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姤卦-誠心相遇

44 gou天風姤
姤,女壮,勿用取女。

【程傳】:一陰始生,自是而長,漸以盛大,是女之将長壮也。
陰長則陽消,女壮則男弱,故戒勿用取如是之女。
「取女」者,欲其柔和順從,以成家道。姤乃方進之陰,漸壮而敵陽者,是以不可取也。
女漸壮,則失男女之正,家道敗矣。姤雖一陰甚微,然有漸壮之道,所以戒也。
本義】:姤,遇也。盡則為純乾,四月之卦。至姤然後一陰可見,而為五月之卦。
以其本非所望而卒然値之,如不期而遇者,故為遇。    値:遇到、逢着。
遇已非正,又一陰而遇五陽,則女德不貞而壮之甚也。取以自配,必害乎陽,故其象占如此。
《彖》曰:姤,遇也,柔遇剛也。
注云:施之於人,即女遇男也。一女而遇五男,為壮至甚,故不可取也。
【程傳】:姤之義,遇也。卦之為姤,以柔遇剛也。一陰方生,始與陽相遇也。
勿用取女,不可與長也。
【正義】:女之為體,婉娩貞順,方可期之偕老。淫壮若此,不可與之長久,故「勿用取女」。
【程傳】:一陰既生,漸長而盛,陰盛則陽衰矣。      婉娩wǎn miǎn:儀容柔順。
取女者欲長久而成家也,此漸盛之陰,将消勝於陽,不可與之長久也。
凡女子小人夷狄,勢苟漸盛,何可與久也?故戒「勿用取」如是之「女」。
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
【正義】:天地若各亢所処,不相交遇,則萬品庶物,無由彰顕,必須二気相遇,乃得化生也。
【程傳】:陰始生於下,與陽相遇,天地相遇也。
陰陽不相交遇,則萬物不生;天地相遇,則化育庶類,品物咸章,萬物章明也。
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
【正義】:若剛遇中正之柔,男得幽貞之女,則天下人倫之化,乃得大行也。
【程傳】:以卦才言也,五與二皆以陽剛居中與正,以中正相遇也。
君得剛中之臣,臣遇中正之君,君臣以剛陽遇中正,其道可以大行於天下矣。
姤之時義大矣哉。
【程傳】:贊姤之「時」與姤之「義」至大也。天地不相遇則萬物不生,君臣不相遇則政治不興,
聖賢不相遇則道德不亨,事物不相遇則功用不成,《姤》之時與義皆甚大也。
【本義】:幾微之際,聖人所謹。
《象》曰:天下有風,姤。后以施命誥四方。
【正義】:風行天下,則無物不遇,故為遇象。
「后以施命誥四方」者,風行草偃,天之威令,故人君法此,以施教命,誥於四方也。
程傳】:風行天下,無所不周,為君后者,観其周遍之象,以施其命令,周誥四方也。
「風行地上」與「天下有風」,皆為周遍庶物之象,而行於地上,遍觸萬物則為《》,
經歴観省之象也。行於天下,周遍四方則為《姤》,施発命令之象也。
諸象或称先王,或称后,或称君子大人。
称「先王」者,先王所以立法制,建国作楽省方敕法閉関育物享帝皆是也。
称「后」者,后王之所為也,財成天地之道,施命誥四方是也。
「君子」則上下之通称,「大人」者王公之通称。
初六,繋於金柅,貞吉。有攸往,見凶,羸豕孚蹢躅。
【正義】:「繋於金柅,貞吉」者,金者堅剛之物,柅(nǐ)者制動之主,謂九四也。
初六陰質,若繋於正応以從於四,則貞而吉矣。
「有攸往,見凶」者,若不牽於一,而有所行往,則惟凶是見矣。
「羸豕孚蹢躅」者,初六処遇之初,以一柔而承五剛,是不繋金柅,有所往者也。
不繋而往,則如羸(léi)豕之務躁而蹢躅然也。      蹢躅zhí zhú:徘徊不前。
羸豕謂牝豕也。群豕之中,豭強而牝弱也,故謂牝豕為羸豕。
