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既済-思患豫防

63 既済水火既済
既済,亨小,利貞。初吉,終乱。
【程傳】:《既済》之時,大者既已亨矣,小者尚有[一有未字]亨也。
雖《既済》之時,不能無小未亨也。「小」字在下,語當然也。若言「小亨」,則為亨之小也。
「利貞」,処既済之時,利在貞固以守之也。「初吉」,方済之時也;「終乱」,済極則反也。
本義】:既済,事之既成也。為卦水火相交,各得其用,六爻之位,各得其正,故為既済。
「亨小」,當為「小亨」,大抵此卦及六爻占辞,皆有警戒之意,時當然也。
【集説】:六二之柔爻為卦主,是以僅能「小亨」。
時雖既済,唯能以正道固守則利,故戒之曰「利貞」。
「初吉」,謂離明在内,思患而豫防之則吉也。「終乱」,謂坎難在外,正而無変通之道則乱也。
集註】:「亨小」者,言不如方済之時亨通之盛大也。
譬如日之既昃,不如日中之盛,所以亨小而不能大也。
方済之時,人心儆戒,固無不吉矣。及既済之後,人心恃其既済,般楽怠敖,未有不乱者。
儆jǐng:使人警醒、不犯過錯。
《彖》曰:既済,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
【程傳】:既済之時,大者固已亨矣,唯有小者亨也。時既済矣,固宜貞固以守之。
卦才剛柔正當其位,當位者,其常也,乃正固之義,利於如是之貞也。
陰陽各得正位,所以為既済也。
【集説】:陽大陰小,小指六二也。三陰之中,唯六二正而且中,有亨通之道焉。
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乱,其道窮也。
【程傳】:二以柔順文明而得中,故能成既済之功。二居下體,方済之初也,而又善処,是以吉也。
天下之事,不進則退,無一定之理。済之終,不進而止矣。
無常止也,衰乱至矣,蓋其道已窮極也。九五之才,非不善也,時極道窮,理當必変也。
聖人至此,奈何?曰:唯聖人,為能通其変於未窮,不使至於極也,堯舜是也,故有終而無乱。
集説】:六二以柔順之德,附麗於二陽之間,而得其中,故曰「初吉柔得中」也。
六四上六不中者也,九五陷於其間止而不動,則必至於困窮,故曰「終止則乱,其道窮也」。
【集註】:「其道窮」者,以人事言之,怠勝儆則凶,此人道之理窮也。
以天運言之,盛極則必衰,此天道之数窮也。
以卦體言之,水在上,終必潤下,火在下,終必炎上,此卦體以勢窮也。
今當既済之後,止心既生,豈不終乱?故曰其道窮。
《象》曰:水在火上,既済。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程傳】:水火既交,各得其用,為「既済」。
時當既済,唯慮患害之生,故思而豫防,使不至於患也。
自古天下既済而致禍乱者,蓋不能思患,而豫防也。
集説】:水之性常潤下,火之性常炎上。
水既在火上,火既在水下,則水無勝火之濫,火無勝水之燥,二者相資以為用,既済之象也。
天下之患,常生於不備,有備然後無患,苟不思所以豫防之則,他日患生於肘腋,雖悔無及矣。
今夫水在火上,雖能烹飪之用,然水覆則能滅火,此君子所以思患,豫為之防也。
或者以為儲水以防火,其説不為無理。
易以坎險為患,不以離明為患也。離明所以防患,豈有患者哉!
