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大壮-克己復禮

34 大壮雷天大壮
大壮,利貞。
 
【程傳】:大壮之道,利於貞正也。大壮而不得其正,強猛之為耳,非君子之道壮盛也。
【本義】:大,謂陽也。
四陽盛長,故為大壮,二月之卦也。陽壮則占者吉亨,不假言,但利在正固而已。
【集説】:若逞其強壮,以無道行之,是乃血気之壮,非君子之所謂壮也,故戒之曰利貞。
《彖》曰:大壮,大者壮也。剛以動,故壮。 
【程傳】:所以名大壮者,謂大者壮也。陰為小,陽為大。陽長以盛,是大者壮也。
下剛而上動,以乾之至剛而動,故為大壮。為大者壮與壮之大也。
【本義】:釋卦名義。以卦體言則陽長過中,大者壮也;以卦德言則乾剛震動,所以壮也。
大壮,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程傳】:大者既壮則利於貞正,正而大者,道也。極正大之理,則天地之情可見矣。
天地之道常久而不已者,至大至正也。正大之理,学者默識心通可也。
不云大正而云正大,恐疑為一事也。
【本義】:釋利貞之義,而極言之。
《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禮弗履。 
【正義】:盛極之時,好生驕溢,故於大壮誡以非禮勿履也。
【程傳】:雷震於天上,大而壮也。君子観大壮之象,以行其壮。君子之大壮者,莫若克己復禮。
古人云:「自勝之謂強」,《中庸》於「和而不流」,「中立而不倚」,皆曰「強哉矯」。
「赴湯火」,「蹈白刃」,武夫之勇可能也。          強哉矯:此為強者。
至於克己復禮,則非君子之大壮不可能也,故云:君子以非禮弗履。
初九,壮於趾。征凶,有孚。
【正義】:趾,足也。初在體下,有如趾足之象,故曰壮於趾也。
施之於人,即是在下而用壮也。在下用壮,陵犯於物,以斯而行,凶其信矣。故曰征凶有孚。
【程傳】:初,陽剛乾而処下,壮於進者也。在下而用壮,「壮於趾」也。趾,在下而進動之物。
九在下用壮而不得其中,夫以剛処壮,雖居上位,猶不可行,況在下乎?故征則其凶有孚。
孚,信也。謂以壮往則得凶,可必也。
【本義】:趾,在下而進動之物也。剛陽処下而當壮時,壮於進者也,故有此象。
居下而壮於進,其凶必矣,故其占又如此。
《象》曰:壮於趾,其孚窮也。
【程傳】:在最下而用壮以行,可必信其窮困而凶也。
【本義】:言必困窮。
九二,貞吉。 
【正義】:以其居中履謙,行不違禮,故得正而吉也。
【程傳】:二雖以陽剛當大壮之時,然居柔而処中,是剛柔得中不過於壮,得貞正而吉也。
或曰:貞,非以九居二為戒乎?曰:易取所勝為義,以陽剛健體當大壮之時,処得中道,
無不正也。在四則有不正之戒,人能識時義之輕重,則可以学易矣。
【本義】:以陽居陰,已不得其正矣。
然所処得中,則猶可因以不失其正,故戒占者使因中以求正,然後可以得吉也。
《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
【程傳】:所以貞正而吉者,以其得中道也。中則不失正,況陽剛而乾體乎。
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 
【程傳】:九三以剛居陽而処壮,又當乾體之終,壮之極者也。極壮如此,在小人則為用壮,
在君子則為用罔。小人尚力,故用其壮勇,君子志剛,故用罔。
「罔」,無也。猶云蔑也,以其至剛蔑視於事而無所忌憚也。
君子小人以地(位)言,如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乱。
剛柔得中則不折不屈,施於天下而無不宜,苟剛之大過,則無和順之德,多傷莫與,
貞固守此則危道也。
凡物莫不用其壮,齒者齧,角者觸,蹄者踶,羊壮於首,羝為喜觸,故取為象。
羊,喜觸藩籬,以藩籬當其前也。蓋所當必觸,喜用壮如此,必羸困其角矣。
猶人尚剛壮,所當必用必至摧困也。
三壮甚如此,而不至凶,何也?
