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明夷-用晦而明

36 明夷地火明夷
明夷,利艱貞。

【正義】:夷者,傷也。此卦日入地中,明夷之象。
施之於人事,闇主在上,明臣在下,不敢顕其明智,亦明夷之義也。
時雖至闇,不可隨世傾邪,故宜艱難堅固,守其貞正之德。故明夷之世,利在艱貞。
程傳】:君子當明夷之時,利在知艱難而不失其貞正也。在昏暗艱難之時,而能不失其正,
所以為明,君子也。
【本義】:夷,傷也。為卦下離上坤,日入地中,明而見傷之象,故為明夷。
又其上六為暗之主,六五近之,故占者利於艱難以守正,而自晦其明也。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
【程傳】:明入於地,其明滅也,故為明夷。
晋者,明盛之卦,明君在上,群賢並進之時也;明夷昏暗之卦,暗君在上,明者見傷之時也。
日入於地中,明傷而昏暗也,故為明夷。
内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
【程傳】:内卦離,離者文明之象;外卦坤,坤者柔順之象,為人内有文明之德,而外能柔順也。
昔者文王如是,故曰文王以之。
當紂之昏暗,乃明夷之時,而文王内有文明之德,外柔順以事紂,蒙犯大難而内不失其明聖,
外足以遠禍患,此文王所用之道也,故曰文王以之。
【本義】:以卦德釋卦義。蒙大難,謂遭紂之乱而見囚也。
利艱貞,晦其明也。内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程傳】:明夷之時,利於処艱厄而不失其貞正,謂能晦藏其明也。
不晦其明,則被禍患;不守其正,則非賢明。
箕子當紂之時,身処其国内,切近其難,故云「内難」。
然箕子能晦藏其明而自守其正志,箕子所用之道也。故曰箕子以之。
【本義】:以六五一爻之義釋卦辞。「内難」,謂為紂近親,在其国内,如六五之近於上六也。
【集註】:「大難」,関天下之難;「内難」,一家之難。
《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衆,用晦而明。            莅lì:臨也。
注云:莅衆顕明,蔽偽百姓者也。故以蒙養正,以明夷莅衆。
藏明於内,乃得明也;顕明於外,巧所辟也。
程傳】:明,所以照,君子無所不照。然用明之過則傷於察,太察則盡事而無含弘之度。
故君子観明入地中之象,於莅衆也,不極其明察而用晦,然後能容物和衆,衆親而安,
是用晦乃所以為明也。若自任其明,無所不察,則己不勝其忿疾而無寬厚含容之德,
人情睽疑而不安,失莅衆之道,適所以為不明也。
古之聖人,設前旈屏樹者,不欲明之盡乎隠也。
【集説】:晦於外而明於内。家語云:水至清則無魚,人太察則無徒。
初九,明夷於飛,垂其翼。君子於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程傳】:初九,明體而居明夷之初,見傷之始也。九,陽明上升者也,故取飛象。
昏暗在上,傷陽之明,使不得上進,是於飛而傷其翼也。翼見傷,故垂朶。
凡小人之害君子,害其所以行者。
君子明照見事之微,雖始有見傷之端,未顕也,君子則能見之矣,故行去避之。
「君子於行」,謂去其祿位而退藏也;「三日不食」,言困窮之極也。
事未顕而処甚艱,非見幾之明,不能也。
夫知幾者,君子之独見,非衆人所能識也,故明夷之始,其見傷未顕而去之,則世俗孰不疑怪,
故有所往適則主人有言也。
然君子不以世俗之見怪而遅疑其行也。若俟衆人盡識,則傷已及而不能去矣。
此,薛方所以為明,而揚雄所以不獲其去也。        薛方&揚雄:人名。
或曰:傷至於垂翼,傷已明矣,何得衆人猶未識也?
