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小畜-以小畜大

09 小畜天小畜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正義】:「小畜亨」者,但小有所畜,唯畜九三而已。
初九、九二,猶剛健得行,是以剛志,上得亨通,故云「小畜亨」也。
大畜、乾在於下,艮在於上,艮是陽卦,又能止物,能止此乾之剛健,所畜者大,故称大畜。
此卦則巽在於上,乾在於下,巽是陰,柔性,又和順,不能止畜在下之乾,唯能畜止九三,
所畜狹小,故名小畜。
「密雲不雨」者,若陽之上升,陰能畜止,両気相薄則為雨也。
今唯能畜止九三,其気被畜,但為密雲,初九、九二,猶自上通,所以不能為雨也。
「自我西郊」者,所聚密雲,由在我之西郊,去我既遠,潤澤不能行也,但聚在西郊而已。
程傳】:雲,陰陽之気,二気交而和,則相畜固而成雨。
陽倡而陰和,順也,故和;若陰先陽倡,不順也,故不和,不和則不能成雨。
雲之畜聚雖密,而不[一有能字]成雨者,自西郊故也。
東北陽方,西南陰方,自陰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
以人観之,雲気之興,皆自四遠,故云郊。據四而言,故云「自我」。畜陽者,四畜之主也。
四遠:四方辺縁之地。 
本義】:小,陰也。畜,止之之義也。
上巽下乾,以陰畜陽,又卦唯六四一陰,上下五陽皆為所畜,故為小畜。
又以陰畜陽,能繋而不能固,亦為所畜者小之象。
内健外巽,二五皆陽,各居一卦之中而用事,有剛而能中,其志得行之象,故其占當得亨通。
然畜未極而施未行,故有密雲不雨,自我西郊之象。
蓋密雲,陰物;西郊,陰方。我者,文王自我也。
文王演易於羑裏,視岐周為西方,正小畜之時也。筮者得之,則占亦如其象云。
【集註】:中爻離錯坎,雲之象。中爻兌,西之象。下卦乾,郊之象
凡雲自西而来東者,水生木洩其気,故無雨。
俗語曰:雲往東、一場空;雲往西、披蓑衣。
【集解】:雲雨者,陰之氣也。今小畜五陽而一陰,既微少,纔作密雲,故未能爲雨。
四互居兌,西郊之象也。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応之,曰小畜。 
【正義】:柔得位謂六四也。以陰居陰,故称得位。此卦唯有一陰,上下諸陽皆来応之,故曰小畜。
【程傳】:言成卦之義也。
以陰居四,又処上位,柔得位也。上下五陽皆応之,為所畜也。
以一陰而畜五陽,能係而不能固,是以為小畜也。
彖解成卦之義,而加「曰」字者,皆重卦名,文勢當然。単名卦,惟有「曰」字,亦文勢然也。
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
【正義】:内既剛健而外逢柔順,剛発於中,不被摧抑,而志意得行。
以此言之,故剛健之志,乃得亨通,此釈亨也。
【程傳】:以卦才言也。
内健而外巽,健而能巽也。二五居中,剛中也。陽性上進,下復乾體,志在於行也。
剛居中,為剛而得中,又為中剛。言畜陽,則以柔巽;言能亨,則由剛中。
以成卦之義言,則為陰畜陽;以卦才言,則陽為剛中。才如是,故畜雖小而能亨也。
【本義】:以卦德、卦體而言,陽猶可亨也。
密雲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正義】:所以密雲不雨者,不能畜止諸陽,初九、九二,猶得上進,陰陽気通,所以不雨,
釈密雲不雨也。所以密雲不雨,從我西郊而積聚者,猶所施潤澤,未得流行周遍,
故不覆国都,但遠聚西郊也。必云在西郊者,若在国都,雨雖未落,猶有覆蔭之施,
不得云「施未行」,今言在西郊,去施遠也。
【程傳】:畜道不能成大,如密雲而不成雨。
陰陽交而和,則相固而成雨,二気不和,陽尚往而上,故不成雨。
蓋自我陰方之気先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其功施未行也。
小畜之不能成大,猶西郊之雲不能成雨也。
【本義】:尚往,言畜之未極,其気猶上進也。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正義】:懿,美也。以於其時施末得行,喻君子之人但修美文德,待時而発。
