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巽卦-克己遜譲

57 巽巽下巽上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程傳】:為卦一陰在二陽之下,巽順於陽,所以為巽也。卦之才,可以「小亨」,「利有攸往」,
「利見大人」也。
《巽》與《兌》皆剛中正,《巽》《兌》,義亦相類。而《兌》則亨,《巽》乃小亨者,《兌》,陽之為也,
《巽》,陰之為也。
《兌》,柔在外,用柔也;《巽》,柔在内,性柔也。《巽》之亨,所以「小」也。
本義】:「巽」,入也。一陰伏於二陽之下,其性能巽以入也,其象為風,亦取入義。
陰為主,故其占為「小亨」;以陰從陽,故又「利有所往」。
然必知所從,乃得其正,故又曰「利見大人」也。
《彖》曰:重巽以申命。
【程傳】:「重巽」者,上下皆巽也。
上順道以出命,下奉命而順從,上下皆順,重巽之象也,又重為重複之義。
君子體重巽之義,以申復其命令。「申」,重復也,丁寧之謂也。
本義】:釋卦義也。巽順而入,必究乎下,命令之象。重巽,故為申命也。
【集説】:巽之取象在天為風,在人君為命。
風者天之号令,其入物也無不至;命者人君之号令,其入人也亦無不至。
卦疊両巽,有号令重復之象,故曰重巽以申命。
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順乎剛,是以小亨。
【程傳】:以卦才言也。
陽剛居巽而得中正,巽順於中正之道也。陽性上,其志在以中正之道上行也。
又上下之柔,皆巽順於剛,其才如是,雖内柔,可以「小亨」也。
【本義】:以卦體釋卦辞。「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指九五。「柔」,謂初四。
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程傳】:巽順之道,無往不能入,故「利有攸往」。
巽順雖善道,必知所從,能巽順於陽剛中正之大人,則為利,故「利見大人」也。
如五二之陽剛中正,大人也。巽順,不於大人,未必不為過也。
《象》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程傳】:両風相重,「隨風」也。
「隨」,相継之義。君子観重巽相継以順之象,而以申命令,行政事。
隨與重,上下皆順也。上順下而出之,下順上而從之,上下皆順,重巽之義也。
命令政事,順理則合民心,而民順從矣。
深居馮氏曰:巽以順為體,以入為用,故取象為風。
詩以風言教化,猶易以巽言教命,用以設教,用以施命,而用重巽以申命,皆巽也。
初六,進退,利武人之貞。
【程傳】:六以陰柔,居卑巽而不中,処最下而承剛,過於卑巽者也。
陰柔之人,卑巽太過,則志意恐畏而不安,或進或退,不知所從,其所利在武人之貞。
若能用武人剛貞之志,則為宜也。勉為剛貞,則無過卑恐畏之失矣。
本義】:初以陰居下,為巽之主,卑巽之過,故為進退不果之象。
若以「武人之貞」処之,則有以済其所不及,而得所宜矣。
【集説】:若以武人処之,則貞固足以幹事矣。      幹:主持、主辧。
【集註】:巽為進退,進退之象也。
変乾純剛,故曰武人。蓋陰居陽位則不正,変乾則貞矣,如云利陽剛之正也。
《象》曰:進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貞,志治也。
【程傳】:進退不知所安者,其志疑懼也。利用武人之剛貞以立其志,則其「志治也」。
「治」,謂修立也。
【集説】:爻柔故志疑,位剛故志治。
九二,巽在牀下,用史巫紛若,吉,無咎。
【正義】:史謂祝史,巫謂巫覡,並是接事鬼神之人也。紛若者,盛多之貌。
卑甚失正,則入於過咎。人有威勢,易為行恭;神道無形,多生怠慢。
若能用居中之德,行至卑之道,用之於神祗,不行之於威勢,則能致之於盛多之吉,而無咎過也。
程傳】:二居巽時,以陽処陰而在下,過於巽者也。「牀」,人之所安。
「巽在牀下」,是過於巽,過所安矣。
人之過於卑巽,非恐怯則陷説,皆非正也。二実剛中,雖《巽》體而居柔,為過於巽,非有邪心也。
恭巽之過,雖非正禮,可以遠恥辱,絶怨咎,亦吉道也。
