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歸妹-知敝永終

54 帰妹雷澤歸妹
歸妹,征凶,無攸利。

【正義】:歸妹者,卦名也。婦人謂嫁曰「歸」,《歸妹》猶言嫁妹也。
然易論歸妹得名不同,《泰》卦六五云「帝乙歸妹」,彼據兄嫁妹謂之歸妹。
此卦名歸妹,以妹從娣而嫁謂之《歸妹》。
咸卦明二少相感,恒卦明二長相承,今此卦以少承長,非是匹敵,明是妹從姊嫁,
故謂之《歸妹》焉。
古者諸侯一取九女,嫡夫人及左右媵(yìng)皆以姪娣從,故以此卦當之矣。
不言歸姪者,女娣是兄弟之行,亦舉尊以包之也。
「征凶,無攸利」者,歸妹之戒也。征謂進有所往也。
妹從娣嫁,本非正匹,惟須自守卑退,以事元妃。若妄進求寵,則有並后凶咎之敗也。
程傳】:以説而動,動而不當,故「凶」。不當,位不當也。「征凶」,動則凶也。
如卦之義,不独女歸,無所往而利也。
「歸妹」者,女之歸也。 「妹」,少女之称。為卦,震上兌下,以少女從長男也。
男動而女説,又以説而動,皆男説女,女從男之義。
卦有男女配合之義者四:《》,《》,《》,《歸妹》也。
《咸》,男女之相感也。 男下女,二気感応,止而説,男女之情相感之象。
《恒》,常也。 男上女下,巽順而動,陰陽皆相応,是男女居室,夫婦唱隨之常道。
《漸》,女歸之得其正也。男下女而各得正位,止静而巽順,其進有漸,男女配合,得其道也。
《歸妹》,女之嫁歸也。男上女下,女從男也,而有説少之義。
以説而動。動以説,則不得其正矣,故位皆不當。
初與上雖當陰陽之位,而陽在下,陰在上,亦不當位也,與《漸》正相對。
「咸・恒」夫婦之道,「漸・歸妹」,女歸之義。
「咸」與「歸妹」,男女之情也。「咸」止而説,「歸妹」動於説,皆以説也。
「恒」與「漸」,夫婦之義也。「恒」巽而動,「漸」止而巽,皆以巽順也。
男女之道,夫婦之義,備於是矣。
《歸妹》為卦,澤上有雷,雷震而澤動,從之象也。物之隨動,莫如水。
男動於上而女從之,嫁歸從男之象。
震,長男;兌,少女。少女從長男,以説而動,動而相説也。
人之所説者,少女,故云「妹」,為女歸之象,又有長男説少女之義,故為「歸妹」也。
本義】:婦人謂嫁曰歸。妹,少女也。
兌以少女而從震之長男,而其情又為以説而動,皆非正也,故卦為歸妹。
而卦之諸爻,自二至五,皆不得正,三五又皆以柔乘剛,故其占征凶,而無所利也。
《彖》曰:歸妹,天地之大義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歸妹,人之終始也。
【正義】:「歸妹,天地之~萬物不興」者,此舉天地交合,然後萬物蕃興,證美歸妹之義。
所以未及釋卦名,先引證者,以歸妹之義,非人情所欲,且違於匹對之理。
蓋以聖人制禮,令姪娣從其姑姊而充妾媵者,所以廣其継嗣,以象天地以少陰少陽、長陰
長陽之氣共相交接,所以蕃興萬物也。
「歸妹,人之終始也」者,上既引天地交合為證,此又舉人事「歸妹」結合其義也。
天地以陰陽相合而得生物不已,人倫以長少相交而得継嗣不絶,歸妹豈非「天地之大義,
人倫之終始」也?
