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升卦-順時而升

46 升地風升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正義】:升,卦名也。升者,登上之義,升而得大通,故曰「升,元亨」也。
升者,登也。陽爻不當尊位,無剛厳之正,則未免於憂,故用見大德之人,
然後乃得無憂恤,故曰「用見大人,勿恤」。
「南征吉」者,非直須見大德之人,復宜適明陽之地。若以陰之陰,彌足其闇也。
南是明陽之方,故云南征吉也。         非直:不但/不僅。 彌:更加。
【程傳】:「升」者進而上也。升進則有亨義,而以卦才之善,故「元亨」也。
用此道以見大人,不假憂恤,前進則吉也。「南征」,前進也。   不假:不需要。
本義】:升,進而上也。卦自《》来,柔上居四,内巽外順,九二剛中而五応之,
是以其占如此。「南征」,前進也。
【集註】:不曰利見而曰用見者,九二雖大人,乃臣位,六五之君欲用九二,則見之也。
勿恤者,本卦大象坎,有憂恤之象,故教之以勿恤。
南征吉者,文王円図,巽東南之卦,過離而至坤,是巽升於坤,故南征吉。
《彖》曰: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応,是以大亨。
【正義】:升之為義,自下升高,故就六五居尊,以釋名升之意。
六五以陰柔之質,超升貴位,若不得時,則不能升耳,故曰「柔以時升」也。
「巽而順,剛中而応,是以大亨」者,此就二體及九二之爻,釋元亨之德也。
純柔則不能自升,剛亢則物所不從。卦體既巽且順,爻又剛中而応於五,
有此衆德,故得元亨。
程傳】:以二體言。「柔升」,謂坤上行也。
巽既體卑而就下,坤乃順時而上,升以時也,謂時當升也。
柔既上而成升,則下巽而上順,以巽順之道升,可謂時矣。
二以剛中之道応於五,五以中順之德応於二,能巽而順,其升以時,是以元亨也。
《彖》文誤作「大亨」,解在大有卦。
【集註】:柔者坤土也,柔本不能升,故以時升,所以名升。
内巽外順,則心不躁妄,行不悖理。又我有剛中之德,而六五以順応之,豈不能升,所以元亨。
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
【正義】:以大通之德,用見大人,不憂否塞,必致慶善,故曰有慶也。
「南征吉,志行」者,之於闇昧,則非其本志。今以柔順而升大明,其志得行也。
程傳】:凡《升》之道,必由大人。升於位則由王公,升於道則由聖賢。
用巽順剛中之道以見大人,必遂其升。「勿恤」,不憂其不遂也。
遂其升,則己之福慶,而福慶及物也。
「南」,人之所向。「南征」,謂前進也。前進則遂其升而得行其志,是以「吉」也。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正義】:「地中生木,升」者,地中生木,始於細微,以至高大,故為升象也。
「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者,地中生木,始於毫末,終至合抱。
君子象之,以順行其德,積其小善,以成大名,故《繋辞》云「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是也。
程傳】:木生地中,長而上升,為《升》之象。
君子観《升》之象,以順修其德,積累微小以至高大也。
順則可進,逆乃退也。萬物之進,皆以順道也。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学業之充実,道德之崇高,皆由積累而至。
積小,所以成高大,《升》之義也。
本義】:王肅本「順」作「慎」。今按他書引此,亦多作「慎」,意猶明白,蓋古字通用也。
【集註】:本卦以坤土生木而得名,故曰「君子以順德」,坤順之德,即敬以直内,義以方外也。
積者,日積月累,如地中生木,不覚其高大也。巽為高,高之象也。
平菴項氏曰:順,坤德也;積小以高大,巽也。
坤為順巽為高,物之高必以積,其所積必以順,非順不可積,非積不能高也。
初六,允升,大吉。
【程傳】:初以柔居巽體之下,又巽之主,上承於九二之剛,巽之至者也。
二以剛中之德,上応於君,當升之任者也。
「允yǔn」者,信從也。初之柔巽,唯信從於二,信二而從之同升,乃「大吉」也。
二以德言則剛中,以力言則當任。初之陰柔又無応援,不能自升,從於剛中之賢以進,
是由剛中之道也,吉孰大焉。
【本義】:初以柔順居下,巽之主也。當升之時,巽於二陽,占者如之,則信能升而大吉矣。
《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正義】:上謂二、三也,與之合志俱升,乃得大吉也。
【程傳】:與在上者,合志同升也,「上」謂九二。
從二而升,乃與二同志也,能信從剛中之賢,所以「大吉」。
九二,孚乃利用禴,無咎。
【程傳】:二陽剛而在下,五陰柔而居上。夫以剛而事柔,以陽而從陰,雖有時而然,非順道也。
以暗而臨明,以剛而事弱,若黽勉於事勢,非誠服也。    黽勉mǐn miǎn:勉強。
上下之交不以誠,其可久乎?其可以有為乎?
五雖陰柔,然居尊位;二雖剛陽,事上者也,當内存至誠,不假文飾於外,誠積於中,
則自不事外飾,故曰「利用禴」,謂尚誠敬也。
自古剛強之臣,事柔弱之君,未有不為矯飾者也。「禴」,祭之簡質者也。
云「孚乃」,謂既孚,乃宜不用文飾,専以其誠感通於上也。如是則得「無咎」。
以剛強之臣而事柔弱之君,又當升之時,非誠意相交,其能免於咎乎?
