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萃卦-萃合人心

45 萃澤地萃
萃,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程傳】:王者萃聚天下之道,至於「有廟」,極也。
群生至衆也,而可一其歸仰;人心莫知其鄉也,而能致其誠敬;    鄉:去向。
鬼神之不可度也,而能致其来格。                      来格:来臨。
天下萃合人心,總攝衆志之道非一,其至大莫過於宗廟。    總攝:主宰/主持。
故王者萃天下之道,至於有廟,則萃道之至也。
祭祀之報,本於人心,聖人制禮以成其德耳。故豺獭(chái tǎ)能祭,其性然也。
萃下有「亨」字,衍文也。亨字自在下,與《》不同。渙則先言卦才,萃乃先言卦義,彖辞甚明。
天下之聚,必得大人以治之。
人聚則乱,物聚則争,事聚則紊,非大人治之,則萃所以致争乱者也。
萃以不正,則人聚為苟合,財聚為悖入,安得亨乎?故「利貞」。
萃者豊亨之時也,其用宜称,故「用大牲吉」。事莫重於祭,故以祭享而言。
上交鬼神,下接民物,百用莫不皆然。
當萃之時,而交物以厚,則是享豊富之吉也,天下莫不同其富楽矣。
若時之厚而交物以薄,乃不享其富美,天下莫之與而悔吝生矣。
蓋隨時之宜,順理而行,故《彖》云:「順天命也」。
夫不能有為者,力之不足也,當萃之時,故「利有攸往」。
大凡興工立事,貴得可為之時,萃而後用,是以動而有裕,天理然也。
本義】:萃,聚也。坤順兌説;九五剛中而二応之;又為澤上於地,萬物萃聚之象,故為萃。
「亨」字衍文。
「王假有廟」,言王者可以至於宗廟之中,王者卜祭之吉占也。《祭義》曰「公假於太廟」是也。
廟,所以聚祖考之精神,又人必能聚己之精神,則可以至於廟而承祖考也。
物既聚,則必見大人,而後可以得亨。然又必利於正,所聚不正,則亦不能亨也。
大牲必聚而後有,聚則可以有所往,皆占吉而有戒之辞。
【集説】:時為則二簋可用享,不以為簡;時為萃則用大牲,不以為過,各以其時也。
【集註】:大象坎為豕,外卦兌為羊,内卦坤為牛,大牲之象也。
大学衍義補】:祖考精神自有生以来禅続承傳以至於今日,子孫之精神即祖考之精神,
而祖考之精神又即其所承祖考之精神也。先儒谓人之精神萃於己,祖考之精神萃於廟。
先王設为廟祧以聚祖考於其間,而子孫致其孝享之誠,上以承祖考気脈之傳,下以为
子孫嗣続之地,使其精神萃聚,凝结而常不散、継承而永不絶也。
《彖》曰:萃,聚也。順以説,剛中而応,故聚也。
注云:但順而説,則邪佞之道也。剛而違於中応,則強亢之德也。
何由得聚?順説而以剛為主,主剛而履中,履中以応,故得聚也。
程傳】:「萃」之義,聚也。「順以説」,以卦才言也。
上説而下順,為上以説道使民而順於人心;下説上之政令而順從於上。
既上下順説,又陽剛処中正之位而下有応助,如此故能聚也。
欲天下之萃,才非如是,不能也。
王假有廟,致孝享也。
【正義】:享,献也。聚道既全,可以至於有廟,設祭祀而致孝享(xiào xiǎng)也。
【程傳】:王者萃人心之道,至於建立宗廟,所以致其孝享之誠也。
祭祀,人心之所自盡也,故萃天下之心者,無如孝享。王者萃天下之道,至於有廟則其極也。
利見大人,亨,聚以正也。
【正義】:釋聚所以利見大人,乃得通而利正者,良由大人有中正之德,能以正道通而化之,
然後聚道得全,故曰聚以正也。
程傳】:《萃》之時,見大人則能亨,蓋聚以正道也。見大人則其聚以正道,得其正則能亨矣。
萃不以正,其能亨乎!