程傳】:一陰一陽之謂道,陰陽交感,男女配合,天地之常理也。
「歸妹」,女歸於男也,故云「天地之大義也」;男在女上,陰從陽動,故為女歸之象。
天地不交,則萬物何從而生?女之歸男,乃生生相続之道也。
男女交而後有生息,有生息而後其終不窮。前者有終而後者有始,相続不窮,是人之終始也。
【本義】:釋卦名義也。「歸」者,女之終。「生育」者,人之始。
説以動,所歸妹也。
【正義】:此就二體釋歸妹之義。少女而與長男交,少女所不楽也。而今「説以動」,所歸必妹也,
雖與長男交,嫁而係於娣,是以説也。
係娣所以説者,既係娣為媵,不得別適,若其不以備数,更有動望之憂,故係娣而行合禮,
「説以動」也。
【程傳】:以二體釋歸妹之義。男女相感,説而動者,少女之事,故以説而動,所歸者妹也。
征凶,位不當也。無攸利,柔乘剛也。
【正義】:「征凶,位不當也」者,此因二三四五皆不當位,釋征凶之義。
位既不當,明非正嫡,因説動而更求進,妖邪之道也,所戒其征凶也。
「無攸利,柔乘剛也」者,此因六三六五乘剛,釋無攸利之義。
夫陽貴而陰賤,以妾媵之賤,進求殊寵,即是以賤陵貴,故無施而利也。
程傳】:所以征則凶者,以諸爻皆不當位也。
所処皆不正,何動而不凶?大率以説而動,安有不失正者?
不唯位不當也,又有乘剛之過,三五皆乘剛。
男女有尊卑之序,夫婦有唱隨之禮,此常理也,如《》是也。
苟不由常正之道,徇情肆欲,惟説是動,則夫婦瀆乱,男牽欲而失其剛,婦狃説而忘其順,
如歸妹之乘剛是也,所以「凶」,無所往而利也。
夫陰陽之配合,男女之交媾,理之常也。
然從欲而流放,不由義理,則淫邪無所不至,傷身敗德,豈人理哉。歸妹之所以凶也。
【本義】:又以卦體,釋卦辞。男女之交,本皆正理,唯若此卦,則不得其正也。
《象》曰:澤上有雷,歸妹。君子以永終知敝。
【正義】:歸妹,相終始之道也。故君子象此以永長其終,知応有不終之敝故也。
【程傳】:雷震於上,澤隨而動;陽動於上,陰説而從,女從男之象也,故為《歸妹》。
君子観男女配合,生息相続之象,而以永其終,知有敝也。
「永終」,謂生息嗣続,永久其傳也。「知敝」,謂知物有敝壞而為相継之道也。
女歸則有生息,故有永終之義。
又夫婦之道當常永有終,必知其有敝壞之理而戒慎之,「敝壞」,謂離隙。
歸妹,説以動者也,異乎恒之巽而動,漸之止而巽也。少女之説,情之感動,動則失正。
非夫婦正而可常之道,久必敝壞,知其必敝,則當思永其終也。
天下之反目者,皆不能永終者也,不独夫婦之道。
天下之事,莫不有終有敝,莫不有可継可久之道。観《歸妹》,則當思永終之戒也。
本義】:雷動澤隨,歸妹之象。君子観其合之不正,知其終之有敝也。推之事物,莫不皆然。
【集註】:兌為毀折,有敝象。中爻坎,為通離為明,有知象,故知其敝。
天下之事,凡以仁義道德相交合者,則久久愈善,如劉孝標所謂「風雨急而不輟其音,
霜雪零而不渝其色」,此永終無敝者也。 劉峻(463~521年):南朝梁学者兼文学者。
故以勢合者,勢盡則情疏;以色合者,色衰則愛弛,垝垣復関之輩,雖言笑於其初,
而桑落黄隕之嗟,終痛悼於其後,君子立身一敗,萬事瓦裂,其敝至此。
雷震澤上,水氣隨之而升,女子從人之象也。故君子観其合之不正,而動於一時情欲之私,
即知其終之有敝,而必至失身敗德,相為睽乖矣。此所以欲善其終,必慎其始。
初九,歸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正義】:少女謂之妹,從姊而行謂之歸。
初九以兌適震,非夫婦匹敵,是從姊之義也,故曰「歸妹以娣」也。
妹而継姊為娣,雖非正配,不失常道,譬猶跛人之足然。