曰:初,傷之始也。云垂其翼,謂傷其所以飛爾,其事則未顕也。
君子見幾,故亟去之;世俗之人未能見,故異而非之。    亟jí:急切。
如穆生之去楚,申公白公且非之,況世俗之人乎。但譏其責小禮而不知穆生之去,
避胥靡之禍也。當其言曰不去,楚人将鉗我於市。雖二儒者,亦以為過甚之言也。
又如袁閎於党事未起之前,名德之士,方鋒起而独潜身土室,故人以為狂生,卒免党錮之禍,
所往而人有言,胡足怪也。       胡:何也。
【本義】:飛而垂翼,見傷之象。占者行而不食,所如不合,時義當然,不得而避也。
【集説】:居明夷之初,不敢高飛,遂垂歛其翼以向下,此見機之明,不待難作而蚤避者也。
【集註】:離為雉,鳥之象也;中爻震足,行而長往之象也。
《象》曰:君子於行,義不食也。
【程傳】:君子遁藏而困窮,義當然也。唯義之當然,故安処而無悶,雖不食可也。
【本義】:唯義所在,不食可也。
六二,明夷,夷於左股,用拯馬壮,吉。
【程傳】:六二以至明之才,得中正而體順,順時自処,処之至善也。
雖君子自処之善,然當陰闇小人傷明之時,亦不免為其所傷,但君子自処有道,
故不能深相傷害,終能違避之爾。
足者,所以行也。股,在脛足之上,於行之用為不甚切;左,又非便用者。
手足之用,以右為便,唯蹶張用左,蓋右立為本也。「夷於左股」,謂傷害其行而不甚切也。
雖然,亦必自免有道,拯用壮健之馬,則獲免之速而吉也。
君子為陰闇所傷,其自処有道,故其傷不甚;自拯有道,故獲免之疾。
用拯之道,不壮則被傷深矣,故云馬壮則吉也。
二以明居陰闇之下,所謂吉者,得免傷害而已,非謂可以有為於斯時也。
【本義】:傷而未切,救之速則免矣。故其象占如此。
【集説】:初雖艱於飛,尚可以行;二則進而居大臣之位,故傷其左股而艱於行。
【集註】:以去暗君,雖不如初之遠,然亦不得言近,故以足之上股象之。
此爻変乾,為健為良馬,馬健壮之象也。
《象》曰:六二之吉,順以則也。
【程傳】:六二之得吉者,以其順処而有法則也,則謂中正之道。
能順而得中正,所以処明傷之時而能保其吉也。
【九家易】:坎爲法律
九三,明夷於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
【程傳】:九三,離之上,明之極也,又処剛而進。上六,坤之上,暗之極也。
至明居下而為下之上,至暗在上而処窮極之地,正相敵応,将以明去暗者也。
斯義也,其湯武之事乎!
南,在前而明方也。狩,畋而去害之事也。「南狩」,謂前進而除害也。
當克獲其大首,大首,謂暗之魁首,上六也。
三與上,正相応,為至明克至暗之象。
「不可疾貞」,謂誅其元悪,旧染污俗,未能遽革,必有其漸,革之遽,則駭懼而不安。
故《酒誥》云:「惟殷之廸諸臣惟工,乃湎於酒,勿庸殺之,姑惟教之」。至於既久,
尚曰「餘風未殄」。是漸潰之俗,不可以遽革也,故曰不可疾貞,正之,不可急也。
上六雖非君位,以其居上而暗之極,故為暗之主,謂之大首。
本義】:以剛居剛,又在明體之上而屈於至暗之下,正與上六闇主為応,故有向明除害
得其首悪之象。然不可以亟也,故有不可疾貞之戒。
成湯起於夏臺,文王興於羑里,正合此爻之義,而小事亦有然者。
【集説】:九三以剛居剛,又互震體之動,故戒之曰不可疾。
剛而正,則非為邪也,故又勉之曰貞。
【集註】:離為火居南方,南之象也。離為兵戈,中爻震動,戈兵震動,出征遠討之象也。
九三雖剛明,臣也;上六雖昏暗,君也。
必遅遅以俟之,出於萬一不得已,如天命未絶,人心尚在,則一日之間猶為君臣也。
征者,伐暴救民,其事正也,故不可疾,惟在於貞。若亟亟以富天下為心,是疾而不貞矣。
《象》曰:南狩之志,乃得大也。
【程傳】:夫以下之明除上之暗,其志在去害而已。如商周之湯武,豈有意於利天下乎?
得其大首,是能去害而大得其志矣,志苟不然,乃悖乱之事也。
【集註】:得天下有道,得其民也。得其民者,得其心也。故除殘去暴,必大得民心,
不然以暴易暴,安能行南狩之志。
六四,入於左腹,獲明夷之心,於出門庭。
【程傳】:六四以陰居陰而在陰柔之體,処近君之位,是陰邪小人居高位,以柔邪順於君者也。
六五明夷之君位,傷明之主也。四以柔邪順從之,以固其交。
夫小人之事君,未有由顕明以道合者也,必以隠僻之道,自結於上。
右當用,故為明顕之所;左不當用,故為隠僻之所。人之手足,皆以右為用。
世謂僻所為僻左,是左者隠僻之所也。       僻所:偏僻之地。
四由隠僻之道,深入其君,故云「入於左腹」,入腹,謂其交深也。其交之深,故得其心。
凡姦邪之見信於其君,皆由奪其心也。不奪其心,能無悟乎?
