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小過-隨時順処

62 小過澤風小過
小過,亨,利貞。可小事,不可大事。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

【程傳】:「過」者,過其常也。若矯枉而過正,過所以就正也。事有時而當然,有待過而後
能亨者,故《小過》自有「亨」義。
「利貞」者, 過之道利於貞也。 不失時宜謂之正。
過,所以求就中也。所過者小事也,事之大者豈可過也,於《大過》論之詳矣。
「飛鳥遺之音」,謂過之不遠也;「不宜上,宜下」,謂宜順也,順則「大吉」。
過以就之,蓋順理也。 過而順理,其吉必大。
本義】:「小」,謂陰也。為卦四陰在外,二陽在内,陰多於陽,小者過也。
既過於陽,可以「亨」矣。然必利於守貞,則又不可以不戒也。
卦之二五,皆以柔而得中,故「可小事」。三四皆以剛失位而不中,故「不可大事」。
卦體内実外虚,如鳥之飛,其聲下而不上,故能致飛鳥遺音之応,則「宜下」而「大吉」,
亦「不可大事」之類也。
集説】:過者,事之過常也。陽大陰小,四陰過於二陽,是為小過。
小者雖過,而二五當權用事者,皆得其中,不至於過甚,則亦有亨道焉。
蓋時當小過,不容不稍有所過,過所以矯一時之失,而求就其中也。然小者之過,似非常分,
要當固守以正,若徒欲隨時而苟通,則害事悖理,故戒之曰「利貞」。
可小事指二五,不可大事指三四,処小過之時,可過者小事而已,大事則不可過也。
飛鳥遺之音,謂過之不遠也。小過継中孚之後,中孚肖離,離有飛鳥之象,変為小過,
則肖坎,坎見離伏,見坎不見離,則鳥已飛過,但聞其遺音也。
陰本在下之物,唯宜居下,若居上則僭,非所宜也。
為卦震上艮下,唯可過於止,不可過於動,故曰「不宜上,宜下」。
夫小過以柔過剛,義不當大吉,但二五以柔得中,故小事粗吉,三凶,四厲,初上又以
不得中而凶,未見其為吉之大也,「大」字疑衍。
集註】:小過錯中孚,象離,離為雉,乃飛鳥也。
既錯変為小過,則象坎矣。見坎不見離,則鳥已飛過,微有遺音也。
若以卦體論,二陽象鳥身,上下四陰象鳥翼,中爻兌為口舌,遺音之象也。
遺音人得而聽之,則鳥低飛,在下不在上,與上六飛鳥離之者不同矣。
《彖》曰:小過,小者過而亨也。
【程傳】:陽大陰小,陰得位,剛失位而不中,是小者過也,故為小事過, 過之小。
小者與小事,有時而當過,過之亦小,故為小過。事固有待過而後能亨者,過之所以能亨也。
【集説】:小者雖過,然小事亦有過而亨者也。
【集註】:當小過之時,不容不小過,不小過則不能順時,豈得亨?惟小者過,所以亨也。
過以利貞,與時行也。
【程傳】:過而利於貞,謂與時行也。時當過而過,乃非過也,時之宜也,乃所謂正也。
【集説】:事有時而當過,則其過也,從時之宜,非過也,況又以正道固守,而不至過甚也。
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
【正義】:此就六二六五以柔居中,九四失位不中,九三得位不中,釋「可小~不可大」之義。
柔順之人,惟能行小事,柔而得中,是行小中時,故曰「小事吉」也。
剛健之人,乃能行大事,失位不中,是行大不中時,故曰「不可大事」也。
程傳】:小過之道,於小事有過則吉者,而彖以卦才言吉義。
「柔得中」,二五居中也。陰柔得位,能致小事吉耳,不能済大事也。
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大事非剛之才不能済。 三不中,四失位,是以不可大事。
小過之時,自不可大事,而卦才又不堪大事,與時合也。
有飛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順也。
【程傳】:中剛外柔,飛鳥之象。卦有此象,故就飛鳥為義。
事有時而當過,所以從宜,然豈可甚過也?
