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復卦-順時善動

24 復地雷復
復,亨。出入無疾,朋来無咎。反復其道,七日来復。利有攸往。

【程傳】:「復亨」,既復,則亨也。陽気復生於下,漸亨盛而生育萬物;
君子之道既復,則漸以亨通,澤於天下,故復則有亨盛之理也。
「出入無疾」,出入謂生長。復生於内,入也;長進於外,出也。先云「出」,語順耳。
陽生非自外也,来於内,故謂之入。
物之始生,其気至微,故多屯艱;陽之始生,其気至微,故多摧折。
春陽之発,為陰寒所折,観草木於朝暮則可見矣。
「出入無疾」,謂微陽生長無害之者也,既無害之,而其類漸進而来,則将亨盛,故無咎也。
所謂咎,在気則為差忒;在君子[之道]則為抑塞,不得盡其理。
陽之當復,雖使有疾之,固不能止其復也,但為阻礙耳。
而卦之才有無疾之義,乃復道之善也。
一陽始生至微,固未能勝群陰而発生萬物,必待諸陽之来,然後能成生物之功而無差忒,
以朋来而無咎也。
三陽,子丑寅之気。生成萬物,衆陽之功也。
若君子之道既消而復,豈能便勝於小人,必待其朋類漸盛,則能協力以勝之也。
「反復其道,七日来復」,謂消長之道,反復迭至,陽之消,至七日而来復。
,陽之始消也,七変而成復,故云七日,謂七更也。
《臨》云「八月有凶」,謂陽長至於陰長,歷八月也。
陽進則陰退,君子道長則小人道消,故利有攸往也。
本義】:復,陽復生於下也。剝盡則為純坤,十月之卦,而陽気已生於下矣。
積之踰月,然後一陽之體始成而来復,故十有一月,其卦為復。
以其陽既往而復反,故有亨道。又内震外坤,有陽動於下而以順上行之象,
故其占又為己之出入,既得無疾,朋類之来,亦得無咎。
又,自五月姤卦一陰始生,至此七爻而一陽来復,乃天運之自然。
故其占又為反復其道,至於七日,當得来復。
又以剛德方長,故其占又為利有攸往也。
「反復其道」,往而復来,来而復往之意。「七日」者,所占来復之期也。
《彖》曰: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無疾,朋来無咎。
【程傳】:「復亨」,謂剛反而亨也。陽剛消極而来反,既来反,則漸長盛而亨通矣。
「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無疾,朋来無咎」,以卦才,言其所以然也。
下動而上順,是動而以順行也。陽剛反而順動,是以得出入無疾,
朋来而無咎也,朋之来亦順動也。
反復其道,七日来復,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程傳】:其道反復往来,迭消迭息也。
七日而来復者,天地之運行如是也,消長相因,天之理也。
陽剛君子之道長,故利有攸往。一陽復於下,乃天地生物之心也。
先儒皆以静為見天地之心,蓋不知動之端乃天地之心也。非知道者,孰能識之。
《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関,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程傳】:雷者陰陽相薄而成聲,當陽之微未能発也,雷在地中,陽始復之時也。
陽始生於下而甚微,安静而後能長。
先王順天道,當至日陽之始生,安静以養之,故閉関使商旅不得行,人君不省視四方,
観復之象而順天道也。在一人之身亦然,當安静以養其陽。
本義】:安静以養微陽也。《月令》:「是月齋戒掩身,以待陰陽之所定」。
【集説】:先王謂古先哲王,后謂時王,或謂后乃継體守成之君,言先王而又言后,
所以別於先王也。至日閉関,乃先王之遺法,至日不省方,後王遵先王之遺意也。
閉関象坤之闔戸,商旅象坤之衆震為大塗,商旅所行之路。
坤為迷,不行之象也;坤為地,方之象也。
復十一月之卦,是時天気正寒,而井泉初温,陽気在下故也。
先王以至日閉関而不通往来,故商旅於至日不行;
后於至日不省方,蓋安静以養其稚陽之気,不敢先時而動。
夫震陽初復於坤地之下,其気至微,唯安静而後能長,是宜愛護以養之,未可労動,
人或動而泄之,是争天地之先而分奪其気也。
初九,不遠復,無祇悔,元吉。
【程傳】:復者,陽反来復也。陽,君子之道,故復為反害之義。
初,剛陽来復,処卦之初,復之最先者也,是不遠而復也。
失而後有復,不失則何復之有?惟失之不遠而復,則不至於悔,大善而吉也。
「祇」,宜音。祇,抵也。《玉篇》云:「適也」。義亦同。「無祇悔」,不至於悔也。
坎卦九五曰:「祇既平,無咎」,謂至既平也。
顔子無形顕之過。夫子謂其庶幾,乃無祇悔也。
過既未形而改,何悔之有?既未能「不勉而中,所欲不踰矩」,是有過也。
然其明而剛,故一有不善未嘗不知,既知未嘗不遽改,故不至於悔,乃不遠復也。
本義】:一陽復生於下,復之主也。「祗」,抵也。