雖不正,不廃能履,故曰「跛能履」也。
少長非偶,為妻而行則凶焉,為娣而行則吉,故曰「征吉」也。
程傳】:女之歸,居下而無正応,「娣」之象也。
剛陽在婦人為賢貞之德,而処卑順,娣之賢正者也。処説居下,為順義。
娣之卑下,雖賢,何所能為?不過自善其身,以承助其君而已。如跛之能履,言不能及遠也。
然在其分,為善,故以是而行則吉也。
本義】:初九,居下而無正応,故為娣象。然陽剛在女子為賢正之德,但為娣之賤,僅能
承助其君而已,故又為跛能履之象,而其占則征吉也。
【集註】:兌為妾,娣之象。初在下,亦娣之象。兌為毀折,有跛之象。
若以変坎論,坎為曳,亦跛之象也。
《象》曰:歸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
【正義】:「以恒也」者,妹而為娣,恒久之道也。「吉相承也」者,行得其宜,是相承之吉也。
【程傳】:歸妹之義,以説而動,非夫婦能常之道。
九乃剛陽有賢貞之德,雖娣之微,乃能以常者也。
雖在下不能有所為,如跛者之能履,然征而吉者,以其能相承助也,能助其君,娣之吉也。
本義】:恒,謂有常久之德。
【集説】:以恒者,歸妹用娣,以其廣継嗣而為恒久之道也。
相承者,佐其嫡以相與奉承其夫也。
九二,眇能視,利幽人之貞。
【程傳】:九二陽剛而得中,女之賢正者也。
上有正応而反陰柔之質,動於説者也,乃女賢而配不良。故二雖賢,不能自遂以成其
内助之功,適可以善其身而小施之。 如眇者之能視而已,言不能及遠也。
男女之際,當以正禮。 五雖不正,二自守其幽静貞正,乃所利也。
二有剛正之德,幽静之人也。
二之才如是,而言利貞者,「利」言宜於如是之貞,非不足而為之戒也。
本義】:「眇能視」,承上爻而言。九二陽剛得中,女之賢也。
上有正応而反陰柔不正,乃女賢而配不良,不能大成内助之功,故為「眇能視」之象。
而其占則利幽人之貞也。「幽人」,亦抱道守正而不偶者也。
【集註】:中爻離,目視之象兌為毀折,有眇之象。
「幽人」,遭時不偶,抱道自守者也。
衆爻言歸妹,而此爻不言者,居兌之中,乃妹之身,是正嫡而非娣也。
《象》曰:利幽人之貞,未変常也。
【程傳】:守其幽貞,未失夫婦常正之道也。   媟狎xiè xiá:過於親昵而不莊重。
世人以媟狎為常,故以貞静為変常,不知乃常久之道也。
【集註】:一與之斉,終身不改,此婦道之常也。今能守幽人之貞,則未変其常矣。
故教占者,如幽人之貞則利也。
六三,歸妹以須,反歸以娣。
注云:室主猶存,而求進焉。進未值時,故有須也。不可以進,故反歸待時,以娣乃行也。
【程傳】:三居下之上,本非賤者,以失德而無正応,故為欲有歸而未得其歸。
須,待也。待者,未有所適也。
六居三,不當位,德不正也;柔而尚剛,行不順也;為説之主,以説求歸,動非禮也;
上無応,無受之者也。無所適,故須也。女子之処如是,人誰取之?不可以為人配矣。
當反歸而求為娣媵則可也,以不正而失其所也。
【本義】:六三陰柔而不中正,又為説之主。
女之不正,人莫之取者也,故為未得所適而反歸為娣之象。或曰:須,女之賤者。
《象》曰:歸妹以須,未當也。
【正義】:「未當也」者,未當其時,故宜有待也。
【程傳】:「未當」者,其処其德其求歸之道皆不當,故無取之者,所以「須」也。
【集註】:未當者,爻位不中不正也。
九四,歸妹愆期,遅歸有時。
【程傳】:九以陽居四,四上體,地之高也。
陽剛在女子為正德,賢明者也。無正応,未得其歸也。過時未歸,故云「愆期」。
女子居貴高之地,有賢明之資,人情所願娶,故其「愆期」乃為「有時」。
蓋自有待,非不售也,待得佳配而後行也。   售:女子得嫁。
