀,是為蕃茂。陰気内化,陽気外榮,炎暑施化,物得以昌。其化長,
其気高,其政動,其令明顕,其動炎灼妄擾,其徳喧暑郁蒸,其変炎烈沸騰,
其穀麦豆,其畜,其果杏栗,其色赤白玄,其味苦辛鹹,其象夏,其経手
少陰太陽,其臓心肺,其虫羽鱗,其物脈濡,其病笑瘧瘡瘍血流狂妄目赤。
上羽与正徴同。其収斉,其病痓
),上徴而収気後也。暴烈其政,蔵気乃復,
時見凝惨,甚則雨水,霜雹,切寒,邪傷心也。

敦阜之紀,是為広化。厚徳清静,順長以盈,至陰内実,物化充成。煙埃朦
郁,見於厚土,大雨時行,湿気乃用,燥政乃辟。其化園,其気豊,其政静,其
令周備,其動濡積併稸,其徳柔潤重淖,其変震驚,飄驟崩潰,其穀稷麻,其畜
牛犬,其果棗李,其色jīn玄蒼,其味甘鹹酸,其象長夏,其経足太陰陽明,其臓
脾腎,其虫倮毛,其物膚核,其病腹満,四支不擧,大風迅至,邪傷脾也。

堅成之紀,是為収引。天気潔,地気明,陽気随陰治化,燥行其政,物以司成,
収気繁布,化洽不終。其化成,其気削,其政粛,其令鋭切,其動暴折瘍疰
zhù
其徳霧露蕭,其変粛殺雕零,其穀,其畜鶏馬,其果桃杏,其色白青丹,
其味辛酸苦,其象秋,其経手太陰陽明,其臓肺肝,其虫介羽,其物殻絡,其病
喘喝,胸凭仰息。上徴与正商同。其生斉,其病咳。政暴変,則名木不榮,柔脆
焦首,長気斯救,大火流炎,爍且至,蔓将槁,邪傷肺也。

流衍之紀,是為封蔵。寒司物化,天地厳凝,蔵政以布,長令不揚。其化凛,
其気堅,其政謐,其令流注,其動漂泄沃涌,其徳凝惨寒雰,其変氷雪霜雹,
其穀豆稷,其畜彘牛,其果栗棗,其色黒丹jīn,其味鹹苦甘,其象冬,其経足
少陰太陽,其臓腎心,其虫鱗倮,其物濡満,其病脹。上羽而長気不化也。
政過則化気大擧,而埃昏気交,大雨時降,邪傷腎也。


✤其穀・畜・果・虫・物:己&己所不勝; ✤其色・味:己&己所勝&己所不勝。

故曰:不恒其徳,則所勝来復;政恒其理,則所勝同化,此之謂也。

帝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涼;地不満東南,右熱而左温,其故何也?
岐伯曰:陰陽之気,高下之理,太少之異也。東南方,陽也。陽者,其精降於下,
故右熱而左温。西北方,陰也。陰者,其精奉於上,故左寒而右涼。高者気寒,
下者気熱,故適寒涼者脹之,温熱者瘡,下之則脹已,汗之則瘡巳,此腠理開
閉之常,太少之異耳。

帝曰:其於寿夭,何如?
岐伯曰:陰精所奉其人寿;陽精所降其人夭。

帝曰:善。其病也,治之奈何?
岐伯曰:西北之気,散而寒之,東南之気,収而温之,所謂同病異治也。故曰:
気寒気涼,行水漬之;気温気熱,強其内守,必同其気,可使平也,假者反之。

帝曰:善。一州之気,生化寿夭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曰:高下之理,地勢使然也。崇高則陰気治之,汚下則陽気治之,陽勝者
先天,陰勝者後天,此地理之常,生化之道也。

帝曰:其有寿夭乎?
岐伯曰:高者其気寿,下者其気夭,小者小異,大者大異,故治病者,必明天道
地理,陰陽更勝,気之先後,人之寿夭,生化之期,乃可以知人之形気矣。

帝曰:善。其歳有不病,而臓気不応不用者,何也?
岐伯曰:天気制之,気有所従也。

帝曰:願卒聞之。 岐伯曰:

少陽司天,火気下臨,肺気上従,白,起金用,草木眚,火見燔焠,革金且耗,
大暑以行,咳嚔,鼽衄,鼻窒口瘍,寒熱胕腫。
風行於地,塵沙飛揚,心痛胃脘痛,厥逆鬲不通,其主暴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位置図
陽明司天,燥気下臨,肝気上従,蒼起木用而立,土乃眚,凄滄数至,木伐草萎,
脇痛目赤,掉振鼓栗,筋萎不能久立。
暴熱至土乃暑,陽気郁発,小便変,寒熱如瘧,甚則心痛;火行於槁,流水不氷,
蟄虫乃見。

太陽司天,寒気下臨,心気上従,而火且明。丹起,金乃眚,寒清時擧,勝則
水氷,火気高明,心熱煩,嗌干,善渇,鼽嚔,喜悲数欠,熱気妄動,寒乃復,霜
不時降,善忘,甚則心痛。
土乃潤,水豊衍,寒客至,沈陰化,湿気変物,水飲内稸,中満不食,皮wan/qun肉苛,
筋脈不利,甚則胕腫,身後癰。

厥陰司天,風気下臨,脾気上従,而土且隆,黄起,水乃眚,土用革。体重,肌肉
萎,食減口爽,風行太虚,雲物揺動,目転耳鳴。
火縦其暴,土乃暑,大熱消爍,赤沃下,蟄虫数見,流水不氷,其発机速。

少陰司天,熱気下臨,肺気上従,白起,金用,草木眚。喘嘔,寒熱,嚔鼽,衄,
鼻窒,大暑流行,甚則瘡瘍燔灼,金爍石流。
土乃燥清,凄滄数至,脇痛,善太息,粛殺行,草木変。

太陰司天,湿気下臨,腎気上従,黒起水変,埃冒雲雨,胸中不利,陰萎大衰,
而不起不用,当其時,反腰shui痛,動転不便也,厥逆。
地乃蔵陰,大寒且至,蟄虫早附,心下痞痛,地裂氷堅,少腹痛,時害於食,乗金
則止水増,味乃鹹,行水減也。

帝曰:歳有胎孕不育,治之不全,何気使然? 岐伯曰:六気五類,有相勝制也,
同者盛之,異者衰之,此天地之道,生化之常也。
故厥陰司天,毛虫静,羽虫育,介虫不成;在泉,毛虫育,倮虫耗,羽虫不育
静,謂安静而能長成;育,生育也。
司天之気,主歳半以前,故主静而長成;在泉之気,主歳半以後,故始生育也。
蓋謂耗則所勝微,不育則勝制甚;故曰:諸乗所不成之運則甚,謂受五運之所乗
  制,以致不育不成,乃勝制之甚者也。
癸巳癸亥之歳,介虫不成;丙寅丙申之歳,羽虫不育;五運之気,勝制司天在泉也。

少陰司天,羽虫静,介虫育,毛虫不成;在泉,羽虫育,介虫耗不育
庚子庚午之歳,毛虫不成;癸卯癸酉之歳,介虫不育。

太陰司天,倮虫静,鱗虫育,羽虫不成;在泉,倮虫育,鱗虫不成
辛丑辛未之歳,羽虫不成,水克火也。
太陰湿土在泉,乃太陽寒水司天,寒湿相合而無生長之気,故不曰耗而総曰不成。

少陽司天,羽虫静,毛虫育,倮虫不成;在泉,羽虫育,介虫耗,毛虫不育
壬寅壬申之歳,倮虫不成;乙巳乙亥之歳,毛虫不育。

陽明司天,介虫静,羽虫育,介虫不成;在泉,介虫育,毛虫耗,羽虫不成
癸卯癸酉之歳,介虫不成;丙子丙午之歳,羽虫不成。

太陽司天,鱗虫静,倮虫育;在泉,鱗虫耗倮虫不育
丁丑丁未之歳,倮虫不育,木克土也。
太陽寒水在泉,乃太陰湿土司天,水湿合化,則土不能制水矣。耗,散也,
  鱗虫耗者,土崩潰而鱗見於陸也。

諸乗所不成之運,則甚也。故気主有所制,歳立有所生,地気制己勝,
天気制勝己,天制色,地制形,五類衰盛,各随其気之所宜也。
故有胎不育,治之不全,此気之常也。
誠観厥陰司天,則勝己之虫不成;少陰太陰司天,則生我之虫不成;少陽司天,
  則我生之虫不成;陽明司天,則曰介虫静,又曰介虫不成,奚既静而又不成耶;
  太陽司天,不曰某虫不成。要知太陰少陽司天,亦可以我生之虫不成;少陽司天,
  亦可以生我之虫不成;陽明司天,逢歳運之勝制,故雖育而不成;太陽司天或値
  天符之歳,則無不成之虫。
六気之中,皆可互相推転,書不尽言,言不尽意,当於錯綜中求之,其義自得。

所謂中根也,根於外者亦五,故生化之別,有五気,五味,五色,五類,五宜也。

帝曰:何謂也?
岐伯曰:根於中者,命曰神机,神去則机息;根於外者,命曰気立,気止則化絶。
故各有制,各有勝,各有生,各有成,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気之同異,不足以言
生化,此之謂也。

帝曰:気始而生化,気散而有形,気布而蕃育,気終而象変,其致一也。然而
五味所資,生化有薄厚,成熟有多少,終始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曰:地気治之也,非天不生,地不長也。

帝曰:願聞其道。 岐伯曰:寒熱燥湿不同其化也,故

少陽在泉,寒毒不生,其味辛,其治苦酸,其穀蒼丹。

陽明在泉,湿毒不生,其味酸,其気湿,其治辛苦甘,其穀丹素。

太陽在泉,熱毒不生,其味苦,其治淡鹹,其穀jīn秬。

厥陰在泉,清毒不生,其味甘,其治酸苦,其穀蒼赤,其気専,其味正。

少陰在泉,寒毒不生,其味辛,其治辛苦甘,其穀白丹。

太陰在泉,燥毒不生,其味鹹,其気熱,其治甘鹹,其穀jīn秬。

化淳則鹹守,気専則辛化而倶治。

故曰:補上下者従之,治上下者逆之,以所在寒熱盛衰而調之。

故曰:上取下取,内取外取,以求其過;能毒者以厚薬,不勝毒者以薄薬,
此之謂之。

気反者,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傍取之。

治熱以寒,温而行之;治寒以熱,涼而行之;治温以清,冷而行之;治清以温,
熱而行之。
用薬如用兵,此瞞天過海,疑兵之計也,孫武子十三編,治病之法盡之矣。

故消之削之,吐之下之,補之瀉之,久新同法。

帝曰:病在中而不実不堅,且聚且散,奈何?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無積者求其臓,虚則補之,薬以祛之,食以随之,行水
漬之,和其中外,可使畢已。

帝曰:有毒無毒,服有約乎?
岐伯曰:病有新久,方有大小,有毒無毒,固宜常制矣。大毒治病,十去其六,
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九。穀肉果菜,食養尽之,無使過之,
傷其正也。

不尽,行復如法,必先歳気,無伐天和,無盛盛,無虚虚,而遺人天殃,無致邪,
無失正,絶人長命。

帝曰:其久病者,有気従不康,病去而瘠奈何?
岐伯曰:昭乎哉!聖人之問也,化不化代,時不可違。夫経絡以通,血気以従,
復其不足,与衆斉同,養之和之,静以待時,謹守其気,無使傾移,其形乃彰,
生気以長,命曰聖王。
故大要曰:無代化,無違時,必養必和,待其来復,此之謂也

帝曰:善。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素問・六微旨大論

黄帝曰:鳴呼,遠哉!天之道也,如迎浮雲,如視深淵,視深淵尚可測,迎浮雲
莫知其極。夫子数言謹奉天道,余聞而蔵之,心私異之,不知其所謂也。願夫子
溢志尽言其事,令終不滅,久而不絶,天之道,可得聞乎?

岐伯稽首再拝対曰:明乎哉聞!天之道也,此因天之序,盛衰之時也。

帝曰:願聞天道六六之節,盛衰何也?