陰質而淫躁,牝豕特甚焉,故取以為喻。           豭jiā:公豚。
程傳】:姤,陰始生而将長之卦,一陰生則長而漸盛,陰長則陽消,小人道長也,
制之當於其微而未盛之時。
柅,止車之物,金為之,堅強之至也。止之以金柅而又繋之,止之固也。
固止使不得進,則陽剛貞正之道吉也;使之進往,則漸盛而害於陽,是見凶也。
「羸豕孚蹢躅」,聖人重為之戒,言陰雖甚微,不可忽也。  
豕,陰躁之物,故以為況。羸弱之豕,雖未能強猛,然其中心在乎蹢躅。蹢躅,跳躑也。
跳躑tiào zhí:躁動而跳躍之状。 況:比方。
陰微而在下,可謂羸矣,然其中心常在乎消陽也。
君子小人異道,小人雖微弱之時,未嘗無害君子之心。防於微,則無能為矣。
本義】:「柅」,所以止車,以金為之,其剛可知。
一陰始生,静正則吉,往進則凶。故以二義戒小人,使不害於君子則有吉而無凶。
然其勢不可止也,故以羸豕蹢躅曉君子,使深為之備云。  曉xiǎo:使人知道清楚。
《象》曰:繋於金柅,柔道牽也。
【正義】:「柔道牽」者,陰柔之道,必須有所牽繋也。
【程傳】:牽者,引而進也。陰始生而漸進,柔道方牽也。繋之於金柅,所以止其進也。
不使進,則不能消正道,乃貞吉也。
【本義】:牽,進也,以其進,故止之。
九二,包有魚,無咎。不利賓。
【程傳】:姤,遇也。二與初,密比相遇者也。在他卦,則初正応於四;在姤,則以遇為重。
相遇之道,主於専一。
二之剛中,遇固以誠,然初之陰柔,群陽在上而又有所応者,其志所求也。
陰柔之質,鮮克貞固。二之於初,難得其誠心矣,所遇不得其誠心,遇道之乖也。
包者,苴裹也。魚,陰物之美者。陽之於陰,其所悅美,故取魚象。
二於初,若能固蓄之,如包苴之有魚,則於遇為無咎矣。
賓,外来者也。「不利賓」,包苴之魚豈能及賓?謂不可更及外人也。
遇道當専一,二則雑矣。
本義】:魚,陰物。二與初遇,為包有魚之象。然制之在己,故猶可以無咎。
若不制而使遇於衆,則其為害廣矣。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以正意論,初與四為正応,二既先包乎初,則二為主,而四為賓矣。
【集説】:賓非独指四,初為姤之主爻,諸陽皆其賓也。
《象》曰:包有魚,義不及賓也。
【程傳】:二之遇初,不可使有二於外,當如包苴之有魚。包苴之有魚,義不及於賓客也。
【集註】:蓋五月包裹之魚,必餒而臭矣,所以不利於賓也。
九三,臀無膚,其行次且,厲,無大咎。
【程傳】:二與初既相遇,三説初而密比於二,非所安也;又為二所忌悪,其居不安,
若臀之無膚也。処既不安則當去之,而居姤之時,志求乎遇,一陰在下,是所欲也,
故処雖不安,而其行又次且也。次且,進難之状,謂不能遽舍也。
然三剛正而処巽,有不終迷之義,若知其不正而懷危懼,不敢妄動,則可以無大咎也。
非義求遇,固已有咎矣;知危而止,則不至於大[一有咎字]也。
【本義】:九三過剛不中,下不遇於初,上無応於上,居則不安,行則不進,故其象占如此。
然既無所遇,則無陰邪之傷。故雖危厲,而無大咎也。
《象》曰:其行次且,行未牽也。
【程傳】:其始志在求遇於初,故其行遅遅。「未牽」,不促其行也。
既知危而改之,故未至於大咎也。
【集説】:牽即初六,柔道之牽,九三雖與初六同體,然能以危厲自戒,
則其行未為初六之所牽也。
九四,包無魚,起凶。
【程傳】:「包」者,所裹畜也;「魚」所美也。
四與初為正応,當相遇者也。而初已遇於二矣,失其所遇,猶包之無魚,亡其所有也。
四當姤遇之時,居上位而失其下,下之離由己之失德也。
四之失者,不中正也,以不中正而失其民,所以凶也。
曰:初之從二,以比近也,豈四之罪乎?
