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震卦-恐懼脩省

51 震震下震上
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唖唖。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正義】:震,動也象雷之卦,天之威動,故以震為名。
震既威動,莫不驚懼,驚懼以威,則物皆整斉,由懼而獲通,所以震有亨德,故曰「震亨」也。
「虩虩」恐懼之貌也。
震之為用,天之威怒,所以肅整怠慢。故迅雷風烈,君子為之変容。
施之於人事,則是威厳之教行於天下也。故震之来也,莫不恐懼,故曰「震来虩虩」也。
「唖唖」笑語之聲也。
物既恐懼,不敢為非,保安其福,遂至笑語之盛,故曰「笑言唖唖」也。
「匕」,所以載鼎実;「鬯」,香酒也。奉宗廟之盛者也。
震卦施之於人,又為長子,長子則正體於上,将所傳重,出則撫軍,守則監国,威震驚於百里,
可以奉承宗廟,彝器粢盛,守而不失也,故曰「震驚百里,不喪七鬯」。
正體:承宗的嫡長子、太子也。「傳重」:喪祭及宗庙之重責伝之於孫。
「撫軍」:謂太子出征。「監国」:太子代君主管理国事。
「彝器」:古代青銅器中礼器的通称。「粢盛」:古代盛在祭器内以供祭祀的穀物。
程傳】:陽生於下而上進,有「亨」之義。又震為動,為恐懼,為有主。
震而奮発,動而進,懼而修,有主而保大,皆可以致亨,故震有「亨」。
長子傳国家継位号者也,故為主器之主。為祭主也。
當震動之来,則恐懼不敢自寧,旋顧周慮,虩虩然也。
「虩虩」,顧慮不安之貌,蠅虎謂之虩者,以其周環顧慮不自寧也。
処震如是,則能保其安裕,故笑言唖唖。「唖唖」,笑言和適之貌。
動之大者,莫若雷,震為雷,故以雷言。
雷之震動,驚及百里之遠,人無不懼而自失,雷聲所及百里也。
唯宗廟祭祀執匕鬯者,則不至於喪失,人之致其誠敬,莫如祭祀。
匕以載鼎実升之於爼,鬯以灌地而降神,方其酌祼以求神,薦牲而祈享,盡其誠敬之心,
則雖雷震之威,不能使之懼而失守。
爼zǔ:祭祀時放祭品的器物。 祼guàn:酌酒灌地以祭。
故臨大震懼,能安而不自失者,唯誠敬而已,此処震之道也。卦才無取,故但言処震之道。
本義】:震,動也,一陽始生於二陰之下,震而動也。其象為雷,其属為長子,震有亨道。
「震来」,當震之来時也。「虩虩」,恐懼驚顧之貌。「震驚百里」,以雷言。
「匕」,所以舉鼎実;「鬯」,以秬黍酒和郁金,所以灌地降神者也。   和:混ぜる、加える。
「不喪匕鬯」,以長子言也。此卦之占,為能恐懼,則致福而不失其所主之重。
【集説】:震,動也,一陽動於二陰之下也。卦疊両震,則動於下而達於上,故亨。
《彖》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唖唖,後有則也。
【正義】:「震来虩虩,恐致福也」者,威震之来,初雖恐懼,能因懼自修,所以致福也。
因前恐懼自修,未敢寬逸,致福之後,方有「笑言」。
以曾經戒懼,不敢失則,必時然後言,楽然後笑,故言「笑言唖唖,後有則也」。
程傳】:震自有亨之義,非由卦才。震来而能恐懼,自修自慎,則可反至福吉也。
「笑言唖唖」,言自若也,由能恐懼而後自処有法則也。
「有則」,則安而不懼矣,処震之道也。