岐伯曰:上下有位,左右有紀。故少陽之右,陽明治之;陽明之右,太陽治之;
太陽之右,厥陰治之;厥陰之右,少陰治之;少陰之右,太陰治之;太陰之右,
少陽治之,此所謂気之標,蓋南面而待也。
故曰:因天之序,盛衰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此之謂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図-子午年
少陽之上,火気治之,中見厥陰。 陽明之上,燥気治之,中見太陰。
太陽之上,寒気治之,中見少陰。 厥陰之上,風気治之,中見少陽。
少陰之上,熱気治之,中見太陽。 太陰之上,湿気治之,中見陽明。
所謂本也,本之下,中之見也,見之下,気之標也。
上中下本標中気表 

本標不同,気応異象。
少陽,太陰従本;少陰,太陽従本従標;陽明,厥陰不従標本,従乎中気。
標本生化,以風遇火則従火化,以燥遇湿則従湿化,此同気相求也。
  臓腑中標中気図 
帝曰:其有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太過,何也?
岐伯曰:至而至者和;至而不至,来気不及也;未至而至,来気有余也。

帝曰:至而不至,未至而至,如何?
岐伯:応則順,否則逆,逆則変生,変則病。

帝曰:善。請言其応。岐伯曰:物生其応也,気脈其応也。

帝曰:願聞地理之応六節,気位,何如?
岐伯曰:顕明之右,君火之位也。君火之右,退行一歩,相火治之。復行一歩,
土気治之。復行一歩,金気治之。復行一歩,水気治之。復行一歩,木気治之。
復行一歩,君火治之。
  地理応天六節気位左転図
相火之下,水気承之;水位之下,土気承之;土位之下,風気承之;風位之下,
金気承之;金位之下,火気承之;君火之下,陰精承之。

帝曰:何也?
岐伯曰:亢則害,承乃制。制則生化,外列盛衰;害則敗乱,生化大病。

帝曰:盛衰何如?
岐伯曰:非其位則邪,当其位則正,邪則変甚,正則微。

帝曰:何謂当位?岐伯曰:木運臨卯,火運臨午,土運臨四季,金運臨酉,水運臨子,所謂歳会,気之平也。
帝曰:非其位何如?岐伯曰:歳不与会也。
     歳会図 
帝曰:土運之歳,上見太陰;火運之歳,上見少陽,少陰;金運之歳,上見陽明;
木運之歳,上見厥陰;水運之歳,上見太陽,奈何? 
岐伯曰:天之与会也,故天元冊曰天符

帝曰:天符歳会何如?岐伯曰:太一天符之会也。
    天符太乙図 
帝曰:其貴賤何如?
岐伯曰:天符為執法,歳会為行令,太一天符為貴人。

帝曰:邪之中也奈何?岐伯曰:中執法者,其病速而危;中行令者,其病徐而持;
中貴人者,其病暴而死。

帝曰:位之易也,何如?岐伯曰:君位臣則順,臣位君則逆。
逆則其病近,其害速;順則其病遠,其害微;所謂二火也。

帝曰:善。願聞其歩何如?
岐伯曰:所謂歩者,六十度而有奇。故二十四歩積盈百刻而成日也。

帝曰:六気応五行之変何如?
岐伯曰:位有終始,気有初中,上下不同,求之亦異也。

帝曰:求之奈何?
岐伯曰:天気始於甲,地気始於子,子甲相合,命曰歳立,謹候其時,気可与期。
帝曰:願聞其歳六気,始終早晏何如?岐伯曰:明乎哉問也。
之歳,初之気,天数始於水下一刻,終於八十七刻半。二之気,始於八十七
刻六分,終於七十五刻。三之気,始於七十六刻,終於六十二刻半。四之気,始
於六十二刻六分,終於五十刻。五之気,始於五十一刻,終於三十七刻半。
六之気,始於三十七刻六分,終於二十五刻。所謂初六天之数也。
  六気の始終-甲子之歳
乙丑歳,初之気,天数始於二十六刻,終於十二刻半。二之気,始於十二刻
六分,終於水下百刻。三之気,始於一刻,終於八十七刻半。四之気,始於
八十七刻六分,終於七十五刻。五之気,始於七十六刻,終於六十二刻半。
六之気,始於六十二刻 六分,終於五十刻。所謂六二天之数也。
  六気の始終-乙丑之歳
丙寅歳,初之気,始於五十一刻,終於三十七刻半。二之気,始於三十七刻
六分,終於二十五刻,三之気,始於二十六刻,終於十二刻半。四之気,始於
十二刻六分,終於水下百刻。五之気,始於一刻,終於八十七刻半。
六之気,始於八十七刻六分,終於七十五刻。所謂六三天之数也。
  六気の始終-丙寅之歳
丁卯歳,初之気,始於七十六刻,終於六十二刻半。二之気,始於六十二刻
六分,終於五十刻。三之気,始於五十一刻,終於三十七刻半。四之気,始於
三十七刻六分,終於二十五刻。五之気,始於二十六刻,終於十二刻半。
六之気,始於十二刻六分,終於水下百刻。所謂六四天之数也。
次戊辰歳初之気復,始於一刻,常如是無已,周而復始。
  六気の始終-丁卯之歳
帝曰:願聞其歳候何如?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日行一周,天気始於一刻,
日行再周,天気始於二十六刻。日行三周,天気始於五十一刻。日行四周,
天気始於七十六刻。日行五周,天気 復始於一刻,所謂一紀也。是故寅午戌
歳気会同,卯未亥歳気会同,辰申子歳 気会同,巳酉丑歳気会同,終而復始。

帝曰:願聞其用也。
岐伯曰: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気交。

帝曰:何謂気交?岐伯曰:上下之位,気交之中,人之居也。故曰:天枢之上,天
気主之;天枢之下,地気主之;気交之分,人気従之,万物由之,此之謂也。

帝曰:何謂初中?岐伯曰:初凡三十度而有奇(30日43・3/4刻),中気同法。

帝曰:初中何也?岐伯曰:所以分天地也。

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初者地気也,中者天気也

帝曰:其升降何如?岐伯曰:気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

帝曰:願聞其用何如?岐伯曰:升已而降,降者謂天;降已而升,升者謂地。
天気下降,気流於地,地気上升,気騰於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変作矣。
帝曰:善。寒湿相遘,燥熱相臨,風火相値,其有聞乎?
岐伯曰:気有勝復,勝復之作,有徳有化,有用有変,変則邪気居之。

帝曰:何謂邪乎?
岐伯曰:夫物之生,従於化,物之極,由乎変,変化之相薄,成敗之所由也
故気有往復,用有遅速,四物之有,而化而変,風之来也。

帝曰:遅速往復,風所由生,而化而変,故因盛衰之変耳。成敗倚伏遊乎中,
何也?岐伯曰:成敗倚伏,生乎動,動而不已,則変作矣。

帝曰:有期乎?岐伯曰:不生不化,静之期也。

帝曰:不生化乎?
岐伯曰:出入廃,則神機(動物)化滅;升降息,則気立孤危。
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壮,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収,蔵。
是以升降出入,無器不有。
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則分之,生化息矣。故無不出入,無不升降。
化有小大,期有近遠。
四者之有而貴常守,反常則災害至矣。
故曰:無形無患,此之謂也。

帝曰:善。有不生不化乎?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与道合同,惟真人也。
帝曰:善。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五運行大論

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綱,臨観八極,考建五常。
考,察也;建,立也;五常,五行気運之常也。考建五常,以測陰陽之変化也。
請天師而問曰:論言天地之動静,神明為之紀;陰陽之升降,寒暑彰其兆。
余聞五運之数於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気之各主歳爾,首甲定運,余因論之。
首甲定運,謂六十年以甲子為首而定其運也。
鬼臾区曰: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
少陰主之;丑未之上,太陰主之;寅申之上,少陽主之;卯酉之上,陽明主之;
辰戌之上,太陽主之;巳亥之上,厥陰主之。不合陰陽,其故何也?
不合陰陽,如五行之甲乙,東方木也;而甲化土運,乙化金運。
六気之亥子,北方水也;而亥年之上,風気主之,子年之上,君火主之。
 君火司気,火本陽也,而反属少陰;寒水司気,水本陰也,而反属太陽。
干支の五行属性    
岐伯曰:是明道也,是天之陰陽也。夫数之可数者,人中之陰陽也。然所合,
数之可得者也。夫陰陽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
天地陰陽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謂也。
鬼臾区所論,五運六気相合而主治者,是明天地陰陽之道也。
天地陰陽者,数之可十百,推之可万可千,難以数推,止可以象推之。
象者,丹jīn蒼素玄之天象是也。
帝曰:願聞其所始也。
岐伯曰:昭乎哉問也。臣覧太始天元冊文,丹天之気,経於午女戊分;jīn天之気,
経於心尾己分;蒼天之気,経於危室柳鬼;素天之気,経於亢氐昴畢;玄天之気,
経於張翼婁胃;所謂戊己分者,奎璧角軫,則天地之門戸也。
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此五天五運,即気候之所始,天道之所生也,上工必知焉。
   五気経天図
帝曰:善。論言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未知其所謂也?
岐伯曰:所謂上下者,歳上下見陰陽之所在也。左右者,諸上見厥陰,左少陰,
右太陽;見少陰,左太陰,右厥陰;見太陰,左少陽,右少陰;見少陽,左陽明,
右太陰;見陽明,左太陽,右少陽;見太陽,左厥陰,右陽明;
所謂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
上,司天也;下,在泉也。歳之上下,即三陰三陽迭見之所在也。
帝曰:何謂下?
岐伯曰:厥陰在上,則少陽在下,左陽明,右太陰;少陰在上,則陽明在下,
左太陽,右少陽;太陰在上,則太陽在下,左厥陰,右陽明;少陽在上,
則厥陰在下,左少陰,右太陽;陽明在上,則少陰在下,左太陰,右厥陰;
太陽在上,則太陰在下,左少陽,右少陰;所謂面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位置図
上下相遘,寒暑相臨,気相得則和,不相得則病。

【張景岳】:遘,交也;臨,遇也。
司天在上,五運在中,在泉在下,三気之交,是上下相遘而寒暑相臨也。
所遇之気彼此相生者,為相得而安;彼此相剋者,為不相得而病也。
帝曰:気相得而病者,何也?岐伯曰:以下臨上,不当位也
六微旨大論】曰:君位臣則順,臣位君逆。
帝曰:動静何如?岐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余而復会也。
司天之気,自上而右轉,下降於地;在泉之気,自下左轉,上昇於天。
  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一而交会,是謂一年矣。
帝曰:余聞鬼臾区曰:応地者静,今夫子乃言下者左行,不知其所謂也,
    願聞何以生之乎?
静者,地之体也。静而守位,以地承天而地支不動也。
岐伯曰:天地動静,五行遷復,雖鬼臾区其上候而已,猶不能遍明。
天地動静,謂司天在泉之気,繞地而環轉也;五運遷復,謂五運相襲,周而復始也。
上候,謂天運之候也。
不能遍明,謂無求備天地陰陽之運行也。猶未詳言左右也。
夫変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緯虚,五行麗地;地者,所以載生成之
形類也。虚者,所以列応天之精気也。形精之動,猶根本之与枝葉也,
仰観其象,雖遠可知也。
変化之用者,謂天地陰陽之運動也。在天則無形而垂象,在地則有蹟而成形。
七曜,日月五星也;緯虚者,経緯於太虚之間,亦繞地而環轉也。
五行麗地者,五方五気之所生,而形成以章着於地也。
然有形者雖麗於地,而其気則本於天,故有形之本,常本於虚。虚者精気之所蘊,
  有精気然後有形類,亦猶有根本然後有枝葉也。
故凡物之在地者,必懸象於天,第仰観其象,則無有不応。
故上之右行,下之左行者,周流不息,而変化乃無窮也。
帝曰:地之為下否乎?岐伯曰:地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
【張景岳】:人在地之上,天在人之上。以人之所見言,則上為天,下為地。
以天地之全体言,則天包地之外,地居天之中,故曰太虚之中者也。
由此観之,則地非天之下矣。然則司天者,主地之上;在泉者,主地之下;五行麗
  地者,是為五運,而営運於上下之中者也。
帝曰:馮乎?岐伯曰:大気挙之也。
大気者,太虚之元気也。乾坤万物,無不頼之以立。
燥以乾之,暑以蒸之,風以動之,湿以潤之,寒以堅之,火以温之。
【張景岳】:此即大気之所化,是為六気而運用於天地之間者也。曰燥,曰暑,
  曰風,曰湿,曰寒,曰火,六者各一其性,而功用亦異。
【張志聡】:此言六気之遊行於天地上下之間也。風寒暑湿燥火,在天無形之気也,
  乾蒸動潤堅温,在地有形之徴也。
故風寒在下,燥熱在上,湿気在中,火遊行其間,寒暑六入,故令虚而生化也。
【張志聡】:寒水在下,而風従地水中生,故風寒在下。
燥乃乾金之気,熱乃太陽之火,故燥熱在上;土位中央,故湿気在中。
火乃太極中之元陽,即天之陽気,故遊行於上下之間。
【易】曰:日月運行,一寒一暑,寒暑往来,而六者之気,皆入於地中,故令有形之
  地,受無形之虚気,而生化万物也。
【素問経注節解】:風属木而応肝,寒属水而応腎,肝腎之位卑,故所応倶在下。
燥為金化属肺,熱為火化属心,心肺之位高,故所応皆在上。
脾土為中州,故位在中。
相火者龍雷之火也,昇降不常,條忽善変,其静也托根丹田,其動也五臓六腑無処
  不到,蓋嘗遊行其間矣。嘗(cháng):常常,時常。
六者之用,天地之正也,然而人之感之則以為邪者,皆由寒暑致之也。
如時当寒也,人多喜暖,或密室,或重裘,或多食辛熱,而燥火熱之気因之而入矣。
如時分暑也,人必喜涼,或露宿,或裸体,或多食寒涼,而風寒湿之気因之而入矣。
既入之後,邪気害正,則令人虚,千変万化,百病於是乎生焉。
是同一六気也,燥以乾,暑以蒸,風以動,湿以潤,寒以堅,火以温,気之正也。
  乃因寒致寒,因暑致寒,六気反入而為病,是非六気之病患,人自病耳。知此而
  能慎守焉,則六気有正而無邪矣。
故燥勝則地乾,暑勝則地熱,風勝則地動,湿勝則地泥,寒勝則地裂,
火勝則地固矣。
【素問経注節解】曰:六気病患,誠人所自致。然天道不常,時或有変,変而偏勝,
  地受其災矣,乾熱動泥裂固六者,皆地之病也,言地而人亦其中。
陰陽応象大論】曰: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乾,寒勝則浮,湿勝則濡瀉。
帝曰:天地之気何以候之?岐伯曰:天地之気,勝復之作,不形於診也。
脈法曰:天地之変,無以脈診,此之謂也。
【王冰】曰:不形於診,言平気及勝復,皆以形証観察,不以診知也。
【素問経注節解】曰:有勝必有復者,気之常変也。可以推理,不可以脈察也。
帝曰:間気何如?
【張志聡】:間気者,加臨之六気也。以上之左右,下之左右,兼於其間,共為六気,
  故曰間気。毎一気加臨於四時之中,各主六十日,故曰間気者紀歩,歩者,以
  六十日零八十七刻半為一歩也。
岐伯曰:随気所在,期於左右。
六微旨大論】曰:天枢之上,天気主之;天枢之下,地気主之;気交之分,人気従之。
六微旨大論】曰:初者地気也,中者天気也。
【張志聡】:蓋以在下之気左轉,在上之気右旋,各主六十日以終一歳,故曰随気所
  在,期於左右,謂随在上在下之気之所在,而期於左右之旋轉也。
如子年少陰在上,則陽明在下矣()。
  蓋以地之左轉而主初気,故以太陽主正月朔日之寅初一刻為始,次厥陰,次少陰,
  以司天之気,終三気而主歳半以上;次太陰,次少陽,次陽明,以在泉之気,終六
  気而主歳半以下,各加臨六十日,以終一歳也。
司天之気,始於地而終於天;在泉之気,始於天而終於地,此地天昇降之妙用也。