「於出門庭」,既信之於心而後行之於外也。邪臣之事暗君,必先蠱其心而後能行於外。
本義】:此爻之義,未詳。
竊疑「左腹」者,幽隠之処;「獲明夷之心於出門庭」者,得意於遠去之義。
言筮而得此者,其自処當如是也。        竊:私自。
蓋離體,為至明之德;坤體,為至暗之地;下三爻,明在闇外,故隨其遠近高下而処之不同。
六四以柔正,居闇地而尚浅,故猶可以得意於遠去。
五以柔中,居闇地而已迫,故為内難正志以晦其明之象。
上則極乎暗矣,故為自傷其明,以至於闇而又足以傷人之明。
蓋下五爻皆為君子,独上一爻為闇君也。
【集説】:六四雖在近君之地,入而無用,猶居隠避之地,故曰「入於左腹」。
得意於遠去,故曰「獲明夷之心,於出門庭」。
集註】:此爻指微子言。
蓋初爻指伯夷,二爻指文王,三爻指武王,五爻指箕子,上六指紂,則此爻指微子無疑矣。
「左腹」者,微子乃紂同姓,左右腹心之臣也。坤為腹,腹之象也。
此爻変中爻為巽,巽為入,入之象也。因六四與上六同體,故以腹心言之。
然必曰左腹者,右為前,左為後,今人言左遷,師卦六四「左次」是也。
六四雖與上六同體,然六五近上六在前,六四又隔六五在後,是六五當入其右,
而六四當入其左矣,故以左言之。
坤為黒,腹中乃黑暗幽隠之地也。心者心意也,明夷者紂也。明夷之心者,紂之心意也。
出門庭者,遁去也。中爻震綜艮,艮為門,門之象也。震足動,出門庭之象也。
言微子終日在腹裏左辺,黑暗幽隠之中,已得明夷之心意,知其暴虐無道,必亡天下,
不可輔矣,於是出門庭而帰周。
六四陰柔得正,與上六同體,已於幽暗之中,得其暴虐之心意,故有入腹獲心之象,
於是出門庭而遁去矣。占者得此,亦當遠去也。
《象》曰:入於左腹,獲心意也。
【程傳】:「入於左腹」,謂以僻邪之道入於君,而得其心意也。得其心,所以終不悟也。
【集註】:凡人腹中心事,難以知之,今入於左腹,已得其心意,知其不可輔矣,微子所以去也。
【九家易】:坎爲心坤爲腹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貞。
【程傳】:五為君位,乃常也,然易之取義,変動隨時。
上六,処坤之上而明夷之極,陰暗傷明之極者也。
五切進之,聖人因以五為切近至暗之人,以見処之之義,故不専以君位言。
上六,陰暗傷明之極,故以為明夷之主。五切近傷明之主,若顕其明則見傷害必矣。
故當如箕子之自晦藏,則可以免於難。箕子,商之旧臣而同姓之親,可謂切近於紂矣。
若不自晦其明,被禍可必也,故佯狂為奴,以免於害。
雖晦藏其明,而内守其正,所謂「内難而能正其志」,所以謂之仁與明也。
若箕子,可謂「貞」矣。以五陰柔,故為之戒云「利貞」,謂宜如箕子之貞固也。
若以君道言,義亦如是。人君有當含晦之時,亦外晦其明而内正其志也。
【本義】:居至闇之地,近至闇之君而能正其志,箕子之象也,貞之至也。利貞,以戒占者。
《象》曰:箕子之貞,明不可息也。
【程傳】:箕子晦藏不失其貞固,雖遭患難,其明自存,不可滅息也。
若逼禍患,遂失其所守,則是亡其明,乃滅息也。
【集註】:「不可息」者,耿耿不昧,常存而不息也。
「明不可息」者,言明可晦不可息,以其在内不露,所以為貞也。
上六,不明晦,初登於天,後入於地。
注云:処明夷之極,是至晦者也。本其初也,在乎光照,轉至於晦,遂入於地。
【程傳】:上居卦之終,為明夷之主,又為明夷之極。
上,至高之地,明在至高,本當遠照,明既夷傷,故不明而反昏晦也。
本居於高,明當及遠,「初登天」也;乃夷傷其明而昏暗,「後入於地」也。
上,居明夷之終,又坤陰之終,明傷之極者也。
【本義】:以陰居坤之極,不明其德以至於晦。
始則処高位,以傷人之明;終必至於自傷而墜厥命。故其象如此,而占亦在其中矣。
《象》曰:初登於天,照四国也。後入於地,失則也。
【程傳】:「初登於天」,居高而明,則當照及四方也,乃被傷而昏暗,是「後入於地」,失明之
道也。「失則」,失其道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