【本義】:義見《萃》卦六二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程傳】:二能以孚誠事上,則不唯為臣之道無咎而已,可以行剛中之道,澤及天下,
是「有喜也」。
凡《象》言「有慶」者,如是則有慶福及於物也;言「有喜」者,事既善而又有可喜也。
如大畜「童牛之牿,元吉」,象云「有喜」。蓋牿於童則易,又免強制之難,是有可喜也。
九三,升虚邑。
【正義】:九三履得其位,升於上六,上六體是陰柔,不距於己,若升空虚之邑也。
【程傳】:三以陽剛之才,正而且巽,上皆順之,復有援応,以是而升,如入無人之邑,孰禦哉。
本義】:陽実陰虚,而坤有国邑之象
九三,以陽剛當升時,而進臨於坤,故其象占如此。
【集説】:三與上応,而坤之順在前,更無阻礙,則其升也如入無人之境,
故曰升虚邑,言至易也。
《象》曰:升虚邑,無所疑也。
【正義】:「無所疑」者,往必得邑,何所疑乎?
【程傳】:入無人之邑,其進無疑阻也。
【集説】:在上三陰皆順之,何疑之有?
六四,王用亨於岐山,吉,無咎。
【正義】:六四処升之際,下體三爻,皆来上升,可納而不可距,事同文王岐山之会,
故曰「王用亨於岐山也」。
「吉無咎」者,若能納而不距,順物之情,則得吉而無咎,故曰「吉無咎」也。
程傳】:四柔順之才,上順君之升,下順下之進,己則止其所焉。
以陰居柔,陰而在下,止其所也。
昔者,文王之居岐山之下,上順天子而欲致之有道,下順天下之賢而使之升進,己則柔順
謙恭不出其位,至德如此,周之王業,用是而亨也。四能如是,則「亨」而「吉」且「無咎」矣。
四之才固自美矣,復有「無咎」之辞,何也?曰:四之才雖善,而其位當戒也。
居近君之位,在升之時,不可復升,升則凶咎可知,故云,如文王則「吉」而「無咎」也。
然処大臣之位,不得無事於升,當上升其君之道,下升天下之賢,己則止其分焉。
分雖當止而德則當升也,道則當亨也。盡斯道者其唯文王乎!
【本義】:義見《隨》上六
《象》曰:王用亨於岐山,順事也。
【正義】:順物之情,而立功立事,故曰順事也。
【程傳】:四居近君之位而當升時,得「吉」而「無咎」者,以其有順德也。
以柔居坤,順之至也。文王之亨於岐山,亦以順時而已。
上順於上,下順乎下,己順処其義,故云「順事也」。
【本義】:以順而升,登祭於山之象。
六五,貞吉,升階。
注云:升得尊位,體柔而応,納而不距,任而不専,故得貞吉,升階而尊也。
【正義】:六五以柔居尊位,納於九二,不自専権,故得「貞吉,升階」。
保其尊貴而踐阼矣,故曰「貞吉,升階」也。     踐阼jiàn zuò:践祚。
程傳】:五以下有剛中之応,故能居尊位而吉。然質本陰柔,必守貞固乃得其吉也。
若不能貞固,則信賢不篤,任賢不終,安能吉也?
階,所由而升也。任剛中之賢,輔之而升,猶登進自階,言有由而易也。
指言九二正応,然在下之賢皆用升之階也,能用賢則彙huì升矣。
本義】:以陰居陽,當升而居尊位,必能正固,則可以得吉而升階矣。階,升之易者。
【集説】:「貞」者,固守以正而不変也;「升階」,猶言踐阼。
先言貞吉而後言升階,蓋貞吉然後可以升天子之位也。
六五以陰柔居尊,而其位不正,固為此戒。
《象》曰:貞吉,升階,大得志也。
【正義】:居中而得其貞吉,処尊而保其升階,志大得矣,故曰大得志也。
【程傳】:倚任賢才而能貞固,如是而升,可以致天下之大治,其志可大得也。
君道之升,患無賢才之助爾,有助則猶自階而升也。
上六,冥升,利於不息之貞。
【程傳】:六以陰居升之極,昏冥於升,知進而不知止者也,其為不明甚矣。
然求升不已之心,有時而用於貞正而當不息之事,則為宜矣。
君子於貞正之德,「終日乾乾」,「自強不息」。如上六不已之心,用之於此則利也。
以小人貪求無已之心,移於進德,則何善如之?
本義】:以陰居升極,昏冥不已者也。
占者遇此,無適而利,但可反其不已於外之心,施之於不息之正而已。
【集説】:升至於上,極矣。
上六以陰爻処坤陰之極,知進而不知退,非冥而得此占者,唯利於不息之貞。
「貞」者,固守以正也。正而不息則利,不正而不息則不利也。
《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程傳】:昏冥於升,極上而不知已,唯有消亡,豈復有加益也。
「不富」,無復増益也。升既極,則有退而無進也。
荀爽曰:陰升失実,故消不富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