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豫卦-楽極哀生

16 豫雷地豫
豫,利建侯行師。

【正義】:謂之豫者,取逸豫之義,以和順而動,動不違衆,衆皆説豫,故謂之豫也。
動而衆説,故可利建侯也。以順而動,不加無罪,故可以行師也。
無四德者,以逸豫之事不可以常行,時有所為也。縱恣寬暇之事不可長行以經邦訓俗,
故無元亨也。逸豫非幹正之道,故不云利貞也。
【程傳】:豫,順而動也。豫之義,所利在於建侯行師。
夫建侯樹屏,所以共安天下。諸侯和順則萬民悅服,兵師之興,衆心和悅則順從而有功,
故悅豫之道,利於建侯行師也。
上動而下順,諸侯從王師,衆順令之象。君萬邦,聚大衆,非和悅不能使之服從也。
本義】:豫,和楽也,人心和楽以応其上也。九四一陽,上下応之,其志得行,
又以坤遇震,為順以動,故其卦為豫,而其占利以立君用師也。
【集説】:豫之主爻在四,四震體,震為長子,是宜立之為君,故其象為建侯。
四互坎險,以一陽統衆陰,故其象為行師。
【集註】:震長子主器震驚百里,建侯之象。中爻坎陷一陽統衆陰,行師之象。
有震無坤,則言建侯,有坤無震,則言行師,此震坤合故兼言也。
《彖》曰:豫,剛応而志行,順以動,豫。
【正義】:剛謂九四也;応謂初六也。既陰陽相応,故志行也。此就爻明豫義。
順以動,坤在下,是順也。震在上,是動也。以順而動,故豫也。此以上下二象明豫義也。
程傳】:「剛応」,謂四為群陰所応,剛得衆応也。
「志行」,謂陽志上行,動而上下順從,其志得行也。
「順以動豫」,震動而坤順,為動而順理,順理而動,又為動而衆順,所以豫也。
【集説】:天下之事,逆理而動者往往心労而事艱,唯以順而動,不悖於理,則從容不迫,
而此心安和悅楽,故曰「順以動,豫」。
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
【程傳】:以豫順而動,則天地如之而弗違,況建侯行師,豈有不順乎?
天地之道,萬物之理,唯至順而已。大人所以先天後天而不違者,亦順乎理而已。
【集説】:夫豫之所以為豫者,順理而動也,順理而動,雖天地亦然,豈独人事為然,
故曰「豫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
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聖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
【正義】:若天地以順而動,則日月不有過差,依其晷度,四時不有忒変,寒暑以時。
聖人能以理順而動,則不赦有罪,不濫無辜,故刑罰清也。刑罰當理,故人服也。
程傳】:復詳言順動之道。天地之運,以其順動,所以日月之度不過差,四時之行不愆忒;
聖人以順動,故經正而民興於善,刑罰清簡而萬民服也。
【集註】:天地以順動者,順其自然之気;聖人以順動者,順其當然之理。
之時義大矣哉。
【程傳】:既言豫順之道矣,然其旨味淵永,言盡而意有餘也,故復讚之云:「豫之時義大矣哉!」
欲人研味其理,優柔涵泳而識之也。「時義」,謂豫之時義。
諸卦之時與義用大者,皆讚其大矣哉,豫以下十一卦是也。
豫、言「時義」,言「時用」,大過言「時」,各以其大者也。
平菴項氏曰:豫隨姤旅皆若,浅事而有深義,故曰「時義大矣哉」,欲人之思之也。坎之險難,
睽之乖異,蹇之跋涉,皆非美事,有時或用之,故曰「時用大矣哉」,欲人之別之也。
頤大過解革,皆大事,故「曰時大矣哉」,欲人之謹之也。
《象》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楽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
【正義】:此応云「雷出地上」,乃云「雷出地奮豫」者,雷是陽気之聲,奮是震動之状。
雷既出地,震動萬物,被陽気而生,各皆逸豫,故云「雷出地奮,豫」也。
「先王以作楽崇德」者,雷是鼓動,故先王法此鼓動而作楽,崇盛德業,楽以発揚盛德故也。
「殷薦之上帝」者,用此殷盛之楽,薦祭上帝也,象雷出地而向天也。
「以配祖考」者,謂以祖考配上帝。
《孝經》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也。
程傳】:雷者,陽気奮発,陰陽相薄而成聲也。陽始潜閉地中,及其動則出地奮震也。
始閉鬱,及奮発則通暢和豫,故為豫也。
坤順震発,和順積中而発於聲,楽之象也。先王観雷出地而奮,和暢発於聲之象,
作聲楽以褒崇功德,其殷盛至於薦之上帝,推配之以祖考。
「殷」,盛也。禮有殷奠,謂盛也。薦上帝,配祖考,盛之至也。
本義】:雷出地奮,和之至也。先王作楽,既象其聲,又取其義。「殷」,盛也。
【集説】:《楽記》云:楽者,天地之和也。又云:楽者所以象徳,豫之象。
【集註】:卦中爻坎為楽律,楽之象,五陰而崇一陽德,崇德之象。
帝出於震,上帝之象,中爻艮為門闕坎為隠伏,宗廟祖宗之象。