如過恭,過哀,過儉,大過則不可,所以在小過也,所過當如飛鳥之遺音。
鳥飛迅疾,聲出而身已過,然豈能相遠也?事之當過者,亦如是。
身不能甚遠於聲,事不可遠過其常,在得宜耳。
「不宜上,宜下」,更就鳥音,取宜順之義,過之道當如飛鳥之遺音。
夫聲逆而上則難,順而下則易,故在高則(聲)大,山上有雷,所以為過也。
過之道,順行則吉,如飛鳥之遺音宜順也。所以過者,為順乎宜也。能順乎宜,所以大吉。
集説】:柔之為道,在下而承剛為順,在上而乘剛為逆,上逆而下順,釋不宜上宜下之義。
上逆謂六五乘九四之剛而在上也,下順謂六二承九三之剛而在下也。
若就飛鳥言之,則遡風而上為逆,隨風而下為順也。
當此不宜上宜下之時,詎可捨順而趨逆哉!    詎jù:豈。
《象》曰:山上有雷,小過。君子以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
【程傳】:雷震於山上,其聲過常,故為《小過》。
天下之事,有時當過,而不可過甚,故為《小過》。
君子観小過之象,事之宜過者則勉之。「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是也。
當過而過,乃其宜也。不當過而過,則過矣。
本義】:山上有雷,其聲小過。三者之過,皆小者之過,可過於小而不可過於大。
可以小過而不可甚過,《彖》所謂「可小事」而「宜下」者也。
【集説】:雷出地奮為,雷在天上為大壮,今山上有雷,較之出地之豫則過矣,
然未至如天上之大壮,則其所過亦小也。
初六,飛鳥以凶。
注云:小過,上逆下順,而応在上卦,進而之逆,無所錯足,飛鳥之凶也。
【程傳】:初六陰柔在下,小人之象,又上応於四,四復動體。小人躁易而上有応助,
於所當過必至過甚,況不當過而過乎?
其過如飛鳥之迅疾,所以凶也。躁疾如是,所以過之速且遠,救止莫及也。
本義】:初六陰柔,上応九四,又居過時,上而不下者也。
飛鳥遺音,不宜上,宜下,故其象占如此。郭璞《洞林》:「占得此者,或致羽蟲之孽」。
【集説】:不安艮止之分,而妄徼震動之舉,如小鳥高飛,力盡必墮,以此致凶,救止莫及也。
集註】:因本卦有飛鳥之象,故就飛鳥言之,飛鳥在両翼,而初六上六又翼之鋭者也,
故初與上皆言飛言凶,「以」者因也,因飛而致凶也。   徼jiǎo:求也。
居小過之時,宜下不宜上,初六陰柔不正,而上從九四陽剛之動,故有飛鳥之象,
蓋惟知飛於上,而不知其下者也,凶可知矣,故占者凶。
《象》曰:飛鳥以凶,不可如何也。
【程傳】:其過之疾,如飛鳥之迅,豈容救止也,凶其宜矣。「不可如何」,無所用其力也。
【集説】:処小過之時,可下不可上,可止不可動。
初六不安分処下,是燕雀而欲為鴻鵠之高飛,豈所宜哉。
【集註】:不可如何,莫能解救之意。
六二,過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無咎。
【程傳】:陽之在上者,父之象,尊於父者,祖之象,四在三上,故為「祖」。
二與五居相応之地,同有柔中之德,志不從於三四,故過四而遇五,是過其祖也。
五陰而尊,祖妣之象,與二同德相応,在他卦則陰陽相求,過之時,必過其常,故異也。
無所不過,故二從五,亦戒其過。
「不及其君遇其臣」,謂上進而不陵及於君,適當臣道,則「無咎」也。
「遇」,當也。過臣之分,則其咎可知。
本義】:六二柔順中正,進則過三四而遇六五,是過陽而反遇陰也。
如此則不及六五而自得其分,是不及君而適遇其臣也。
皆過而不過,守正得中之意,「無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虞翻曰:五動爲君,二之五隔三;艮爲止,故不及其君止。
《象》曰:不及其君,臣不可過也。
【程傳】:過之時,事無不過其常,故於上進,則戒及其君,臣不可過臣之分也。
【本義】:所以不及君而還遇臣者,以臣不可過故也。
九三,弗過防之,從或戕之,凶。      戕qiāng:殺害,傷害。
【程傳】:《小過》,陰過陽失位之時。
