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訟卦-作事謀始

06 訟卦天水訟
訟,有孚窒。惕中吉,終凶。利見大人,不利渉大川。
 
【正義】:「窒」,塞也。「惕」,懼也。凡訟者,物有不和,情相乖争而致其訟。
凡訟之體,不可妄興,必有信実,被物止塞,而能惕懼,中道而止,乃得吉也。
「終凶」者,訟不可長,若終竟訟事,雖復窒惕,亦有凶也。      體:準則。
「利見大人」者,物既有訟,須大人決之,故「利見大人」也。
「不利渉大川」者,以訟不可長,若以訟而往渉危難,必有禍患,故「不利渉大川」。
程傳】:訟之道必有其孚実,中無其実,乃是誣妄,凶之道也。卦之中実,為有孚之象。
訟者,與人争辯而待決於人,雖有孚,亦須窒塞未通。不窒則已明,無訟矣。
事既未辯,吉凶未可必也,故有畏惕。「中吉」,得中則吉也;「終凶」,終極其事則凶也。
訟者,求辯其曲直也,故利見於大人。大人則能以其剛明中正,決所訟也。
訟非和平之事,當擇安地而処,不可陷於危險,故不利渉大川也。
本義】:訟,争辯也。上乾下坎,乾剛坎險,上剛以制其下,下險以伺其上,又為内險而外健,
又為己險而彼健,皆訟之道也。
九二中実,上無応與,又為加憂。
且於卦変自《》而来,為剛来居二,而當下卦之中,有有孚而見窒,能懼而得中之象。
上九過剛,居訟之極,有終極其訟之象。九五剛健中正,以居尊位,有大人之象。
以剛乘險,以実履陷,有不利渉大川之象。
故戒占者必有争辯之事,而隨其所処為吉凶也。 
集註】:「有孚」者,心誠実而不詐偽也。「窒」者,窒塞而能含忍也。「惕」者,戒懼而畏刑罰也。
「中」者,中和而不狠愎也。人有此四者,必不與人争訟,所以吉。 狠愎hěn bì:凶狠固執。
若可已不已,必求其勝,而終其訟,則凶。利見大人者,見九五以決其訟也。
不利渉大川者,不論事之浅深,冒險入淵,以興訟也。
九二中実,有孚之象。一陽沈溺於二陰之間,窒之象。坎為加憂,惕之象。
陽剛来居二,中之象。上九過剛,終之象。九五中正,以居尊位,大人之象。
中爻巽木,下坎水,本可渉大川,值三剛在上,陽実陰虚,遇巽風,舟重遇風,則舟危矣。
舟危豈不入淵,故彖辞曰「入淵」,不利渉之象也,與棟撓同。
《彖》曰:訟,上剛下險,險而健,訟。 
【正義】:上剛即乾也,下險即坎也,猶人意懷險悪,性又剛健,所以訟也。
此二句因卦之象以顕有訟之所由。
【程傳】:訟之為卦,上剛下險,險而又健也,又為險健相接,内險外健,皆所以為訟也。
若健而不險,不生訟也;險而不健,不能訟也;險而又健,是以訟也。
盧翻曰:險而健者,恒好争訟也。
,有孚窒,惕中吉,剛来而得中也。
【程傳】:訟之道固如是,又據卦才而言,九二以剛自外来而成訟,則二乃訟之主也。
以剛処中,中実之象,故為有孚。
処訟之時,雖有孚信,亦必艱阻窒塞而有惕懼。不窒,則不成訟矣。
又居險陷之中,亦為窒塞惕懼之義。
二以陽剛自外来而得中,為以剛来訟而不過之義,是以吉也。
卦有更取成卦之由為義者,此是也。卦義不取成卦之由,則更不言所変之爻也。
據卦辞,二乃善也,而爻中不見其善
蓋卦辞取其有孚得中而言,乃善也;爻則以自下訟上為義,所取不同也。
終凶,訟不可成也。
【程傳】:訟非善事,不得已也,安可終極其事?極意於其事則凶矣。故曰「不可成也」。
「成」謂窮盡其事也。
利見大人,尚中正也。
【程傳】:訟者,求辯其是非也,辯之當,乃中正也。故利見大人,以所尚者中正也。
聴者[一有或字]非其人,則或不得其中正也。中正大人,九五是也。
不利渉大川,入於淵也。 
【程傳】:與人訟者,必処其身於安平之地。若蹈危險,則陷其身矣,乃入於深淵也。
卦中有中正險陷之象。
【集註】:入淵者,舟重遇風,其舟危矣。故入淵與冒險興訟,必陷其身者,一而已矣。
荀爽曰:陽来居二,坎在下爲淵。
《象》曰:天與水違行,訟,君子以作事謀始。
注云:訟之所以起,契之過也。
【正義】:天道西轉,水流東注,是天與水相違而行,相違而行,象人彼此両相乖戻,故致訟也。
不云「水與天違行」者,凡訟之所起,必剛健在先,以為訟始,故云「天與水違行」也。
「君子以作事謀始」者,物既有訟,言君子當防此訟源。凡欲興作其事,先須謀慮其始。
若初始分職分明,不相干渉,即終無所訟也。
程傳】:天上水下,相違而行,二體違戻,訟之由也。若上下相順,訟何由興?
