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同人-一視同仁

13 同人天火同人
同人於野,亨。利渉大川,利君子貞。

【正義】:同人,謂和同於人。野是廣遠之処,喻其廣遠,言和同於人,必須寬廣,無所不同。
用心無私,処非近狹,遠至於野,乃得亨通,故云「同人於野亨」。 邪僻xié pì:乖謬不正。
與人同心,足以渉難,故曰「利渉大川」也。與人和同,義渉邪僻,故「利君子貞」也。
程傳】:「野」,謂曠野,取遠與外之義。夫同人者,以天下大同之道,則聖賢大公之心也。
常人之同者,以其私意所合,乃暱比之情耳。
故必於野,謂不以暱近情之所私,而於郊野曠遠之地。
既不繋所私,乃至公大同之道,無遠不同也,其亨可知。
能與天下大同,是天下皆同之也。
天下皆同,何險阻之不可済?何艱危之不可亨?故利渉大川。
「利君子貞」,上言「於野」,止謂不在暱比;此復言宜以君子正道。
君子之貞,謂天下至公大同之道。
故雖居千里之遠,生千歳之後,若合符節,推而行之,四海之廣,兆民之衆,莫不同。
小人則唯用其私意,所比者雖非亦同,所悪者雖是亦異,故其所同者,則為阿党,
蓋其心不正也。故同人之道,利在君子之貞正。
阿党:逢迎上意、徇私枉法;比附於下,結党営私。
本義】:同人,與人同也。以離遇乾,火上同於天,六二得位得中,而上応九五,
又卦唯一陰而五陽同與之,故為同人。
「於野」,謂曠遠而無私也,有亨道矣。以健而行,故能渉川。
為卦内文明而外剛健,六二中正而有応,則君子之道也。
占者能如是,則亨,而又可渉險。然必其所同合於君子之道,乃為利也。
鄭玄曰:乾爲天離爲火。卦體有巽,巽爲風
天在上,火炎上而從之,是其性同於天也。火得風,然後炎上益熾。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応乎乾,曰同人。
注云:二為同人之主。
【程傳】:言成卦之義,柔得位謂二以陰居陰,得其正位也。
五中正而二以中正応之,得中而応乎乾也。
五剛健中正,而二以柔順中正応之,各得其正,其徳同也,故為同人。
五,乾之主,故云応乎乾。象取天火之象,而彖専以二言。
蜀才曰:此本夬卦。九二升上,上六降二,則「柔得位得中,而応乎乾」。
下奉上之象,義同於人,故曰同人。
同人曰:同人於野,亨,利渉大川,乾行也。
注云:所以乃能同人於野,亨,利渉大川,非二之所能也,是乾之所行,故特曰「同人曰」。
【程傳】:「同人曰」,此三字羨文。
至誠無私,可以蹈險難者,乾之行也。無私,天徳也。
文明以健,中正而応,君子正也。
注云:行健不以武,而以文明用之,相応不以邪,而以中正応之,君子正也,故曰利君子貞。
【程傳】:又以二體言其義,有文明之徳而剛健,以中正之道相応,乃君子之正道也。
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
注云:君子以文明為德。
【正義】:更贊明君子貞正之義。
唯君子之人,於同人之時能以正道通達天下之志,故利君子之貞。
【程傳】:天下之志萬殊,理則一也,君子明理,故能通天下之志。
聖人視億兆之心猶一心者,通於理而已。文明則能燭理,故能明大同之義;
剛健則能克己,故能盡大同之道,然後能中正合乎乾行也。
《象》曰:天與火,同人,君子以類族辯物。
【程傳】:不云「火在天下」,「天下有火」,而云「天與火」者,
天在上,火性炎上,火與天同,故為同人之義。
君子観同人之象,而以類族辨物,各以其類族,辨物之同異也。
若君子小人之党,善悪是非之理,物情之離合,事理之異同。
凡異同者,君子能辨明之,故処物不失其方也。
本義】:天在上而火炎上,其性同也。類族辨物,所以審異而致同也。
【集説】:卦名同人而象辞乃云:君子以類族辯物,得無異乎?
