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渙卦-重聚人心

59 huan風水渙
渙,亨。王假有廟,利渉大川,利貞。
【程傳】:渙,離散也。人之離散由乎中,人心離則散矣。治乎散亦本於中,能收合人心,
則散可聚也,故卦之義皆主於中。「利貞」,合渙散之道,在乎正固也。
【本義】:渙,散也。為卦下坎上巽,風行水上,離披解散之象,故為渙。  lí pī:分散貌。
其変則本自《》卦,九来居二而得中,六往居三得九之位,而上同於四,故其占可「亨」。
又以祖考之精神既散,故王者當至於廟以聚之。
又以巽木坎水,舟楫之象,故利渉大川。其曰「利貞」,則占者之深戒也。
《彖》曰:渙,亨,剛来而不窮,柔得位乎外而上同。
【程傳】:渙之能亨者,以卦才如是也。渙之成渙,由九来居二,六上居四也。
剛陽之来,則不窮極於下而処得其中;
柔之往,則得正位於外而上同於五之中,巽順於五,乃「上同」也。四五君臣之位,當渙而比,
其義相通,同五,乃從中也。當渙之時,而守其中,則不至於離散,故能亨也。
【集説】:剛来済柔,動乎内而無險困之難
柔往輔剛止乎外而無違逆之乖,此所以能渙散險難而致亨也。
王假有廟,王乃在中也。
【程傳】:王假有廟之義,在萃卦詳矣。
天下離散之時,王者收合人心,至於有廟,乃是在其中也。
「在中」,謂求得其中,攝其心之謂也。
「中」者,心之象。剛来而不窮,柔得位而上同,卦才之義,皆主於中也。
王者拯渙之道,在得其中而已。孟子曰:「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
享帝立廟,民心所帰從也。帰人心之道,無大於此,故云「至於有廟」。拯渙之道,極於此也。
【本義】:中,謂廟中。
集説】:王謂九五,渙之君也。
有九二剛中之臣,相與渙散其險難,又有六四同體之正人為之輔,由是九五之王,得以
大建宗廟,中天下而立,使民望有所属,故曰「王假有廟,王乃在中也」。
【呂氏春秋】:古之王者、択天下之中而立国;択国之中而立宮;択宮之中而立廟。
【集註】:中爻艮為門闕,門闕之内即廟矣。
今九五居上卦之中,是在門闕之内矣,故曰王乃在中也。
利渉大川,乘木有功也。
【程傳】:治渙之道,當済於險難,而卦有乘木済川之象。
巽木也,下坎水,大川也。利渉險以済渙也。
木在水上,乘木之象。乘木,所以渉川也。渉則有済渙之功,卦有是義,有是象也。
【集註】:至誠以感之,以聚天下之心。
乘木有功,冒險以図之,以済天下之難,此渙之所以亨也。
《象》曰:風行水上,渙。先王以享於帝立廟。
【程傳】:「風行水上」,有渙散之象。先王観是象,救天下之渙散,至於享帝立廟也。
收合人心,無如宗廟,祭祀之報,出於其心,故享帝立廟,人心之所帰也。
繋人心,合離散之道,無大於此。
【本義】:皆所以合其散。
大学衍義補】: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天之生物散其氣於萬類,祖之生孫散其氣於衆支,
人乃物之一而人君於衆人之中而為天之宗子,萃上天生物之全氣者也。
吾所以得天之全者,承吾祖吾考之所得於天者而有之以為吾家之宗子,人物莫不得天之氣
而吾独受其全,子孫莫不受祖之氣而吾独受其正。
必欲合萬類之散而咸帰於天,是以享帝於郊;合衆支之散而咸依乎祖,是以享祖於廟。
蓋郊祀以奉上帝,所以收天下渙散之心而萃於一,使其知萬物之生一天也;
廟享以祀祖宗,所以收一家渙散之心而萃於一,使其知百世之傳一祖也。
初六,用拯,馬壮,吉。
【程傳】:六居卦之初,渙之始也。始渙而拯之,又得馬壮,所以吉也。