帝曰:期之奈何?岐伯曰:従其気則和,違其気則病。
【張景岳】:気至脈亦至,従其気也,故曰;気至脈不至,気未至而脈至,違其気也,
  故為。【至真要大論】曰:至而和則平,至而甚則病,至而反則病,至而不至者病,
  未至而至者病,陰陽易者危。
【張志聡】:間気者,加臨之客気也。而一歳之中,又有主時之六気。如主従其客則
  和,主違其客則病矣。【至真要大論】曰:主勝逆,客勝従,天之道也。
如子午歳初之気,寒勝其風為従,風勝其寒則逆。
不当其位者病,迭移其位者病,失守其位者危,尺寸反者死,陰陽交者死。
【張景岳】:不当其位者,応左而右,応右而左,応上而下,応下而上也。
迭移其位者,応見不見,而移易於他位也。迭,更也。
失守其位者,剋賊之脈見,而本位失守也。
【張志聡】:不当其位者,以下臨上也。
迭移其位者,如子年,初之気太陽寒水加臨而反熱,三之気陰君火加臨而反寒,
  本位之気,互相更迭,気之反也。
失守其位者,謂失守其所主之本位也。如丑未歳太陰司天(),則初之客気主気,
  併主厥陰風木,而清粛之気,乗所不勝而侮之,是金気失守其位矣。至五之気,
  陽明燥金主気,而本位反虚,風木之子気復讐,火熱爍金則為病甚危,所言侮反
  受邪,此之謂也(金不失守其位,則金気不虚矣,自有所生之水気制火)。
先立其年,以知其気,左右応見,然後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順。
【張景岳】:先立其年之南北政及司天在泉左右間応見之気,則知少陰君主之所在,
  脈当不応,而逆順乃可見矣。
【張志聡】:六気之加臨,先立其主気之年,以知其司天在泉之気,則間気之応見於
  左右,或従或違,然後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順也。
帝曰:寒暑燥湿風火,在人合之奈何?其於万物何以生化?
【王冰】曰:合謂中外相応,生謂承化而生,化謂成立衆象也。
岐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洪範】曰:木曰曲直,曲直作酸,故凡物之味酸者,皆木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気。
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体為筋,在気為柔,在臓為肝。
在気為柔:風木在春,其気柔和。風吹草偃,能柔軟万物。
其性為,其徳為和,其用為動,其色為蒼,其化為榮,其虫,其政為散,
【王冰】曰:暄,温也,肝木之性也;為和者,以敷布和気於万物,木之徳也;
風揺而動,無風則万類皆静,木之用為動,火太過之政亦為動,蓋木火之主暴速,
  故倶為動。
蒼,薄青也,有形之類,乗木之化,則皆見薄青之色,故其色為蒼。
榮,美色也,四時之中,物見華榮,顔色鮮麗者,皆木化之所生也。
其虫毛者,万物発生,如毛在皮也(如草木之茂密也)。
其政為散者,発散生気於万物也。
其令宣発,其変摧拉,其眚為隕,其味為酸,其志為怒。
其令宣発者,陽和之気舒而散也,肝木悪抑郁而喜発散也。
摧拉,損折敗壊也,風気剛強,木之変也。【気交変大論】曰:其変振発。
隕,墜也。大風暴起,草泯木墜。【気交変大論】曰:其災散落。
夫物之化之変而有酸味者,皆木気之所成敗也。
怒傷肝,悲勝怒,風傷肝,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凡物之用極,皆能自傷,怒発於肝,故反傷肝臓也。悲発而怒止,勝之信也。
風傷肝者,亦猶風之折木也。風生於木而反折之,用極而衰也。
燥勝風者,風自木生,燥為金化,風余則制之以燥,肝盛則治之以涼,
  涼清所行,金之気也。
酸傷筋者,酸瀉肝気,瀉甚則傷其肝気也。【宣明五気篇】曰:酸走筋,筋病無多食酸。
辛者金味,酸者木味,辛勝酸,金剋木也。
【張志聡】:性者,五行之性也;徳化者,気之祥也;政令者,気之章也;
  変眚者,気之易也;用者,体之動也。
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風;人有五臓,化五気以生喜怒憂思恐。
  是人秉五気五味所生,而復傷於五気五志,猶水之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也。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蓋熱乃陽盛所生,相火君火之政也。
【洪範】曰:火曰炎上,炎上作苦。故物之味苦者,由火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体為脈,在気為,在臓為心。
息者,火気之蕃盛也,生長不息也。
其性為暑,其徳為顕,其用為躁,其色為赤,其化為茂,其虫,其政為明,
【王冰】曰:暑,熱也,心之性也;為顕者,明顕見象,定而可取,火之徳也。
為躁者,火性躁動,不専定也,火之動象也。
為赤者,凡生化之者,乗火化者悉表備赭丹之色也。
茂,茂盛也,蕃秀茂盛也。
其虫羽者,参差長短,象火之形也(火化之遊行於虚空上下也)。
其政為明者,明曜章見,無所蔽匿,火之政也。
水之気明,水火異而明同者,火之明明於外,水之明明於内,明雖同而実異也。
其令郁蒸,其変為炎爍,其眚燔焫,其味為苦,其志為喜。
其令郁蒸,言盛熱之気如蒸也。郁者,郁燠,不舒暢也。
熱甚炎赫,爍石流金,火之極変也。炎爍者,火性焔上,万物焦灼而銷爍也。
燔焫山川,旋及屋宇,火之災也。燔者,火勢遍延而燎原也。
凡物之化之変,而有苦味者,皆火気之所合散也。
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気,寒勝熱;苦傷気,鹹勝苦。
喜傷心,言其過也。喜発於心而反傷心,亦猶風之折気也,過則気竭故見傷。
恐為腎水之志,恐至則喜楽皆泯,故勝喜。
天熱則気伏不見,人熱則気促喘急,熱之傷気,理亦可徴,此皆謂大熱也。
  小熱之気,猶生之気也。【陰陽応象大論】曰:壮火之気衰,少火之気壮。
寒盛則熱退,陰盛則陽衰,制熱以寒,是求勝也,水勝火也。
苦従火化,故傷肺気,火剋金也。又陽気性昇,苦味性降,気為苦遏,則不能舒伸。
鹹為水味,故勝火之苦,水剋火也(酒得塩而解,物理昭然)。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洪範】曰:土爰稼穡,稼穡作甘。凡物之味甘者,皆土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湿,在地為土,在体為肉,在気為充,在臓為脾。
土気司化,則万象盈,故気為充。充者,充盈也,土気充貫於四傍也。
其性静兼,其徳為濡,其用為化,其色為黄,其化為盈,其虫,其政為謐,
土性安静,万物載焉,無所不兼,故曰静兼。
静者,土之性;兼者,土旺四季,兼有寒熱温涼之四気也。
濡,潤澤也。物借土之潤澤以為養,故以濡為徳也。
化者,自無而有,号物有万,皆従土化,化生万物,土之用也。
為黄者,凡物乗土化,則表見jīn黄之色也。
為盈者,土化所及,則万物盈満。盈者,充満也,万物豊備也。
倮者,倮露,皮革無毛介也。倮虫以肉為体,象土之濃而柔也。
土性安静,故以静謐為政也。謐者,静也。
其令雲雨,其変為注,其眚為淫潰,其味為甘,其志為思。
雲雨者,湿気布化之所成,在地為土,在天為湿,湿気上昇而為雲為雨也。
動者,不静也,地之動則土失性,動揺不安也;
注者,大雨傾注,驟注暴雨,湿気之勝也。
淫,久雨也;潰,土崩潰也。土勝不已,則為久霖淫雨,潰岸崩堤之災也。
凡物之化之変而有甘味者,皆土化之所終始也。
思傷脾,怒勝思;湿傷脾,風勝湿;甘傷脾,酸勝甘。
思以成務,過思則労於智而傷脾。
怒為肝志,怒則不思,忿而忘禍,則勝可知矣。以怒制之,調性之道也。
脾主肉而悪湿,故湿勝則傷肉,風乃木気,故勝土湿。如物之湿,風吹則乾。
甘傷脾者,亦過節也。酸為木味,故勝土之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
【洪範】曰:金曰従革,従革作辛。凡物之味辛者,皆金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体為皮毛,在気為成,在臓為肺。
物乗金化則堅成,故為成。成者,万物感秋気而成也。
其性為涼,其徳為清,其用為固,其色為白,其化為斂,其虫,其政為勁,
【王冰】曰:金以清涼為徳化,故曰性涼徳清也。
為固者,金用堅定也(固者,堅金之用也,従革堅剛,金之体也)。
為白者,物乗金化,則表彰縞素之色也。
為斂者,金化流行,則物体堅歛也。斂者,収斂也。
介,甲也。凡虫之外被介甲者,金堅之象也。
勁者,堅鋭也,其政粛勁斉切也。
其令霧露,其変粛殺,其眚蒼落,其味為辛,其志為憂。
霧露者,涼気化生也。
其変粛殺者,粛寒早霜殺物,此燥之勝也。
 【秋声賦】云:夫秋,刑官也,於時為陰;又兵象也,於行為金。
蒼,老也;落者,粛殺盛而隕落也。金勝不已,則為蒼枯,草木凋零之災也。
夫物之化之変而有辛味者,皆金気之所離合也。
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愁憂則気閉塞而不行,肺蔵気,故憂傷肺。
喜為心火之志,能勝肺金之憂。喜則神暢,故勝憂也。
熱極則毛焦,金畏火也(熱勝則津液耗而傷皮毛,火剋金也)。
寒勝熱,以陰消陽,水制火也。
辛能散気,過節則傷皮毛;苦為火味,故勝金之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髄,髄生肝。
【洪範】曰:金曰潤下,潤下作鹹。故物之味鹹者,皆水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体為骨,在気為堅,在臓為腎。
為堅者,以柔耎之物,遇寒則堅,寒気之化也。
其性為凛,其徳為寒,其用為蔵,其色為黒,其化為粛,其虫,其政為静,
凛,寒腎之性,水以寒為徳化也。凛,寒凛也,入寒則凛。
蔵者,閉蔵也。陽気伏蔵,万物収蔵閉塞而成冬也。君子居室,如蟄虫之周密。
為黒者,物稟水成,則表被黒色也。
粛,静也,冬主蔵,故其化清冷静謐也。
鱗,謂魚蛇之族類,水之虫也。
其政為静者,以水性澄澈而清静也(冬気固,故其政堅凝粛勁)。
其令霰雪,其変凝冽,其眚為氷雹,其味為鹹,其志為恐。
霰(xiàn,アラレ)雪者,寒気化生也(寒気施化則水氷雪雹)。
冬主寒,故其変凛冽,寒気太盛,此寒之勝也。
水勝不已,則為氷雹之災也,非時而有及暴過也。
凡物之化而変而有鹹味者,皆水化之所凝散也。
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恐則精却,故傷腎。凡猝然恐者多遺尿,甚則陽痿,是其徴也。
 【挙痛論】曰:恐則気下,驚則気乱。
思為脾土之志,故勝腎水之恐。深思見理,恐可却也。
寒則血凝澀,故寒傷血。【陰陽応象大論】云:寒傷形,蓋形即血也。
燥則水涸,故勝寒。
鹹従水化,故傷心血,水勝火也。味過於鹹,則咽乾引飲,傷血之義可知。
甘為土味,故勝水之鹹。
五運六気徳政令化  
五気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則邪,当其位則正。 

【張志聡】:五気,五方之気也;更立,四時之更換也。
各有所先者,如春之風,夏之熱,秋之涼,冬之寒,各先応気而至也。
各当其所主之位,四時之正気也。
如冬時応寒而反熱,夏時応熱而反寒,非其所主之位即邪,邪者為万物之賊害也。
上節之不当其位,謂客気加臨之位;此節之位,謂四時主気之
帝曰:病生之変何如?岐伯曰:気相得則微,不相得則甚。
【張志聡】:此論四時之気,而変生民病也。如五気各得其位,其病則微;不相得而
  非其本位,則其病甚矣。
帝曰:主歳何如
岐伯曰:気有余,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則己所不勝,侮而乗之,
己所勝,軽而侮之。