蓋族有遠近之不同,類聚之則近者同乎近,遠者同乎遠。
物有高下之不同,辯別之則高者同乎高,下者同乎下,而無不得其同也。
準齊吳氏曰:乃君子之卦,乃小人之卦,同人乃分別君子小人之卦,故取高明之象言之。
深居馮氏曰:類族象天之兼覆,辯物象火之鑒形。
準齊吳氏:不詳何人。 深居馮氏:馮去非(1192~1272以後)。
集註】:「類族」者,於其族而類之,如父母之類皆三年之喪,兄弟之類皆期年之喪是也。
「辨物」者,於其物而辨之,如三年之喪其服之麻極粗,期年之喪稍粗,以下漸細是也。
是則同軌同倫,道德可一,風俗可同,亦如天與火不同而同也。
初九,同人於門,無咎。
【程傳】:九居同人之初而無繋応,是無偏私,同人之公者也,故為出門同人。
「出門」,謂在外。在外則無私昵之偏,其同,博而公,如此則無過咎也。 昵nì:親近。
【集註】:変艮為門,門之象也。「於門」者,謂於門外也。
門外雖非野之可比,然亦在外,則所同者廣而無私昵矣。
《象》曰:出門同人,又誰咎也?
【程傳】:出門同人於外,是其所同者廣,無所偏私。
人之同也,有厚薄親疎之異,過咎所由生也,既無所偏党,誰其咎之?
【集註】:所同者廣而無偏党之私,又誰有咎我者。
六二,同人於宗,吝。
注云:応在乎五,唯同於主,過主則否。用心褊狹,鄙吝之道。
【程傳】:二與五為正応,故曰「同人於宗」。宗,謂宗党也。
同於所繋応,是有所偏與,在同人之道為私狹矣,故可吝。
二若陽爻,則為剛中之德,乃以中道相同,不為私也。
【本義】:宗,党也。
六二雖中且正,然有応於上,不能大同而係於私,吝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同人於宗,吝道也。
【正義】:係応在五,而和同於人在於宗族,不能弘闊,是鄙吝之道也。
【程傳】:諸卦以中正相応為善,而在同人則為可吝,故五不取君義。
蓋私比,非人君之道,相同以私,為可吝也。
侯果曰:所同雖吝,亦妻臣之道也。        侯果:不詳何人。
九三,伏戎於莽,升其高陵,三歳不興。
【程傳】:三以陽居剛而不得中,是剛暴之人也。
在同人之時,志在於同,卦惟一陰,諸陽之志皆欲同之,三又與之比。
然二以中正之道,與五相応,三以剛強居二五之間,欲奪而同之。
然理不直,義不勝,故不敢顕発,伏藏兵戎於林莽之中。
懷悪而内負不直,故又畏懼,時升高陵以顧望。如此至於三歳之久,終不敢興。
此爻深見小人之情状,然不曰凶者,既不敢発,故未至凶也。
本義】:剛而不中,上無正応,欲同於二而非其正,懼九五之見攻,故有此象。
【集註】:離錯坎為隠伏,伏之象也。中爻巽為入,亦伏之象也。
離為戈兵,戎之象也。中爻巽為陰木,草之象也。
中爻巽為股,三変為震足,股足齊動,升之象也。巽為高,高之象也。
三変,中爻艮,陵之象也。離居三,三之象也。
《象》曰:伏戎於莽,敵剛也。三歳不興,安行也。
【正義】:以其當敵九五之剛,不敢顕亢,故伏戎於莽。
「安」,語辞也,猶言「何」也。既三歳不興,五道亦已成矣,何可行也?
【程傳】:所敵者五,既剛且正,其可奪乎?故畏憚伏藏也,至於三歳不興矣,終安能行乎?