六爻,独初不云「渙」者,離散之勢,辨之宜早,方始而拯之,則不至於渙也,為教深矣。
馬,人之所託也。託於壮馬,故能拯渙。
馬,謂二也。二有剛中之才,初陰柔順,両皆無応,無応則親比相求。
初之柔順而託於剛中之才,以拯其渙。如得壮馬以致遠,必有済矣,故「吉」也。
渙拯於始,為力則易,時之順也。
本義】:居卦之初,渙之始也。始渙而拯之,為力既易,又有壮馬,其吉可知。
初六非有済渙之才,但能順乎九二,故其象占如此。
【集説】:処渙之初,陷於坎險之底而憂患猶未散,故其象占如此,而不言渙。
【集註】:坎為亟心之馬,馬壮之象也。
《象》曰:初六之吉,順也。
【程傳】:初之所以「吉」者,以其能順從剛中之才也。始渙而用拯,能順乎時也。
【集説】:陰當從陽,初六之所以吉者,以其位処下而能順承九二之剛也。
九二,渙奔其机,悔亡。
【正義】:机,承物者也,初承於二,謂初為机。
【程傳】:諸爻皆云「渙」,謂渙之時也。在渙離之時,而処險中,其有悔可知。
若能奔就所安,則得「悔亡」也。
「机」者,俯憑以為安者也。俯,就下也。「奔」,急往也。
二與初雖非正応,而當渙離之時,両皆無與,以陰陽相比相求,則相頼者也,故
二目初為「机」,初謂二為「馬」。
二急就於初以為安,則能「亡」其「悔」矣。初雖《坎》體,而不在險中也。
或疑初之柔微,何足頼?蓋渙之時,合力為勝。先儒皆以五為机,非也。
方渙離之時,二陽豈能同也?若能同,則成済渙之功當大,豈止「悔亡」而已。
「机」,謂俯就也。
本義】:九而居二,宜有悔也,然當渙之時,来而不窮,能亡其悔者也,故其象占如此。
蓋九奔而二机也。
【集註】:中爻震足坎本亟心,奔之象也。
《象》曰:渙奔其机,得願也。
【程傳】:渙散之時,以合為安。
二居險中,急就於初,求安也。頼之如机而亡其悔,乃得所願也。
六三,渙其躬,無悔。
【程傳】:三在渙之時,独有応與,無渙散之悔也。
然以陰柔之質,不中正之才,上居無位之地,豈能拯時之渙而及人也?
止於其身,可以「無悔」而已。上加「渙」字,在渙之時,躬無渙之悔也。
本義】:陰柔而不中正,有私於己之象也。
然居得陽位,志在済時,能散其私以得「無悔」,故其占如此。
大率此上四爻,皆因渙以済渙者也。
【集註】:六三居坎體之上,險将出矣。且諸爻独六三有応援,故無悔。
「渙其躬」者,奮不顧身,求援於上也。
六三陰柔,本不可以済渙,然與上九為正応,乃親自求援於上九,雖以陰求陽,宜若有悔。
然志在済時,故無悔也。教占者必如此。
《象》曰:渙其躬,志在外也。
【程傳】:志応於上,在外也。與上相応,故其身得免於渙而無悔。
「悔亡」者,本有而得亡。「無悔」者,本無也。
【集註】:在外者,志在外卦之上九也。
六四,渙其群,元吉,渙有丘,匪夷所思。
【程傳】:《渙》四五二爻義相須,故通言之,《彖》故曰:「上同」也。
四巽順而正,居大臣之位;五剛中而正,居君位,君臣合力,剛柔相済,以拯天下之渙者也。
方渙散之時,用剛則不能使其懷附,用柔則不足為之依帰。
四以巽順之正道,輔剛中正之君,君臣同功,所以能済渙也。
天下渙散而能使之群聚,可謂大善之「吉」也。
「渙有丘,匪夷所思」,贊美之辞也。
「丘」,聚之大也。方渙散而能致其大聚,其功甚大,其事甚難,其用至妙。
「夷」,平常也。非平常之見,所能思及也,非大賢智,孰能如是。
本義】:居陰得正,上承九五,當済渙之任者也。下無応與,為能散其朋党之象。
占者如是,則大善而「吉」。
又言能散其小群以成大群,使所散者聚而若丘,則非常人思慮之所及也。
集説】:陰柔本在下之物,今也上同於五,則不與在下二陰為党矣。
既不応初,又不比三,是離散其群也。
【集註】:六四能渙小人之私群,成天下之公道,所以元吉。柔得位乎外而上同,豈不元吉?