君子観象知人情有争訟之道,故凡所作事,必謀其始。絶訟端於事之始,則訟無由生矣。
謀始之義廣矣,若慎交結,明契劵之類是也。
【集註】:天上蟠,水下潤;天西轉,水東注,故其行相違。謀之於始,則訟端絶矣。
作事謀始,工夫不在訟之時,而在於未訟之時也。與其病後能服薬,不若病前能自調之意。
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終吉。
【程傳】:六以柔弱居下,不能終極其訟者也。
故於訟之初,因六之才為之戒,曰:若不長永其事,則雖小有言,終得吉也。
蓋訟非可長之事,以陰柔之才而訟於下,難以吉矣。以上有応援而能不永其事,故雖小有言,
終得吉也。「有言」,災之小者也,不永其事,而不至於凶,乃訟之吉也。
【集註】:「不永所事」者,不能永終其訟之事也。「小有言」者,但小有言語之辨白而已。
兌為口舌,言之象也。応爻乾為言,亦言之象也。因居初,故曰小。終吉者,得辨明也。
初六才柔位下,不能永終其訟之事,雖在我不免小有言語之辯,然温柔和平,自能釋
人之忿怨,所以得以辨明,故其象如此,而占者終得吉也。
《象》曰:不永所事,訟不可長也。雖小有言,其辯明也。
【程傳】:六以柔弱而訟於下,其義固不可長永也。永其訟,則不勝而禍難及矣。
又於訟之初,即戒訟非可長之事也。
柔弱居下,才不能訟,雖不永所事,既訟矣,必有小災,故小有言也。
既不永其事,又上有剛陽之正応,辯理之明,故終得其吉也。不然,其能免乎?
在訟之義,同位而相応,相與者也,故初於四為獲其辯明;
同位而不相得,相訟者也,故二與五為対敵也。
【集註】:雖不免小有言語之辨,然終因此言辨明。
九二,不克訟,歸而逋。其邑人三百戸,無眚。       逋bū:逃亡。
【程傳】:二五相応之地,而両剛不相與,相訟者也。九二自外来,以剛処險,為訟之主,
乃與五為敵。五以中正処君位,其可敵乎?是為訟而義不克也。
若能知其義之不可,退歸而逋避,以寡約自処,則得無過眚也。必逋者,避為敵之地也。
三百戸,邑之至小者,若処强大,是猶競也,能無眚乎?
「眚」過也,処不當也,與知悪而為,有分也。
本義】:九二陽剛,為險之主,本欲訟者也。
然以剛居柔,得下之中而上應九五,陽剛居尊,勢不可敵,故其象占如此。
「邑人三百戸」,邑之小者。言自処卑約,以免災患。占者如是則無眚矣。
【集註】:坎為隠伏,逋之象也。中爻為離,坎錯離,離居三,三百之象也。
二変,下卦為坤,坤則闔戸之象也。三百,言其邑之小也。坎為眚,変坤則無眚矣。
九二陽剛為險之主,本欲訟者也。然以剛居柔之中,既知其理之不當訟,而上応九五之尊,
又知其勢不可訟,故自処卑小,以免災患。
《象》曰:不克訟,歸逋竄也,自下訟上,患至掇也。 
【正義】:「歸逋竄」者,釋歸而逋邑,以訟之不勝,故退歸逋竄(cuàn)也。
「掇」猶拾掇也。自下訟上,悖逆之道,故禍患来至,若手自拾掇其物,言患必来也。
【程傳】:義既不敵,故不能訟,而逋竄避去其所也。
自下而訟其上,義乖勢屈,禍患之至,猶拾掇而取之,言易得也。
【本義】:「掇duō」,自取也。
六三,食旧德,貞,厲終吉。或從王事,無成。 
【程傳】:三雖居剛而応上,然質本陰柔,処險而介二剛之間,危懼非為訟者也。
禄者称徳而受食,旧徳謂処其素分。
「貞」,謂堅固自守,「厲終吉」,謂雖処危地,能知危懼,則終必獲吉也。
守素分而無求,則不訟矣。「処危」,謂在險而承乗皆剛,與居訟之時也。
柔,從剛者也;下,從上者也。
三不為訟而從上九所為,故曰「或從王事,無成」,謂從上而成不在己也。
訟者,剛健之事。故初則不永,三則從上,皆非能訟者也。
二爻皆以陰柔不終而得吉,四亦以不克而渝得吉,訟以能止為善也。
本義】:食,猶食邑之食,言所享也。六三陰柔,非能訟者。故守旧居正,則雖危而終吉。
然或出而從上之事,則亦必無成功。占者守常而不出,則善也。
【集説】:六三柔而不訟,故不言訟。
訟六三之貞,即坤六三之貞,故称「旧德」。
其位雖処九二剛陽之上而危厲,然以貞道自守而不訟,亦終吉也。故曰「食旧~終吉」。
王指五,「或從事王事,無成」與坤之六三同,是亦旧德也。
彼言「或從王事,無成」,又言「有終」,此但言「或從王事,無成」而不言「有終」,何也?