【本義】:「恐致福」,恐懼以致福也。「則」,法也。
【集註】:則者法則也,不違禮,不越分,即此身日用之常度也。
人能恐懼,則操心危而慮患深,自不違禮越分,失日用之常度矣,即俗言懼怯朝朝楽也,
所以安楽自如,笑言唖唖也。
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
【正義】:言威震驚於百里之遠,則惰者恐懼於近也。
【程傳】:雷之震及於百里,遠者驚,邇者懼,言其威遠大矣。     邇ěr:近也。
【集説】:「驚遠」謂聞其聲而変動乎其外,「懼邇」謂見其威而戦栗乎其中。
遠謂卦之外體,邇謂卦之内體,内體外體皆震,故有遠邇驚懼之象。
以人事言之,遠為一国,近為一家。遠在百理,近在一身。
由遠及近,因其驚而為之恐懼修省,故曰「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
,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正義】:此釋「不喪匕鬯」之義也。
出,謂君出巡狩等事也。君出,則長子留守宗廟社稷,攝祭主之禮事也。
程傳】:《彖》文脱「不喪匕鬯」一句。《卦辞》云「不喪匕鬯」,本謂誠敬之至,威懼不能使之
自失。《彖》以長子宜如是,因承上文,用長子之義通解之。
謂其誠敬,能「不喪匕鬯」,則君出而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長子如是,而後可以守世祀承国家也。
本義】:程子以為「邇也」下脱「不喪匕鬯」四字,今從之。
出,謂継世而主祭也。或云「出」即「鬯」字之誤。
【集説】:古者主祭必以嫡子之長,震為長子,故言祭主。
為震之長子者,能常存敬畏之心,不間乎遠近,則出而可保守宗廟社稷,以為祭祀之主。
「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即解「不喪匕鬯」四字。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脩省。
【正義】:洊者,重也,因仍也。雷相因仍,乃為威震也。此是重震之卦,故曰「洊雷震」也。
因仍yīn réng:猶因襲、沿襲。
君子恒自戦戦兢兢,不敢懈惰,今見天之怒,畏雷之威,彌自脩身省察己過,故曰
「君子以恐懼脩省」也。
戦戦:恐懼貌;jīng jīng:小心謹慎緊随貌。  彌mí:更加。
程傳】:「洊」,重襲也。上下皆震,故為「洊雷」。
雷重仍則威益盛,君子観洊雷威震之象,以恐懼,自修飭循省也。
君子畏天之威,則修正其身,思省其過咎而改之,不唯雷震,凡遇驚懼之事,皆當如是。
修飭xiū chì:整治、整修。約束言行、使合乎礼義。 循省xún shěng:省察。
【集註】:修理其身,使事事合天理,省察其過,使事事遏人欲,惟此心恐懼,所以修省者也。
恐懼者,作於其心;修省者,見於行事。
初九,震来虩虩,後笑言唖唖,吉。
【正義】:初九剛陽之德,為一卦之先,剛則不闇於幾,先則能有前識。
故処震驚之始,能以恐懼自修,而獲其吉。
【程傳】:初九成震之主,致震者也;在卦之下,処震之初也。
知震之来,當震之始,若能以為恐懼而周旋顧慮,虩虩然不敢寧止,則終必保其安吉,
