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観卦-人己同観

20 観風地観
観,盥而不薦,有孚顒若。

【程傳】:予聞之胡翼之先生曰:「君子居上為天下之表儀,必極其荘敬,則下観仰而化也。
故為天下之観,當如宗廟之祭始盥之時,不可如既薦之後,則下民盡其至誠,顒然瞻仰之矣」。
「盥guàn」,謂祭祀之始,盥手酌鬱鬯於地,求神之時也。「薦」,謂献腥献熟之時也。
盥者事之始,人心方盡其精誠,厳粛之至也。
至既薦之後,禮数繁縟,則人心散而精一不若始盥之時矣。
居上者,正其表儀以為下民之観,當荘厳如始盥之初,勿使誠意少散如既薦之後,
則天下之人莫不盡孚誠,顒然若瞻仰之矣。「顒yóng」,仰望也。
本義】:観者,有以中正示人而為人所仰也。
九五居上,四陰仰之,又内順外巽,而九五以中正示天下,所以為観。
「盥」,将祭而潔手也。「薦」,奉酒食以祭也。「顒然」,尊敬之貌。
言致其潔清而不輕自用,則其孚信在中而顒然可仰。戒占者當如是也。
或曰:「有孚顒若」,謂在下之人,信而仰之也。
此卦四陰長而二陽消,正為八月之卦,而名卦繋辞,更取他義,亦扶陽抑陰之意。
《彖》曰:大観在上,順而巽,中正以観天下。
【程傳】:五居尊位,以剛陽中正之德為下所観,其德甚大,故曰「大観在上」。
下坤而上巽,是能順而巽也。五居中正,以巽順中正之德為観於天下也。
,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観而化也。
【程傳】:為観之道,厳敬如始盥之時,則下民至誠瞻仰而從化也。
「不薦」,謂不使誠意少散也。
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正義】:神道者,微妙無方,理不可知,目不可見,不知所以然而然,謂之神道,
而四時之節気見矣。天既不言而行,不為而成,聖人法則天之神道,唯身自行善,
垂化於人,不假言語教戒,不須威刑恐逼,在下自然観化服從,故云天下服矣。
程傳】:天道至神,故曰「神道」。観天之運行,四時無有差忒,則見其神妙。
聖人見天道之神,體神道以設教,故天下莫不服也。
夫天道至神,故運行四時,化育萬物,無有差忒。
至神之道莫可名言,惟聖人默契,體其妙用,設為政教。    涵泳:浸潤、沈浸。
故天下之人涵泳其德而不知其功,鼓舞其化而莫測其用,自然仰観而戴服。
故曰「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本義】:極言観之道也。四時不忒,天之所以為観也。神道設教,聖人之所以為観也。
《象》曰:風行地上,観,先王以省方観民設教。
【程傳】:風行地上,周及庶物,為由歴周覽之象,故先王體之為省方之禮,
以観民俗而設政教也。天子巡省四方,観視民俗,設為政教,如奢則約之以儉,
儉則示之以禮是也。「省方」,観民也。「設教」,為民観也。
本義】:省方以観民,設教以為観。
【集註】:坤為方,方之象。巽以申命,設教之象。
初六,童観,小人無咎,君子吝。
【程傳】:六以陰柔之質,居遠於陽,是以[一作其]観見者浅近如童稚然,故曰「童観」。
陽剛中正在上,賢聖之君也。
近之,則見其道德之盛,所観深遠,初乃遠之,所見不明,如童蒙之観也。
小人下民也,所見昏浅,不能識君子之道,乃常分也,不足謂之過咎。
若君子而如是,則可鄙吝也。
本義】:卦以観示為義,據九五為主也;爻以観瞻為義,皆観乎九五也。
初六,陰柔在下,不能遠見,童観之象。小人之道,君子之羞也。
故其占在小人則無咎,君子得之則可羞矣。
【集註】:中爻艮為少男,童之象也。初居陽,亦童之象。故二居陰,取女之象。
小人者,下民也。本卦陰取下民,陽取君子。
《象》曰:初六童観,小人道也。
【程傳】:所観不明如童稚,乃小人之分,故曰小人道也。
【集註】:不能観国之光,小人之道,自是如此。
六二,窺観,利女貞。
注云:居内得位,柔順寡見,故曰利女貞,婦人之道也。
程傳】:二応於五,観於五也。五剛陽中正之道,非二陰暗柔弱所能観見也,故但如窺覘
之観,雖少見而不能甚[一作盡]明也。二既不能明見剛陽中正之道,則利如女子之貞,
雖見之不能甚明,而能順從者,女子之道也,在女子為貞也。
二既不能明見九五之道,能如女子之順從,則不失中正,乃為利也。