風為号令,若「風行天下」,則施附於物,不得云「施未行」也。
今風在天上,去物既遠,無所施及,故曰「風行天上」。
【九家易】:風者天之命令也,今行天上,則是令未下行,畜而未下,小畜之義也。
【程傳】:乾之剛健而為巽所畜,夫剛健之性,惟柔順為能畜止之。
雖可以畜止之,然非能固制其剛健也,但柔順以擾係之耳,故為小畜也。
君子観小畜之義,以懿美其文徳。
「畜」,聚,為藴畜之義。君子所藴畜者,大則道徳經綸之業;小則文章才藝。
君子観小畜之象,以懿美其文徳。文徳,方之道義為小也。
【本義】:風有気而無質,能畜而不能久,故為小畜之象。懿文德,言未能厚積而遠施也。     
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 
【程傳】:初九,陽爻而乾體。陽,在上之物,又剛健之才,足以上進;而復與在上同志,
其進復於上,乃其道也,故云「復自道」。復既自道,何過咎之有?無咎而又有吉也。
諸爻言無咎者,如是則無咎矣。故云無咎者,善補過也。
雖使爻義本善,亦不害於不如是則有咎之義。
初九乃由其道而行,無有過咎,故云「何其咎」,無咎之甚明也。
本義】:下卦乾體,本皆在上之物,志欲上進而為陰所畜。
然初九體乾,居下得正,前遠於陰,雖與四為正応,而能自守以正,不為所畜,
故有進復自道之象。占者如是,則無咎而吉也。
《象》曰:復自道,其義吉也。
【程傳】:陽剛之才,由其道而復其義,吉也。初與四為正応,在畜時乃相畜者也。
【集註】:在下而畜於上之陰者,勢也;不為陰所畜而復於上者,理也。
陽不為陰畜,乃理之自吉者,故曰其義吉。
九二,牽復,吉。
【程傳】:二以陽居下體之中,五以陽居上體之中,皆以陽剛居中,為陰所畜,俱欲上復。
五雖在四上而為其所畜則同,是同志者也。夫同患相憂,二五同志,故相牽連而復。
二陽並進,則陰不能勝,得遂其復矣,故吉也。
曰遂其復,則離畜矣乎?
曰:凡爻之辞,皆謂如是,則可以如是。若已然則時已変矣,尚何教誡乎?
五為巽體,巽畜於乾而反與二相牽,何也?
曰:舉二體而言,則巽畜乎乾;全卦而言,則一陰畜五陽也。在易隨時取義,皆如此也。
本義】:三陽志同,而九二漸近於陰,以其剛中,故能與初九牽連而復,亦吉道也。
占者如是,則吉矣。
【集註】:程傳,謂二五牽復,本義謂初,観小象亦字,則本義是。
《象》曰:牽復在中,亦不自失也。
【程傳】:二居中得正者也,剛柔進退不失乎中道也。
陽之復,其勢必强,二以処中,故雖强於進,亦不至於過剛,過剛乃自失也。
爻止言牽復而吉之義,象復発明其在中之美。
【集註】:在中者,言陽剛居中也。亦者,承初爻之辞。言初九之復自道者,以其剛正,不
為陰所畜,不自失也。九二剛中牽復,亦不自失也,言與初九同也。
九三,輿説輻,夫妻反目。
【程傳】:三以陽爻居不得中,而密比於四,陰陽之情相求也。
又暱比而不中,為陰畜制者也。故不能前進,猶車輿説去輪輻,言不能行也。
「夫妻反目」,陰制於陽者也。今反制陽,如夫妻之反目也。
「反目」謂怒目相視,不順其夫而反制之也。
婦人為夫寵惑,既而遂反制其夫,未有夫不失道而妻能制之者也。故説輻反目,三自為也。
本義】:九三,亦欲上進,然剛而不中,迫近於陰而又非正応,但以陰陽相説而為所繋畜,
不能自進,故有輿説輻之象。然以志剛,故又不能平而與之争,故又為夫妻反目之象。
戒占者如是,則不得進而有所争也。
【集註】:乾錯坤輿之象也。変兌為毀折,脱輻之象也。乾為夫,長女為妻。
中爻離為目巽多白眼,反目之象也。三四初時陰陽相比而悦,及変兌為口舌
巽性進退不果,又妻乘其夫,妻居其外,夫反在内,則三反見制於四,不能正室,而反目矣。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程傳】:夫妻反目,蓋由不能正其室家也。
三自処不以道,故四得制之不使進,猶夫不能正其室家,故致反目也。
【九家易】:今以妻乘夫,其道逆,故不能正室。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無咎。
【程傳】:四於畜時,処近君之位,畜君者也。若内有孚誠,則五志信之,從其畜也。
卦独一陰,畜衆陽者也。諸陽之志係乎四,四苟欲以力畜之,則一柔敵衆剛,必見傷害。
唯盡其孚誠以応之,則可以感之矣。
