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晋卦-順上向明

35 晋火地晋
晋,康侯用錫馬蕃庶,昼日三接。
【程傳】:晋為進盛之時,大明在上而下體順附,諸侯承王之象也,故為康侯。
「康侯」者,治安之侯也。
上之大明而能同德以順附,治安之侯也,故受其寵数,錫之馬衆多也。
車馬,重賜也;蕃庶,衆多也。
不唯錫與之厚,又見親禮,晝日之中至於三接,言寵遇之至也。
晋,進盛之時,上明下順,君臣相得。
在上而言則進於明盛,在臣而言則進升高顕,受其光寵也。
本義】:「晋」,進也。
「康侯」,安国之侯也。「錫馬蕃庶」,「晝日三接」,言多受大賜而顕被親禮也。
蓋其為卦上離下坤,有日出地上之象;順而麗乎大明之德;
又其変自《》而来,為六四之柔進而上行以至於五。占者有是三者,則亦當有是寵也。
《彖》曰:晋,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
蕃庶,晝日三接」也。

【程傳】:晋,進也,明進而盛也。明出於地,益進而盛,故為晋。所以不謂之進者,進為前進,
不能包明盛之義。
「明出地上」,離在坤上也。坤麗於離,以順麗於大明,如順德之臣上附於大明之君也。
「柔進而上行」,凡卦離在上者,柔居君位,多云「柔進而上」。噬嗑是也。
六五以柔居君位,明而順麗,為能待下寵遇親密之義,是以為「康侯用~晝日三接」也。
大明之君,安天下者也。諸侯能附天子之明德,是康民安国之侯也,故謂之「康侯」,
是以享寵錫而見親禮,晝日之間三接見於天子也。不曰公卿而曰侯,天子治於上者也,
諸侯治於下者也。在下而順附於大明之君,諸侯之象也。
《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程傳】:「昭」,明之也。《左傳》曰:「昭德塞違,昭其度也」。
君子観明出地上而益明盛之象,而以自昭其明德。
去蔽致知,昭明德於己也;明明德於天下,昭明德於外也。明明德在己,故云自昭。
集註】:地乃陰土,譬之人欲之私。自者,我所本有也。
日本明,入於地則暗矣,猶人之德本明,但溺於人欲之私則暗矣。
初六,晋如摧如,貞吉。罔孚,裕無咎。
【程傳】:初居晋之下,進之始也。
「晋如」,升進也;「摧如」,抑退也。於始進而言,遂其進不遂其進,唯得正則吉也。
「罔孚」者,在下而始進,豈遽能深見信於上?苟上未見信,則當安中自守,雍容寬裕,
無急於求上之信也。則可無咎,此君子処進退之道也。
苟欲信之心切,非汲汲以失其守,則悻悻以傷於義矣,皆有咎也。
故裕則無咎,君子処進退之道也。
本義】:以陰居下,応不中正,有欲進見摧之象。占者如是而能守正則吉。
設不為人所信,亦當処以寬裕則無咎也。
正義】:「罔孚」者,処卦之始,功業未著,未為人所信服,故曰罔孚。
「裕」,寬也。方踐卦始,未至履位,不可自以為足也,若以此為足,是自喪其長也。
故必宜寬裕其德,使功業弘廣,然後無咎,故曰「裕無咎」也。
✤案:中爻艮止,摧如之象也。
《象》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無咎,未受命也。
【正義】:「独行正」者,独猶専也,言進與退,専行其正也。
「裕無咎未受命也」者,処進之初,未得履位,未受錫命,故宜寬裕進德,乃得無咎。
程傳】:無進無抑,唯独行正道也。寬裕則無咎者,始欲進而未當位故也。
君子之於進退,或遲或速,唯義所當,未嘗不裕也。
聖人恐後之人不達寬裕之義,居位者廃職失守以為裕,故特云初六裕則無咎者,
始進未受命當職任故也。
若有官守不信於上而失職,一日不可居也。然事非一概,久速唯時,亦容有為之兆者。
六二,晋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於其王母。
【程傳】:六二在下,上無応援,以中正柔和之德,非強於進者也,故於進為可憂愁,
謂其進之難也。然守其貞正則當得吉,故云「晋如愁如,貞吉」。
「王母」,祖母也,謂陰之至尊者,指六五也。
二以中正之道自守,雖上無応援不能自進,然其中正之德久而必彰,上之人自當求之。
蓋六五大明之君,與之同德,必當求之,加之寵祿,「受介福於王母」也。介,大也。
本義】:六二中正,上無応援,故欲進而愁。占者如是而能守正,則吉而受福於王母也。
「王母」,指六五,蓋享先妣之吉占。而凡以陰居尊者,皆其類也。
【集註】:中爻坎為加憂,為心病,愁之象也。離為日,王之象也。離為中女,母之象也。
《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程傳】:「受茲介福」,以中正之道也。人能守中正之道,久而必亨,況大明在上而同德,
必受大福也。
六三,衆允,悔亡。
【程傳】:以六居三,不得中正,宜有悔咎,而三在順體之上,順之極者也。
三陰皆順上者是也,是三之順上與衆同志,衆所允從,其悔所以亡也。
有順上向明之志,而衆允從之,何所不利?或曰:不由中正,而與衆同得,為善乎?