【馬蒔】曰:如歳木治政之気有余,則制土気而湿化減少,侮金気而風化大行也。
  歳木治政之気不及,則金気時侮而乗之,燥化乃行,土気軽而侮之,湿気反布也。
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於畏也。
【馬蒔】曰:金侮木不及,従而乗之,則木之子火,報復其勝而侮金反受邪也。
  侮金受邪,則其不及之木,寡於畏而気復疎伸也。

帝曰:善。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天元紀大論

黄帝問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風。人有五臓化五気,以生喜怒思憂恐。
論言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朞之日,周而復始,余已知之矣。願聞其与三陰三陽
之候奈何合之?
天有五行以臨五位,故東方生風,木也;南方生暑,火也;中央生湿,土也;
  西方生燥,金也;北方生寒,水也。
人有五臓以化五気,故心化火,其志喜;肝化木,其志怒;脾化土,其志思;
  肺化金,其志憂;腎化水,其志恐。
五運相襲而皆治之:五運独主一歳;三陰三陽之主歳,有司天在泉,左右間気。
鬼臾区稽首再拜曰:昭乎哉問也。夫五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綱紀,変化之
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

故物生謂之,物極謂之;陰陽不測謂之;神用無方,謂之
万物之生,皆陰陽之気化也;盛極必衰,衰極復盛,故物極者必変。
六微旨大論】曰:物之生従乎化,物之極由乎変,変化之相薄,成敗之所由也。
五常政大論】曰:気始而生化,気散而有形,気布而蕃育,気終而象変。
夫変化之為用也,在天為,在人為,在地為,化生五,道生,玄生

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天為湿,在地為土;在天為燥,在
地為金;在天為寒,在地為水。故在天為気,在地成形,形気相感,而化生万物矣。
【素問・宝命全形論】曰:人生於地,懸命於天,天地合気,命之曰人。
   五行図
然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征兆也。金木
者,生成之終始也。気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損益彰矣。
南面為正,左為陽主升,故陽道南行(左行而上);右為陰主降,故陰道北行。
夫人之始結胚胎,猶太極耳!三月而成形,先生両腎,猶太極而生両儀。
  天一之水生木,木生火;地二之火生土,土生金。是先天止有水火,後天始備五行。
  五行之中有二火,合而為三陰三陽,以配六臓六腑。
【霊枢・本輸】曰:少陽属腎,腎上連肺,故将両臓。
  蓋少陽乃三焦之生気,発於右腎,上合包絡,為相火之原,左腎属水,上連於肺。
金主秋,其気収斂而成万物;木主春,其気発揚而生万物,故為生成之終始。
上下相召,即形気相感之謂。蓋天気下降,気流於地;地気上昇,気騰於天。
  昇降相因,則気運太過不及勝復微甚之変而損益彰矣。
帝曰:願聞五運之主時也何如?
鬼臾区曰:五気運行,各終日,非独主時也。
各終朞日,謂五運各主朞年以終其日,如甲己之歳,土運統之之類也,非独主四時。
   五運主運図
帝曰:請問其所謂也。
鬼臾区曰:臣稽考太始天元冊文曰:太虚廖廓,肇基化元,万物資始,五運終天,
布気真霊,総統坤元,九星懸朗,七曜周旋。曰陰曰陽,曰柔曰剛,幽顕既位,
寒暑弛張,生生化化,品物咸章。臣斯十世,此之謂也。
太虚周子所謂無極也;廖廓,空而無際也;肇,始也;基,立也;化元,造化之本原。
九星(奇門遁甲):天蓬,天芮,天衝,天輔,天禽,天心,天任,天柱,天英。
七曜:日月五星(歳星,蛍惑星,鎮星,太白星,辰星)。
易系曰:立天之道,曰陰与陽;立地之道,曰柔与剛。
陽主昼,陰主夜,一日之幽顕也;自晦而朔,自弦而望,一月之幽顕也;
  春夏主陽而生長,秋冬主陰而収蔵,一歳之幽顕也。
  幽顕既定其位,寒暑従而馳張矣。馳張,往来也。
帝曰:善。何謂気有多少,形有盛衰?
鬼臾区:陰陽之気,各有多少,故曰三陰三陽也。形有盛衰,謂五行之治,各有
太過不及也。故其始也,有余而往,不足随之,不足而往,有余従之。知迎知随,
気可与期。応天為天符,承歳為歳直三合為治。
甲年之土運太過,則乙年之金運不足随之;子年之少陰有余,則丑年之太陰不足随之。
乙年之金運不及,則丙年之水運有余従之;丑年之太陰不足,則寅年之少陽有余従之。
太陽,少陽,少陰,営運先天而主有余;陽明,太陰,厥陰,営運後天而主不足。
迎者,迎其至也;随者,随其去也。如時令有盛衰,則候至有遅速,至与不至,必先
  知之,是知迎也。気運有勝復,勝微者復微,勝甚者復甚,其微其甚,必先知之,是
  知随也。知迎知随,則歳気可期,而天和可自保矣。
   五音建運太少相生図
帝曰:上下相召奈何?
鬼臾区曰:寒暑燥湿風火,天之陰陽也,三陰三陽上奉之。木火土金水火,地之
陰陽也,生長化収蔵下応之。
春属木而主生,夏属火而主長,長夏属土而主化,秋属金而主収,冬属水而主蔵。
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蔵。
歳半之前,天気主之。是春夏者,天之陰陽也,故天以陽(春)生陰(夏)長。
歳半以後,地気主之。是秋冬者,地之陰陽也,故地以陽殺(秋収)陰(冬)蔵。
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故陽中有陰,陰中有陽。所以欲知天地之陰陽者,
応天之気,動而不息,故五歳而右遷;応地之気,静而守位,故六朞而環会。
動静相召,上下相臨,陰陽相錯,而変由生也。
天本陽也,然陽中有陰;地本陰也,然陰中有陽。此陰陽互蔵之道,如坎中有奇
  離中有偶,水之内明,火之内暗
皆是也。惟陽中有陰,故天気得以下降;陰中有陽,
  故地気得以上昇,此即上下相召之本也。
五歳而右遷,天干之応也,蓋甲乙丙丁戊,竟五運之一周,己庚辛壬癸,又五運之
  一周,甲右遷而己来,己右遷而甲来,故五歳而右遷也。
六期而環会,地支之周也,蓋子丑寅卯辰巳,終六気之一備,午未申酉戌亥,又六気
  之一備,終而復始,故六朞而環会也。
帝曰:上下周紀,其有数乎?
鬼臾区曰:天以六為節,地以五為制。周天気者,六朞為一;終地紀者,五歳為
。君火以明,相火以位。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気為一,凡三十歳,千四百
四十気,凡六十歳,而為一,不及太過,斯皆見矣。
天数五而五陰五陽,故為十干;地数六而六陰六陽,故為十二支。然天干之五,必得
  地支之六為節;地支之六,必得天干之五以為制,而後六甲成,歳気備。
子午之上為君火,丑未之上為湿土,寅申之上為相火,卯酉之上為燥金,辰戌之上
  為寒水,巳亥之上為風木,是六気之在天,而以地支之六為節也。
甲己為土運,乙庚為金運,丙辛為水運,丁壬為木運,戊癸為火運,是五行之在地,
  而以天干之五為制也。
此以地支而応天之六気,以天干而合地之五行,正其上下相召,以合五六之数也。
運気同化 
君者上也,相者下也;陽在上者,即君火也,陽在下者,即相火也。
  上者応離(卦),陽在外也,故君火以明。下者応坎(卦),陽在内也,故相火以位。
  火一也,而上下幽顕,其象不同,此其所以有辨也。
君火居上,為日之明,以昭天道,故於人也属心,而神明出焉。
  相火居下,為原泉之温,以生養万物,故於人也属腎,而元陽蓄焉。
  所以六気之序,君火在前,相火在後,前者肇物之生,後者成物之実焉。
帝曰:夫子之言,上終天気,下畢地紀,可謂悉矣。余願聞而蔵之,上以治民,下以
治身,使百姓昭著,上下和親,徳澤下流,子孫無憂,傳之後世,無有終時,可得聞
乎?

鬼臾区曰:至数之机,迫迮以微,其来可見,其往可追,敬之者昌,慢之者亡,無道
行私,必得天殃。謹奉天道,請言真要。

帝曰:善言始者,必会於終,善言近者,必知其遠,是則至数極而道不惑,所謂明矣。
願夫者推而次之,令有条理,簡而不匱,久而不絶,易用難忘,為之綱紀。至数之要,願尽聞之。

鬼臾区曰:昭乎哉問!明乎哉道!如鼓之応桴,響之応声也。
臣聞之,
甲己之歳,土運統之;乙庚之歳,金運統之;丙辛之歳,水運統之;
丁壬之歳,木運統之;戊癸之歳,
火運統之

   五気経天図
帝曰:其於三陰三陽合之奈何?
鬼臾区曰子午之歳,上見少陰;丑未之歳,上見太陰;寅申之歳,上見少陽;
卯酉之歳,上見陽明;辰戌之歳,上見太陽;巳亥之歳,上見厥陰。
少陰所謂標也,
厥陰所謂終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位置図
厥陰之上,風気主之;少陰之上,熱気主之;太陰之上,湿気主之;少陽之上,相火
主之;陽明之上,燥気主之;太陽之上,寒気主之
。所謂本也;是謂六元。
三陰三陽者,由六気之化為之主,而風化厥陰,熱化少陰,湿化太陰,火化少陽,
  燥化陽明,寒化太陽,故六気為本,三陰三陽為標也。
然此六者,皆天元一気之所化,一分為六,故曰六元。本篇曰天元紀者,義本諸此。
地支配六気表 
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蔵之金匱,署曰天元紀。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野菜日記

秋取りきゅうり
H24 9 16-1 

獅子唐辛子
H24 9 16-2 

モロッコインケン
H24 9 16-3 

南蛮唐辛子
H24 9 16-4 

鷹の爪
H24 9 16-5 



家庭菜園H23年    ✤家庭菜園H24年

素問・気交変大論

黄帝問曰:五運更治,上応天朞,陰陽往復,寒暑迎随,真邪相薄,内外分離,
六経波蕩,五気傾移,太過不及,専勝兼並,願言其始,而有常名,可得聞乎?

岐伯稽首再拝対曰:昭乎哉問也!是明道也。此上帝所貴,先師傳之,臣雖
不敏,往聞其旨。

帝曰:余聞得其人不教,是謂失道,傳非其人,慢泄天宝。余誠菲徳,未足以
受至道,然而衆子哀其不終,願夫子保於無窮,流於無極,余司其事,則而
行之,奈何?

岐伯曰:請遂言之也。上経曰: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
長久,此之謂也。

帝曰:何謂也?岐伯曰:本気位也。位天者,天文也。位地者,地理也。通於
人気之変化者,人事也。故太過者先天,不及者後天,所謂治化而人応之也。

帝曰:五運之化,太過何如? 岐伯曰:

歳木太過,風気流行,脾土受邪。民病飧泄,食減体重,煩冤,腸鳴,腹支満,
上応歳星。甚則忽忽善怒,眩冒巓疾。化気不政,生気独治,雲物飛動,草木
不寧,甚而揺落,反脇痛而吐甚,衝陽絶者,死不治,上応太白星。

歳火太過,炎暑流行,金肺受邪。民病瘧,少気,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
耳聾,中熱,肩背熱,上応蛍惑星。甚則胸中痛,脇支満,脇痛,膺背肩甲間痛,
両臂内痛,身熱骨痛而浸淫。収気不行,長気独明,雨水霜寒,上応辰星。上臨
少陰少陽
,火燔焫,水泉涸,物焦槁,病反譫妄狂越,咳喘息鳴,下甚,血溢泄
不已,太淵絶者,死不治,上応蛍惑星。
上臨少陰少陽:戊子,戊午,戊寅,戊申年,火与暑熱同化,天符也。 

歳土太過,雨湿流行,腎水受邪。民病腹痛,清厥,意不楽,体重煩冤,上応
鎮星。甚則肌肉萎,足痿不収行,善瘈,脚下痛,飲発中満,食減,四支不挙。
変生得位,蔵気伏化,気独治之,泉涌河衍,涸澤生魚,風雨大至,土崩潰,
鱗見於陸,病腹満溏泄,腸鳴,反下甚,而太渓絶者,死不治,上応歳星。

歳金太過,燥気流行,肝木受邪。民病両脇下,少腹痛,目赤痛,眦瘍,耳不
所聞。粛殺而甚,則体重煩冤,胸痛引背,両脇満且痛引少腹,上応太白星。
甚則喘咳逆気,肩背痛,尻陰股膝髀腨heng足皆病,上応蛍惑星。収気峻,生気下,
草木斂,蒼干雕隕,病反暴痛,胠脇不可反側,咳逆甚而血溢,太衝絶者,
死不治。上応太白星。

歳水太過,寒気流行,邪害心火。民病身熱煩心,躁悸,陰厥,上下中寒,譫妄
心痛,寒気早至,上応辰星。甚則腹大脛腫,喘咳寝汗出,憎風,大雨至,埃霧
朦郁,上応鎮星。上臨太陽,雨氷雪霜不時降,湿気変物,病反腹満腸鳴溏泄
食不化,渇而妄冒,神門絶者,死不治,上応蛍惑辰星。
✤上臨太陽:丙辰,丙戌年,寒水同化,天符也。