曰:在四而言,義當有咎,不能保其下,由失道也,豈有上不失道而下離者乎?
遇之道,君臣民主夫婦朋友,皆在焉。四以下睽,故主民而言。  睽kuí:張目注視。
為上而下離,必有凶変。「起」者,将生之謂。民心既離,難将作矣。
本義】:初六正応,已遇於二而不及於己,故其象占如此。
【集説】:初六之魚已近為九二所有,四雖応初,不如二之近,又焉得魚夫。
初六乃不中不正之女,彖辞戒之曰:勿用取女,九四雖不得魚,無後災,若起而求之則凶矣。
《象》曰:無魚之凶,遠民也。
【程傳】:下之離,由己致之。遠民者,己遠之也。為上者,有以使之離也。
【本義】:民之去己,猶己遠之。
【集説】:爻以初為小人,遂喻以羸豕,二四則皆目之為魚,孔子則又以初為民,
易之取象,其例如此,蓋不可為典要也。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隕自天。
【程傳】:九五下亦無応,非有遇也。然得遇之道,故終必有遇。夫上下之遇,由相求也。
「杞」,高木而葉大。処高體大而可以包物者,杞也;美実之在下者,瓜也。
美而居下者,側微之賢之象也。
九五尊居君位而下求賢才,以至高而求至下,猶以杞葉而包瓜,能自降屈如此,又其内蘊
中正之德,充実章美,人君如是,則無有不遇所求者也。
雖屈己求賢,若其德不正,賢者不屑也。故必含蓄章美,内積至誠,則「有隕自天」矣。
猶云自天而降,言必得之也。
自古人君至誠降屈,以中正之道,求天下之賢,未有不遇者也。
高宗感於夢寐,文王遇於漁釣,皆由是道也。       高宗:商高宗武丁。
本義】:「瓜」,陰物之在下者,甘美而善潰。「杞」,高大堅実之木也。
五以陽剛中正,主卦於上而下防始生必潰之陰,其象如此。
然陰陽迭勝,時運之常,若能含晦章美,静以制之,則可以回造化矣。
有隕自天,本無而倏有之象也。      倏shū:極快地,忽然。
【集註】:杞,枸杞也,杞與瓜皆五月所有之物。乾為果,瓜之象也。
「含章」者,含藏其章美也。此爻変離,有文明章美之意。又居中,有包含之意,故曰含章。
「含」即杞之包,「章」即瓜之美。以杞包瓜,即含章之象也。
《象》曰:九五含章,中正也。有隕自天,志不捨命也。
【程傳】:所謂「含章」,謂其含蘊中正之德也。德充実,則成章而有輝光。
命,天理也;舍,違也。至誠中正,屈己求賢,存志合於天理,所以「有隕自天」,必得之矣。
上九,姤其角,吝,無咎。
【程傳】:至剛而在最上者,角也。九以剛居上,故以角為象。
人之相遇,以降屈以相從,和順以相接故能合也。上九高亢而剛極,人誰與之?
以此求遇,固可吝也。
己則如是,人之遠之,非他人之罪也,由己致之,故無所帰「咎」。
本義】:角,剛乎上者也。上九以剛居上而無位,不得其遇,故其象占與九三類。
【集註】:與「晋其角」同,當遇之時,高亢遇剛,不遇於初,故有姤其角之象,吝之道也。
然不近陰私,亦無咎矣,故其占如此。
《象》曰:姤其角,上窮吝也。
【程傳】:既処窮上,剛亦極矣,是上窮而致吝也。以剛極居高而求遇,不亦難乎?
【集註】:居上卦之極,故窮,惟窮所以吝。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