虞翻曰:位半艮山,故称丘。
《象》曰:渙其群,元吉,光大也。
【程傳】:称「元吉」者,謂其功德光大也。「元吉光大」,不在五而在四者,二爻之義通言也。
於四,言其施用;於五,言其成功,君臣之分也。
【集註】:凡樹私党者,皆心之暗昧狹小者也。
惟無一毫之私,則光明正大,自能渙其群矣,故曰光大也。
九五,渙汗其大号,渙王居,無咎。
【程傳】:五與四君臣合德,以剛中正巽順之道,治渙得其道矣。唯在浹洽於人心,則順從也。
當使号令洽於人心,如人身之汗,浹於四體,則信服而從矣。
如是,則可以済天下之渙,居王位為称而「無咎」。
「大号」,大政令也,謂新民之大命,救渙之大政。
再云「渙」者,上謂渙之時,下謂処渙如是則「無咎」也。
在四已言「元吉」,五唯言称其位也。《渙》之四五通言者,《渙》以離散為害,拯之使合也。
非君臣同功合力,其能済乎?爻義相須,時之宜也。
「浹」,湿透。「洽」,浸潤。「浹洽」,和諧;融洽。
本義】:陽剛中正,以居尊位。
當渙之時,能散其号令與其居積,則可以済渙而「無咎」矣,故其象占如此。
九五巽體,有号令之象。「汗」,謂如汗之出而不反也。
「渙王居」,如陸贄所謂「散小儲而成大儲」之意。  陸贄(754~805年):唐代政治家。
集説】:散人之疾而使之愈者汗也,散天下之難而使之安者号令也。汗心液也。
国家有大号令,當出於人君之心而周浹乎四海,猶汗出於人之心而周浹乎四體。
「王居」,謂王者所居之位。
彖言王假有廟,此言王居,蓋相発也。難既散而王假有廟,則王有定居矣。
九五之位,王位也。王者居之,則無咎;居之者非行王道則不称其位,不能無咎也。
王居上多一「渙」字,観爻傳可見。
《象》曰:王居無咎,正位也。
【程傳】:「王居」,謂正位,人君之尊位也。能如五之為,則居尊位為称而「無咎」也。
【集説】:以九居五,王位之正也。「位」釋「居」字。
上九,渙其血去逖出,無咎。          逖tì:「惕」。
【程傳】:《渙》之諸爻,皆無繋応,亦渙離之相。惟上応於三,三居險限之極,上若下從於彼,
則不能出於渙也。險有傷害畏懼之象,故云血惕。
然九以陽剛処渙之外,有出渙之象;又居《巽》之極,為能巽順於事理,故云:若能使其血去,
其惕出,則「無咎」也。「其」者,所有也。
渙之時,以能合為功,独九居《渙》之極,有繋而臨險,故以能出渙遠害為善也。
本義】:上九以陽居渙極,能出乎渙,故其象占如此。
「血」,謂傷害。「逖」,當作「惕」,與《小畜》六四同。言「渙其血」則「去」,「渙其惕」則「出」也。
【集註】:此爻変坎,下応坎,坎為血,血之象也。
《象》曰:渙其血,遠害也。
【程傳】:若如《象》文為「渙其血」,乃與「屯其膏」同也,義則不然。
蓋「血」字下脱「去」字,「血去惕出」,謂能遠害,則「無咎」也。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