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順天命也。
【正義】:天之為德,剛不違中,今順以説,而以剛為主,是順天命也。
動順天命,可以享於神明,無往不利,所以得「用大牲,吉」。利有攸往者,只為順天命也。
程傳】:「用大牲」,承上「有廟」之文,以享祀而言,凡事莫不如是。
豊聚之時,交於物者當厚,称其宜也。物聚而力贍,乃可以有為,故「利有攸往」,
皆天理然也,故云「順天命也」。     贍shàn:富足、足夠。
観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注云:方以類聚,物以群分,情同而後乃聚,気合而後乃群。
【正義】:此廣明萃義而歎美之也。凡物所以得聚者,由情同也。
情志若乖,無由得聚,故観其所聚,則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程傳】:観萃之理,可以見天地萬物之情也。天地之化育,萬物之生成,凡有者皆聚也。
有無動静終始之理,聚散而已,故観其所以聚,則「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張載《正蒙・太和》:「太虚無形,気之本体。気聚則離明得施而有形,気不聚則離明不得施
而無形」。《朱子類語》云:「離為目」是也。
《象》曰:澤上於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正義】:澤上於地,則水潦聚,故曰「澤上於地,萃」也。
「除」者,治也。人既聚会,不可無防備。故君子於此之時,修治戎器以戒備不虞也。
程傳】:澤上於地,為萃聚之象,君子観萃象,以除治戎器,用戒備於不虞。
凡物之萃,則有不虞度之事,故衆聚則有争,物聚則有奪。
大率既聚則多故矣,故観萃象而戒也。
「除」,謂簡治也,去弊悪也。除而聚之,所以「戒不虞」也。
本義】:除者,修而聚之之謂。
【集説】:聚之衆者,莫若戎器,君子以簡治戎器之敝壞者,易而新之,所以戒備不虞之変,
庶幾有備而無患也。虞,度也。戒不虞,謂戒謹虞度之所不及也。
兌,西方殺気属金,故言戎器。互巽體,故言除坤藏而不露,故言不虞。兑為口,故言戒。
初六,有孚不終,乃乱乃萃。若号,一握為笑,勿恤,往無咎。
【程傳】:初與四為正応,本有孚以相從者也。然當萃時,三陰聚処,柔無守正之節,
若捨正応而從其類,乃有孚而不終也。「乃乱」,惑乱其心也。「乃萃」,與其同類聚也。
初若守正不從,号呼以求正応,則一握笑之矣。
「一握」,俗語一団也,謂衆[一有聚字]以為笑也。
若能「勿恤」而往從剛陽之正応,則無過咎,不然,則入小人之群矣。
本義】:初六,上応九四而隔於二陰,當萃之時,不能自守,是有孚而不終,志乱而妄聚也。
若呼号正応,則衆以為笑;但勿恤而往從正応,則無咎矣。戒占者當如是也。
【集註】:中爻巽為進退,有孚不終之象也。坤為迷,乱之象也。
兌為口舌,号之象也。中爻艮手,握持之象也。兌為悅,笑之象也。
大象坎,為加憂,恤之象也。今此爻変,不成坎,不憂矣,勿恤之象也。
《象》曰:乃乱乃萃,其志乱也。
【程傳】:其心志為同類所惑乱,故乃萃於群陰也。
不能固其守,則為小人所惑乱而失其正矣。
六二,引吉,無咎,孚乃利用禴。
【程傳】:初陰柔又非中正,恐不能終其孚,故因其才而為之戒。
二雖陰柔而得中正,故雖戒而微辞。
凡爻之辞,関得失二端者,為法為戒,亦各隨其才而設也。
「引吉無咎」,引者,相牽也。人之交相求則合,相待[一作持]則離。
二與五為正応,當萃者也。而相遠又在群陰之間,必相牽引則得其萃矣。
五居尊位,有中正之德,二亦以中正之道往與之萃,乃君臣和合也,其所共致,豈可量也?