故「後笑言唖唖」也。
【本義】:成震之主,処震之初,故其占如此。
《象》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唖唖,後有則也。
【程傳】:震来而能恐懼周顧,則無患矣,是能因恐懼而反致福也。
因恐懼而自修省,不敢違於法度,是由震而後有法則,故能保其安吉,而笑言唖唖也。
六二,震来厲,億喪貝,躋於九陵,勿逐,七日得。
【程傳】:六二居中得正,善処震者也,而乘初九之剛。
九,震之主,震剛動而上奮,孰能禦之?「厲」猛也,危也。彼来既猛,則己処危矣。
「億 yì」,度也;「貝」,所有之資也;「躋 jī」,升也;「九陵」,陵之高也;「逐」,往追也。
以震来之厲,度不能當而必喪其所有,則升至高以避之也。
「九」,言其重。岡陵之重,高之至也。「九」,重之多也,如九天九地也。
「勿逐,七日得」,二之所貴者中正也。遇震懼之来,雖量勢巽避,當守其中正,無自失也。
億之必喪也,故遠避之以自守,過則復其常矣,是勿逐而自得也。
「逐」,即物也,以己即物,失其守矣。故戒「勿逐」,避遠自守,処震之大方也。
如二者,當危懼而善処者也。
卦位有六,七乃更始,事既終,時既易也,不失其守,雖一時不能禦其来,然時過事已,
則復其常,故云「七日得」。
集註】:二変則中爻離,為蟹為蚌,貝之象也。震為足,躋之象也。中爻艮為山,陵之象也。
陵乘九剛,九陵之象也。六二當震動之時,乘初九之剛,故有此喪貝之象。
然居中得正,此無妄之災耳,故又有得貝之象。
占者得此,凡事若以柔順中正自守,始雖不免喪失,終則不求而自獲也。
《象》曰:震来厲,乘剛也。
【正義】:「乘剛也」者,只為乘於剛陽,所以犯逆受戮也。
【程傳】:當震而乘剛,是以彼厲而己危。震剛之来,其可禦乎。
六三,震蘇蘇,震行無眚。
【正義】:蘇蘇,畏懼不安之貌。六三居不當位,故震懼而蘇蘇然也。
雖不當位,而無乘剛之逆,故可以懼行而無災眚也。
程傳】:「蘇蘇」,神氣緩散自失之状。
三以陰居陽不正,処不正,於平時且不能安,況処震乎?故其震懼而「蘇蘇」然。
若因震懼而能行,去不正而就正,則可以無過。「眚」,過也。
三行則至四,正也。
動以就正為善,故二「勿逐」則自得,三能行則「無眚」,以不正而処震懼,有眚可知。
本義】:「蘇蘇」,緩散自失之状。以陰居陽,當震時而居不正,是以如此。
占者若因懼而能行,以去其不正,則可以「無眚」矣。
【集註】:蘇,死而復生也。《書》曰:后来其蘇是也,言后来我復生也。
陰為陽所震動,三去初雖遠,而比四則近,故下初之震動将盡,而上四之震動復生,
上蘇下蘇,故曰蘇蘇。
中爻坎,坎多眚,三変陰為陽,陽得其正矣。位當矣,且不成坎體,故無眚。
「行」者改徒之意,即陰変陽也。震性奮發有為,故教之以遷善改過也。  徒:歩行也。
《象》曰:震蘇蘇,位不當也。
【正義】:「位不當」者,其猶竊位者,遇威厳之世,不能自安也。
【程傳】:其恐懼自失「蘇蘇」然,由其所処不當故也。不中不正,其能安乎?
九四,震遂泥。
【程傳】:九四居震動之時,不中不正。
処柔,失剛健之道;居四,無中正之德,陷溺於重陰之間,不能自震奮者也,故云「遂泥」。
「泥」,滞溺也。以不正之陽,而上下重陰,安能免於泥乎?
「遂」,無反之意。処震懼,則莫能守也,欲震動,則莫能奮也,震道亡矣,豈復能光亨也?