初六,鳴豫,凶。
【正義】:鳴豫者,処豫之初,而独得応於四,逸豫之甚,是聲鳴於豫。
但逸楽之極,過則淫荒。独得於楽,所以凶也。
程傳】:初六以陰柔居下,四豫之主也而応之,是不中正之小人,処豫而為上所寵,
其志意満極,不勝其豫,至発於聲音,軽浅如是,必至於凶也。「鳴」,発於聲也。
本義】:陰柔小人,上有強援,得時主事,故不勝其豫而以自鳴,凶之道也。故其占如此。
卦之得名,本為和楽,然卦辞為衆楽之義,爻辞除九四與卦同外,皆為自楽,所以有吉凶之異。
《象》曰:初六鳴豫,志窮凶也。
【正義】:此釋鳴豫之義。而初時鳴豫,後則楽志窮盡,故為凶也。
【程傳】:云初六,謂其以陰柔処下而志意窮極,不勝其豫,至於鳴也,必驕肆而致凶矣。
【本義】:「窮」,謂満極。
六二,介於石,不終日,貞吉。
【正義】:「介於石」者,得位履中,安夫貞正,不苟求逸豫,上交不諂,下交不瀆,
知幾事之初始,明禍福之所生,不苟求逸豫,守志耿介似於石。
然見幾之速,不待終竟一日,去悪修善,恒守正得吉也。 耿介:執節守度、不枉傾也。
程傳】:逸豫之道,放則失正,故豫之諸爻多不得正,才與時合也。
唯六二一爻処中正,又無応,為自守之象。
當豫之時,独能以中正自守,可謂特立之操,是其節介如石之堅也。「介於石」,其介如石也。
人之於豫楽,心悅之,故遅遅遂至於耽戀不能已也。
二以中正自守,其介如石,其去之速,不俟終日,故貞正而吉也。
処豫不可安且久也,久則溺矣。如二,可謂見幾而作者也。
夫子因二之見幾,而極言知幾之道曰: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其知幾乎!
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易》曰「介於石,不終日,貞吉」。
介如石焉,寧用終日,断可識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剛,萬夫之望。
夫見事之幾微者,其神妙矣乎!君子上交不至於諂,下交不至於瀆者,蓋知幾也。
不知幾,則至於過而不已。
交於上以恭巽,故過則為諂;交於下以和易,故過則為瀆。君子見於幾微,故不至於過也。
所謂幾者,始動之微也,吉凶之端可先見而未著者也。独言吉者,見之於先,豈復至有凶也?
君子明哲,見事之幾微,故能其介如石,其守既堅,則不惑而明,見幾而動,豈俟終日也?
「断」,別也。其判別可見矣。微與彰,柔與剛,相対者也。
君子見微則知彰矣,見柔則知剛矣,知幾如是,衆所仰也,故讚之曰「萬夫之望」。
本義】:豫雖主楽,然易以溺人,溺則反而憂矣。
卦独此爻中而得正,是上下皆溺於豫而独能以中正自守,其介如石也。
其德安静而堅確,故其思慮明審,不俟終日而見凡事之幾微也。
《大学》曰:「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意正如此。占者如是,則正而吉矣。
【集説】:「介於石」,素有定見也。「不終日」,知幾之速也。
【集註】:中爻艮石之象也。不終日者,不溺於豫,見幾而作,不待其日之晩也。
《象》曰:不終日,貞吉,以中正也。
【正義】:此釋貞吉之義,所以見其悪事,即能離去,不待終日守正吉者,
以此六二居中守正,順不苟從,豫不違中,故不須待其一日,終守貞吉也。
【程傳】:能不終日而貞且吉者,以有中正之德也。中正故其守堅而能辨之早,去之速。
爻言六二処豫之道,為教之意深矣。
六三,盱豫,悔。遅有悔。
【程傳】:六三陰而居陽,不中不正之人也。以不中正而処豫,動皆有悔。
盱(xū),上視也。上瞻望於四,則以不中正不為四所取,故有悔也。
四,豫之主,與之切近,苟遅遅而不前,則見棄絶,亦有悔也。
蓋処身不正,進退皆有悔吝。當如之何?在正身而已。
君子処己有道,以禮制心,雖処豫時,不失中正,故無悔也。
本義】:陰不中正而近於四,四為卦主,故六三上視於四而下溺於豫,宜有悔者也。
故其象如此,而其占為事當速悔。若悔之遅,則必有悔也。
【集註】:盱目以為豫者,九四當権,三與親比,幸其権勢之足憑,而自縱其所欲也。
盱與介相反,遅與不終日相反。二中正,三不中正故也。
《象》曰:盱豫有悔,位不當也。
【程傳】:自処不當,失中正也,是以進退有悔。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注云:処豫之時,居動之始,独體陽爻,衆陰所從,莫不由之以得其豫,曰「由豫,大有得」也。
夫不信於物,物亦疑焉,故勿疑則朋合疾也。盍(hé),合也。簪(zān),疾也。
程傳】:豫之所以為豫者,由九四也,為動之主,動而衆陰悅順,為豫之義。
四,大臣之位,六五之君順從之,以陽剛而任上之事,豫之所由也,故云「由豫」。
「大有得」,言得大行其志,以致天下之豫也。
「勿疑,朋盍簪」者、四居大臣之位,承柔弱之君而當天下之任,危疑之地也。
独當上之倚任而下無同德之助,所以疑也。唯當盡其至誠,勿有疑慮,則朋類自當盍聚。
夫欲上下之信,唯至誠而已。苟盡其至誠,則何患乎其無助也?