是以「吉」而「無咎」也。無咎者,善補過也,二與五不相引,則過矣。
「孚」,信之在中,誠之謂也。
「禴yuè」,祭之簡薄者也,菲薄而祭,不尚備物,直以誠意交於神明也。
「孚乃」者,謂有其孚則可不用文飾,専以至誠交於上也。
以「禴」言者,謂薦其誠而已。上下相聚而尚飾焉,是未誠也。
蓋其中実者,不假飾於外,用禴之義也。
孚信者,萃之本也。不独君臣之聚,凡天下之聚,在誠而已。
本義】:二応五而雑於二陰之間,必牽引以萃,乃吉而無咎。
又二中正柔順,虚中以上応,九五剛健中正,誠実而下交。
故卜祭者有其孚誠,則雖薄物,亦可以祭矣。
【集説】:若不俟其引而遽往,則不但不吉,亦不能無咎矣。
【集註】:本卦大象坎,又此爻変坎,坎為弓,引之象也。
中爻艮手,故初曰一握,握者手持之也。二曰引,引者手開之也,皆手之象也。
《象》曰:引吉,無咎,中未変也。
【程傳】:萃之時,以得聚為吉,故九四為得上下之萃。
二與五雖正応,然異処有間,乃當萃而未合者也,故能相引而萃,則吉而無咎,
以其有中正之德,未遽至改変也,変則不相引矣。
或曰:二既有中正之德,而《象》云「未変」,辞若不足,何也?
曰:群陰比処,乃其類聚。方萃之時,居其間,能自守不変,遠須正応,剛立者能之。
二陰柔之才,以其有中正之德,可覬其未至於変耳,故象含其義以存戒也。
覬jì:希望得到。
六三,萃如嗟如,無攸利,往無咎,小吝。
【程傳】:三陰柔不中正之人也,求萃於人而人莫與。
求四則非其正応,又非其類,是以不正為四所棄也;與二則二自以中正応五,
是以不正為二所不與也。故欲「萃如」,則為人棄絶而「嗟如」,不獲萃而嗟恨也。
上下皆不與,無所利也,惟往而從上六,則得其萃,為「無咎」也。
三與上,雖非陰陽正応,然萃之時,以類相從,皆以柔居一體之上,又皆無與,居相応
之地,上復処説順之極,故得其萃而「無咎」也。
易道変動無常,在人識之。然而小吝何也?
三始求萃於四與二,不獲而往從上六。人之動為如此,雖得所求,亦可小羞吝也。
本義】:六三,陰柔不中不正,上無応與,欲求萃於近而不得,故嗟如而無所利。
唯往從於上,可以無咎,然不得其萃,困然後往,復得陰極無位之爻,亦可小羞矣。
戒占者當近捨不正之強援,而遠結正応之窮交,則無咎也。
【集註】:此爻変艮成咸,咸三爻亦往吝,但咸以君子而隨小人,可羞之事。
此則以小人而聚小人,所以僅小吝也。大象坎為加憂兌為口,嗟嘆之象也。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當萃之時,欲萃者,其本志也,欲有「萃如」之象。
但上無応與,不得相聚,故有「嗟如」「無攸利」之象。
然三之於上,雖彼此陰爻,無相偶之情,能往而從之,我性順而彼性悅,心能相聚,可以無咎。
但不能萃剛明之人,而萃陰柔群小,亦有小吝矣。故其占如此。
《象》曰:往無咎,上巽也。
【程傳】:上居柔説之極,三往而無咎者,上六巽順而受之也。
【集註】:巽者,三之中爻本巽也,兌綜巽,亦巽也。
上往以巽而從之,我順而彼悅,可以相聚者也,故無咎。
九四,大吉,無咎。
【正義】:以陽処陰,明履非其位,又下據三陰,得其所據,失其所処。
処聚之時,不正而據,是其凶也。         據:占有、占拠。
若以萃之時,立夫大功,獲其大吉,乃得無咎,故曰大吉無咎。
程傳】:四當萃之時,上比九五之君,得君臣之聚也;下比下體群陰,得下民之聚也。
得上下之聚,可謂善矣。
然四以陽居陰,非正也。雖得上下之聚,必得「大吉」然後為「無咎」也。
「大」為周遍之義,無所不周,然後為大,無所不正,則為「大吉」,「大吉」則「無咎」也。
夫上下之聚,固有不由正道而得者,非理枉道而得君者自古多矣;
非理枉道而得民者蓋亦有焉。如斉之陳恒,魯之季氏是也。
然得為「大吉」乎?得為「無咎」乎?故九四必能「大吉」然後為「無咎」也。
本義】:上比九五,下比衆陰,得其萃矣。
然以陽居陰不正,故戒占者必大吉,然後得無咎也。
【集説】:唯能部領在下三陰,聚而歸順乎五,然後大吉而無咎。   部領:統率。
《象》曰:大吉,無咎,位不當也。
【正義】:「位不當」者,謂以陽居陰也。
【程傳】:以其位之不當,疑其所為未能盡善,故云必得「大吉」然後為「無咎」也。
非盡善,安得為大吉乎?
