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豊卦-持盈守中

55 豊雷火豊
豊,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正義】:豊,卦名也,《彖》及《序卦》皆以大訓豊也,然則豊者,多大之名,盈足之義,
財多德大,故謂之為豊。
德大則無所不容,財多則無所不済。無所壅礙,謂之為亨,故曰「豊亨」。
「假」,至也,豊亨之道,王之所尚,非有王者之德,不能至之,故曰「王假之」也。
「勿」,無也。王能至於豊亨,乃得無復憂慮,故曰「勿憂」也。
用夫豊亨無憂之德,然後可以君臨萬国,遍照四方,如日中之時,遍照天下,故曰「宜日中」也。
程傳】:豊為盛大,其義自「亨」。極天下之光大者,為王者能致之。「假」,至也。
天位之尊,四海之富,群生之衆,王道之大,極豊之道其唯王者乎!
豊之時,人民之繁庶,事物之殷盛,治之豈易周?為可憂慮。
宜如日中之盛明廣照,無所不及,然後無憂也。
本義】:豊,大也。以明而動,盛大之勢也,故其占有亨道焉。
然王者至此,盛極當衰,則又有憂道焉。
聖人以為徒憂無益,但能守常,不至於過盛則可矣,故戒以勿憂,宜日中也。
集説】:天下之事,唯中乃無憂,不中則有憂,勿憂之道,宜以日中為法,苟能如日之正中,
無所偏照,則可常保其豊茲,蓋聖人持盈守中,満而不溢,高而不危之道也。
【集註】:此卦離日在下,日已昃矣。昃則不能照天下也。
孔子乃足之曰:日至中不免於昃,徒憂而已。
《彖》曰:豊,大也。明以動,故豊。
【程傳】:豊者,盛大之義。離明震動,明動相資,而成豊大也。
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
【正義】:「王假之,尚大也」者,豊大之道,王所崇尚,所以王能至之,以能尚大故也。
日中之時,遍照天下,王無憂慮,德乃光被,同於日中之盈,故曰「勿憂~照天下也」。
程傳】:王者,有四海之廣,兆民之衆,極天下之大也。故豊大之道,唯王者能致之。
所有既大,其保之治之之道亦當大也,故王者之所尚,至大也。
所有既廣,所治既衆,當憂慮其不能周及。宜如日中之盛明,普照天下,無所不至,
則可「勿憂」矣。如是然後,能保其豊大。保有豊大,豈小才小知之所能也?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虚,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正義】:此孔子因豊設戒,以上言王者以豊大之德,照臨天下,同於日中。
然盛必有衰,自然常理。日中至盛,過中則昃;月満則盈,過盈則食。
天之寒暑往来,地之陵谷遷貿,盈則與時而消,虚則與時而息。
天地日月,尚不能久,況於人與鬼神,而能長保其盈盛乎?勉令及時脩德,仍戒居存慮亡也。
程傳】:既言豊盛之至,復言其難常,以為誡也。
日中盛極,則當昃昳;月既盈満,則有虧缺。天地之盈虚,尚與時消息,況人與鬼神乎!
天地盈虚與時消息,盖盈則與時消而反於虚;虚則與時息而復乎盈。
盈虚謂盛衰,消息謂進退,天地之運,亦隨時進退也。
鬼神,謂造化之迹,於萬物盛衰,可見其消息也。
於豊盛之時而為此誡,欲其守中,不至過盛。処豊之道,豈易也哉!
【本義】:此又発明卦辞外意,言不可過中也。
《象》曰:雷電皆至,豊。君子以折獄致刑。
注云:文明以動,不失情理也。
【正義】:雷者天之威動,電者天之光耀。雷電俱至,則威明備,足以為豊也。
「君子以折獄致刑」者,君子法象天威而用刑罰,亦當文明以動,折獄断決也。
断決獄訟,須得虚実之情;致用刑罰,必得輕重之中。若動而不明,則淫濫斯及,
故君子象於此卦而折獄致刑。
程傳】:雷電皆至,明震並行也,二體相合,故云「皆至」。明動相資,成豐之象。
離明也,照察之象。震動也,威断之象。
「折獄」者,必照其情実,唯明克允;「致刑」者,以威於姦悪,唯断乃成。
故君子観雷電明動之象,以「折獄致刑」也。      允:公平得當。
噬嗑》言先王「飭法」,《豊》言君子「折獄」。以明在上而麗於威震,王者之事,故為制刑立法;
以明在下而麗於威震,君子之用,故為「折獄致刑」。
《旅》,明在上而云君子者,《旅》取慎用刑與不留獄,君子皆當然也。
【本義】:取其威照並行之象。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無咎,往有尚。
【程傳】:雷電皆至,成豊之象;明動相資,致豊之道。非明,無以照;非動,無以行。
相須猶形影,相資猶表裏。初九明之初,九四動之初,宜相須以成其用,故雖旬而相応。
位則相応,用則相資,故初謂四為配主,己所配也。
配雖匹称,然就之者也,如配天以配君子。故初於四云「配」,四於初云「夷」也。
「旬」,均也。天下之相応者,常非均敵,如陰之応陽,柔之從剛,下之附上,敵安肯相從?