「簪」,聚也。簪之名簪,取聚髮也。或曰:卦唯一陽,安得同德之助?
曰:居上位而至誠求助,理必得之。姤之九五曰「有隕自天」是也。
四以陽剛,迫近君位,而専主乎豫,聖人宜為之戒,而不然者,豫和順之道也,
由和順之道,不失為臣之正也。
如此而専主於豫,乃是任天下之事而致時於豫者也,故唯戒以至誠勿疑。
本義】:九四,卦之所由以為豫者也。故其象如此,而其占為大有得。
然又當至誠不疑,則朋類合而從之矣。故又因而戒之。「簪」,聚也,又速也。
【集註】:四多疑懼,故曰疑。又中爻坎,亦為狐疑。勿疑者,中爻艮止,止而不疑之象也。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程傳】:由己而致天下於楽豫,故為大有得,謂其志得大行也。
六五,貞疾,恒不死。
【正義】:四以剛動為豫之主,専権執制,非合己所乘,故不敢與四争権。而又居中処尊,
未可得亡滅之,是以必常至於貞疾,恒得不死而已。         貞疾:常疾、痼疾。
程傳】:六五以陰柔居君位,當豫之時,沈溺於豫,不能自立者也。
権之所主,衆之所帰,皆在於四。
四之陽剛得衆,非耽惑柔弱之君所能制也,乃柔弱不能自立之君,受制於専権之臣也。
居得君位,貞也,受制於下,有疾苦也。
六居尊位,権雖失而位未亡也,故云「貞疾,恒不死」。
言貞而有疾,常疾而不死,如漢、魏末世之君也。
人君致危亡之道非一,而以豫為多。
在四不言失正,而於五乃見其強逼者,四本無失,故於四言大臣任天下之事之義,
於五則言柔弱居尊,不能自立,威権去己之義,各據爻以取義,故不同也。
若五不失君道,而四主於豫,乃是任得其人,安享其功,如太甲成王也。
》亦以陰居尊位,二以陽為蒙之主,然彼吉而此疾者,時不同也。
童蒙而資之於人,宜也;耽豫而失之於人,危亡之道也。
故蒙相応,則倚任者也;豫相逼,則失権者也。又上下之心専帰於四也。
本義】:當豫之時,以柔居尊,沈溺於豫,又乘九四之剛,衆不附而処勢危故為貞疾之象。
然以其得中,故又為恒不死之象。即象而観,占在其中矣。
【集註】:周室衰微,此爻近之。中爻為坎,坎為心病,疾之象也。
《象》曰:六五貞疾,乘剛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程傳】:貞而疾,由乘剛,為剛所逼也。恒不死,中之尊位未亡也。
【集註】:雖乘四,為剛所逼,然柔而得中,猶存虚位不死。 
上六,冥豫。成有渝,無咎。
【程傳】:上六陰柔,非有中正之德,以陰居上,不正也。
而當豫極之時,以君子居斯時,亦當戒懼,況陰柔乎?乃耽肆於豫,昏迷不知反者也。
在豫之終,故為昏冥已成也。若能有渝変,則可以無咎矣。在豫之終,有変之義。
人之失,苟能自変,皆可以無咎,故冥豫雖已成,能変則善也。
聖人発此義,所以勸遷善也,故更不言冥之凶,専言渝之無咎。
本義】:以陰柔居豫極,為昏冥於豫之象。以其動體,故又為其事雖成而能有渝之象。
戒占者如是,則能補過而無咎,所以廣遷善之門也。
【集註】:以動體変剛成離,則前之冥冥者今反昭昭矣,故又為其事雖成,然楽極哀生,
不免有悔心之萌,而能改変之象。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長也?
【程傳】:昏冥於豫,至於終極,災咎行及矣。其可長然乎?當速渝也。
【集註】:豫已極矣,宜當速改,何可長溺於豫而不返也。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