節齋蔡氏曰:思患,坎難象;豫防,離明象。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無咎。                  曳yè:引也。
【程傳】:初以陽居下,上応於四,又火體,其進之志鋭也。
然時既済矣,進不已則及於悔咎,故「曳其輪,濡其尾」,乃得「無咎」。
「輪」所以行,倒曳之使不進也。獣之渉水,必揭其尾,「濡其尾」,則不能済。
方既済之初,能止其進,乃得「無咎」,不知已則至於咎也。
本義】:輪在下,尾在後,初之象也。曳輪則車不前,濡尾則狐不済。
既済之初,謹戒如是,無咎之道。占者如是,則「無咎」矣。
【集註】:「曳其輪,濡其尾」,皆不軽舉妄動之象也。「無咎」者,能保其既済也。
坎為輪,為,為,為曳輪,狐尾之象也。
初在狐後,尾象;在水之下,濡象。若專以初論,輪在下,尾在後,皆初之象。
《象》曰:曳其輪,義無咎也。
【程傳】:既済之初而能止其進,則不至於極,其義自無咎也。
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程傳】:二以文明中正之德,上応九五剛陽中正之君,宜得行其志也。
然五既得尊位,時已既済,無復進而有為矣。
則於在下賢才,豈有求用之意?故二不得遂其行也。
自古既済而能用人者鮮矣,以唐太宗之言,尚怠於終,況其下者乎?
於斯時也,則剛中反為中満,坎離乃為相戻矣。人能識時知変,則可以言《易》矣。
二,陰也,故以「婦」言。 「茀fú」,婦人出門以自蔽者也。
「喪其茀」,則不可行矣。二不為五之求用,則不得行,如婦之喪茀也。
然中正之道,豈可廃也,時過則行矣。「逐」者,從物也。從物則失其素守,故戒「勿逐」。
自守不失,則七日當復得也。卦有六位,七則変矣。「七日得」,謂時変也。
雖不為上所用,中正之道無終廃之理,不得行於今,必行於異時也,聖人之勸戒深矣。
:治理。荀子:仁人之用国、将修志意、正身行。
本義】:二以文明中正之德,上応九五剛陽中正之君,宜得行其志。
而九五居既済之時,不能下賢以行其道,故二有「婦喪其茀」之象。
「茀」,婦車之蔽,言失其所以行也。
然中正之道,不可終廃,時過則行矣。故又有「勿逐」而自得之戒。
【集註】:二乃陰爻,離為中女,婦之象也。又応爻中男,乃五之婦也。
《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程傳】:中正之道,雖不為時所用,然無終不行之理。
故「喪茀七日,當復得」,謂自守其中,異時必行也,不失其中則正矣。
【集説】:失而復得,以六二能以中道自守也。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高宗者,殷王武丁之號也。
【程傳】:九三當既済之時,以剛居剛,用剛之至也。
既済而用剛如是,乃「高宗伐鬼方」之事,高宗必商之高宗。天下之事既済而遠伐暴乱也。
威武可及而以救民為心,乃王者之事也。唯聖賢之君則可,若騁威武,忿不服,貪土地,
則殘民肆欲也,故戒不可用小人。小人為之,則以貪忿私意也,非貪忿,則莫肯為也。
「三年克之」,見其労憊之甚。
聖人因九三當《既済》而用剛,発此義以示人為法為戒,豈浅見所能及也!
【本義】:既済之時,以剛居剛,「高宗伐鬼方」之象也。
「三年克之」,言其久而後克,戒占者不可軽動之意。
「小人勿用」,占法與《師》上六同。
集註】:離為戈兵,変爻為震,戈兵震動,伐国之象也。
鬼方者,北方国也,夏曰昆吾,商曰鬼方,周曰獫狁,漢曰匈奴,魏曰鮮卑。
三與上六為応,坎居北,故曰鬼方。
坎為隠伏,鬼之象也。変坤,中爻為方,方之象也。周公非空取鬼方二字也。
既変坤,陽大陰小,小之象也。三居人位,小人之象也。変坤,中爻成艮止,勿用之象也。
既済之時,天下無事矣。三以剛居剛,故有伐国之象。
然險陷在前,難以驟克,故又有三年方克之象。
夫以高宗之賢,其用兵之難如此,而況既済無事之世。
任用小人,捨内治而幸邊功,未免窮兵厲民矣。故既言用兵之難,不可輕動,而又言任人
不可不審也。教占者処既済之時當如此,戒之深矣。
儌幸(jiǎo xìng):謂以不正当的手段取得成功或因偶然的原因免於災難。
邊功:守衛、開拓或治理辺彊所立下的功勲。
《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程傳】:言「憊」以見其事之至難,在高宗為之則可,無高宗之心,則貪忿以殃民。
【集説】:憊者労苦而疲困也,敵強曰克,三年之久然後克之,則労師費財,其憊可知也。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袽rú:破爛的衣服或破舊的棉絮。
【程傳】:四在済卦而水體,故取舟為義。
四近君之位,當其任者也。當既済之時,以防患慮変為急。
「繻」當作「濡」,謂滲漏也。舟有罅漏,則塞以衣袽,有衣袽以備濡漏。
又終日戒懼不怠,慮患當如是也。         罅漏xià lòu:裂縫和漏穴。
不言吉,方免於患也。既済之時,免患則足矣,豈復有加也?
