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益卦-損上益下

42 益風雷益
益,利有攸往,利渉大川。

【程傳】:益者,益於天下之道也,故利有攸往。益之道,可以済險難,利渉大川也。
【本義】:益,増益也。為卦損上卦初畫之陽,益下卦初畫之陰,自上卦而下於下卦之下,故為益。
卦之九五六二,皆得中正;下震上巽,皆木之象,故其占利有所往而利渉大川也。
《彖》曰:益,損上益下,民説無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
注云:震,陽也,巽,陰也。巽非違震者也,処上而巽,不違於下,損上益下之謂也。
【程傳】:以卦義與卦才言也。卦之為益,以其損上益下也。
損於上而益下,則民説之無疆,謂無窮極也。
自上而降己以下下,其道之大光顕也。陽下居初,陰上居四,為自上下下之義。 
有攸往,中正有慶。
注云:五処中正,自上下下,故有慶也。以中正有慶之德,有攸往也,何適而不利哉。
【程傳】:五以剛陽中正居尊位,二復以中正応之,是以中正之道益天下,天下受其福慶也。
渉大川,木道乃行。
注云:木者,以渉大川為常而不溺者也。以益渉難,同乎木也。
程傳】:益之為道,於平常無事之際其益猶小;當艱危險難則所益至大,故「利渉大川」也。
於済艱險,乃益道大行之時也。
「益」誤作「木」,或以為上巽下震,故云木道,非也。
集説】:以渙之「乘木有功」,中孚之「乘木舟虚」準之,宜從紫陽為是。
【集註】:本卦象離錯坎,亦有水象。
動而巽,日進無疆。
【程傳】:又以二體言卦才。下動而上巽,「動而巽」也。
為益之道,其動巽順於理,則其益日進,廣大無有疆限也。動而不順於理,豈能成大益也?
【集説】:動而巽則日進一日,其益攸遠而無疆。
【集註】:動則有奮発之勇而不柔弱,巽則有順入之漸而不鹵莽,所以德崇業廣,
日進無疆,此以卦德言也。        鹵莽lǔ mǎng:同「魯莽」。冒失、粗疎。
施地生,其益無方。
【正義】:此就天地廣明益之大義也。天施気於地,地受気而化生,亦是「損上益下」之義也。
其施化之益,無有方所,故曰「天施地生,其益無方」。
程傳】:以天地之功,言益道之大,聖人體之,以益天下也。
天道資始地道生物,「天施地生」,化育萬物,各正性命,「其益」可謂「無方」矣。
方,所也。有方所則有限量,無方謂廣大無窮極也,天地之益萬物,豈有窮際乎。 
【集註】:震乃剛卦,為天,天施者初之陽也;巽乃柔卦,為地,地生者四之陰也。
天以一陽施於下,則天道下済而資其始也;地以一陰升於上,則地道上行而資其生,
所以品物咸亨,而其益無方,此以卦體言也。
益之道,與時偕行。
注云:益之為用,施未足也;満而益之,害之道也。故凡益之道,與時偕行也。
【程傳】:天地之益無窮者,理而已矣。聖人利益天下之道,応時順理,與天地合,與時偕行也。
《象》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注云:遷善改過,益莫大焉。
【程傳】:風烈則雷迅,雷激則風怒,二物相益者也。
君子観風雷相益之象而求益於己,為益之道,無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也。
見善能遷,則可以盡天下之善;有過能改,則無過矣。益於人者,則無大於是。
【本義】:風雷之勢,交相助益。遷善改過,益之大者而其相益,亦猶是也。
初九,利用為大作,元吉,無咎。
【程傳】:初九震動之主,剛陽之盛也。
居益之時,其才足以益物;雖居至下,而上有六四之大臣応於己。
四,巽順之主,上能巽於君,下能順於賢才也。
在下者不能有為也,得在上者応從之,則宜以其道輔於上,作大益天下之事,「利用為大作」也。
居下而得上之用,以行其志,必須所為大善而吉,則無過咎。
不能「元吉」,則不唯在己有咎,乃累乎上,為上之咎也。
在至下而當大任,小善,不足以称也,故必「元吉」,然後得「無咎」。
本義】:初雖居下,然當益下之時,受上之益者也,不可徒然無所報效。
故利用為大作,必元吉,然後得無咎。
初九在下,為四所任而大作者,必盡善而後無咎。若所作不盡善,未免有咎也。
《象》曰:元吉,無咎,下不厚事也。
【程傳】:在下者,本不當処厚事。「厚事」,重大之事也。
以為在上所任,所以當大事,必能済大事而致元吉,乃為無咎。
能致元吉,則在上者任之為知人,己當之為勝任,不然則上下皆有咎也。
【本義】:下本不當任厚事,故不如是,不足以塞咎也。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亀,弗克違,永貞吉。王用享於帝,吉。
【程傳】:六二処中正而體柔順,有虚中之象。
人処中正之道,虚其中以求益而能順從,天下孰不願告而益之?