本義】:以剛処柔,不中不正,陷於二陰之間,不能自震也。
【集註】:泥者,沈溺於險陷而不能奮発也。上下坤土得坎水,泥之象也。
九四以剛居柔,不中不正,陷於二陰之間,処震懼則莫能守,欲震動則莫能奮,是既無能
為之才,而又溺於宴安之私者也,故遂泥焉而不復反,即象而占可知矣。
晋元帝困於五季(318~323年),而大業未復,宋高宗不能恢復旧基,皆其泥者也。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程傳】:陽者剛物,震者動義,以剛処動,本有光亨之道,乃失其剛正而陷於重陰,
以致「遂泥」,豈能光也!云「未光」,見陽剛本能震也,以失德故「泥」耳。
【集説】:陽剛本光明,陷於重險之中而遂泥,是以謂之未光。
六五,震往来厲,億無喪,有事
【程傳】:六五雖以陰居陽,不當位為不正,然以柔居剛又得中,乃有中德者也。
不失中則不違於正矣,所以中為貴也。
諸卦二五雖不當位,多以中為美;三四雖當位,或以不中為過,中常重於正也。
蓋中則不違於正,正不必中也。天下之理,莫善於中,於六二六五可見。
五之動,上往則柔不可居動之極,下来則犯剛,是往来皆危也。
當君位,為動之主,隨宜応変,在中而已,故當億度,無喪失其所有之事而已。
所有之事,謂中德。
苟不失中,雖有危不至於凶也。億度,謂図慮,求不失中也。
五所以危,由非剛陽而無助,若以剛陽有助為動之主,則能亨矣。
往来皆危,時則甚難,但期於不失中,則可自守,以柔主動,固不能致亨済也。
本義】:以六居五而処震時,無時而不危也。
以其得中,故無所喪而能有事也。占者不失其中,則雖危無喪矣。
【集説】:「無喪」,即不喪匕鬯之謂。「有事」,謂有事於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二乘初之始震,出於不意,故喪其貝。五乘四之洊震,畏而知戒,故無所喪。
《象》曰:震往来厲,危行也。其事在中,大無喪也。
【程傳】:往来皆厲,行則有危也。動皆有危,唯在無喪其事而已。
「其事」,謂中也,能不失其中,則可自守也。「大無喪」,以無喪為大也。
【集註】:「其事在中」者,言所行雖危厲,而猶能以有事者,以其有中德也。
有是中德,而能有事,故大無喪。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征凶。震不於其躬,於其鄰,無咎。婚媾有言。
【正義】:「索索」,心不安之貌,「矍矍 jué」,視不専之容。
【程傳】:「索索」,消索不存之状,謂其志氣如是。
六以陰柔居震動之極,其驚懼之甚,志氣殫索也。   消索:消散,消失。 殫:盡也。
「矍矍」,不安定貌。
志氣索索,則視瞻徊徨。以陰柔不中正之質,而処震動之極,故「征」則「凶」也。
震之及身,乃於其躬也。「不於其躬」,謂未及身也。
「鄰」者,近於身者也。能震懼於未及身之前,則不至於極矣,故得「無咎」。
苟未至於極,尚有可改之道。震終當変,柔不固守,故有畏鄰戒而能変之義。
聖人於震終,示人知懼而能改之義,為勸深矣。
「婚媾」,所親也,謂同動者。「有言」,有怨咎之言也。
六居震之上,始為衆動之首,今乃畏鄰戒而不敢進,與諸処震者異矣,故「婚媾有言」也。
本義】:以陰柔処震極,故為「索索」「矍矍」之象,以是而行,其凶必矣。
然能及其震未及其身之時,恐懼脩省,則可以「無咎」,而亦不能免於「婚媾」之「有言」。
戒占者當如是也。
集註】:「震不於其躬,於其鄰」者,謀之之辞也。
言禍患之来,尚未及於其身,方及其鄰之時,即早見預待,天未陰雨,而綢繆牖戸也。
綢繆牖戸chóu móu yǒu hù:修繕好門窓。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雖凶無咎,畏鄰戒也。
【正義】:「中未得也」者,猶言未得中也。「畏鄰戒也」者,畏鄰之動,懼而自戒,乃得無咎。
程傳】:所以恐懼自失如此,以未得於中道也,謂過中也。使之得中,則不至於索索矣。
極而復征,則凶也。若能見鄰戒而知懼,変於未極之前,則「無咎」也。
上六動之極,震極則有変義也。
【集註】:中者中心也,未得者,方寸乱而不能笑言唖唖也。
畏鄰戒者,畏禍已及於鄰,而先自備戒也。畏鄰戒,方得無咎,若不能備戒,豈得無咎哉。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