九五,萃有位,無咎。匪孚,元永貞,悔亡。
【程傳】:九五居天下之尊,萃天下之衆而君臨之,當正其位,修其德。
以陽剛,居尊位,称其位矣,為有其位矣;得中正之道,無過咎也。
如是而有不信而未歸者,則當自反,以修其「元永貞」之德,則無思不服而悔亡矣。
「元永貞」者,君之德,民所歸也,故比天下之道與萃天下道,皆在此三者。
王者既有其位,又有其德,中正無過咎,而天下尚有未信服歸附者,蓋其道未光大也,
「元永貞」之道未至也,在修德以来之。
如苗民逆命,帝乃誕敷文德。舜德,非不至也,蓋有遠近昏明之異,故其歸有先後。
既有未歸,則當修德也。所謂德,「元永貞」之道也。
「元」,首也,長也。為君德首出庶物,君長群生,有尊大之義焉,有主統之義焉。
而又恒永貞固,則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思不服矣,乃無「匪孚」,而其「悔」亡也。
所謂「悔」,志之未光,心之未慊也。       慊qiè:満足,満意。
本義】:九五剛陽中正,當萃之時而居尊,固無咎矣。
若有未信,則亦修其元永貞之德,而悔亡矣。戒占者當如是也。
《象》曰:萃有位,志未光也。
【程傳】:象舉爻上句。王者之志,必欲誠信著於天下,有感必通,含生之類,莫不懷歸。
若尚有「匪孚」,是其志之「未光」大也。
【本義】:「未光」,謂匪孚。
上六,齎咨涕洟,無咎。
【正義】:居萃之時,最処上極,五非所乘,内又無応,処上独立,無其援助,危亡之甚,
居不獲安,故齎咨而嗟歎也。若能知有危亡,懼害之深,憂危之甚,至於涕洟滂沱,
如此居不獲安,方得衆所不害,故無咎矣。自目出曰「涕tì 」,自鼻出曰「洟yí」。
程傳】:六,説之主。陰柔小人,説高位而処之,天下孰肯與也?
求萃而人莫之與,其窮至於「齎咨」而「涕洟」也。
「齎咨jī zī」,咨嗟也。人之絶之,由己自取,又将誰咎?
為人悪絶,不知所為,則隕獲而至嗟涕,真小人之情状也。  隕獲yǔn huò:喪失志気。
【本義】:処萃之終,陰柔無位,求萃不得,故戒占者必如是而後可以無咎也。
《象》曰:齎咨涕洟,未安上也。
【正義】:「未安上」者,未敢安居,其上所乘也。
【程傳】:小人所処,常失其宜。既貪而從欲,不能自擇安地,至於窮困,則顛沛不知所為。
六之「涕洟」,蓋不安於処上也。        顛沛diān pèi:困頓挫折。
君子慎其所処,非義不居,不幸而有危困,則泰然自安,不以累其心。
小人居不擇安,常履非據,及其窮迫,則隕獲躁橈,甚至「涕洟」,為可羞也。
「未」者,非遽之辞,猶俗云「未便」也,未便能安於上也。
陰而居上,孤処無與,既非其據,豈能安乎?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