三独居正,然在下,無所能為而為陰所忌悪。故有當過者,在過防於小人。
若「弗過防之」,則或從而戕害之矣,如是則「凶」也。
三於陰過之時,以陽居剛,過於剛也。既戒之過防,則過剛亦在所戒矣。
防小人之道,正己為先。三不失正,故無必凶之義,能過防則免矣。
三居下之上,居上為下,皆如是也。
本義】:小過之時,事毎當過,然後得中。九三以剛居正,衆陰所欲害者也。
而自恃其剛,不肯過為之備,故其象占如此。若占者能過防之,則可以免矣。
【集説】:衆陰用事之時,君子不幸処群小之中,與上六小人為応,君子於此唯當止而防之,
不可往從之也。
集註】:何以衆陰欲害九三?蓋九三剛正,邪正不両立,況陰多乎陽。
九三,當小過之時,陽不能過陰,故言弗過。然陽剛居正,乃群陰之所欲害者,故當防之。
若不防之,而反從之,則彼必戕害乎我而凶矣,故戒占者如此。
《象》曰:從或戕之,凶如何也。
【程傳】:陰過之時,必害於陽。小人道盛,必害君子,當過為之防。
防之不至,則為其所戕矣。故曰「凶如何也」,言其凶之甚也。
九四,無咎,弗過遇之,往厲必戒,勿用永貞。
【程傳】:四當小過之時,以剛処柔,剛不過也,是以「無咎」。
既弗過則合其宜矣,故云「遇之」,謂得其道也。
若「往」則有「危」,必當戒懼也。「往」,去柔而以剛進也。
「勿用永貞」,陽性堅剛,故戒以隨宜,不可固守也。
方陰過之時,陽剛失位,則君子當隨時順処,不可固守其常也。
四居高位,而無上下之交,雖比五応初,方陰過之時,彼豈肯從陽也,故「往」則有「厲」。
本義】:當過之時,以剛処柔,過乎恭矣,「無咎」之道也。
「弗過遇之」,言弗過於剛而適合其宜也。「往」則過矣,故有厲而當戒。
陽性堅剛,故又戒以「勿用永貞」,言當隨時之宜,不可固守也。
或曰:「弗過遇之」,若以六二爻例則當如此説,若依九三爻例則過遇,當如過防之義。
未詳孰是,當闕以俟知者。    闕quē:欠点、錯誤。
《象》曰:弗過遇之,位不當也。往厲必戒,終不可長也。
【程傳】:「位不當」,謂処柔。
九四當過之時,不剛過而反居柔,乃得其宜,故曰「遇之」,遇其宜也。
當陰過之時,陽退縮自保足矣,終豈能長而盛也,故「往」則有「危」,「必」當「戒」也。
【集説】:不得已而往則其往也不可以久処,故曰「往厲必戒,終不可長也」。
六五,密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
【程傳】:五以陰柔居尊位,雖欲過為,豈能成功?如密雲而不能成雨。
所以不能成雨,自西郊故也。陰不能成雨,小畜卦中已解。
「弋 yì」,射取之也,「射」止是射,「弋」有取義。
「穴」,山中之空,中虚乃空也,「在穴」,指六二也。五與二本非相応,乃弋而取之。
五當位,故云「公」,謂公上也。
同類相取,雖得之,両陰豈能済大事乎?猶密雲之不能成雨也。
本義】:以陰居尊,又當陰過之時,不能有為,而弋取六二以為助,故有此象。
「在穴」,陰物也。両陰相得,其不能済大事可知。
【集説】:易中大事称王,小事称公,小過之六五可小事不可大事,故不称王,而称公。
《象》曰:密雲不雨,已上也。
【程傳】:陽降陰升,合則和而成雨,陰已在上,雲雖密,豈能成雨乎?陰過,不能成大之義也。
【本義】:已上,太高也。
【集註】:本卦上逆下順,宜下不宜上,今已高在上矣,故曰「已上」也。
上六,弗遇過之,飛鳥離之,凶,是謂災眚。
【程傳】:六陰而動體,処過之極,不與理遇,動皆過之,其違理過常如飛鳥之迅速,所以「凶」也。
「離」,過之遠也,「是謂災眚」,是當有災眚也。「災」者天殃,「眚」者人為。
既過之極,豈唯人眚,天災亦至,其「凶」可知,天理人事皆然也。
【本義】:六以陰居動體之上,処陰過之極,過之已高而甚遠者也,故其象占如此。
或曰:「遇過」,恐亦只當作「過遇」,義同九四,未知是否。
《象》曰:弗遇過之,已亢也。
【程傳】:居過之終,弗遇於理而過之,過已亢極,其凶宜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