又居事初,失之未遠,能復於善,不抵於悔,大善而吉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集説】:初居震動之始,方動即復,是不遠而復,復之最先者也。故不至於悔而元吉。
《象》曰:不遠之復,以修身也。
【程傳】:不遠而復者,君子所以修其身之道也。
学問之道無他也,唯其知不善,則速改以從善而已。
【集註】:復則人欲去而天理還,修身之要,何以加此。
六二,休復,吉。
【程傳】:二雖陰爻,処中正而切比於初,志從於陽,能下仁也,復之休美者也。
復者,復於禮也,復禮則為仁。初陽復,復於仁也。二比而下之,所以美而吉也。
【本義】:柔順中正,近於初九而能下之,復之休美,吉之道也。
【集説】:向来陰皆往而剥陽,今則返而從陽,是復善也。
《象》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程傳】:為復之休美而吉者,以其能下仁也。仁者,天下之公,善之本也。
初復於仁,二能親而下之,是以吉也。
【集説】:仁指初九。下仁,下附初九也。
仁者心之徳,善之本,初九修身而反本復善,可以為仁矣。二之吉,蓋以親近初九而吉也。
六三,頻復,厲無咎。
【程傳】:三以陰躁,処動之極,復之頻数而不能固者也。復貴安固,頻復頻失,不安於復也。
復善而屢失,危之道也。聖人開遷善之道,與其復而危其屢失,故云「厲,無咎」。
不可以頻失而戒其復也。頻失則為危。屢復,何咎?過在失而不在復也。
【本義】:以陰居陽,不中不正,又処動極,復而不固,屢失屢復之象。
屢失故危,復則無咎,故其占又如此。
《象》曰:頻復之厲,義無咎也。
【程傳】:頻復頻失雖為危厲,然復善之義則無咎矣。     揆:度也。
【集註】:頻復而又頻失,雖不免於厲,然能改過,是能補過矣,揆之於義,故無咎。
六四,中行独復。
【程傳】:此爻之義,最宜詳玩。
四行群陰之中而独能復,自処於正,下応於陽剛,其志可謂善矣。
不言吉凶者,蓋四以柔居群陰之間,初方甚微不足以相援,無可済之理,
故聖人但称其能独復,而不欲言其独從道而必凶也。
曰:然則不言無咎,何也?
曰:以陰居陰,柔弱之甚,雖有從陽之志,終不克済,非無咎也。
本義】:四処群陰之中而独與初応,為與衆俱行而独能從善之象。
當此之時,陽気甚微,未足以有為,故不言吉。然理所當然,吉凶非所論也。
董子曰:「仁人者,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於剥之六三及此爻見之。
【集註】:曰独復,則與休者等矣,蓋二比而四応也。
《象》曰:中行独復,以從道也。
【程傳】:称其独復者,以其從陽剛君子之善道也。
【集註】: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與道皆修身之事。二比而近,故曰仁;四応而遠,故曰道。
六五,敦復,無悔。
【程傳】:六五以中順之德処君位,能敦篤於復善者也,故無悔。雖本善,戒亦在其中矣。
陽復方微之時,以柔居尊,下復無助,未能致亨吉也,能無悔而已。
【本義】:以中順居尊,而當復之時,敦復之象,無悔之道也。
侯果曰:坤爲厚載,故曰敦復。
《象》曰:敦復,無悔,中以自考也。
【正義】:以其処中,能自考成其身,故無悔也。
【程傳】:以中道自成也。五以陰居尊処中而體順,能敦篤其志,以中道自成則可以無悔也。
自成,謂成其中順之德。 
【本義】:「考」,成也。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国君凶,至於十年不克征。
【程傳】:以陰柔居復之終,終迷不復者也,迷而不復,其凶可知。
「有災眚」,災,天災,自外来;眚,己過,由自作。
既迷不復善,在己則動皆過失,災禍亦自外而至,蓋所招也。
迷道不復,無施而可用。以行師終有大敗,以之為国則君之凶也。
十年者,数之終。「至於十年不克征」,謂終不能行。既迷於道,何時而可行也?
本義】:以陰柔居復終,終迷不復之象,凶之道也。故其占如此。「以」,猶及也。
【集註】:坤為迷,迷之象也。迷復者,迷其復而不知復也。坤本先迷,今居其極,則迷之甚矣。
坤為衆,師之象也。変艮,大象離,離為戈兵衆人以戈兵震動行師之象也国者坤之象也。
《象》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程傳】:復則合道,既迷於復,與道相反也,其凶可知。
「以其国君凶」,謂其反君道也。人君居上而治衆,當從天下之善,乃迷於復,反君之道也。
非止人君,凡人迷於復者,皆反道而凶也。
【集註】:反君道者,反其五之君道也。
六五有中德,敦復無悔,六居坤土之極,又無中順之德,所以反君道而凶。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