「史巫」者,通誠意於神明者也。「紛」,若多也。
苟至誠安於謙巽,能使通其誠意者多,則「吉」而「無咎」,謂其誠足以動人也。
人不察其誠意,則以過巽為諂矣。
本義】:二以陽処陰而居下,有不安之意。然當巽之時,不厭其卑,而二又居中,不至已甚。
故其占為能過於巽,而丁寧煩悉其辞以自道達,則可以「吉」而「無咎」,亦竭誠意以祭祀之
吉占也。
【集註】:一陰在下,二陽在上,牀之象,故剝以床言。巽性伏,二無応於上,退而比初,
心在於下,故曰牀下。中爻為兌,兌為巫,史巫之象也。
《象》曰:紛若之吉,得中也。
【正義】:「得中」者,用卑巽於神祗,是行得其中,故能致紛若之吉也。
【程傳】:二以居柔在下,為過巽之象,而能使通其誠意者衆多紛然,由得中也。
陽居中,為中実之象。中既誠実,則人自當信之。以誠意則非諂畏也,所以吉而無咎。
九三,頻巽,吝。
【正義】:頻者,頻蹙憂戚之容也。      頻蹙pín cù:皺眉。憂戚yōu qī:憂傷。
九三體剛居正,為四所乘,是志意窮屈,不得申遂也。既処巽時,只得受其屈辱也,
頻蹙而巽,鄙吝之道也。
程傳】:三以陽処剛,不得其中,又在下體之上,以剛亢之資而居巽順之時,非能巽者,
勉而為之,故屢失也。
居巽之時,処下而上臨之以巽,又四以柔巽相親,所乘者剛而上復有重剛,雖欲不巽,
得乎?故頻失而頻巽,是可吝也。
【本義】:過剛不中,居下之上,非能巽者,勉為屢失,吝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頻者数也。
三居両巽之間,一巽既盡,一巽復来,頻巽之象。曰頻巽,則頻失可知矣。
「頻巽」與「頻復」不同,頻復者終於能復也,頻巽者終於不巽也。
九三過剛不中,又居下體之上,本不能巽,但當巽之時,不容不巽矣。
然屢巽屢失,吝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頻巽之吝,志窮也。
【正義】:「志窮」者,志意窮屈,所以為吝也。
【程傳】:三之才資,本非能巽。而上臨之以巽,承重剛而履剛,勢不得行其志,故頻失
而頻巽。是其志窮困,可「吝」之甚也。
【集註】:三本剛,而位又剛,已不能巽矣,又乘剛,安能巽。
曰志窮者,言心雖欲巽,而不得巽也。
六四,悔亡,田獲三品。
【程傳】:陰柔無援,而承乘皆剛,宜有「悔」也。
而四以陰居陰,得巽之正,在上體之下,居上而能下也。
居上之下,巽於上也;以巽臨下,巽於下也。善処如此,故得「悔亡」。
所以得悔亡,以如田之獲三品也。「田獲三品」,及於上下也。
田獵之獲,分三品:一為乾豆,一供賓客與充庖,一頒徒御。
四能巽於上下之陽,如田之獲三品,謂遍及上下也。
四之地本有悔,以処之至善,故「悔亡」而復有功。天下之事苟善処,則悔或可以為功也。
本義】:陰柔無応,承乘皆剛,宜有悔也。而以陰居陰,処上之下,故得悔亡,而又為
卜田之吉占也。三品者,一為幹豆,一為賓客,一以充庖。
【集註】:中爻離,為戈兵,田之象也。三品者,初巽為鶏,二兌為羊,三離為雉也。
《象》曰:田獲三品,有功也。
【程傳】:巽於上下,如田之獲三品而遍及上下,成巽之功也。
【集説】:為大臣者,當謙恭下士,以收拾天下之人才,如巽之六四,可為有功矣。
有功謂田獵而有獲也。
九五,貞吉,悔亡,無不利。無初有終。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
【正義】:九五以陽居陽,違於謙巽,是悔也。
然執乎中正,以宣其令,物莫之違,是由貞正獲吉,故得悔亡而無不利也。
「無初有終」者,若卒用剛直,化不以漸,物皆不説,故曰「無初」也。
終於中正,物服其化,故曰「有終」也。
申命令謂之「庚」,民迷固久,申不可卒,故先申之三日,令著之後,復申之三日,然後誅之,
民服其罪,無怨而獲吉矣,故曰「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也。
程傳】:五居尊位,為巽之主,命令之所出也。
処得中正,盡巽之善。然巽者,柔順之道,所利在貞,非五之不足,在巽當戒也。
既「貞」則「吉」而「悔亡」,無所不利。貞,正中也,処《巽》出令,皆以中正為吉。
柔巽而不貞,則有悔,安能無所不利也?
