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中孚-誠心不妄

61 中孚風澤中孚
中孚,豚魚吉。利渉大川,利貞。

【程傳】:豚躁,魚冥,物之難感者也。孚信能感於豚魚,則無不至矣,所以「吉」也。
忠信,可以蹈水火,況渉川乎!守信之道,在乎堅正,故利於貞也。
【本義】:孚,信也。為卦二陰在内,四陽在外,而二五之陽,皆得其中。
以一卦言之為中虚,以二體言之為中実,皆孚信之象也。
又,下説以応上,上巽以順下,亦為孚義。
「豚魚」,無知之物。又,木在澤上,外実内虚,皆舟楫之象。
至信可感豚魚,渉險難而不可以失其貞。
故占者能致豚魚之応,則吉而利渉大川,又必利於貞也。
【集註】:利貞者,利於正也。若盜賊相約,男女相私,豈不彼此有孚,然非理之正矣,故利貞。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剛得中。説而巽,孚乃化邦也。
【程傳】:二柔在内,中虚,為誠之象。二剛得上下體之中,中実,為孚之象,卦所以為中孚也。
上巽下説,為上至誠以順巽於下,下有孚以説從其上。如是,其孚乃能化於邦国也。
若人不説從,或違拂事理,豈能化天下乎!
豚魚吉,信及豚魚也。利渉大川,乘木舟虚也。
【程傳】:信能及於豚魚,信道至矣,所以吉也。
以中孚渉險難,其利如乘木済川而以虚舟也。舟虚,則無沈覆之患。卦虚中,為虚舟之象。
中孚以利貞,乃応乎天也。
【程傳】:中孚而貞,則応乎天矣。天之道,孚貞而已。
【正義】:天德剛正而氣序不差,是正而信也。
《象》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程傳】:澤上有風,感於澤中。水體虚故風能入之;人心虚故物能感之。
風之動乎澤,猶物之感於中,故為《中孚》之象。
君子観其象,以「議獄」與「緩死」,君子之於「議獄」,盡其忠而已;於決死,極於惻而已,
故誠意常求於緩。緩,寬也。
於天下之事,無所不盡其忠,而議獄緩死,最其大者也。
【本義】:風感水受,中孚之象。議獄緩死,中孚之意。
平菴項氏曰:兌為口舌為附決,有議獄之象;巽為進退不果,有緩死之象。
初九,虞吉,有他不燕。
【程傳】:九當《中孚》之初,故戒在審其所信。虞,度也,度其可信而後從也。
雖有至信,若不得其所,則有悔咎。故虞度而後信,則吉也。
既得所信,則當誠一,若有他,則不得其燕安矣。「燕」,安裕也。「有他」,志不定也。
人志不定,則惑而不安。初與四為正応,四巽體而居正,無不善也。
爻以謀始之義大,故不取相応之義。若用応,則非虞也。
【本義】:當《中孚》之初,上応六四,能度其可信而信之,則吉。
復有他焉,則失其所以度之之正,而不得其所安矣。戒占者之辞也。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変也。
【正義】:「志未変」者,所以得專一之吉,以志未改変,不更親於他也。
【程傳】:當信之始,志未有所存而虞度所信,則得其正,是以吉也,蓋其志未有変動。
志有所從,則是変動,虞之不得其正矣。在初,言求所信之道也。
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程傳】:二剛実於中,孚之至者也,孚至則能感通。
鶴鳴於幽隠之処,不聞也,而其子相応和,中心之願相通也。
「好爵」我有,而彼亦繋慕,説好爵之意同也。有孚於中,物無不応,誠同故也。
至誠,無遠近幽深之間。
故《繋辞》云:「善,則千里之外応之;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言誠通也。
至誠感通之理,知道者為能識之。
本義】:九二中孚之実,而九五亦以中孚之実応之,故有鶴鳴子和,我爵爾靡之象。
鶴在陰,謂九居二。「好爵」,謂得中。「靡」與縻同。
言懿德,人之所好,故「好爵」雖我之所独有,而彼亦係戀之也。
【道徳経】:天地無親、常与善人。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正義】:「中心願」者,誠信之人,願與同類相応,得誠信而応之,是中心願也。
