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大過-因過成徳

28 大過澤風大過
大過,棟橈。利有攸往,亨。

【程傳】:小過,陰過於上下;大過,陽過於中。陽過於中而上下弱矣,故為棟橈之象。
「棟」取其勝重,四陽聚於中,可謂重矣。九三九四皆取棟象,謂任重也。
「橈」取其本末弱,中強而本末弱,是以橈也。
陰弱而陽強,君子盛而小人衰,故利有攸往而亨也。棟,今人謂之檁(lǐn)。
【本義】:大,陽也。四陽居中過盛,故為大過。上下二陰,不勝其重,故有棟橈之象。
又以四陽雖過而二五得中,内巽外説,有可行之道,故利有所往而得亨也。
【集註】:木曲曰橈,本未弱而棟不正,有如水之曲也。
此卦大象坎,坎為棟坎主險陷,橈之象也。又為矯輮,亦橈曲之象也。
《彖》曰:大過,大者過也。
【程傳】:「大者過」,謂陽過也。在事,為事之大者過與其過之大。
棟橈,本末弱也。
【程傳】:謂上下二陰衰弱。陽盛則陰衰,故為大者過。在小過則曰小者過,陰過也。
【本義】:復以卦體釋卦辞。「本」,謂初;「末」,謂上;「弱」,謂陰柔。
剛過而中,巽而説行,利有攸往,乃亨。
【程傳】:言卦才之善也。剛雖過而二五皆得中,是処不失中道也。下巽上兌,是以巽順和説
之道而行也,在大過之時,以中道巽説而行,故利有攸往,乃所以能亨也。
大過之時大矣哉。
注云:是君子有為之時也。
【程傳】:大過之時,其事甚大,故贊之曰「大矣哉」。
如立非常之大事,興不世之大功,成絶俗之大德,皆大過之事也。
【本義】:大過之時,非有大過人之材,不能済也,故歎其大。
《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独立不懼,遁世無悶。
【程傳】:澤,潤養於木者也,乃至滅沒於木,則過甚矣,故為大過。
君子観大過之象,以立其大過人之行,君子所以大過人者,以其能独立不懼,遁世無悶也。
天下非之而不顧,独立不懼也;舉世不見知而不悔,遁世無悶也。
如此然後能自守,所以為大過人也。
【本義】:澤滅於木,大過之象也。不懼無悶,大過之行也。
【集註】:独立不懼,非有大過人之才,不能也。遁世無悶,非有大過人之徳,不能也。
独立象巽木之植,遁世象巽之伏,不懼無悶象兌之説。
節齋蔡氏曰:独立不懼,巽木象;遁世無悶,兌説象。
初六,藉用白茅,無咎。
【程傳】:初以陰柔巽體而処下,過於畏慎者也。
以柔在下,用茅藉物之象,不錯諸地而藉以茅,過於慎也。是以無咎。
茅之為物,雖薄而用可重者,以用之能成敬慎之道也。
慎守斯術而行,豈有失乎?大過之用也。
繋辞云:「苟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重也,
慎斯術也以往,其無所失矣」。言敬慎之至也。
茅雖至薄之物,然用之可甚重,以之藉薦則為重慎之道,是用之重也。
人之過於敬慎,為之非難而可以保其安而無過,苟能慎斯道,推而行之於事,其無所失矣。
【本義】:當大過之時,以陰柔居巽下,過於畏慎而無咎者也。故其象占如此。白茅,物之潔者。
【集註】:藉(jiè)者薦也,承薦其物也。因上承四剛,故曰藉。
茅者,草也。巽陰木為茅,故泰卦変巽曰茅,否卦大象巽亦曰茅。巽為白,白茅之象也。
《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程傳】:以陰柔処卑下之道,惟當過於敬慎而已。以柔在下,為以茅藉物之象,敬慎之道也。
九二,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無不利。
【程傳】:陽之大過,比陰則合,故二與五皆有生象。
九二當大過之初,得中而居柔,與初密比而相與。初既切比於二,二復無応於上,其相與可知,
是剛過之人而能以中自処,用柔相済者也。
過剛則不能有所為,九三是也。得中用柔則能成大過之功,九二是也。
楊者陽気易感之物,陽過則枯矣。楊枯而復生稊,陽過而未至於極也。
九二陽過而與初,老夫得女妻之象。老夫而得女妻,則能成生育之功。
二得中居柔而與初,故能復生稊(tí)而無過極之失,無所不利也。
在大過,陽爻居陰則善,二與四是也。二不言吉,方言無所不利,未遽至吉也。
本義】:陽過之始,而比初陰,故其象占如此。
「梯」,根也,榮於下者也,榮於下則生於上矣。夫雖老而得女妻,猶能成生育之功也。
【集説】:楊之枯,夫之老,是皆大者過也。
然九二過而得中,剛柔相済,猶楊枯而根生蘗,則有復榮之理。
人老而得女妻,則有得子之理,故無不利。稊與女妻皆指初六。
《象》曰: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
【程傳】:老夫之説少女,少女之順老夫,其相與過於常分,謂九二初六陰陽相與之和過於常也。
九三,棟橈,凶。
【程傳】:夫居大過之時,興大過之功,立大過之事,非剛柔得中,取於人以自輔,則不能也。
既過於剛強,則不能與人同,常常之功尚不能独立,況大過之事乎?