曰:衆所允者,必至當也。況順上之大明,豈有不善也?是以悔亡。蓋亡其不中正之失矣。
古人曰:謀從衆,則合天心。
本義】:三不中正,宜有悔者,以其與下二陰皆欲上進,是以為衆所信而悔亡也。
【集説】:「允」,信也,從也。三居二陰之上,二陰皆順從之,以其能相引而與之俱進也。
若不顧其下,冒然独進,則衆怨帰之,能無悔乎?
居非其位,本當有悔,衆允之是以悔亡也。不言晋者,以九四阻於前,未能遽進也。
【集註】:坤為衆,衆之象也。
《象》曰:衆允之,志上行也。
【程傳】:「上行」,上順麗於大明也。上從大明之君,衆志之所同也。
【集説】:衆皆允之者,蓋其志皆欲上行,以順承大明之君也。
九四,晋如鼫鼠,貞厲。
【程傳】:以九居四,非其位也。非其位而居之,貪據其位者也。
貪処高位,既非所安,而又與上同德,順麗於上,三陰皆在己下,勢必上進,故其心畏忌之。
貪而畏人者,鼫鼠(shí shǔ)也。故云「晋如鼫鼠」。
貪於非據而存畏忌之心,貞固守此,其危可知。言「貞厲」者,開有改之道也。
本義】:不中不正,以竊高位,貪而畏人,蓋危道也。故為鼫鼠之象。占者如是,雖正亦危。
【集註】:中爻艮,変爻亦艮,鼠之象也。
鼠竊人之物,然晝則伏藏,夜則走動,蓋不敢見日而畏人者也。
《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程傳】:賢者以正德,宜在高位,不正而処高位則為非據,貪而懼失則畏人。
固処其地,危可知也。
【集註】:位不當者,不中不正也。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
【程傳】:六以柔居尊位,本當有悔,以大明而下皆順附,故其悔得亡也。
下既同德順附,當推誠委任,盡衆人之才,通天下之志,勿復自任其明,恤其失得,
如此而往,則吉而無不利也。
六五,大明之主。不患其不能明照,患其用明之過,至於察察,失委任之道,
故戒以「失得勿恤(xù)」也。
夫私意偏任,不察則有蔽。盡天下之公,豈當復用私察也?
本義】:以陰居陽,宜有悔矣。以大明在上而下皆順從,故占者得之,則其悔亡。
又一切去其計功謀利之心,則往吉而無不利也。然亦必有其德,乃応其占耳。
【集註】:恤者,憂也。中爻坎為加憂,恤之象也。五変,則中爻不成坎,故不憂,而勿恤矣。
火無定體,倏(shū)然而活,倏然而沒,失得其常事也。
「悔亡」者,中以行正也。「失得勿恤」者,虚中則廓然大公,不以失得累其心也,故吉無不利。
六五柔中為自昭明德之主,天下臣民,莫不順而麗之,是以事皆悔亡,而心則不累於得失。
持此以往,蓋吉而無不利者也。占者有是德,斯応是占矣。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程傳】:以大明之德,得下之附,推誠委任,則可以成天下之大功,往而有福慶也。
【集註】:「往有慶」,即吉無不利。
上九,晋其角,維用伐邑,厲吉無咎,貞吝。
【程傳】:「角」,剛而居上之物。上九以剛居卦之極,故取角為象。
以陽居上,剛之極也。在《晋》之上,進之極也。剛極則有強猛之過,進極則有躁急之失。
以剛而極於進,失中之甚也。無所用而可,維独用於伐邑,則雖厲而吉且無咎也。
伐四方者,治外也;伐其居邑者,治内也。言伐邑,謂内自治也。
人之自治,剛極則守道愈固,進極則遷善愈速。如上九者,以之自治,則雖傷於厲而吉且
無咎也。厳厲,非安和之道,而於自治則有功也。
復云「貞吝」,以盡其義,極於剛進,雖自治有功,然非中和之德,故於貞正之道為可吝也。
不失中正,為貞。
本義】:角剛而居上,上九剛進之極,有其象矣。
占者得之而以伐其私邑,則雖危而吉且無咎。然以極剛治小邑,雖得其正,亦可吝矣。
【集説】:邑指四,上之応在三,而九四以剛據其上,固不容不伐。然而兵,凶器也,
能以危厲為戒,斯可吉而無咎。
若肆其剛暴,固執而不知変,則太剛必折,遂有可羞吝者矣。
晋貴柔而悪剛,故九四上九皆言厲。
【集註】:離為兵戈坤為衆,此爻変震,衆人戈兵震動,伐邑之象也。
《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程傳】:「維用伐邑」,既得吉而無咎,復云「貞吝」者,其道未光大也,以正理言之,猶可吝也。
夫道既光大則無不中正,安有過也?
今以過剛自治,雖有功矣,然其道未光大,故亦可吝,聖人言盡善之道。
【集説】:四據其応,其道不容不伐,必用伐而得之,未足以為光明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