唯《豊》之初四,其用則相資,其応則相成,故雖均是陽剛,相從而無過咎也。
蓋非明則動無所之;非動則明無所用,相資而成用。
同舟則胡越一心,共難則仇怨協力,事勢使然也。
往而相從,則能成其豊,故云「有尚」,有可嘉尚也。在他卦,則不相下而離隙矣。
【本義】:「配主」,謂四。「旬」,均也,謂皆陽也。
當豊之時,明動相資,故初九之遇九四,雖皆陽剛,而其占如此也。
《象》曰:雖旬無咎,過旬災也。
【程傳】:聖人因時而処宜,隨事而順理。夫勢均則不相下者,常理也。然有雖敵而相資者,
則相求也,初四是也,所以雖旬而無咎也。
與人同而力均者,在乎降己以相求,協力以從事,若懷先己之私,有加上之意,則患當至矣,
故曰「過旬災也」。均而先已,是「過旬」也,一求勝,則不能同矣。
【本義】:戒占者不可求勝其配,亦爻辞外意。
六二,豊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発若,吉。
【程傳】:明動相資,乃能成豊。   蔀bù:覆蓋於棚架上以遮蔽陽光的草席。
二為明之主,又得中正,可謂明者也。而五在正応之地,陰柔不正,非能動者。
二五雖皆陰,而在明動相資之時,居相応之地,五才不足,既其応之才不足資,
則独明不能成豊,既不能成豊,則喪其明功,故為「豊其蔀」。
二至明之才,以所応不足與而不能成其豊,喪其明功,無明功則為昏暗,故云「見斗」。
「斗」昏見者也。「蔀」,周匝之義,用障蔽之物,掩晦於明者也。
「斗」,属陰而主運平,象五以陰柔而當君位。
日中盛明之時乃見斗,猶豊大之時,乃遇柔弱之主。斗以昏見,言「見斗」,則是明喪而暗矣。
二雖至明中正之才,所遇乃柔暗不正之君。
既不能下求於己,若往求之,則反得疑猜忌疾,暗主如是也。
然則如之何而可?夫君子之事上也,不得其心,則盡其至誠,以感発其志意而已。
苟誠意能動,則雖昏蒙可開也;雖柔弱可輔也;雖不正可正也。
古人之事庸君常主而克行其道者,己之誠意上達,而君見信之篤耳。
管仲之相桓公、孔明之輔後主是也。若能以誠信,発其志意,則得行其道,乃為吉也。
本義】:六二居豊之時,為離之主,至明者也。而上応六五之柔暗,故為豊蔀見斗之象。
「蔀」,障蔽也。大其障蔽,故日中而昏也。往而從之,則昏暗之主,必反見疑。
唯在積其誠意,以感発之,則「吉」。戒占者宜如是也。虚中,有孚之象。
【集註】:「若」,語助辞。
《象》曰:有孚発若,信以発志也。
【程傳】:「有孚発若」,謂以己之孚信,感発上之心志也。
苟能発,則其吉可知,雖柔暗有可発之道也。
集註】:志者君之心志也,信以発志者,盡一己之誠信,以感発其君之心志也。
能発其君之志,則己之心與君之心相為流通矣。
伊尹之於太甲,孔明之於後主,郭子儀之於肅宗代宗,用此道也。
九三,豊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無咎。
【程傳】:「沛」字,古本有作「斾pèi」字者。王弼以為「幡幔fān màn」,則是斾也。
「幡幔」,圍蔽於内者,「豊其沛」,其暗更甚於蔀也。三明體而反暗於四者,所応陰暗故也。
三居明體之上,陽剛得正,本能明者也。豊之道,必明動相資而成。
三応於上,上陰柔又無位而処震之終,既終則止矣,不能動者也。
他卦至終則極,震至終則止矣。三無上之応,則不能成豊。
「沬」,星之微小無名数者。「見沬」,暗之甚也。豊之時而遇上六,「日中」而「見沬」者也。
「右肱」,人之所用,乃折矣,其無能為可知。
賢智之才,遇明君則能有為於天下。上無可頼之主,則不能有為,如人之折其右肱也。
人之為有所失,則有所歸咎,曰由是故致是。
若欲動而無右肱,欲為而上無所頼,則不能而已,更復何言,無所歸咎也。
【本義】:「沛」,一作旆,謂凡旛幔也,其蔽甚於蔀矣。「沬」,小星也。
三処明極而応上六,雖不可用而非咎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豊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程傳】:三応於上,上応而無位,陰柔無勢力而処既終,其可共済大事乎!