【程傳】:「中心願」,謂誠意所願也,故通而相応。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程傳】:敵,對敵也,謂所交孚者,正応上九是也。三四皆以虚中為成孚之主,然所処則異。
四得位居正,故亡匹以從上;三不中失正,故得敵以累志。
以柔説之質,既有所繋,唯所信是從,或鼓張,或罷廃,或悲泣,或歌楽,動息憂楽,
皆繋乎所信也。唯繋所信,故未知吉凶,然非明達君子之所為也。
本義】:敵,謂上九,信之窮者。
六三,陰柔不中正,以居説極而與之為応,故不能自主而其象如此。
【集説】:以六居三,爻柔位剛,半動半静,而又不中不正,故其象如此而動止悲喜皆不常。
【集註】:得敵者,得對敵也,指上九之応也。
言六三不正,上九亦不正也。陰陽皆位不當,所以曰得敵。
巽為進退為不果,作止之象。又中爻震為鼓,鼓之象。艮為止,罷之之象。
本卦大象離錯坎,坎為加憂,泣之象。兌為口舌為巫,歌之象。
【漢上易傳】:三動離為目兌澤流目,泣之象。
《象》曰:或鼓或罷,位不當也。
【程傳】:居不當位,故無所主,唯所信是從。所処得正,則所信有方矣。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無咎。
【程傳】:四為成孚之主,居近君之位,処得其正而上信之至,當孚之任者也。
如月之幾望,盛之至也。已望則敵矣,臣而敵君,禍敗必至,故以幾望為至盛。
「馬匹亡」,四與初為正応,匹也。
古者駕車用四馬,不能備純色則両服両驂各一色,又小大必相称,故両馬為匹,謂對也。
馬者,行物也。初上応四而四亦進從五,皆上行,故以馬為象。
孚道在一,四既從五,若復下繋於初,則不一而害於孚,為有咎矣。故「馬匹亡」則「無咎」也。
上從五而不繋於初,是亡其匹也。繋初則不進,不能成孚之功也。
本義】:六四居陰得正,位近於君,為「月幾望」之象。「馬匹」,謂初與己為匹。
四乃絶之而上,以信於五,故為「馬匹亡」之象。占者如是,則「無咎」也。
【集註】:震為馬,馬之象也。此爻変,中爻成離牛,不成震馬矣,馬匹亡之象也。
《象》曰:馬匹亡,絶類上也。
【程傳】:絶其類而上從五也。類,謂応也。
九五,有孚攣如,無咎。
【程傳】:五居君位,人君之道當以至誠感通天下,使天下之心信之,固結如拘攣然,
則為「無咎」也。人君之孚,不能使天下固結如是,則億兆之心,安能保其不離乎!
本義】:九五剛健中正,《中孚》之実而居尊位,為孚之主者也。
下応九二,與之同德,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無咎」者,上下交而德業成也。
《象》曰:有孚攣如,位正當也。 
【程傳】:五居君位之尊,由中正之道,能使天下信之,如拘攣之固,乃称其位。
人君之道,當如是也。
上九,翰音登於天,貞凶。
【正義】:「翰 hàn」,高飛也。飛音者,音飛而実不從之謂也。
上九処信之終,信終則衰也。信衰則詐起,而忠篤内喪,華美外揚,若鳥於翰音登於天,
虚聲遠聞也,故曰「翰音登於天」。虚聲無実,正之凶也,故曰「貞凶」。
【程傳】:「翰音」者,音飛而実不從。      颺yáng:同「揚」,顕揚。
処信之終,信終則衰。忠篤内喪,華美外颺, 故云翰音登天,正亦滅矣。
陽性上進,風體飛颺。九居《中孚》之時,処於最上,孚於上進,而不知止者也。
其極,至於羽翰之音,登聞於天,貞固於此而不知変,凶可知矣。
夫子曰:「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賊」。 固守而不通之謂也。
【本義】:居信之極而不知変,雖得其貞,亦凶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鶏曰「翰音」,乃巽之象;居巽之極,為「登於天」。
鶏非登天之物而欲登天,信非所信而不知変,亦猶是也。
《象》曰:翰音登於天,何可長也!
【正義】:「何可長也」者,虚聲無実,何可久長?
【程傳】:守孚,至於窮極而不知変,豈可長久也?固守而不通,如是則凶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