本義】:陰柔居内而観乎外,窺観之象,女子之正也。故其占如此。丈夫得之,則非所利矣。
【集説】:六二以陰柔之小居内,猶女子処閨門之中,所見不明。
雖與九五正応,而隔三四,則其観五也不過竊而観之耳,蓋無異於鑽穴隙而相窺也,
是豈女子之所宜,故戒之曰:窺観,利女貞。        豈:其。
【集註】:中爻艮,門之象也。二本與五相応,但二之前即門,所以窺観。
《象》曰:窺観女貞,亦可醜也。
【程傳】:君子不能観見剛陽中正之大道,而僅窺覘其彷彿,雖能順從,
乃同女子之貞,亦可羞醜也。
【本義】:在丈夫則為醜也。
六三,観我生,進退。
注云:居下體之極,処二卦之際,近不比尊,遠不童観,観風者也。
居此時也,可以観我生進退也。
程傳】:三居非其位,処順之極,能順時以進退者也。若居當其位,則無進退之義也。
「観我生」,我之所生,謂動作施為出於己者。
観其所生而隨宜進退,所以処雖非正,而未至失道也。
隨時進退,求不失道,故無悔咎[一作吝],以能順也。
本義】:「我生」,我之所行也。
六三居下之上,可進可退,故不観九五而独観己所行之通塞,以為進退。占者宜自審也。
【集註】:為進退為不果者,巽也。巽有進退之象,故曰観我生進退。
《象》曰:観我生,進退,未失道也。
注云:処進退之時,以観進退之幾,未失道也。
【程傳】:観己之生而進退以順乎宜,故未至於失道也。
六四,観国之光,利用賓於王。
【程傳】:観莫明於近。五以剛陽中正居尊位,聖賢之君也,四切近之,観見其道,
故云「観国之光」,観見国之盛德光輝也。
不指君之身而云国者,在人君而言,豈止観其行一身乎?
當観天下之政化,則人君之道德可見矣。
四雖陰柔,而巽體居正,切近於五,観見而能順從者也。
「利用賓於王」,夫聖明在上,則懷抱才德之人,皆願進於朝廷,輔載之以康済天下。
四既観見人君之德,国家之治,光華盛美,所宜賓於王朝,效其智力,上輔於君,
以施澤天下,故云「利用賓於王」也。
古者有賢德之人,則人君賓禮之,故士之仕進於王朝,則謂之賓。
【本義】:六四,最近於五,故有此象。其占為利於朝覲仕進也。
《象》曰:観国之光,尚賓也。
【程傳】:君子懷負才業,志在乎兼善天下,然有卷懷自守者,蓋時無明君,莫能用其道,
不得已也,豈君子之志哉。故《孟子》曰:「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楽之」。
既観見国之盛德光華,古人所謂非常之遇也,所以志願登進王朝,以行其道,
故云「観国之光,尚賓也」。「尚」,謂志尚,其志意願慕賓於王朝也。
九五,観我生,君子無咎。
【程傳】:九五居人君之位,時之治乱,俗之美悪,繋乎己而已。
観己之生,若天下之俗皆君子矣,則是已之所為政化善也,乃無咎矣。
若天下之俗未合君子之道,則是己之所為政治未善,不能免於咎也。
本義】:九五,陽剛中正,以居尊位,其下四陰,仰而観之,君子之象也。
故戒居此位得此占者,當観己所行,必其陽剛中正亦如是焉,則得無咎也。
《象》曰:観我生,観民也。
注云:欲察已道,當観民也。
【程傳】:「我生」,出於己者。人君欲観己之施為善否,當観於民。民俗善則政化善也。
【本義】:此夫子以義言之,明人君観己所行,不但一身之得失,又當観民德之善否,
以自省察也。
上九,観其生,君子無咎。
【程傳】:上九以陽剛之德処於上,為下之所観而不當位,是賢人君子不在於位而
道德為天下所観仰者也。「観其生」,観其所生也,謂出於己者,德業行義也。
既為天下所観仰,故自観其所生,若皆君子矣,則無過咎也。
苟未君子,則何以使人観仰矜式,是其咎也。      矜,敬也;式,法也。
【本義】:上九陽剛,居尊位之上,雖不當事任,而亦為下所観,故其戒辞略與五同。
但以我為其,小有主賓之異耳。
《象》曰:観其生,志未平也。
【程傳】:雖不在位,然以人観其德,用為儀法,故當自慎省,観其所生,常不失於君子,
則人不失所望而化之矣。不可以不在於位,故安然放意無所事也,是其志意未得安也。
故云:志未平也。「平」,謂安寧也。
本義】:「志未平」,言雖不得位,未可忘戒懼也。
【集説】:観之時,四陰盛長,二陽漸消,生意如此,君子蓋深為之憂,而其志未安,
故曰「観我生,志未平也」。或謂上九観九五之生,而其志憤然不平,則又過矣。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