以聖人之才,雖小事必取於人,當天下之大任則可知矣。
九三以大過之陽,復以剛自居而不得中,剛過之甚者也。
以過甚之剛,動則違於中和而拂於衆心,安能當大過之任乎?
故不勝其任,如棟之橈,傾敗其室,是以凶也。取棟為象者,以其無輔而不能勝重任也。
或曰:三巽體而応於上,豈無用柔之象乎?
曰:言易者,貴乎識勢之重輕,時之変易。三居過而用剛,巽既終而且変,豈復有用柔之義?
応者謂志相從也,三方遇剛,上能繋其志乎?
【本義】:三四二爻,居卦之中,棟之象也。九三以剛居剛,不勝其重,故象橈而占凶。
【集説】:卦有四剛爻,而九三剛過特甚,故以彖之棟橈属之。太剛必折,故凶。
《象》曰:棟橈之凶,不可以有輔也。
【程傳】:剛強之過則不能取於人,人亦不能[一作肯]親輔之,如棟橈折,不可支輔也。
棟,當室之中,不可加助,是不可以有輔也。       愎bì:固執任性。
【集説】:九三過剛,雖有応於上,亦不可以輔。蓋其強愎自用,非無人輔之,有輔而不可以輔也。
然上六之才柔甚,亦非能輔之者,此九三所以無輔而凶也。
九四,棟隆,吉,有它吝。
【程傳】:四居近君之位,當大過之任者也。
居柔,為能用柔相済,既不過剛,則能勝其任,如棟之隆起,是以吉也。
隆起,取不下橈之義。
大過之時,非陽剛不能済,以剛処柔為得宜矣。若又與初六之陰相応,則過也。
既剛柔得宜,而志復応陰,是有它也。有它則有累於剛,雖未至於大害,亦可吝也。
蓋大過之時,動則過也。「有它」謂更有它志;「吝」為不足之義,謂可少也。
或曰:二比初則無不利,四若応初則為吝,何也?
曰:二得中而比於初,為以柔相済之義。四與初為正応,志相繋者也。九既居四,則柔得宜矣。
後牽繋於陰,以害其剛,則可吝也。
【本義】:以陽居陰,過而不過,故其象隆而占吉。然下応初六,以柔済之,則過於柔矣,
故又戒以有它則吝也。
《象》曰: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
【程傳】:棟隆起則吉,不橈曲以就下也。謂不下繋於初也。
九五,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無咎無譽。
【程傳】:九五當大過之時,本以中正居尊位,然下無応助,固不能成大過之功,而上比
過極之陰,其所相済者如枯楊之生華。
枯楊下生根稊則能復生,如大過之陽興成事功也。上生華秀雖有所発,無益於枯也。
上六過極之陰,老婦也。五雖非少,比老婦則為壮[一作壮夫 一作士夫]矣。
於五無所頼也,故反称婦得。
過極之陰,得陽之相済,不為無益也,以士夫而得老婦,雖無罪咎,殊非羨也。
故云無咎無譽。象復言其可醜也。
本義】:九五,陽過之極,又比過極之陰,故其象占皆與二反。
【集説】:九五與上六相比,楊譬則枯而生花,人譬則老婦得其士夫,九五中正,本無過為,
但以所比非嘉偶,而可醜耳,故無咎亦無譽。
【集註】:九五以陽剛応乎過極之長女,乃時之大過而不能生育者也,故有枯楊生華,
老婦得其士夫之象。
《象》曰:枯楊生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
【程傳】:枯楊不生根而生華,旋復枯矣,安能久乎?老婦而得士夫,豈能成生育之功,
為可醜矣。
【集註】:「何可久」,言終散漫。「亦可醜」,言非配合。言且不惟不能成生育之功,而配合
非宜,亦可醜也。
上六,過渉滅頂,凶,無咎。
【正義】:「過渉滅頂,凶」者,処大過之極,是過越之甚也。
以此渉危難,乃至於滅頂,言渉難深也。既滅其頂,所以凶也。
「無咎」者,所以渉難滅頂,至於凶亡,本欲済時拯難,意善功悪,無可咎責。
此猶龍逢、比干,憂時危乱,不懼誅殺,直言深諫,以忤無道之主,遂至滅亡。
其意則善,而功不成,復有何咎責?
程傳】:上六以陰柔処過極,是小人過常之極者也。
小人之所謂大過,非能為大過人之事也。
直過常越理,不恤危亡,履險蹈禍而已,如過渉於水,至滅沒其頂,其凶可知。
小人狂躁以自禍,蓋其宜也,復将何尤,故曰無咎。言自為之,無所怨咎也。
因澤之象而取「渉」義。
【本義】:処過極之地,才弱不足以済,然於義為無咎矣。蓋殺身成仁之事,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初藉用白茅,大過於慎者也。上過渉滅頂,大過於済者也。
《象》曰:過渉之凶,不可咎也。
注云:雖凶無咎,不害義也。
【程傳】:過渉至溺,乃自為之,不可以有咎也。言無所怨咎。
【集説】:「不可咎」謂不可以其過甚而責之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