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離卦-化成天下

30 離離下離上
離,利貞,亨。畜牝牛,吉。
注云:離之為卦,以柔為正,故必貞而後乃亨,故曰利貞亨也。
柔処於内而履正中,牝之善也。外強而内順,牛之善也。
離之為體,以柔順為主者也。故不可以畜剛猛之物,而吉於畜牝牛也。
程傳】:離,麗也。萬物莫不皆有所麗,有形則有麗矣。
在人則為所親附之人,所由之道,所主之事,皆其所麗也。
人之所麗,利於貞正,得其正則可以亨通,故曰:「離,利貞,亨」。
「畜牝牛吉」,牛之性順而又牝焉,順之至也。既附麗於正,必能順於正道,如牝牛則吉也。
「畜牝牛」,謂養其順徳。人之順徳,由養以成,既麗於正,當養習以成其順徳也。
本義】:離,麗也。陰麗於陽,其象為火,體陰而用陽也。
物之所麗,貴乎得正。牝牛,柔順之物也。故占者能正則亨,而畜牝牛則吉也。
【集説】:「離」,附麗也,謂一陰附麗於二陽之間也。「貞」,正也。
離雖以中爻為主,在重離之時,六二居下離之中則正,六五居上之中則不正。
正則亨,不正則不亨,故戒之曰利貞亨。
六二為卦主,畜牝牛吉,指六二也。「畜」,養也。牛性本順,而又牝焉,順之至也。
六二以柔居柔,故其象為牝牛。
火忌炎上,六二処下而正,又能養之以柔,而無犯上之僭,故吉。
《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
【程傳】:離,麗也,謂附麗也。如日月則麗於天,百穀草木則麗於土,萬物莫不各有所麗。
天地之中無無麗之物,在人當審其所麗,麗得其正,則能亨也。
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
【程傳】:以卦才言也。上下皆離,「重明」也。五二皆処中正,「麗乎正」也。
君臣上下皆有明徳而処中正,可以化天下,成文明之俗也。
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程傳】:二五以柔順麗於中正,所以能亨。
人能養其至順,以麗中正則吉。故曰「畜牝牛吉也」。
或曰:二則中正矣,五以陰居陽,得為正乎?
曰:離主於所麗,五中正之位,六麗於正位,乃為正也。
学者知時義而不失軽重,則可以言《易》矣。
【集説】:「柔麗乎中正」,雖以二五両爻並言,然所重則在六二,中正蓋指六二也。
六五雖中,然柔而不正,豈能遽亨。下與六二相附麗,此所以亨,故曰「柔麗乎中正,故亨」。
《象》曰:明両作,離,大人以継明照於四方。
注云:継謂不絶也,明照相継,不絶曠也。(曠,光明也。)
【程傳】:若云両明則是二明,不見継明之義,故云「明両」。明而重両,謂相継也。
「作離」明両而為離,継明之義也。震巽之類,亦取洊隨之義,然離之義尤重也。
「大人」以徳言則聖人,以位言則王者。大人観離明相継之象,以世継其明徳照臨於四方。
大凡以明相継,皆継明也。舉其大者,故以世襲継照言之。
初九,履錯然,敬之,無咎。
【程傳】:陽固好動,又居下而離體。
陽居下則欲進,離性炎上,志在上麗,幾於躁動,其履錯然,謂交錯也。
雖未進而跡已動矣,動則失居下之分,而有咎也。
然其剛明之才,若知其義而敬慎之,則不至於咎矣。
初在下無位者也,明其身之進退,乃所麗之道也。
其志既動,不能敬慎則妄動,是不明所麗,乃有咎也。
本義】:以剛居下而処初明體,志欲上進,故有履錯然之象。敬之則無咎矣。
戒占者宜如是也。
【集説】:居離之初,方與人相親附,不可肆其炎上之性而遽進,唯敬慎如履錯,然乃可以避咎。
《象》曰:履錯之敬,以辟咎也。
【程傳】:履錯然欲動而知敬慎不敢進,所以求辟免過咎也。
居明而剛,故知而能辟,不剛明則妄動矣。
六二,黄離,元吉。
【程傳】:二居中得正,麗於中正也。
「黄」,中之色,文之美也。文明中正,美之盛也,故云「黄離」。
以文明中正之徳,上同於文明中順之君,其明如是,所麗如是,大善之吉也。
本義】:「黄」,中色。柔麗乎中而得其正,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黄中色,坤為黄,離中爻乃坤土,黄之象也。
離者附麗也,黄離者,言麗乎中也,即柔麗乎中正也。八卦正位,離在二,故元吉。
六二柔麗乎中,而得其正,故有黄離之象。占者得此,大吉之道也,故元吉。
《象》曰:黄離,元吉,得中道也。
【程傳】:所以元吉者,以其得中道也。
不云正者,離以中為重。所以成文明,由中也,正在其中矣。  中道:中庸之道。
【集註】:得中道以成中德,所以凡事無過不及而元吉。