帝曰:善。其不及何如?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

歳木不及,燥乃大行,生気失応,草木晩榮,粛殺而甚,則剛木辟著,悉萎蒼干,
上応太白星。民病中清,胠脇痛,少腹痛,腸鳴,溏泄。涼雨時至,上応太白星,
其穀蒼。上臨陽明,生気失政,化気乃急,上応太白鎮星,其主蒼早。復則炎暑
流火,湿性燥,柔脆草木焦槁,下体再生,華実斉化,病寒熱瘡瘍痱胗癰痤,上
応蛍惑太白,其穀白堅。白露早降,収殺気行,寒雨害物,虫食甘黄,脾土受邪。
赤気後化,心気晩治,上勝肺金,白気乃屈,其穀不成,咳而鼽,上応蛍惑太白。
✤上臨陽明:丁卯,丁酉之歳,金克木,天気克運,以上克下,故名天刑。

歳火不及,寒乃大行,長政不用,物榮而下。凝惨而甚,則陽気不化,乃折榮美,
上応辰星。民病胸中痛,脇支満,両脇痛,膺背肩甲間及両臂内痛,郁冒蒙眛,
心痛暴喑,胸腹大,脇下与腰背相引而痛,甚則屈不能伸,髖髀如別,上応蛍惑
辰星,其穀丹。復則埃郁,大雨且至,黒気乃辱,病鶩溏腹満食欲不下寒中,腸
鳴泄注,腹痛暴攣痿痹,足不任身,上応鎮星辰星,玄穀不成。

歳土不及,風乃大行,化気不令,草木茂榮。飄揚而甚,秀而不実,上応歳星。
民病飧泄霍乱,体重腹痛,筋骨繇復,肌肉run酸,善怒,臓気擧事,蟄虫早附,
鹹病寒中,上応歳星鎮星,其穀jīn。復則収政厳峻,名木蒼雕,胸脇暴痛,下
引少腹,善太息,虫食甘黄,気客於脾,jīn穀乃減,民食少失味,蒼穀乃損,上
応太白歳星。上臨厥陰,流水不氷,蟄虫来見,臓気不用,白乃不復,上応歳
星,民乃康。
✤上臨厥陰:己巳,己亥之歳,木克土,天気克運,以上克下,故名天刑。

歳金不及,炎火乃行,生気乃用,長気専勝,庶物以茂,燥爍以行,上応蛍惑星。
民病肩背瞀重,鼽嚏,血便注下,収気乃後,上応太白星,其穀堅芒。復則寒雨
暴至乃零,氷雹霜雪殺物,陰厥且格,陽反上行,頭脳戸痛,延及囟頂,発熱,上
応辰星,丹穀不成,民病口瘡,甚則心痛。

歳水不及,湿乃大行,長気反用,其化乃速,暴雨数至,上応鎮星。民病腹満,
身重濡泄,寒瘍流水,腰股痛発,膕腨股膝不便,煩冤,足痿清厥,脚下痛,甚
則胕腫,蔵気不政,腎気不衡,上応辰星,其穀秬。上臨太陰,則大寒数擧,
虫早蔵,土積堅氷,陽光不治,民病寒疾於下,甚則腹満浮腫,上応鎮星,其主
jīn穀。復則大風暴発,草偃木零,生長不鮮,面色時変,筋骨併辟,肉run瘈,目
huāng々,物疎璺,肌肉胗発,気併鬲中,痛於心腹,黄気乃損,其穀不登,上応
歳星。
✤上臨太陰:辛丑,辛未之歳,土克水,天気克運,以上克下,故名天刑。
辛丑,辛未少羽,下加太陽,不及而加同歳会也。

帝曰:善。願聞其時也。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

木不及,春有鳴条律暢之化,則秋有霧露清涼之政。春有惨凄残賊之勝,則夏
有炎暑燔爍之復。其眚東,其臓肝,其病内舎胠脇,外在関節。

火不及,夏有炳明光顕之化,則冬有厳粛霜寒之政。夏有惨凄凝冽之勝,則不
時有埃昏大雨之復。其南,其臓心,其病内舎膺脇,外在経絡。

土不及,四維有埃雲潤沢之化,則春有鳴条鼓拆之政。四維発振拉飄騰之変,
則秋有粛殺霖霪之復。其眚四維,其臓脾,其病内舎心腹,外在肌肉四支。

金不及,夏有光顕郁蒸之令,則冬有厳凝整粛之応。夏有炎爍燔燎之変,則秋
有氷雹霜雪之復。其眚西,其臓肺,其病内舎膺脇肩背,外在皮毛。

水不及,四維有湍潤埃雲之化,則不時有和風生発之応。四維発埃昏驟注之変,
則不時有飄蕩振拉之復。其眚北,其臓腎,其病内舎腰脊骨髄,外在渓谷踹膝。

夫五運之政,猶権衡也,高者抑之,下者擧之,化者応之,変者復之,此生長化
収蔵之理,気之常也,失常則天地四塞矣。故曰:天地之動静,神明為之紀,陰
陽之往復,寒暑彰其兆,此之謂也。

✤九星:太乙(北極星),青龍,太陰,天乙,軒轅,招揺(北斗星),摂提,天符,咸池。
✤七曜:歳星,蛍惑星,太白星,辰星,鎮星,日,月。

帝曰:夫子之言五気之変,四時之応,可謂悉矣。夫気之動乱,触遇而作,発無
常会,卒然災合,何以期之?
岐伯曰:夫気之変動,固不常在,而徳化政令災変,不同其候也。

帝曰:何謂也? 岐伯曰:
東方生風,風生木,其徳敷和,其化生榮,其政舒啓,其令風,其変振発,
其災散落。

南方生熱,熱生火,其徳彰顕,其化蕃茂,其政明曜,其令熱,其変銷爍,
其災燔焫。

中央生湿,湿生土,其徳溽蒸,其化豊備,其政安静,其令湿,其変驟注,
其災霖潰。

西方生燥,燥生金,其徳清潔,其化緊斂,其政勁切,其令燥,其変粛殺,
其災蒼隕。

北方生寒,寒生水,其徳凄滄,其化清謐,其政凝粛,其令寒,其変栗冽,
其災氷雪霜雹。

是以察其動也,有徳,有化,有政,有令,有変,有災,而物由之,而人応之也。

帝曰:夫子之言歳候不及,其太過而上応五星,今夫徳化政令災眚変易非常
而有也,卒然而動,其亦為之変乎?
岐伯曰:承天而行之,故無妄動,無不応也。卒然而動者,気之変交也,其不
応焉。故曰応常不応卒,此之謂也。

帝曰:其応奈何? 岐伯曰:各従其気化也。
鎮星応湿気之化,歳星応風気之化,太白星応燥気之化,蛍惑星応熱気之化,
  辰星応寒気之化。

帝曰:其行之徐疾逆順何如? 岐伯曰:

以道留之,逆守而小,是謂省下。

以道而去,去而速来,曲而過之,是謂省遺過也。

久留而環,或離或附,是謂議災,与其徳也。

応近則小,応遠則大。

芒而大,倍常之一,其化甚,大常之二,其眚即也;小常之一,其化減,小常之二,
是謂臨視,省下之過与其徳也,徳者福之,過者伐之。

是以象之見也,高而遠則小,下而近則大,故大則喜怒邇,小則禍福遠。

歳運太過,則運星北越。運気相得,則各行以道。

故歳運太過,畏星失色,而兼其母;不及則色兼其所不勝

肖者瞿瞿,莫知其妙,閔閔之当,孰者為良,妄行無征,示畏侯主。

帝曰:其災応何如?
岐伯曰:亦各従其化也,故時至有盛衰,凌犯有逆順,留守有多少,形見有善悪,
宿属有勝負,征応有吉凶矣。

帝曰:其善悪何謂也?
岐伯曰:有喜有怒,有憂有喪,有澤有燥,此象之常也,必謹察之。

帝曰:六者高下異乎?
岐伯曰:象見高下,其応一也,故人亦応之。

帝曰:善。其徳化政令之動静損益皆何如?
岐伯曰:夫徳化政令災変,不能相加也;勝負盛衰,不能相多也;往来大小,不能
相過也;用之升降,不能相無也;各従其動而復之耳。

帝曰:其病生何如?
岐伯曰:徳化者,気之祥;政令者,気之章;変易者,復之紀;災眚者,傷之始;
気相勝者和,不相勝者病;重感於邪則甚也


帝曰:善。所謂精光之論,大聖之業,宣明大道,通於無窮,究於無極也。余聞之
善言天者,必応於人,善言古者,必験於今,善言気者,必彰於物,善言応者,同
天地之化,善言化言変者,通神明之理,非夫子孰能言至道歟。乃択良兆而蔵之
霊室,毎旦讀之,命曰気交変,非斎戒不敢発,慎傳也。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素問・六元正紀大論(上)

黄帝曰:六化六変,勝復淫治,甘苦辛鹹酸淡先後,余知之矣。夫五運之化,或
従天気,或逆天気,或従天気而逆地気,或従地気而逆天気,
或相得,或不相得,
余未能明其事,欲通天之紀,従地之理,和其運,調其化,使上下合徳,無相奪
倫,天地升降,不失其宜,五運宣行,勿乖其政,調之正味,従逆奈何?
  客主加臨図  
岐伯稽首再拝対曰:昭乎哉問也!此天地之綱紀,変化之淵源,非聖帝孰能究其
至理歟!臣雖不敏,請陳其道,令終不滅,久而不易。

帝曰:願夫子推而次之,従其類序,分其部主,別其宗司,昭其気数,明其正化,
可得聞乎?

岐伯曰:先立其年,以明其気,金木水火土,運行之数;寒暑燥湿風火,臨御之
化,則天道可見,民気可調,陰陽卷舒,近而無感,数之可数者,請遂言之。
  五運客運図
帝曰:太陽之政奈何? 岐伯曰:辰戌之紀也。

太陽,太角,太陰,壬辰,壬戌,其運風,其化鳴紊啓拆,其変振拉摧抜;其病
眩掉目瞑。太角(初正),少徴,太宮,少商,太羽(終)。

太陽,太徴,太陰,戊辰,戊戌同正徴,其運熱,其化暄暑郁燠;其変炎烈沸騰,
其病熱郁。太徴,少宮,太商,少羽(終),少角(初)。
戊辰,戊戌之歳,運太過而被抑,乃平気之年也,故曰同正徴。
【類経図翼・五運太少斉兼化逆順図解】:平気,如運太過而被抑,運不及而得助也。

太陽,太宮,太陰,甲辰歳会同天符),甲戌歳会(同天符),其運陰埃,
其化柔潤重澤;其変震驚飄驟;其病湿下重。
太宮,少商,太羽(終),太角(初),少徴。
✤其変震驚飄驟:土化太過則風気凌土,湿盛則風気内動也。

太陽,太商,太陰,庚辰,庚戌,其運涼,其化霧露蕭飋;其変粛殺凋零;其病燥;
背瞀胸満。太商,少羽(終),少角(初),太徴,少宮。

太陽,太羽,太陰,丙辰天符,丙戌天符,其運寒,其化凝惨栗冽;其変氷雪
霜雹;其病大寒留於渓谷。太羽(終),太角(初),少徴,太宮,少商。
客運-太陽之政 
凡此太陽司天之政,気化運行先天,天気粛,地気静。寒臨太虚,陽気不令,
水土合徳,上応辰星鎮星。其穀玄jīn,其政粛,其令徐。寒政大擧,澤無陽焔,
則火発待時。少陽中治,時雨乃涯。止極雨散,還於太陰,雲朝北極,湿化乃布,
澤流万物。寒敷於上,雷動於下,寒湿之気,持於気交,民病寒湿発,肌肉萎,
足萎不収,濡瀉血溢。

初之気,地気遷,気乃大温,草乃早榮,民乃厲,温病乃作,身熱,頭痛,嘔吐,
肌腠瘡瘍。
二之気,大涼反至,民乃惨,草乃遇寒,火気遂抑,民病気郁中満,寒乃始。
三之気,天政布,寒気行,雨乃降,民病寒,反熱中,癰疽注下,心熱瞀悶,
不治者死。
四之気,風湿交争,風化為雨,乃長,乃化,乃成,民病大熱少気,肌肉萎,
足萎,注下赤白。
五之気,陽復化,草乃長,乃化,乃成,民乃舒。
終之気,地気正,湿令行。陰凝太虚,埃昏郊野,民乃惨悽,
寒風至,反者孕乃死。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辰戌  
故歳宜苦以燥之温之,必折其郁気,先資其化源,抑其運気,扶其不勝,無使
暴過而生其疾。食歳穀以全其真,避虚邪以安其正,適其同異,多少制之。

寒湿者燥熱化,異寒湿者燥化,故同者多之,異者少之,用寒遠寒,用涼遠涼,
用温遠温,用熱遠熱,食宜同法,有假者反常,反是者病,所謂時也。
寒水司天則火気必郁,湿土在泉則水気必郁,寒則宜温,湿則宜燥,味之苦者,
  苦従火化,故宜苦以燥之温之【蒼朮,厚朴之類味苦(燥湿)性温(祛寒),亦可加
  乾姜,肉桂以温化寒湿】,以折減致郁之勝気(寒水・湿土之気),以資其可源。
有假者反常,反是者病,所謂時也:因時制宜。