孟子曰:「夫苟好善,則四海之内,皆将軽千里而来,告之以善」。
夫満則不受,虚則来物,理自然也,故或有可益之事,則衆朋助而益之。十者,衆辞。
衆人所是,理之至當也。亀者,占吉凶辨是非之物,言其至是,亀不能違也。
「永貞吉」,就六二之才而言。二中正虚中,能得衆人之益者也。
然而質本陰柔,故戒在常永貞固則吉也。求益之道,非永貞則安能守也?
損之六五,十朋之則元吉者,蓋居尊自損,応下之剛,以柔而居剛,柔為虚受,
剛為固守,求益之至善,故「元吉」也。
六二虚中求益,亦有剛陽之応,而以柔居柔,疑益之未固也,故戒能常永貞固則吉也。
「王用享於帝吉」,如二之虚中而能永貞,用以享上帝,猶當獲吉,況與人接物其意有
不通乎?求益於人,有不応乎?祭天,天子之事,故云「王用」也。
本義】:六二,當益下之時,虚中処下,故其象占與損六五同。
然爻位皆陰,故以「永貞」為戒;以其居下而受上之益,故又為卜郊之吉占。
卜郊:用占卜選定郊祭的日期。
【集説】:享,帝祭天也。「王用享於帝吉」,謂王者得此占,用此爻,義動而有事於上帝,
則受福而吉,是亦居下而受上之益也。
《象》曰:或益之,自外来也。
【程傳】:既中正虚中,能受天下之善而固守,則有有益之事,衆人自外来益之矣。
或曰:「自外来」豈非謂五乎?
曰:如二之中正虚中,天下孰不顧益之,五為正応,固在其中矣。
六三,益之用凶事,無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程傳】:三居下體之上,在民上者也,乃守令也。
居陽応剛,処動之極,居民上而剛決,果於為益者也。
果於為益,用之「凶事」則「無咎」。「凶事」,謂患難非常之事。
三居下之上,在下當承稟於上,安得自任擅為益乎?    承稟:①稟告②奉命。
唯於患難非常之事,則可量宜応卒,奮不顧身,力庇其民,故「無咎」也。
下専自任,上必忌疾,雖當凶難,以義在可為,然必有其孚誠,而所為合於中道,
則誠意通於上而上信與之矣。
専為而無為上愛民之至誠,固不可也;雖有誠意,而所為不合中行,亦不可也。
圭者,通信之物。《禮》云:「大夫執圭而使,所以申信也」。
凡祭祀朝聘用圭玉,所以通達誠信也。
有誠孚而得中道,則能使上信之,是猶告公上用圭玉也,其孚能通達於上矣。
在下而有為之道,固當「有孚中行」;又三陰爻而不中,故発此義。
或曰,三乃陰柔,何得反以剛果任事為義?
曰:三質雖本陰,然其居陽乃自処以剛也;応剛,乃志在乎剛也;居動之極,剛果於行也。
以此行益,非剛果而何?《易》所以所勝為義,故不論其本質也。
本義】:六三陰柔不中不正,不當得益者也。
然當益下之時,居下之上,故有益之以凶事者,蓋警戒震動,乃所以益之也。
占者如此,然後可以無咎。又戒以有孚中行,而告公用圭也。用圭,所以通信。
【集説】:凶事,凶年救荒之事也。施益於凶荒之時,與常時不同,不有変通之道,何以益之?