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程傳】:八純卦皆有二體之義:乾内外皆健,坤上下皆順,震威震相継,巽上下順隨,
坎重險相習,離二明継照,艮内外皆止,兑彼己相説,而離之義在人事最大。
九三居下體之終,是前明将盡,後明當継之時,人之始終,時之革易也,故為「日昃之離」,
日下昃之明也,昃則将沒矣。
以理言之,盛必有衰,始必有終,常道也。
達者順理為楽,「缶」,常用之器也,鼓缶而歌,楽其常也。
不能如是,則以大耋為嗟憂,乃為凶也。     嗟憂jiē yōu:嗟嘆憂慮。
「大耋」,傾沒也,人之終盡,達者則知其常理,楽天而已,遇常皆楽,如鼓缶而歌。
不達者則恐怛有将盡之悲,乃大耋之嗟,為其凶也。此処死生之道也。「耋」與「昳」同。
怛dá:憂也。  昳dié:日偏西。
本義】:重離之間,前明将盡,故有日昃之象。不安常以自楽,則不能自処而凶矣。
戒占者宜如是也。
【集註】:変震為鼓,鼓之象也。離為大腹,又中虚,缶之象也。中爻兌口,歌與嗟之象也。
若不能安常以自楽,徒戚戚於大耋之嗟,則非為無益,適自速其死矣,何凶如之。
故又戒占者,不當如此。
《象》曰:日昃之離,何可久也?
【程傳】:日既傾昃,明能久乎?
明者知其然也,故求人以継其事,退処以休其身,安常処順,何足以為凶也?
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棄如。
【程傳】:九四,離下體而升上體,継明之初,故言継承之義。在上而近君,継承之地也。
以陽居離體而処四,剛躁而不中正,且重剛,以不正而剛盛之勢,突如而来,非善継者也。
夫善継者,必有巽讓之誠,順承之道,若舜・唘然。今四突如其来,失善継之道也。
又承六五陰柔之君,其剛盛陵爍之勢,氣焰如焚然,故云焚如。
四之所行不善如此,必被禍害,故曰死如。
失継紹之義,承上之道,皆逆徳也,衆所棄絶,故云棄如。   紹:継也。
至於死棄,禍之極矣,故不假言凶也。
【本義】:後明将継之時,而九四以剛迫之,故其象如此。
《象》曰:突如其来如,無所容也。
【程傳】:上陵其君,不順所承。人悪衆棄,天下所不容也。
【集説】:無所容,謂罪大悪極,世所不容也。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注云:履非其位,不勝所履。
以柔乘剛,不能制下,下剛而進,将来害己,憂傷之深,至於沱嗟也。
然所麗在尊,四為逆道,憂傷至深,衆之所助,故乃沱嗟而獲吉也。
程傳】:六五居尊位而守中,有文明之徳,可謂善矣。然以柔居上,在下無助,独附麗於
剛強之間,危懼之勢也。
唯其明也,故能畏懼之深至於出涕,憂慮之深至於戚嗟,所以能保其吉也。
「出涕戚嗟」,極言其憂懼之深耳,時當然也。
居尊位而文明,知憂畏如此,故得吉。
若自恃其文明之徳與所麗中正,泰然不懼,則安能保其吉也?
【本義】:以陰居尊,柔麗乎中。
然不得其正而迫於上下之陽,故憂懼如此然後得吉。戒占者宜如是也。
【集説】:位雖不正,德則柔中而無過為,所以轉凶而為吉也。
《象》曰:六五之吉,離王公也。
【正義】:此釋六五吉義也。所以終得吉者,以其所居在五,離附於王公之位,被衆所助,
故得吉也。五為王位,而言公者,此連王而言公,取其便文以会韻也。
【程傳】:六五之吉者,所麗得王公之正位也。
據在上之勢而明察事理,畏懼憂虞以持之,所以能吉也。不然豈能安乎?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無咎。    醜chǒu:類也。
【程傳】:九以陽居上,在離之終,剛明之極者也。
明則能照,剛則能断,能照足以察邪悪,能断足以行威刑。
故王者宜用如是剛明,以辨天下之邪悪而行其征伐,則有嘉美之功也。
「征伐」,用刑之大者。
夫明極則無微不照,断極則無所寛宥,不約之以中,則傷於厳察矣。
去天下之悪,若盡究其漸染詿誤,則何可勝誅?        詿guà:失誤。
所傷殘亦甚矣。故但當折取其魁首,所執獲者,非其醜類,則無殘暴之咎也。
《書》曰:「殲厥渠魁,脅從罔治」。
【本義】:剛明及遠,威震而刑不濫,無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正義】:此釋出征之義。言所出征者,除去民害,以正邦国故也。
【程傳】:王者用此上九之徳,明照而剛断,以察除天下之悪,所以正治其邦国。
剛明,居上之道也。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