帝曰:善。陽明之政奈何? 岐伯曰:卯酉之紀也。

陽明,少角,少陰,清熱勝復同,同正商,丁卯(歳会),丁酉,其運風,清熱。
少角(初正),太徴,少宮,太商,少羽(終)。

陽明,少徴,少陰,寒雨勝復同,正商癸卯(同歳会),癸酉同歳会),其運熱,
寒雨。少徴,太宮,少商,太羽(終),太角(初)。

陽明,少宮,少陰,風涼勝復同,己卯,己酉,其運雨,風涼。
少宮,太商,少羽(終),少角(初),太徴。

陽明,少商,少陰,寒熱勝復同,正商乙卯天符乙酉歳会太一天符),其
運涼,熱寒。少商,太羽(終),太角(初),少徴,太宮。

陽明,少羽,少陰,雨風勝復同,少宮同,辛卯,辛酉,其運寒,雨風。
少羽(終),少角(初),太徴,少宮,太商。

客運-陽明之政 
凡此陽明司天之政,気化運行後天。天気急,地気明,陽専其令,炎暑大行,
物燥以堅,淳風乃治。風燥横運,流於気交,多陽少陰,雲趨雨府,湿化乃敷,
燥極而澤。其穀白丹,間穀命太者。其耗白甲品羽。金火合徳,上応太白蛍惑。
其政切,其令暴,蟄虫乃見,流水不氷。民病咳,嗌塞,寒熱発暴,振栗癃悶,
清先而勁,毛虫乃死,熱後而暴,介虫乃殃。其発燥,勝復之作,擾而大乱,
清熱之気,持於気交。

初之気,地気遷,陰始凝,気始粛,水乃氷,寒雨化。其病中熱脹,面目浮腫,善
眠,鼽衄,嚔欠,嘔,小便黄赤,甚則淋。
二之気,陽乃布,眠乃舒,物乃生榮。厲大至,民善暴死。
三之気,天政布,涼乃行,燥熱交合,燥極而澤,民病寒熱。
四之気,寒雨降,病暴僕,振栗譫妄,少気嗌乾,引飲,及為心痛,癰腫瘡瘍,
瘧寒之疾,骨痿血便。
寒閉於外,熱郁於内,郁極則発也。
五之気,春令反行,草乃生榮,民和気。
終之気,陽気布,候反温,蟄虫来見,流水不氷。民乃康平,其病温。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卯酉
故食歳穀以安其気,食間穀以去其邪,歳宜以鹹,以苦,以辛,汗之,清之,
散之。安其運気,無使受邪,折其郁気,資其化源。以寒熱軽重少多其制,
同熱者天化,同清者地化,用涼遠涼,用熱遠熱,用寒遠寒,用温遠温,
食宜同法。有假者反之,此其道也,反是者乱天地之経,陰陽之紀也。

帝曰:善。少陽之政奈何? 岐伯曰:寅申之紀也。

少陽,太角,厥陰,壬寅同天符),壬申同天符),其運風鼓,其化鳴紊啓拆,
其変振拉摧抜,其病掉眩,支脇,驚駭。
太角(初正),少徴,太宮,少商,太羽(終)。

少陽,太徴,厥陰,戊寅天符戊申天符其運暑,其化暄囂郁燠;其変炎烈
沸騰。 其病上,熱郁,血溢,血泄,心痛。
太徴,少宮,太商,少羽(終),少角(初)。


少陽,太宮,厥陰,甲寅,甲申,其運陰雨,其化柔潤重澤,其変震驚飄驟。
其病体重,胕腫,痞飲。太宮,少商,太羽(終),太角(初),少徴。

少陽,太商,厥陰,庚寅,庚申同正商其運涼,其化霧露清切;其変粛殺雕零。
其病肩背胸中。太商,少羽(終),少角(初),太徴,少宮。


少陽,太羽,厥陰,丙寅,丙申,其運寒粛,其化凝惨栗冽,其変氷雪霜雹,
其病寒,浮腫。太羽(終),太角(初),少徴,太宮,少商。

客運-少陽之政 
凡此少陽司天之政,気化運行先天。天気正,地気擾,風乃暴挙,木偃沙飛,
炎火乃流,陰行陽化,雨乃時応,火木同徳,上応蛍惑歳星。其穀丹蒼,其政厳,
其令。故風熱参布,雲物沸騰。太陰横流,寒乃時至,涼雨併起。民病寒中,
外発瘡瘍,内為泄満,故聖人遇之,和而不争。往復之作,民病寒熱,瘧泄,
聾瞑,嘔吐,上怫,腫色変。
太陰横流,寒乃時至,涼雨併起:熱極則寒,一旦寒気来復,則太陰寒湿之気横流,
  寒乃乗時而至,涼雨併起。
初之気,地気遷,風勝乃揺,寒乃去,候乃大温,草木早榮。寒来不殺,温病
乃起,其病気怫於上,血溢目赤,咳逆頭痛,血崩,脇満,膚腠中瘡。
二之気,火反郁,白埃四起,雲趨雨府,風不勝湿,雨乃零,民乃康。其病熱郁
於上,咳逆嘔吐,瘡発於中,胸嗌不利,頭痛身熱,昏憒膿瘡。
三之気,天政布,炎暑至,少陽臨上,雨乃涯。民病熱中,聾瞑,血溢,膿瘡,咳,
嘔,鼽,衄,渇,嚔欠,喉痺,目赤,善暴死。 
✤雨乃涯:雨水窮尽而不降。
四之気,涼乃至,炎暑間化,白露降。民気和平,其病満,身重。
五之気,陽乃去,寒乃来,雨乃降,気門乃閉,剛木早雕。民避寒邪,君子周密。
終之気,地気正,風乃至,万物反生,霿霧以行,其病関閉不禁,心痛,陽気不
蔵而咳。 
天気下,地不応,曰霿;地気発,天不応,曰霧。
:①mèng:天色昏暗;②wù:霧露。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寅申
抑其運気,贊所不勝。必折其郁気,先取化源,暴過不生,苛疾不起,故歳宜鹹
辛宜酸,滲之泄之,漬之発之,観気寒温以調其過。同風熱者多寒化,異風熱者
少寒化,用熱遠熱,用温遠温,用寒遠寒,用涼遠涼,食宜同法,此其道也。
有假者反之,反是者病之階也。

帝曰:善。太陰之政奈何? 岐伯曰:丑未之紀也。

太陰,少角,太陽,清熱勝復同,同正宮,丁丑,丁未,其運風,清熱。
少角(初正),太徴,少宮,太商,少羽(終)。

太陰,少徴,太陽,寒雨勝復同,丑,未,其運熱,寒雨。
少徴,太宮,少商,太羽(終),太角(初)。

太陰,少宮,太陽,風清勝復同,正宮己丑太一天符己未太一天符
其運雨,風清。少宮,太商,少羽(終),少角(初),太徴。

太陰,少商,太陽,熱寒勝復同,乙丑,乙未,其運涼,熱寒。
少商,太羽(終),太角(初),少徴,太宮。

太陰,少羽,太陽,雨風勝復同,正宮辛丑同歳会),辛未(同歳会),
其運寒,雨風。少羽(終),少角(初),太徴,少宮,太商。

客運-太陰之政 
凡此太陰司天之政,気化運行後天。陰専其政,陽気退辟,大風時起,天気
下降,地気上騰,原野昏,白埃四起,雲奔南極,寒雨数至,物成於差夏。
民病寒湿腹満,身chēn 腫脹憤,胕腫痞逆,寒厥拘急。湿寒合徳,黄黒埃昏,流行
気交,上応鎮星辰星。其政粛,其令寂,其穀jīn玄。故陰凝於上,寒積於下,
寒水勝火則為氷雹;陽光不治,殺気乃行。故有余宜高,不及宜下,有余宜晩,
不及宜早。土之利気之化也。民気亦従之,間穀命其太也。

初之気,地気遷,寒乃去,春気正,風乃来,生布万物以榮,民気条舒,風湿
相薄,雨乃後。民病血溢,筋絡拘強,関節不利,身重筋痿。
二之気,大火正,物承化,民乃和。
其病温厲大行,遠近咸若,湿蒸相薄,雨乃時降。
三之気,天政布,湿気降,地気騰,雨乃時降,寒乃随之,感於寒湿,則民病
身重,胕腫,胸腹満。
四之気,畏火臨,溽蒸化,地気騰,天気否隔,寒風暁暮,蒸熱相薄,草木凝煙,
湿化不流,則白露陰布,以成秋令。民病腠理熱,血暴溢,瘧,心腹満熱,臚脹,
甚則胕腫。
五之気,惨令已行,寒露下,霜乃早降,草木黄落,寒気及体,君子周密,
民病皮腠。
終之気,寒大挙,湿大化,霜乃積,陰乃凝,水堅氷,陽光不治。感於寒,則病人
関節禁固,腰shui痛,寒湿推於気交而為疾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丑未
必折其郁気,而取化源,益其歳気,無使邪勝。食歳穀以全其真,食間穀以保其
精。故歳宜以苦燥之温之,甚者発之泄之,不発不泄,則湿気外溢,肉潰皮折,
而水血交流,必贊其陽火,令御甚寒,従気異同,少多其判也。同寒者以熱化,
同湿者以燥化;異者少之,同者多之。用涼遠涼,用寒遠寒,用温遠温,用熱遠
熱,食宜同法。假者反之,此其道也。反是者病也。

帝曰:善。少陰之政奈何? 岐伯曰:子午之紀也。

少陰,太角,陽明壬子,壬午,其運風鼓,其化鳴紊啓拆;其変振拉摧抜;其病
支満。太角(初正),少徴,太宮,少商,太羽(終)。

少陰,太徴,陽明,戊子天符戊午太一天符其運炎暑,其化暄曜郁燠;其変
炎烈沸騰;其病上熱,血溢。太徴,少宮,太商,少羽(終),少角(初)。

少陰,太宮,陽明,甲子,甲午,其運陰雨,其化柔潤時雨。其変震驚飄驟,
其病中満身重。太宮,少商,太羽(終),太角(初),少徴。

少陰,太商,陽明,庚子同天符),庚午同天符),正商,其運涼勁,其化
霧露蕭飋;其変粛殺雕零。其病下清。太商,少羽(終),少角(初),太徴,少宮。

少陰,太羽,陽明,丙子歳会丙午,其運寒,其化凝惨栗冽;其変氷雪霜雹,
其病寒下。太羽(終),太角(初),少徴,太宮,少商。

客気-少陰之政
凡此少陰司天之政,気化運行先天,地気粛,天気明,寒交暑,熱加燥,雲馳
雨府,湿化乃行,時雨乃降。金火合徳,上応蛍惑太白。其政明,其令切,
其穀丹白。水火寒熱持於気交,而為病始也。熱病生於上,清病生於下,
寒熱凌犯而争於中,民病咳喘,血溢血泄,鼽嚔目赤,眦瘍,寒厥入胃,
心痛,腰痛,腹大,嗌乾,腫上。

初之気,地気遷,将去,寒乃始,蟄復蔵,水乃氷,霜復降,風乃至,陽気郁,
民反周密,関節禁固,腰shui痛,炎暑将起,中外瘡瘍。

二之気,陽気布,風乃行,春気以正,万物応榮,寒気時至,民乃和。其病淋,
目瞑目赤,気郁於上而熱。
三之気,天政布,大火行,庶類蕃鮮,寒気時至。民病気厥心痛,寒熱更作,
咳喘目赤。
四之気,溽湿至,大雨時行,寒熱互至。民病寒熱,嗌乾,黄癉,鼽衄,飲発。
五之気,畏火臨,暑反至,陽乃化,万物乃生,乃長榮,民乃康。其病温。
終之気,燥令行,余火内格,腫於上,咳喘,甚則血溢。寒気数挙,則霧翳。
病生皮腠,内舎於脇,下連少腹而作寒中,地将易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子午
必抑其運気,資其歳勝,折其郁発,先取化源,無使暴過而生其病也。
食歳穀以全真気,食間穀以辟虚邪。歳宜鹹以軟之,而調其上,甚則
以苦発之;以酸収之,而安其下,甚則以苦泄之。適気同異而多少之,
同天気者以寒清化,同地気者以温熱化。用熱遠熱,用涼遠涼,用温
遠温,用寒遠寒,食宜同法。有假則反,此其道也,反是病作矣。

帝曰:善。厥陰之政奈何? 岐伯曰:巳亥之紀也。

厥陰,少角,少陽,清熱勝復同,同正角天符,丁亥天符,其運風,清熱。
少角(初正),太徴,少宮,太商,少羽(終)。

厥陰,少徴,少陽,寒雨勝復同,癸巳同歳会),癸亥同歳会),其運熱,寒雨。
少徴,太宮,少商,太羽(終),太角(初)。

厥陰,少宮,少陽,風清勝復同,同正角己巳,己亥,其運雨,風清。
少宮,太商,少羽(終),少角(初),太徴。

厥陰,少商,少陽,熱寒勝復同,正角乙巳,乙亥,其運涼,熱寒。
少商,太羽(終),太角(初),少徴,太宮。

厥陰,少羽,少陽,風雨勝復同,辛巳,辛亥,其運寒,雨風。
少羽(終),少角(初),太徴,少宮,太商。

客運-厥陰之政 
凡此厥陰司天之政,気化運行後天,諸同正歳,気化運行同天,天気擾,
地気正,風生高遠,炎熱従之,雲趨雨府,湿化乃行。風火同徳,
上応歳星蛍惑。其政撓,其令速,其穀蒼丹,間穀言太者。
其耗文角品羽。風燥火熱,勝復更作,蟄虫来見,
流水不氷,熱病行於下,風病行於上,風燥勝復,形於中。 
✤耗毛虫羽虫