曰:如三之為,其往,足以致凶,而方言其危,故未及於凶也。
凡可以致凶而未至者,則曰厲也。
本義】:過剛不中,當壮之時,是小人用壮,而君子則用罔也。
「罔」,無也,視有如無,君子之過於勇者也。如此,則雖正亦危矣。
「羝羊」,剛壮喜觸之物。「藩」,籬也。「羸」,困也。貞厲之占,其象如此。
【集註】:本卦大象兑,中爻為兑皆羊之象,故諸爻皆以羊言之。震為竹為葦,藩之象也。
觸藩者用壮之象也。
「罔」者無也,言不用也。君子以義理為勇以非禮弗履為大壮故不用壮也。
《象》曰:小人用壮,君子罔也。
【程傳】:在小人則為用其強壮之力,在君子則為用罔,志気剛強蔑視於事,靡所顧憚也。
【集註】:言用壮者小人之事,君子則無此也。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壮於大輿之輹。
【正義】:大輿者,大車也。下剛而進,将有憂虞,而九四以陽処陰,行不違謙,居謙即不失
其壮,故得正吉而悔亡也,故云「貞吉悔亡」。
九三以壮健不謙,即被羸其角。九四以謙而進,謂之上行。陰爻不罔己路,故藩決不羸也。
「壮於大輿之輹」者,言四乘車而進,其輹壮大,無有能脱之者,故曰「藩決~輿之輹」也。
程傳】:四,陽剛長盛,壮已過中,壮之甚也。
然居四為不正,方君子道長之時,豈可有不正也,故戒以貞則吉而悔亡。
蓋方道長之時,小失則害亨進之勢,是有悔也。若在他卦,重剛而居柔未必不為善也,
大過》是也。「藩」,所以限隔也。藩籬决開,不復羸困其壮也。
髙大之車,輪輹強壮,其行之利可知,故云「壮於大輿之輹」。輹,輪之要処也。
車之敗,常在折輹,輹壮則車強矣。云「壮於輹」,謂壮於進也。「輹」與「輻」同。
本義】:「貞吉悔亡」,與咸九四同占。
「藩決不羸」,承上文而言也。決,開也。三前有四,猶有藩焉。四前二陰,則藩決矣。
「壮於大輿之輹」,亦可進之象也。以陽居陰,不極其剛,故其象如此。
【集註】:震為大塗兑為附決,藩決之象也。四変坤大輿之象也。
「貞吉悔亡」者,惟正則吉而悔亡也。「決」破也,「藩決不羸」,承上文而言也。
三前有四之阻隔,猶有藩焉;四前二陰,則藩決而可前進矣。
「輹」與「輻」同,車輪之中幹也。車之敗,常在折輹,輹壮則車强矣。
「壮於大輿之輹」,言尚往而可進也。此二句又貞吉悔亡之象也。
九四當大壮之時以陽居陰,不極其剛,前無困阻,而可以尚往矣。故其占中之象如此。
《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
【正義】:「尚往」者,尚,庶幾也。言己不失其壮,庶幾可以往也。
【程傳】:剛陽之長必至於極,四雖已盛,然其往未止也。
以至盛之陽,用壮而進,故莫有當之,藩决開而不羸困其力也。「尚往」,其進不已也。
【集註】:「尚往」者,前無困阻而可以上進也。
六五,喪羊於易,無悔。 
【程傳】:羊群行而喜觸,以象諸陽並進。四陽方長而並進,五以柔居上,若以力制則難勝
而有悔,唯和易以待之,則群陽無所用其剛,是喪其壮於和易也,如此則可以無悔。
五以位言則正,以德言則中,故能用和易之道,使群陽雖壮無所用也。
本義】:卦體似兌,有羊象焉,外柔而内剛者也。
独六五以柔居中,不能抵觸,雖失其壮,然亦無所悔矣,故其象如此而占亦與咸九五同。
易,容易之易,言忽然不覚其亡也。或作疆場之場,亦通。漢・《食貨志》場作易。
【集説】:「羊」指九四之剛,非六五之柔所能制,是以在其畔而亡去。
夫剛過而用壮則有悔,六五非用壮者也,故無悔。
【集註】:易即場,田畔地也,震為大塗,場之象也。
本卦四陽在下故名大壮,至六五無陽則喪失其所謂大壮矣,故有「喪羊於易」之象。
既失其壮則不能前進,僅得無悔而已,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喪羊於易,位不當也。
【程傳】:所以必用柔和者,以陰柔居尊位故也。若以陽剛中正得尊位則下無壮矣。
以六五位不當也,故設喪羊於易之義。
然大率治壮不可用剛,夫君臣上下之勢不相侔也,苟君之権足以制乎下,則雖有
強壮跋扈之人,不足謂之壮也,必人君之勢有所不足,然後謂之治壮。
故治壮之道,不可以剛也。          侔móu:斉等也。
【集説】:以六居五,雖在尊位而其才柔弱,不能制在下之剛,故曰「喪羊於易位不當也」。
秀巖李氏曰:在大壮之世,以柔居尊失其壮矣。
【集註】:「位不當」者,以柔居五位也。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無攸利,艱則吉。
【程傳】:羝羊但取其用壮,故陰爻亦称之。
六以陰処震終而當壮極,其過可知,如羝羊之觸藩籬,進則礙身,退則妨角,進退皆不可也。
才本陰柔,故不能勝己以就義,是不能退也。陰柔之人,雖極用壮之心,然必不能終其壮,
有摧必縮,是不能遂也,其所為如此,無所往而利也。    摧:摧残。
陰柔処壮,不能固其守,若遇艱困,必失其壮。失其壮則反得柔弱之分矣,是艱則得吉也。
用壮則不利,知艱而処柔則吉也,居壮之終,有変之義也。
本義】:壮終動極,故觸藩而不能退。然其質本柔,故又不能遂其進也。其象如此,其占可知。
然猶幸其不剛,故能艱以処,則尚可以得吉也。
【集註】:震錯巽為進退,退遂之象也。
「艱」者,処之艱難而不忽慢也。「吉」者,無攸利者終得攸利也。
六五已喪羊矣,而上六又羝羊觸藩者,葢六五以一爻言也,上六則合一卦而言也。
三則剛之極,上則動之極,所以爻象皆同。
上六壮終動極,所以觸藩而不能退,然其質本柔又不能遂其進也,故有觸藩不能退遂之象。
占者之無攸利可知矣,然猶幸其不剛而不妄進也,若占者能艱以処之,則得以遂其進而吉矣。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艱則吉,咎不長也。
【正義】:「不詳也」者,祥者善也。進退不定,非為善也,故云不祥也。
「咎不長也」者,能艱固其志,即憂患消亡,其咎不長,釋所以得吉也。
【程傳】:非其処而処,故進退不能,是其自処之不詳慎也。
「艱則吉」,柔遇艱難又居壮終,自當変矣,変則得其分,過咎不長,乃吉也。
【集註】:詳者慎密也,「不詳」者,當壮終動極之時,不能度勢而行審幾而進也,既詳則能艱矣。
「咎」者,不能退不能遂之咎也,惟艱則能詳而咎不長矣。
心思之艱難,所以能詳;識見之詳明,所以方艱。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