既無所頼,如右肱之折,終不可用矣。
九四,豊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程傳】:四雖陽剛,為動之主,又得大臣之位,然以不中正,遇陰暗柔弱之主,豈能致豊大也,
故為「豊其蔀」。「蔀」,周圍掩蔽之物。周圍則不大,掩蔽則不明。
「日中見斗」,當盛明之時,反昏暗也。夷主,其等夷也,相応故謂之主。
初四皆陽而居初,是其德同;又居相応之地,故為夷主。
居大臣之位而得在下之賢,同德相輔,其助豈小也哉!故「吉」也。
如四之才,得在下之賢為之助,則能致豊大乎?
曰:在下者上有當位為之與,在上者下有賢才為之助,豈無益乎,故「吉」也。
然至天下之豊,有君而後能也。五陰柔居尊而震體,無虚中巽順下賢之象。
下雖多賢,亦将何為?蓋非陽剛中正,不能致天下之豊也。
本義】:象與六二同。夷,等夷也,謂初九也。其占為當豊而遇暗主,下就同德則「吉」也。
【集註】:二之豊蔀見斗者,応乎其昏暗也。四之豊蔀見斗者,比乎其昏暗也。
《象》曰:豊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程傳】:「位不當」,謂以不中正居高位,所以闇而不能致豊。
「日中見斗,幽不明也」,謂幽暗不能光明,君陰柔而臣不中正故也。
「遇其夷主,吉行也」,陽剛相遇,吉之行也。下就於初,故云行。下求則為吉也。
六五,来章,有慶譽,吉。
【程傳】:五以陰柔之才,為豊之主,固不能成其豊大。
若能来致在下章美之才而用之,則有福慶,復得美譽,所謂「吉」也。
六二文明中正,章美之才也。
為五者誠能致之在位而委任之,可以致豊大之慶,名譽之美,故「吉」也。
章美之才,主二而言。然初與三四皆陽剛之才,五能用賢則彙征矣。
二雖陰,有文明中正之德,大賢之在下者也。
五與二,雖非陰陽正応,在明動相資之時,有相為用之義。
五若能来章,則有「慶譽」而「吉」也。然六五無虚已下賢之義,聖人設此義以為教耳。
本義】:質雖柔暗,若能来致天下之明,則有「慶譽」而「吉」矣。蓋因其柔暗而設此以開之。
占者能如是,則如其占矣。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程傳】:其所謂吉者,可以有慶福及於天下也。
人君雖柔暗,若能用賢才,則可以為天下之福,唯患不能耳。
上六,豊其屋,蔀其家,闚其戸,闃其無人,三歳不覿,凶。
【程傳】:六以陰柔之質而居豊之極,処動之終,其満假躁動甚矣。
処豊大之時,宜乎謙屈,而処極高;致豊大之功,在乎剛健,而體陰柔;
當豊大之任,在乎得時,而不當位。如上六者,処無一當,其凶可知。
「豊其屋」,処太高也。「蔀其家」,居不明也。以陰柔居豊大而在無位之地,乃高亢昏暗,
自絶於人,人誰與之?故「闚其戸,閴其無人」也。         闚、窺也。闃、静也。
至於三歳之久而不知変,其「凶」宜矣。「不覿」,謂尚不見人,蓋不変也。
六居卦終,有変之義,而不能遷,是其才不能也。
本義】:以陰柔居豊極,処動終明極而反暗者也。故為豊大其屋而反以自蔽之象。
「無人」「不覿」,亦言障蔽之深,其「凶」甚矣。
《象》曰:豊其屋,天際翔也。窺其戸,闃其無人,自藏也。
【程傳】:六処豊大之極,在上而自高,若飛翔於天際,謂其高大之甚。
闚其戸而無人者,雖居豊大之極,而実無位之地,人以其昏暗自高大,
故皆棄絶之,自藏避而弗與親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