初之気,寒始粛,殺気方至,民病寒於右之下。 
✤金在西方為右,故自右而下。
二之気,寒不去,華雪水氷,殺気施化,霜乃降,名草上焦,寒雨数至。陽復化,
民病熱於中。
三之気,天政布,風乃時挙。民病泣出,耳鳴掉眩。
四之気,溽暑湿熱相薄,争於左上。民病黄癉而為胕腫。
五之気,燥湿更勝,沈陰乃布,寒気及体,風雨乃行。 
✤湿極則生風。
終之気,畏火司令,陽乃大化,蟄虫出見,流水不氷,地気大発,草乃生,
人乃舒。其病温厲。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巳亥
必折其郁気,資其化源,贊其運気,無使邪勝。歳宜以辛調上以鹹調下,畏火
之気,無妄犯之。用温遠温,用熱遠熱,用涼遠涼,用寒遠寒,食宜同法。有假
反常,此之道也。反是者病。
✤畏火之気,無妄犯之:相火宜於安撫而不宜於折奪。

帝曰:善。夫子言可謂悉矣。然何以明其応乎?
岐伯曰:昭乎哉問也。夫六気者,行有次,止有位,故常以正月朔日平旦,睹其
位而知所在矣。運有余其至先,運不及其至後,此天之道,気之常也。
運非有余,非不足,是謂正歳,其至当其時也。

帝曰:勝復之気,其常在也,災眚時至,候也奈何?
岐伯曰:非気化者,是謂災也。

帝曰:天地之数,終始奈何?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是明道也。数之始起於上,而終於下,歳半之前
天気主之,歳半之後,地気主之
,上下交互,気交主之,歳紀畢矣。
故曰:位明,気月可知乎,所謂気也。

帝曰:余司其事,則而行之,不合其数何也?
岐伯曰:気用有多少,化洽有盛衰,衰盛多少,同其化也。

帝曰:願聞同化何如?
岐伯曰:風温春化同,熱曛昏火夏化同,勝与復同,燥清煙露秋化同,雲雨昏暝
埃長夏化同,寒気霜雹氷冬化同,此天地五運六気之化,更用盛衰之常也。

帝曰:五運行同天化者命曰天符,余知之矣。願聞同地化者何謂也?
岐伯曰:太過而同天化者三,不及而同天化者亦三;太過而同地化者三,不及而
同地化者亦三。此凡二十四歳也。

帝曰:願聞其所謂也? 

岐伯曰:甲辰甲戌太宮下加太陰,壬寅壬申太角下加厥陰,庚子庚午太商下加
陽明,如是者三。癸巳癸亥少徴下加少陽,辛丑辛未少羽下加太陽,癸卯癸酉
少徴下加少陰,如是者三。
     同天符同歳会図 
戊子戊午太徴上臨少陰,戊寅戊申太徴上臨少陽,丙辰丙戌太羽上臨太陽,
如是者三。丁巳丁亥少角上臨厥陰,乙卯乙酉少商上臨陽明,己丑己未少宮
上臨太陰,如是者三。除此二十四歳,則不加不臨也。
     天符太乙図
帝曰:加者何謂?
岐伯曰:太過而加同天符,不及而加同歳会也。
帝曰:臨者何謂?
岐伯曰:太過不及,皆曰天符,而変行有多少,病形有微甚,生死有早晏耳!

帝曰:夫子言用寒遠寒,用熱遠熱,余未知其然也,願聞何謂遠?
岐伯曰:熱無犯熱,寒無犯寒,従者和,逆者病,不加不敬畏而遠之,所謂
時興六位也。

帝曰:温涼何如?
岐伯曰:司気以熱,用熱無犯,司気以寒,用寒無犯,司気以涼,用涼無犯,司気
以温,用温無犯。間気同其主無犯,異其主則小犯之,是謂四畏,必謹察之。

帝曰:善。其犯者何如?
岐伯曰:天気反時,則可依則,及勝其主則可犯,以平為期,而不可過,是謂
邪気反勝者。故曰:無失天信,無逆気宜,無翼其勝,無贊其復,是謂至治。

帝曰:善。五運気行主歳之紀,其有常数乎?
岐伯曰:臣請次之。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
  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地,地十成之。
太過者其数成(6 7 8 9 10),不及者其数生(1 2 3 4 5),土常以生也。
土常以生数而不以成数者,土旺四季,不得正方,又天有九宮,不可至十故也。
  河図
【玄珠密語・天元定化紀編】:六気正化対化
厥陰所以司於巳亥者何也?
  謂厥陰木也,木生於亥,故生司於亥也,対化於巳也。
少陰所以司於子午者何也?
  謂少陰君火,君火尊位,所以正得南方位也,即正化於午対化於子也。
太陰所以司於丑未者何也? 謂太陰為土也,土主中宮,寄卦於,坤位
  西南居未分也,即正化於未対化於丑也。
少陽所以司於寅申者何也?
  謂少陽為相火之位,卑於君火也,雖有午位君火居之,即火生於寅也,故正司於寅
  対司於申也。
陽明所以司於卯酉者何也?
  謂陽明為金,酉為西方金也,即正司於酉対化於卯也。
太陽所以司於辰戌者何也?
  謂太陽為水,水雖有於子位,謂君火対化也,水乃復於土中,即六戊在天門,即戌
  是也;六己在地戸,即辰是也。故水帰土用,正司於戌対化於辰也。
正化従本生数,対化従標成数。
    六気正化対化図 

甲子,甲午歳,上少陰火,中太宮土運,下陽明金。熱化二,雨化五,燥化四,
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鹹寒,中苦熱,下酸熱,所謂薬食宜也。
甲子之歳,熱化七,雨化五,燥化九;甲午之歳,熱化二,雨化五,燥化四。 

乙丑,乙未歳,上太陰土,中少商金運,下太陽水。熱化寒化勝復同,所謂邪気
化日也,災七宮。湿化五,清化四,寒化六,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苦熱,中酸和,
下甘熱,所謂薬食宜也。
乙丑寒化六,乙未寒化一。

丙寅,丙申歳,上少陽相火,中太羽水運,下厥陰木。火化二,寒化六,風化三,
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鹹寒,中辛和,下辛温,所謂薬食宜也。
丙寅火化二,寒化六,風化三;丙申火化七,寒化六,丙申風化八。

丁卯,丁酉歳,上陽明金,中少角木運,下少陰火。清化熱化勝復同,所謂邪気
化日也,災三宮。燥化九,風化三,熱化七,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苦,小温,
中辛和,下鹹寒,所謂薬食宜也。
丁卯燥化九,風化三,熱化七;丁酉燥化四,風化三,熱化二。

戊辰,戊戌歳,上太陽水,中太徴火運,下太陰土。寒化六,熱化七,湿化五,
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苦温,中甘和,下甘温,所謂薬食宜也。
戊辰寒化六,熱化七,湿化五;戊戌寒化一,熱化七,湿化五。

己巳,己亥歳,上厥陰木,中少宮土運,下少陽相火,風化清化勝復同,所謂
邪気化日也,災五宮。風化三,湿化五,火化七,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辛涼,
中甘和,下鹹寒,所謂薬食宜也。
己巳風化八,湿化五,火化七;己亥風化三,湿化五,火化二。

庚午,庚子歳,上少陰火,中太商金運,下陽明金。熱化七,清化九,燥化九,
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鹹寒,中辛温,下酸温,所謂薬食宜也。
庚午熱化二,清化九,燥化四;庚子熱化七,清化九,燥化九。

辛未,辛丑歳,上太陰土,中少羽水運,下太陽水。雨化風化勝復同,所謂
邪気化日也,災一宮。雨化五,寒化一,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苦熱,中苦
和,下苦熱,所謂薬食宜也。
辛未寒化一,辛丑寒化六。

壬申,壬寅歳,上少陽相火,中太角木運,下厥陰木。火化二,風化八,所謂
正化日也。其化上鹹寒,中酸和,下辛涼,所謂薬食宜也。
壬申火化七,風化八,風化八;壬寅火化二,風化八,風化三。

癸酉,癸卯歳,上陽明金,中少徴火運,下少陰火。寒化雨化勝復同,所謂
邪気化日也,災九宮。燥化九,熱化二,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苦小温,中
鹹温,下鹹寒,所謂薬食宜也。
癸酉燥化四,熱化二,熱化二;癸卯燥化九,熱化二,熱化七。

甲戌,甲辰歳,上太陽水,中太宮土運,下太陰土。寒化六,湿化五,正化日
也。其化上苦熱,中苦温,下苦温,薬食宜也。
甲戌寒化一,甲辰寒化六。

乙亥,乙巳歳,上厥陰木,中少商金運,下少陽相火。熱化寒化勝復同,邪気
化日也,災七宮。風化八,清化四,火化二,正化度也。其化上辛涼,中酸和,
下鹹寒,薬食宜也。
乙亥風化三,清化四,火化二;乙巳風化八,清化四,火化七。

丙子,丙午歳,上少陰火,中太羽水運,下陽明金。火化二,寒化六,清化四,
正化度也。其化上鹹寒,中鹹熱,下酸温,薬食宜也。
丙子火化七,寒化六,清化九;丙午火化二,寒化六,清化四。

丁丑,丁未歳,上太陰土,中少角木運,下太陽水。清化熱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三宮。雨化五,風化三,寒化一,正化度也。其化上苦温,中辛温,
下甘熱,薬食宜也。
丁丑雨化五,風化三,寒化六;丁未雨化五,風化三,寒化一。

戊寅,戊申歳,上少陽相火,中太徴火運,下厥陰木。火化七,風化三,正化
度也。其化上鹹寒,中甘和,下辛涼,薬食宜也。
戊寅火化二,火化七,風化三;戊申火化七,火化七,風化八。

己卯,己酉歳,上陽明金,中少宮土運,下少陰火,風化清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五宮。清化九,湿化五,火化七,正化度也。其化上苦小温,中甘和,
下鹹寒,薬食宜也。
己卯清化九,湿化五,火化七;己酉清化四,湿化五,火化二。

庚辰,庚戌歳,上太陽水,中太商金運,下太陰土。寒化一,清化九,雨化五,
正化度也。其化上苦熱,中辛温,下甘熱,薬食宜也。
庚辰寒化六,庚戌寒化一。

辛巳,辛亥歳,上厥陰木,中少羽水運,下少陽相火。雨化風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一宮。風化三,寒化一,火化七,正化度也。其化上辛涼,中苦和,
下鹹寒,薬食宜也。
辛巳風化八,寒化一,火化七;辛亥風化三,寒化一,火化二。

壬午,壬子歳,上少陰火,中太角木運,下陽明金。熱化二,風化八,清化四,
正化度也。其化上鹹寒,中酸涼,下酸温,薬食宜也。
壬午熱化二,風化八,清化四;壬子熱化七,風化八,清化九。

癸未,癸丑歳,上太陰土,中少徴火運,下太陽水。寒化雨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九宮。雨化五,火化二,寒化一,正化度也。其化上苦温,中鹹温,
下甘熱,薬食宜也。

癸未寒化一,癸丑寒化六。

甲申,甲寅歳,上少陽相火,中太宮土運,下厥陰木。火化二,雨化五,風化八,
正化度也。其化上鹹寒,中鹹和,下辛涼,薬食宜也。
甲申火化七,雨化五,風可八;甲寅火化二,雨化五,風化三。

乙酉,乙卯歳,上陽明金,中少商金運,下少陰火。熱化寒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七宮。燥化四,清化四,熱化二,正化度也。其化上苦小温,中苦
和,下鹹寒,薬食宜也。
乙酉燥化四,清化四,熱化二;乙卯燥化九,清化四,熱化七。

丙戌,丙辰歳,上太陽水,中太羽水運,下太陰。寒化六,雨化五,正化度也。
其化上苦熱,中鹹温,下甘熱,薬食宜也。
丙戌寒化一,寒化六,雨化五;丙辰寒化六,寒化六,雨化五。

丁亥,丁巳歳,上厥陰木,中少角木運,下少陽相火。清化熱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三宮。風化三,火化七,正化度也。其化上辛涼,中辛和,下鹹寒,
薬食宜也。
丁亥風化三,風化三,火化二;丁巳風化八,風化三,火化七。

戊子,戊午歳,上少陰火,中太徴火運,下陽明金。火化七,清化九,正化
度也。其化上鹹寒,中甘寒,下酸温,薬食宜也。
戊子火化七,火化七,清化九;戊午火化二,火化七,清化四。

己丑,己未歳,上太陰土,中少宮土運,下太陽水,風化清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五宮。雨化五,寒化一,正化度也。其化上苦熱,中甘和,下甘熱,
薬食宜也。
己丑寒化六,己未寒化一。

庚寅,庚申歳,上少陽相火,中太商金運,下厥陰木。火化七,清化九,風化三,
正化度也。其化上鹹寒,中辛温,下辛涼,薬食宜也。
庚寅火化二,清化九,風化三;庚申火化七,清化九,風化八。

辛卯,辛酉歳,上陽明金,中少羽水運,下少陰火。雨化風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一宮。清化九,寒化一,熱化七,正化度也。其化上苦小温,中苦和,
下鹹寒,薬食宜也。
辛卯清化九,寒化一,熱化七;辛酉清化四,寒化一,熱化二。

壬辰,壬戌歳,上太陽水,中太角木運,下太陰土。寒化六,風化八,雨化五,
正化度也。其化上苦温,中酸和,下甘温,薬食宜也。
壬辰寒化六,風化八,雨化五;壬戌寒化一,風化八,雨化五。

