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家人-修身斉家

37 家人風火家人
家人,利女貞。

【程傳】:家人之道,利在女正,女正則家道正矣。
夫夫婦婦而家道正,独云利女貞者,夫正者身正也,女正者家正也,女正則男正,可知矣。
【本義】:家人者,一家之人。卦之九五六二,外内各得其正,故為家人。
「利女貞」者,欲先正乎内也,内正則外無不正矣。
《彖》曰: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
【程傳】:彖,以卦才而言。陽居五,在外也;陰居二,処内也,男女各得其正位也。
尊卑内外之道,正合天地陰陽之大義也。
家人有厳君焉,父母之謂也。
【程傳】:家人之道必有所尊厳而君長者,謂父母也。
雖一家之小,無尊厳則孝敬衰,無君長則法度廃。有厳君而後家道正,家者,国之則也。
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正義】:此歎美正家之功,可以定於天下,申成道斉邦国。
既家有厳君,即父不失父道,乃至婦不失婦道,尊卑有序,上下不失,而後為家道之正。
各正其家,無家不正,即天下之治定矣。
程傳】:父子兄弟夫婦各得其道,則家道正矣。
推一家之道,可以及天下,故家正則天下定矣。
《象》曰:風自火出,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
【程傳】:正家之本在正其身,正身之道,一言一行不可易也。
君子観風自火出之象,知事之由内而出,故所言必有物,所行必有恒也。
「物」謂事実,「恒」謂常度法則,德業之著於外,由言行之謹於内也。
言慎行修,則身正而家治矣。
本義】:身修則家治矣。
【集説】:「物」,謂事実,言而誠実則有物,不誠実則無物也。
「恒」,謂常度,行而常久則有恒,不常久則無恒也。
初九,閑有家,悔亡。
【正義】:治家之道,在初即須厳正,立法防閑。若黷(dú)乱之後,方始治之,即有悔矣。
初九処家人之初,能防閑有家,乃得悔亡,故曰「閑有家,悔亡」也。
程傳】:初,家道之始也。「閑」,謂防閑法度也。
治其有家之始,能以法度為之防閑,則不至於悔矣。
治家者治乎衆人也,苟不閑之以法度,則人情流放,必至於有悔。
失長幼之序,乱男女之別,傷恩義,害倫理,無所不至。
能以法度閑之於始,則無是矣,故悔亡也。
九剛明之才,能閑其家者也,不云無悔者,群居必有悔,以能閑故亡耳。
本義】:初九以剛陽処有家之始,能防閑之,其悔亡矣。戒占者當如是也。
【集説】:「閑」,防也。家之在下者取難防,初九剛而不中,不能無悔,所以悔亡者,
離體而有先見之明,能防閑於有家之始也。
防,堤也,用於制水;閑,圏栏也,用於制兽。引申為防備和禁阻。
《象》曰:閑有家,志未変也。
【正義】:「志未変也」者,釋在初防閑之義。所以在初防閑其家者,家人志未変黷也。
【程傳】:閑之於始,家人志意未変動之前也,正志未流散変動而閑之,則不傷恩、
不失義,処家之善也,是以悔亡。志変而後治,則所傷多矣,乃有悔也。
【本義】:志未変而預防之。
六二,無攸遂,在中饋,貞吉。
【程傳】:人之処家,在骨肉父子之間,大率以情勝理,以恩奪義。
惟剛立之人,則能不以私愛失其正理,故家人卦大要以剛為善,初三上是也。
六二以陰柔之才而居柔,不能治於家者也,故「無攸遂」,無所為而可也。
夫以英雄之才,尚有溺情愛而不能自守者,況柔弱之人其能勝妻子之情乎?
如二之才,若為婦人之道,則其正也。以柔順処中正,婦人之道也。
故在中饋則得其正而吉也。婦人居中而主饋(kuì)者也,故云中饋。
本義】:六二柔順中正,女之正位乎内者也,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攸」者所也,「遂」者専成也。
「無攸遂」者,言凡閫外之事,皆聴命於夫,無所専成也。    閫kǔn:閨門。
「饋」者餉(xiǎng)也,以所治之飲食,而與人飲食也。
饋食内事,故曰中饋。中爻坎,飲食之象也。
荀爽曰:水火交和,故爲飲食之道。
《象》曰:六二之吉,順以巽也。
【程傳】:二以陰柔居中正,能順從而卑巽者也,故為婦人之貞吉也。
【集説】:事夫而能順以巽,乃婦人之賢徳,此六二之所以吉也。
六二以位言,以其居中履正,故有此吉。
易小象,言「順以巽」者三:蒙六五曰「順以巽」,事師之道也;
漸六四曰「順以巽」,事君之道也;家人六二曰「順以巽」,蓋事夫之道也。
九三,家人嗃嗃,悔厲吉,婦子嘻嘻,終吝。
【程傳】:「嗃嗃hè」,未詳字義,
然以文義及音意観之,與「嗷嗷」相類,又若[一作人若]急束[一作速]之意。
九三在内卦之上,主治内者也。以陽居剛而不中,雖得正而過乎剛者也。
治内過剛則傷於厳急,故「家人嗃嗃」。
然治家過厳,不能無傷,故必悔於厳厲。骨肉恩勝,厳過,故悔也。
雖悔於厳厲,未得寬猛之中,然而家道斉肅,人心祇畏,猶為家之吉也,
若婦子嘻嘻,則終至羞吝矣。
在卦非有嘻嘻之象,蓋対嗃嗃而言,謂與其失於放肆,寧過於厳也。
「嘻嘻」笑楽無節也,自恣無節則終至敗家可羞吝也。    自恣:放肆。
蓋厳謹之過,雖於人情不能無傷,然苟法度立,倫理正,乃恩義之所存也。
若嘻嘻無度,乃法度之所由廃,倫理之所由乱,安能保其家乎?