《象》曰:益用凶事,固有之也。
【程傳】:六三益之独可用於凶事者,以其「固有之也」,謂専固自任其事也。
居下,當稟承於上。乃専任其事,唯救民之凶災,拯時之艱急則可也,乃処
急難変故之権宜,故得「無咎」,若平時則不可也。
【本義】:益用凶事,欲其困心衡慮而固有之也。
【集説】:事之凶,変而施益,固亦有之,非其常也,故曰「益用凶事,固有之也」。
六四,中行,告公從,利用為依遷国。
【程傳】:四當益時,処近君之位,居得其正,以柔巽輔上而下順応於初剛陽,
如是可以益於上也。唯処不得其中而所応又不中,是不足於中也。故云若行得中道,
則可以益於君上,告於上而獲信從矣。
以柔巽之體,非有剛特之操,故「利用為依遷国」。     剛特:剛正而不随流俗。
「為依」,依附於上也;「遷国」,順下而動也。
上依剛中之君而致其益,下順剛陽之才以行其事,利用如是也。
自古国邑,民不安其居則遷,遷国者,順下而動也。
本義】:三、四皆不得中,故皆以中行為戒。此言以益下為心而合於中行,則告公而見從矣。
左傳曰:「周之東遷,晋鄭焉依」。蓋古者遷国以益下,必有所依,然後能立。
此爻又為遷国之吉占也。
《象》曰:告公從,以益志也。
【正義】:「以益志」者,既為公所從,其志得益也。
【程傳】:爻辞但云:得中行,則告公而獲從。
象復明之曰:告公而獲從者,告之以益天下之志也。
志苟在於益天下,上必信而從之,事君者不患上之不從,患其志之不誠也。
九五,有孚惠心,勿問元吉,有孚惠我德。
【程傳】:五剛陽中正居尊位,又得六二之中正相応,以行其益,何所不利!
以陽実在中,「有孚」之象也。
以九五之德之才之位,而中心至誠在惠益於物,其至善大吉,不問可知,故云「勿問元吉」。
人君居得致之位,操可致之権,苟至誠益於天下,天下受其大福,其「元吉」不假言也。
「有孚惠我德」,人君至誠益於天下,天下之人,無不至誠愛戴,以君之德澤為恩惠也。
【本義】:上有信以惠於下,則下亦有信以惠於上矣。不問而元吉可知。
《象》曰:有孚惠心,勿問之矣。惠我德,大得志也。
【程傳】:人君有至誠惠益天下之心,其元吉不假言也,故云「勿問之矣」。
天下至誠懷吾德,以為惠,是其道大行,人君之志得矣。
上九,莫益之,或撃之,立心勿恒,凶。
【程傳】:上居無位之地,非行益於人者也;以剛処益之極,求益之甚者也;
所応者陰,非取善自益者也。
利者,衆人所同欲也,専欲益己,其害大矣。         饜yàn:飽也、満足。
欲之甚,則昏敝而忘義理;求之極,則侵奪而致仇怨。 
故夫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孟子謂:「先利則不奪不饜」,聖賢之深戒也。
九以剛而求益之極,衆人所共悪,故無益之者,而或攻撃之矣。
「立心勿恒凶」,聖人戒人存心不可専利,云「勿恒」,如是,「凶」之道也,所當速改也。
本義】:以陽居益之極,求益不已,故莫益而或撃之。立心勿恒,戒之也。
【集註】:変坎為盜,中爻艮為手,大象離為戈兵,盜賊手持戈兵,撃之象也。
《象》曰:莫益之,偏辞也。或撃之,自外来也。
【正義】:「偏辞」者,此有求而彼不応,是偏辞也。
「自外来」者,怨者非一,不待召也,故曰自外来也。
程傳】:理者天下之至公,利者衆人所同欲。
苟公其心,不失其正理,則與衆同利,無侵於人,人亦欲與之。
若切於好利,蔽於自私,求自益以損於人,則人亦與之力争,故莫肯益之而有撃奪之者矣。
云「莫益之」者,非有偏己之辞也。苟不偏己,合於公道,則人亦益之,何為撃之乎?
既求益於人,至於甚極,則人皆悪而欲攻之,故撃之者「自外来」也。
人為善,則千里之外応之,六二中正虚己,益之者自外而至是也;
苟為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上九求益之極,撃之者自外而至是也。
繋辞》曰:「君子安其身而後動,易其心而後語,定其交而後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
危以動,則民不與也;懼以語,則民不応也;無交而求,則民不與也。
莫之與,則傷之者至矣。易曰:莫易之,或撃之,立心勿恒,凶」。
君子言動與求,皆以其道乃完善也,不然則取傷而凶矣。
【本義】:莫益之者,猶從其求益之偏辞而言也。若究而言之,則又有撃之者矣。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