癸巳,癸亥歳,上厥陰木,中少徴火運,下少陽相火。寒化雨化勝復同,邪気
化度也,災九宮。風化八,火化二,正化度也。其化上辛涼,中鹹和,下鹹寒,
薬食宜也。

癸巳風化八,火化二,火化七;癸亥風化三,火化二,火化二。

凡此定期之紀,勝復正化,皆有常数,不可不察,故知其要者,一言而終,不
知其要,流散無窮,此之謂也。

帝曰:善。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素問・六元正紀大論(下)

帝曰:五運之気,亦復歳乎? 岐伯曰:郁極乃発,待時而作也。

帝曰:請問其所謂也。 岐伯曰:五常之気,太過不及,其発異也。

帝曰:願卒聞之。 岐伯曰:太過者暴,不及者徐,暴者為病甚,徐者為病持。

帝曰:太過不及其数何如?
岐伯曰:太過者其数成,不及者其数生,土常以生也。

帝曰:其発也何如? 岐伯曰:

土郁之発,岩谷震驚,雷殷気交,埃昏黄黒,化為白気,飄驟高深,撃石飛空,
洪水乃従,川流漫衍,田牧土駒。化気乃敷,善為時雨,始化始成。故民病
心腹脹,腸鳴而為数後,甚則心痛脇chēn 腫脹,嘔吐霍乱,飲発注下,胕腫身重。
雲奔雨府,霞擁朝日,山澤埃昏,其乃発也。以其四気,雲横天山,浮遊生滅,
怫之先兆。
田牧土駒:大水去已,石土危然,若群駒散牧於田野。

金郁之発,天潔地明,風清気切,大涼乃挙,草樹浮煙,燥気以行,霿霧数起,
殺気来至,草木蒼乾,金乃有声。故民病咳逆,心脇満引少腹,善暴痛,不可
反側,嗌乾面塵,色悪。山澤焦枯,土凝霜鹵,怫乃発也,其気五。夜零白露,
林莽声凄,怫之兆也。

水郁之発,陽気乃辟,陰気暴挙,大寒乃至,川澤厳凝,寒氛結為霜雪,甚則
黄黒昏翳,流行気交,乃為霜殺,水乃見祥。故民病寒客心痛,腰shui痛,大関節
不利,屈伸不便,善厥逆,痞堅,腹満。陽光不治,空積沈陰,白埃昏瞑,而乃
発也。其気二火前後。太虚深玄,気猶麻散,微見而隠,色黒微黄,怫之兆也。
水乃見祥,謂泉出平地也。

木郁之発,太虚埃昏,雲物以擾,大風乃至,屋発折木,木有変。故民病胃脘
当心而痛,上支両脇,鬲咽不通,飲食不下,甚則耳鳴眩転,目不識人,善暴
僵僕。太虚蒼埃,天山一色,或気濁色黄黒郁若,横雲不起雨,而乃発也,其
無常
。長川草偃,柔葉呈陰,松吟高山,虎嘯岩岫,怫之兆也。
木有変,謂土生異木奇状也。

火郁之発,太虚曛翳,大明不彰,炎暑行,山澤燔燎,材木流津,広厦騰煙,
土浮霜,止水乃減,蔓草焦黄,風行惑言,湿化乃後。故民病少気,瘡瘍癰腫,
脇腹胸背面首,四支chēn 腫脹憤,臚脹瘍痱,嘔逆瘈瘲,骨痛,節乃有動,注下温瘧,
腹中暴痛,血溢流注,精液乃少,目赤心熱,甚則瞀悶懊憹,善暴死。刻終大温,
汗濡玄府,其乃発也。其気四。動復則静,陽極反陰,湿令乃化乃成,華発水凝,
山川氷雪,焔陽午澤,怫之兆也。
曛翳,謂赤気也;大明,日也;材木流津,樹木被灼而出水津也,樹脂を流す;
風行惑言,熱甚則風盛(熱極生風)而混乱不清也;湿化乃後,雨愆期也。
土火倶発於四気者何也?
  蓋火有二位,為水発之所,又大熱発於申未,故火郁之発,在四気也。
  医宗金鑑:火郁待三気火時而発。
刻終大温,汗濡玄府,其乃発也:
  刻盡之時(夜半之時)陰盛於此,反無涼気,是陰不勝陽,熱既已萌,故当怒発也。

怫之応而後復也,皆観其極而乃発也。木発無時,水随火也。謹候其時,病可
与期,失時反歳,五気不行,生化収蔵,政無恒也。


帝曰:水発而雹雪,土発而飄驟,木発而毀折,金発而清明,火発而曛昧何気
使然?岐伯曰:気有多少,発有微甚。微者当其気,甚者兼其下,徴其下気,而
見可知也。
火位之下水気承之;水位之下土気承之;土位之下木気承之;木位之下金気承之;
  金位之下火気承之;君位之下陰精承之。

帝曰:善。五気之発不当位者何也? 岐伯曰:命其差。
帝曰:差有数乎? 岐伯曰:後皆三十度而有奇也。
度,日也;三十度而有奇者,三十日余四十三刻半也。

帝曰:気至而先後者何也?
岐伯曰:運太過則至先,運不及則其至後,此候之常也。

帝曰:当時而至者何也?
岐伯曰:非太過非不及,則至当時,非是者害也。

帝曰:気有非時而化者何也?
岐伯曰:太過者当其時,不及者帰其己勝也。

帝曰:四時之気,至有早晏高下左右,其候何如?
岐伯曰:行有逆順,至有遅速,故太過者化先天,不及者化後天。

帝曰:願聞其行何謂也?
岐伯曰:春気西行,夏気北行,秋気東行,冬気南行。故春気始於下,秋気始於
上,夏気始於中,冬気始於標,春気始於左,秋気始於右,冬気始於後,夏気始
於前,此四時正化之常。故至高之地,冬気常在,至下之地,春気常在。
必謹察之。 帝曰:善。

帝曰:五運六気之応見,六気之正,六変之紀何如?
岐伯対曰:夫六気正紀,有化有変,有勝有復,
有用有病,不同其候,帝欲何乎?
帝曰:願尽聞之。 岐伯曰:請遂言之。

夫気之所至也,厥陰所至為和平,少陰所至為暄,太陰所至為埃溽,少陽所至
為炎暑,陽明所至為清勁,太陽所至為寒氛,時化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
風府,為璺啓;少陰所至為火府,為舒榮;太陰所至為雨府,為員盈;
少陽所至為熱府,為行出;陽明所至為司殺府,為庚蒼;
太陽所至為寒府,為帰蔵;司化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生為風揺;少陰所至,為榮為形見;太陰所至,為化為雲雨;
少陽所至,為長為蕃鮮;陽明所至,為収為霧露;太陽所至,為蔵為周密;
気化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風生,終為粛;少陰所至,為熱生,中為寒;太陰所至,為湿生,
終為注雨;少陽所至,為火生,終為蒸溽;陽明所至,為燥生,終於涼;太陽
所至,為寒生,中為温,徳化之常也。
風位之下,金気承之,故厥陰為風生,而終於粛也。粛,静也。
少陰之上,熱気治之,中見太陽,故為熱生,而中為寒也。又云:君火之下,陰精
  承之,亦為寒之義也。
土位之下,風気承之。疾風之後,雨乃零,湿為風吹,化而為雨。故終為注雨也。
相火之下,水気承之,故終為蒸溽也。
金位之下,火気承之,故陽明所至,為清(涼)生,終於燥也。
太陽之上,寒気治之,中見少陰,故為寒生,而中為温也。

厥陰所至為毛化,少陰所至為羽化,太陰所至為倮化,少陽所至為羽化,
陽明所至為介化,太陽所至為鱗化,徳化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生化,少陰所至為榮化,太陰所至為濡化,少陽所至為茂化,
陽明所至為堅化,太陽所至為蔵化,布政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飄怒太涼,少陰所至為太暄寒,太陰所至雷霆驟注烈風,少陽所至
為飄風燔燎霜凝,陽明所至為散落温,太陽所至為寒雪氷雹白埃,気変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撓動,為迎随;少陰所至為明焔,為曛;太陰所至為沈陰,為白埃,
為晦瞑;少陽所至為光顕,為彤雲,為;陽明所至為煙埃,為霜,為勁切,為
凄鳴;太陽所至為剛固,為堅芒,為立,令行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里急,少陰所至為瘍胗身熱,太陰所至為積飲否隔,少陽所至為
嚔嘔為瘡,陽明所至為浮虚,太陽所至為屈伸不利,病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支満,少陰所至為驚惑,悪寒戦栗,譫妄,太陰所至為稸満,少陽
所至驚躁,瞀昧暴病,陽明所至為鼽尻陰股膝髀腨heng足病,太陽所至為腰痛,
病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ruan戻,少陰所至為悲妄衄衊,太陰所至為中満霍乱吐下,少陽所至
為喉痺耳鳴嘔涌,陽明所至皴掲,太陽所至為寝汗痙,病之常也。

厥陰所至為脇痛,嘔泄,少陰所至為語笑,太陰所至為胕腫,少陽所至為暴注,
run瘈,暴死,陽明所至為鼽嚏,太陽所至為流泄,禁止,病之常也。
流泄,清泄也;禁止,大小便禁秘也。

凡凝十二変者,報徳以徳,報化以化,報政以政,報令以令,気高則高,気下
則下,気後則後,気前則前,気中則中,気外則外,位之常也。

故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乾,寒勝則浮,湿勝則濡泄,甚則水閉胕腫,
随気所在,以言其変耳。

帝曰:願聞其用也。
岐伯曰:夫六気之用,各帰不勝而為化,故太陰雨化,施於太陽;太陽寒化,
施於少陰;少陰熱化,施於陽明;陽明燥化,施於厥陰;厥陰風化,施於太陰,
各命其所在以徴之也。

帝曰:自得其位何如? 岐伯曰:自得其位常化也。

帝曰:願聞所在也。 岐伯曰:命其位而方月可知也。

帝曰:六気之気盈虚何如?岐伯曰:太少異也。太者之至徐而常,少者暴而亡。
太少,歳運之太過不及也; 亡,無也。

帝曰:天地之気盈虚何如
岐伯曰:天気不足,地気随之;地気不足,天気従之,運居其中而常先也。
悪所不勝,帰所同和,随運帰従,而生其病也。故上勝則天気降而下,下勝則
地気遷而上。多少而差其分,微者少差,甚者大差,甚則位易気交,易則大変
生而病作矣。大要曰:甚紀五分,微紀七分,其差可見,此之謂之。
運,謂歳運也。地気勝,則歳運上升;天気勝,則歳運下降,運気常先遷降也。
多則遷降多,少則遷降少,多少之応,有微甚之異也。
甚紀五分,勝気居其半数(30日);微紀七分,勝気居三分(18日)。

帝曰:善。論言熱無犯熱,寒無犯寒,余欲不遠寒不遠熱奈何?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発表不遠熱,攻里不遠寒

帝曰:不発不攻,而犯寒犯熱何如? 岐伯曰:寒熱内賊,其病益甚。

帝曰:願聞無病者何如? 岐伯曰:無者生之,有者甚之。

帝曰:生者何如?
岐伯曰:不遠熱則熱至,不遠寒則寒至,寒至則堅否,腹満,痛急,下利之病
生矣。熱至則身熱,吐下霍乱,癰疽瘡瘍,瞀郁,注下,run瘈,腫脹,嘔,鼽衄,
頭痛,骨節変,肉痛,血溢,血泄,淋閟之病作矣。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時必順之,犯者治以勝也。

黄帝問曰:婦人重身,毒之何如? 岐伯曰:有故無殞,亦無殞也。
【本草綱目】云:孕婦忌半夏,為其燥津液也。
【金匱要略】云:妊娠嘔吐不止,乾姜人参半夏丸主之。


帝曰:願聞其故何謂也? 岐伯曰:大積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半而止,過則死。

帝曰:善。郁之甚者,治之奈何?
岐伯曰:木郁達之火郁発之土郁奪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然調其気。
過者折之,以其畏也,所謂瀉之。

帝曰:假者何如?
岐伯曰:有假其気,則無禁也。所謂主気不足,客気勝也。

帝曰:至哉。聖人之道,天地大化,運行之節,臨御之紀,陰陽之政,寒暑之令,
非夫子孰能通之,請蔵之霊蘭之室,署曰六元正紀,非斎戒不敢示,慎傳也。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客運歌

五天蒼丹jīn-2玄素,天気天干合化臨,甲己化土丙辛水,丁壬化木乙庚金,
戊癸化火五客運,起以中運相生輪。陰少乙丁己辛癸,陽太甲丙戊庚壬。

五天者,蒼天,天之色青者也;丹天,天之色赤者也;jīn天,天之色黄者也;
  玄天,天之色黒者也;素天,天之色白者也。
五気者,蒼天之木,木也;丹天之気,火也;jīn天之気,土也;玄天之気,水也;
  素天之気,金也。
天干者,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也。
古聖仰観五天五気,蒼天木気下臨丁壬之方,故識丁壬合化而生木運也;
  丹天木気下臨戊癸之方,故識戊癸合化而生火運也;
  jīn天木気下臨甲己之方,故識甲己合化而生土運也;
  玄天木気下臨丙辛之方,故識丙辛合化而生水運也;
  素天木気下臨乙庚の方,故識乙庚合化而生金運也;
  此天気天干合化,加臨主運五位之客運也。
  起以所化,統主本年中運為初運,五行相生,以次輪取。
   客運図
甲己之年,土運統之,起初運。土生金為二運,金生水為三運,水生木為四運,
  木生火為五運。
乙,丁,己,辛,癸属陰干,為五陰年,主五少不及之運。
甲,丙,戊,庚,壬属陽干,為五陽年,主五太太過之運也。



 運気要訣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