九居四雖不當位,而処柔乃婦人之道,以無応故為「愆期」之義。而聖人推理,
以女賢而「愆期」,蓋有待也。
本義】:九四,以陽居上體而無正応,賢女不輕從人,而「愆期」以待所歸之象,
正與六三相反。
【集註】:中爻坎月離日,期之之象也。四一変,則純坤而日月不見矣,故愆期。
震春兌秋,坎冬離夏,四時之象。震東兌西,相隔甚遠,所以愆期。四時循環,則有時矣。
《象》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程傳】:所以「愆期」者,由己而不由彼。
賢女,人所願娶,所以「愆期」乃其志欲有所待,待得佳配而後行也。
【集註】:行者嫁也,天下之事,自有其時。愆期之心,亦有待其時而後嫁耳。
爻辞曰有時,象辞曰有待,皆俟時之意。
六五,帝乙歸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幾望,吉。
【程傳】:六五居尊位,妹之貴高者也。下応於二,為下嫁之象。
王姬下嫁,自古而然。至帝乙而後,正婚姻之禮,明男女之分,雖至貴之女,不得失
柔巽之道,有貴驕之志。故《易》中,陰尊而謙降者,則曰「帝乙歸妹」,《泰》六五是也。
貴女之歸,唯謙降以從禮,乃尊高之德也,不事容飾以説於人也。
娣媵者,以容飾為事者也。衣袂(mèi),所以為容飾也。
六五尊貴之女,尚禮而不尚飾,故其袂不及其娣之袂良也。「良」,美好也。
「月望」,陰之盈也。 盈則敵陽矣。「幾望」,未至於盈也。
五之貴高,常不至於盈極,則不亢其夫,乃為吉也,女之処尊貴之道也。
【本義】:六五柔中居尊,下応九二,尚德而不貴飾,故為帝女下嫁而服不盛之象。
然女德之盛,無以加此,故又為「月幾望」之象,而占者如之則吉也。
《象》曰:帝乙歸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其位在中,以貴行也。
【程傳】:以「帝乙歸妹」之道言。「其袂不如其娣之袂良」,尚禮而不尚飾也。
五以柔中,在尊高之位,以尊貴而行中道也。 柔順降屈,尚禮而不尚飾,乃中道也。
【本義】:以其有中德之貴而行,故不尚飾。
上六,女承筐無実,士刲羊無血,無攸利。
【程傳】:上六女歸之終而無応,女歸之無終者也。
婦者,所以承先祖奉祭祀,不能奉祭祀,則不可以為婦矣,筐篚之実,婦職所供也。
筐篚kuāng fěi:盛物竹器。方曰筐、円曰篚。
古者,房中之爼葅歜[一作醯]之類,后夫人職之。  
諸侯之祭,親割牲,卿大夫皆然,割取血以祭。禮云:「血祭,盛氣也」。
女當承事筐篚而無実,無実則無以祭,謂不能奉祭祀也。
夫婦共承宗廟,婦不能奉祭祀,乃夫不能承祭祀也,故刲羊而無血,亦無以祭也,
謂不可以承祭祀也。
婦不能奉祭祀,則當離絶矣,是夫婦之無終者也,何所往而利哉?
本義】:上六以陰柔居《歸妹》之終而無応,約婚而不終者也。
故其象如此,而於占為無所利也。
集説】:古者娶婦,三月而廟見,士必以血祭,女必以蘋蘩之属実於筐篚,今有筐而無実,
是虚筐也,有羊而無血,是死羊也。
廟見之禮,宜如是乎?不敬甚矣,何所利哉!不言歸妹,以其不成歸妹之禮也。
【集註】:兌為女,震為士,筐乃竹所成,震為竹,又仰盂,空虚無実之象也。
又変離,亦中虚無実之象也。
中爻坎,為血卦,血之象也。兌為羊,羊之象也。
離為戈兵,刲之象也。羊在下,血在上,無血之象也。
《象》曰:上六無実,承虚筐也。
【程傳】:「筐無実」,是空筐也。空筐可以祭乎?言不可以奉祭祀也。
女不可以承祭祀,則離絶而已,是女歸之無終者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