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
【程傳】:四剛而不中正,其志欲同二,亦與五為仇者也。墉,垣,所以限隔也。
四切近於五,如隔墉耳。乘其墉欲攻之,知義不直而不克也。
苟能自知義之不直而不攻,則為吉也。若肆其邪欲,不能反思義理,妄行攻奪,則其凶大矣。
三以剛居剛,故終其強而不能反。四以剛居柔,故有困而能反之義,能反則吉矣。
畏義而能改,其吉宜矣。
本義】:剛不中正,又無応與,亦欲同於六二,而為三所隔,故為乘墉以攻之象。
然以剛居柔,故有自反而不克攻之象。占者如是,則是能改過而得吉也。
【集説】:「墉」指三,乘之者四也。四欲同二,而三在下隔之,故有乘其垣墉以攻取之象。
九三爻位俱剛,且三歳不興。九四以剛居柔,其能攻乎?
知義之弗克而弗攻,蓋能自反而改過者也,是以轉凶而為吉。
集註】:「墉」,牆也。離中虚外囲,墉之象也。
解卦上六変離,亦曰墉,泰卦上六変艮,大象離曰城,皆以中空外囲也。
《象》曰:乘其墉,義弗克也。其吉,則困而反則也。
【程傳】:所以乘其墉而弗克攻之者,以其義之弗克也。
以邪攻正,義不勝也。其所以得吉者,由其義不勝,困窮而反於法則也。
二者,衆陽所同欲也,独三四有争奪之義者,二爻居二五之間也。初終遠,故取義別。
【本義】:乘其墉矣,則非其力之足也,特以義之弗克而不攻耳。
能以義断,困而反於法則,故吉也。
九五,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
【程傳】:九五同於二,而為三四二陽所隔,五自以義直理勝,故不勝憤抑,至於號咷。
然邪不勝正,雖為所隔,終必得合,故後笑也。
大師克相遇,五與二正応,而二陽非理隔奪,必用大師克勝之,乃得相遇也。
云「大師」云「克」者,見二陽之強也。
九五君位而爻不取人君同人之義者,蓋五専以私暱応於二,而失其中正之德。
人君當與天下大同,而独私一人,非君道也。
又先隔則號咷,後遇則笑,是私暱之情,非大同之體也。
二之在下,尚以同於宗為吝,況人君乎?
五既於君道無取,故更不言君道,而明二人同心,不可間隔之義。
繋辞》云:「君子之道,或出或処,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中誠相同,出処語默無不同,天下莫能間也。
同者一也,一不可分,分乃二也。一可以通金石,冒水火,無所不能入,故云「其利断金」。
其理至微,故聖人贊之曰:「同心之言,其臭如蘭」,謂其言意味深長也。
本義】:五剛中正,二以柔中正,相応於下,同心者也,而為三四所隔,不得其同。
然義理所同,物不得而間之,故有此象。
然六二柔弱而三四剛強,故必用大師以勝之,然後得相遇也。
《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師相遇,言相克也。
【正義】:「同人之先以中直」者,解「先號咷」之意,
以其用中正剛直之道,物所未從,故先號咷也。
「大師相遇言相克」者,釋「相遇」之義,所以必用大師,乃能相遇也。
以其用大師與三四相伐而得克勝,乃與二相遇,故言相克也。
【程傳】:先所以號咷者,以中誠理直,故不勝其忿切而然也。雖其敵剛強,至用大師,
然義直理勝,終能克之,故言能相克也。相克,謂能勝,見二陽之強也。
上九,同人於郊,無悔。
【正義】:「同人於郊」者,処同人之極,最在於外,雖欲同人,人必疏己,不獲所同,其志未得。
然雖陽在於外,遠於内之争訟,故無悔吝也。
【程傳】:「郊」,在外而遠之地。求同者必相親相與,上九居外而無応,終無與同者也。
始有同,則至終或有睽悔;処遠而無與,故雖無同亦無悔。
雖欲同之志不遂,而其終無所悔也。
【本義】:居外無応,物莫與同,然亦可以無悔,故其象占如此。
郊,在野之内,未至於曠遠,但荒僻無與同耳。
《象》曰:同人於郊,志未得也。
【正義】同人在郊境遠処,與人疏遠,和同之志,猶未得也。
【程傳】:居遠莫同,故終無所悔。
然而在同人之道,求同之志不得遂,雖無悔,非善処也。
【集註】:無人可同則不能通天下之志矣,志未得,正與通天下之志相反。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