嘻嘻之甚,則致敗家之凶,但云吝者,可吝之甚則至於凶,故未遽言凶也。
本義】:以剛居剛而不中,過乎剛者也,故有嗃嗃厳厲之象。如是,則雖有悔厲而吉也。
「嘻嘻」者,嗃嗃之反,吝之道也。占者各以其德為応,故両言之。
《象》曰:家人嗃嗃,未失也。婦子嘻嘻,失家節也。
【正義】:「未失也」者,初雖悔厲,似失於猛,終無慢黷,故曰未失也。
「失家節」者,若縱其嘻嘻,初雖歡楽,終失家節也。
「嗃嗃」,厳酷之意也。「嘻嘻」,喜笑之貌也。
【程傳】:雖嗃嗃,於治家之道,未為甚失;若婦子嘻嘻,是無禮法,失家之節,家必乱矣。
六四,富家,大吉。
【程傳】:六以巽順之體而居四,得其正位。居得其正,為安処之義。
巽順於事而由正道,能保有其富者也,居家之道,能保有其富則為大吉也。
四高位而独云富者,於家而言。高位,家之尊也,能有其富,是能保其家也,吉孰大焉。
本義】:陽主義,陰主利,以陰居陰而在上位,能富其家者也。
【集註】:巽為近市利三倍,富之象也。又変乾,為金為玉,亦富之象也。
承乘応皆陽,則上下内外皆富矣。
《象》曰:富家,大吉,順在位也。
【程傳】:以巽順而居正位,正而巽順,能保有其富者也,富家之大吉也。
集説】:《爻辞》云「富家大吉」,《爻傳》釋之曰「順在位」,蓋謂「富家」不以多財為吉,
而以順在位為吉也。何謂順在位?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是也。
《禮運》云:「父子篤,兄弟睦,夫婦和,家之肥也」。豈以多財為吉哉。
富而以順居之,則満而不溢,可以保其家而長守其富,吉孰大焉。
九五,王假有家,勿恤,吉。
【程傳】:九五男而在外,剛而処陽,居尊而中正,又其応順正於内,治家之至正至善者也。
「王假有家」,五君位,故以王言。假,至也,極乎有家之道也。
夫王者之道,修身以斉家,家正則天下治矣。
自古聖王,未有不以恭己正家為本,故有家之道既至,則不憂労而天下治矣,
「勿恤」而「吉」也。五恭己於外,二正家於内,内外同德,可謂「至」矣。
恭己:恭謹(恭敬謹慎)以律己。
本義】:「假」,至也,如「假於太廟」之「假」。「有家」,猶言有国也。
九五剛健中正,下応六二之柔順中正,王者以是至於其家,則勿用憂恤而吉可必矣。
蓋聘納后妃之吉占,而凡有是德者遇之,皆吉也。
《象》曰:王假有家,交相愛也。
【正義】:「交相愛也」者,王既明於家道,天下化之,六親和睦,交相愛楽也。
孟子所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也。
【程傳】:王假有家之道者,非止能使之順從而已,必致其心化誠合,
夫愛其内助,婦愛其刑家,交相愛也,能如是者文王之妃乎。
若身修法立而家未化,未得為假有家之道也。    「刑」同「型」:典型、典範。
【集註】:「交相愛」者,彼此交愛其德也。
五愛二之柔順中正,足以助乎五;二愛五之剛健中正,足以刑乎二,非如常人情欲之愛而已。
以周家論之,以文王為君,以太姒為妃,以王季為父,以大任為母,以武王為子,
以邑姜為婦,以周公為武王之弟,正所謂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也。
彼此皆有德,故交愛其德,非止二五之愛而已。
孔子曰無憂者,其惟文王乎。惟其交相愛,所以無憂恤。
上九,有孚威如,終吉。
注云:家道可終,唯信與威。
【程傳】:上処卦之終,家道之成也,故極言治家之本。
治家之道,非至誠不能也,故必中有孚信,則能常久而衆人自化為善矣。
不由至誠,己且不能常守也,況欲使人乎?故治家以有孚為本。
治家者在妻孥情愛之間,慈過則無厳,恩勝則掩義。故家之患,常在禮法不足而瀆慢生也。
長失尊厳,少忘恭順,而家不乱者未之有也,故必有威厳則能終吉。
保家之終,在「有孚」「威如」二者而已,故於卦終言之。
本義】:上九以剛居上,在卦之終,故言正家久遠之道。占者必有誠信厳威,則終吉也。
【集説】:以剛居柔,威而不猛,故曰威如。
《象》曰:威如之吉,反身之謂也。
【程傳】:治家之道,以正身為本,故云「反身之謂」。
爻辞謂治家當有威厳,而夫子又復戒云:「當先厳其身也」。
威厳不先行於己,則人怨而不服,故云威如而吉者,能自反於身也。
孟子所謂「身不行道,不行於妻子」也。
【本義】:謂非作威也,反身自治,則人畏服之矣。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