命令之出,有所変更也。「無初」,始未善也。「有終」,更之使善也。
若已善,則何用命也?何用更也?「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出命更改之道,當如是也。
甲者事之端也,庚者変更之始也。十干,戊已為中,過中則変,故謂之庚。
事之改更,當原始要終,如先甲後甲之義,如是則吉也。解在《》卦。
本義】:九五剛健中正,而居《巽》體,故有「悔」,以有「貞」而「吉」也,故得亡其悔而「無不利」。
有「悔」,是無初也,「亡」之,是有終也。
「庚」,更也,事之変也。先庚三日,丁也,後庚三日,癸也。「丁」,所以丁甯於其変之前。
「癸」,所以揆度於其変之後。有所変更而得此占者,如是則吉也。
【集註】:五変則外卦為艮,成《》矣。先庚丁,後庚癸,其説始於鄭玄,不成其説。
《象》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正義】:「位正中」者,若不以九居五位,則不能以中正斉物,物之不斉,無由致吉,致吉是
由九居五位,故舉爻位言之。
【程傳】:九五之吉,以処中正也。得中正之道,則吉而其悔亡也。
「正中」,謂不過無不及,正得其中也。処柔巽與出命令,唯得中為善,失中則悔也。
上九,巽在牀下,喪其資斧,貞凶。
【正義】:上九処巽之極,巽之過甚,故曰「巽在床下」。
斧能斬決,以喻威断也,巽過則不能行威命。命之不行,是喪其所用之斧也。
失其威断,是正之凶,故曰「貞凶」也。
程傳】:牀,人所安也。
「在牀下」,過所安之義也。九居巽之極,過於巽者也。「資」,所有也。「斧」,以断也。
陽剛本有断,以過巽而失其剛断,失其所有,「喪資斧」也。
居上而過巽,至於自失,在正道為凶也。
本義】:「巽在牀下」,過於巽者也。「喪其資斧」,失所以断也。如是,則雖「貞」亦「凶」矣。
居巽之極,失其陽剛之德,故其象占如此。
【集説】:九二上九皆失位,爻辞皆曰「巽在牀下」,一吉而上凶何也?
曰:巽以中正為貴,九二雖不正,其処巽則得中故吉,上九不正又不中又不知変,故凶。
集註】:中爻兌金,斧之象也。又中爻離為戈兵,亦斧之象也。
皆在下爻,不相管攝,是喪其斧矣。
陰乃巽之主,陰在下四爻,上亦欲比乎四,故與二之巽在牀下同。
九三九五不言牀下者,三過剛,五居中得正也。
巽近市利三倍,本有其資,此爻変坎為盜,則喪其資矣。
《象》曰:巽在牀下,上窮也。喪其資斧,正乎凶也。
【正義】:「上窮」者,処上窮巽,故過在床下也。
「正乎凶」者,正理須當威断,而喪之,是「正乎凶」也。
程傳】:「巽在牀下」,過於巽也;処卦之上,巽至於窮極也。居上而過極於巽,至於自失,
得為正乎?乃凶道也。巽本善行,故疑之曰得為正乎?復断之曰乃凶也。
【本義】:「正乎凶」,言必凶。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