故其傷害遠,其危懼免也,如此則可以無咎,不然則不免乎害矣。此以柔畜剛之道也。
以人君之威厳,而微細之臣有能畜止其欲者,蓋有孚信以感之也。
本義】:以一陰畜衆陽,本有傷害憂懼。
以其柔順得正,虚中巽體,二陽助之,是有孚而血去惕出之象也。無咎宜矣。
【集註】:五陽皆実,一陰中虚,孚信虚中之象也。
此爻離錯坎,坎為血,血之象也。血去者,去其體之見傷也。
為加憂,惕之象也,惕出者,出其心之見懼也。
曰去曰出者,以変爻言也。蓋本爻未変錯坎,有血惕之象;
既変,則成純乾矣,豈有血惕?所以血去惕出也。
本卦以小畜大,四為畜之主,近乎其五,蓋畜君者也,畜止其君之欲,豈不傷害憂懼。
蓋畜有三義,畜之不善者,小人而羈縻君子是也,畜之善者,此爻是也。
羈縻jī mí:篭絡控制。
六四近五,當畜其五者也。五居尊位,以陰畜之,未免傷害憂懼。
然柔順得正,乃能有孚誠信,以上合乎五之志,故有血去惕出之象。
占者能如是誠信,斯無咎矣。
《象》曰:有孚惕出,上合志也。
【程傳】:四既有孚,則五信任之,與之合志,所以得惕出而無咎也。
惕出則血去,可知舉其軽者也。五既合志,衆陽皆從之矣。
【集註】:上合志者,以其有孚誠信也。
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鄰。
【程傳】:小畜,集陽為陰所畜之時也。
五以中正居尊位而有孚信,則其類皆応之矣。故曰「攣如」,謂牽連相從也。
五必援挽與之相済,是富以其鄰也。五以居尊位之勢,如富者推其財力,與鄰比共之也。
君子為小人所困,正人為群邪所厄,則在下者必攀挽於上,期於同進;
在上者必援引於下,與之戮力,非独推己力以及人也。固資在下之助,以成其力耳。
援挽:牽引。 攀挽:攀縁,依附。 戮力:協力。
本義】:巽體三爻,同力畜乾,鄰之象也。
而九五居中処尊,勢能有為,以兼乎上下,故為有孚攣固,用富厚之力而以其鄰之象。
「以」,猶《春秋》「以某師」之「以」,言能左右之也。占者有孚,則能如是也。
【集註】:巽為縄,攣之象也。又為近市利三倍,富之象也。
「以」者,左右之也。以其隣者,援挽同德,與之相済也。
《象》曰:有孚攣如,不独富也。
【程傳】:「有孚攣如」,蓋其鄰類皆牽攣而從之,與衆同欲,不独有其富也。
君子之処難厄,唯其至誠,故得衆力之助而能済其衆也。
【集註】:言有孚,則人皆牽攣而從之矣,不必有其富也。
今五居尊位,既富矣,而又有孚,故曰不独富。
上九,既雨既処,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
【程傳】:九以巽順之極,居卦之上,処畜之終,從畜而止者也,為四所止也。
「既雨」,和也。「既処」,止也。陰之畜陽,不和則不能止。既和而止,畜之道成矣。
大畜,畜之大,故極而散。小畜,畜之小,故極而成。
「尚徳載」,四用柔巽之徳,積満而至於成也。
陰柔之畜剛,非一朝一夕能成,由積累而至,可不戒乎?「載」,積満也。
「婦貞厲」,婦謂陰,以陰而畜陽,以柔而制剛,婦若貞固守此,危厲之道也。
安有婦制其夫,臣制其君,而能安者乎?
月望則與日敵矣,「幾望」,言其盛将敵也。
陰已能畜陽,而云幾望,何也?
此以柔巽畜其志也,非力能制也,然不已則将盛於陽而凶矣。
於幾望而為之戒曰:婦将敵矣,君子動則凶也。
「君子」,謂陽。「征」,動也。「幾望」,将盈之時。若已望,則陽已消矣,尚何戒乎?
本義】:畜極而成,陰陽和矣,故為既雨既処之象。蓋尊尚陰德,至於積満而然也。
陰加於陽,故雖正亦厲。然陰既盛而抗陽,則君子亦不可以有行矣。其占如此,為戒深矣。
【集説】:君子指占者而言,以正道而行,謂之征。
君子得此占,雖以正道而行,亦宜処静而不宜動。下無応援,動将何之,動則凶也。
【集註】:上九変坎為雨,雨之象也。
《象》曰:既雨既処,德積載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程傳】:既雨既処,言畜道積満而成也。陰将[一作旣]盛極,君子動則有凶也。
陰敵陽則必消陽,小人抗君子則必害君子,安得不疑慮乎?
若前知疑慮而警懼,求所以制之,則不至於凶矣。
虞翻曰:変坎爲盜,故有所疑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