【本義】:既済之時,以柔居柔,能預備而戒懼者也,故其象如此。
《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程傳】:終日戒懼,常疑患之将至也。処既済之時,當畏慎如是也。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実受其福。
【正義】:「牛」,祭之盛者也。「禴yuè」,殷春祭之名,祭之薄者也。
九五居既済之時,而処尊位,物既済矣,将何為焉?其所務者,祭祀而已。
祭祀之盛,莫盛脩德。九五履正居中,動不為妄,脩德者也。苟能脩德,雖薄可饗。
假有東鄰不能脩德,雖復殺牛至盛,不為鬼神歆饗;不如我西鄰禴祭雖薄,能脩其德,
故神明降福也。              歆饗xīn xiǎng:鬼神享受祭品。
程傳】:五中実,孚也。二虚中,誠也,故皆取祭祀為義。
「東鄰」,陽也,謂五。「西鄰」,陰也,謂二。
「殺牛」,盛祭也。「禴」,薄祭也。盛不如薄者,時不同也。
二五皆有孚誠中正之德,二在済下,尚有進也,故受福;
五処済極,無所進矣,以至誠中正守之,苟未至於反耳。   苟:暫且
理無極而終不反者也。已至於極,雖善処,無如之何矣,故爻象唯言其時也。
本義】:東陽西陰,言九五居尊而時已過,不如六二之在下而始得時也。
又當文王與紂之事,故其象占如此。《彖辞》「初吉終乱」,亦此意也。
【集註】:五変坤,牛之象離為戈兵坎為血,見戈兵而流血,殺之象。
禴祭夏,離為夏,禴之象。
《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実受其福,吉大来也。
【正義】:「不如西鄰之時」者,神明饗德,能脩德致敬,合於祭祀之時,雖薄降福,故曰時也。
「吉大来」者,非惟當身,福流後世。
【程傳】:五之才德非不善,不如二之時也。
二在下,有進之時,故中正而孚,則其「吉大来」,所謂受福也。
「吉大来」者,在既済之時,為大来也,「亨小初吉」,是也。
上六,濡其首,厲。
【程傳】:既済之極,固不安而為危也,又陰柔処之而在險體之上。坎為水,済亦取水義。
故言其窮至於濡首,危可知也。既済之終而小人処之,其敗壞,可立而待也。
本義】:既済之極,險體之上而以陰柔処之,為狐渉水而濡其首之象。占者不戒,危之道也。
【集説】:卦以在下為尾,在上為首。
上六至既済之終,已出坎水之上矣。下応九三,則又沒入於坎水之中,豈不危厲。
或謂既済倒轉為未済,則首反向下,而濡湿,危厲孰甚焉。其説亦通。
集註】:初九卦之始,故言濡尾者,心有所畏懼,而不敢遽渉也。
上六卦之終,故言濡首者,志已盈満,而惟知其渉也。
既済之極,正終乱之時也,故有狐渉水,而濡首之象。
既濡其首,已溺其身,占者如是,危可知矣。
《象》曰:濡其首,厲,何可久也。
【程傳】:既済之窮,危至於濡首,其能長久乎!
【集註】:言必死亡。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