曰:彼順而此險也,險非善後之道也。
《象》曰:食旧德,從上吉也。
【正義】:「從上吉」者,釈所以食旧德以順從上九,故得其吉,食旧德也。
【程傳】:守其素分,雖從上之所為,非由己也。故無成而終得其吉也。
【本義】:「從上吉」,謂隨人則吉。明自主事則無成功也。
九四,不克訟,復即命,渝安貞,吉。
【程傳】:四以陽剛而居健體,不得中正,本為訟者也。承五履三而応初。
五,君也,義不克訟,三居下而柔,不與之訟,初正応而順從,非與訟者也。
四雖剛健欲訟,無與対敵,其訟無由而興,故不克訟也。又居柔以応柔,亦為能止之義。
既義不克訟,若能克其剛忿欲訟之心,復即就於命,革其心,平其気,変而為安貞則吉矣。
「命」謂正理,失正理為「方命」,故以即命為復也。
「方」,不順也,《書》云「方命圮族」,孟子云「方命虐民」。    方命:逆命而不行也。
夫剛健而不中正則躁動,故不安。処非中正,故不貞。不安貞,所以好訟也。
若義不克訟而不訟,反就正理,変其不安貞為安貞,則吉矣。
本義】:「即」,就也。「命」,正理也。「渝」,変也。
九四剛而不中,故有訟象;以其居柔,故又為不克而復就正理,渝変其心,安処於正之象。
占者如是則吉也。
【集註】:中爻巽,四変亦為巽,命之象也。
「渝」,変也,四変,中爻為震,変動之象也。曰復者,明理義也。
《象》曰:復即命,渝安貞,不失也。
【程傳】:能如是則為無失矣,所以吉也。
【集註】:始而欲訟,不免有失。今既復渝,則改図而不失矣。
九五,訟,元吉。 
注云:処得尊位,為訟之主,用其中正以断枉直,中則不過,正則不邪,剛無所溺,公無所偏,
故訟元吉。
【正義】:処得尊位,中而且正,以断獄訟,故得元吉也。
【程傳】:以中正居尊位,治訟者也。治訟得其中正,所以元吉也。「元吉」,大吉而盡善也。
吉大而不盡善者有矣。
【本義】:陽剛中正以居尊位,聴訟而得其平者也。占者遇之,訟而有理,必獲伸矣。 
《象》曰:訟,元吉,以中正也。 
【正義】:「以中正也」者,釋「元吉」之義。
所以訟得大吉者,以九五処中而得正位,中則不有過差,正則不有邪曲,中正為德,故元吉。
【程傳】:中正之道,何施而不元吉?
【集註】:中則聴不偏,正則断合理,所以利見大人而元吉。
上九,或錫之鞶帯,終朝三褫之。
注云:処訟之極,以剛居上,訟而得勝者也。以訟受錫,榮何可保?故終朝之間,褫帯者三也。
【正義】:「鞶帯」,謂大帯也。
程傳】:九以陽居上,剛健之極,又処訟之終,極其訟者也。
人之肆其剛强,窮極於訟,取禍喪身,固其理也。
設或使之善訟能勝,窮極不已,至於受服命之賞,是亦與人仇争所獲,其能安保之乎?
故終一朝而三見褫奪也。
本義】:「鞶帯」,命服之飾。「褫chǐ」,奪也。
以剛居訟極,終訟而能勝之,故有錫命受服之象。然以訟得之,豈能安久,故又有終朝
三褫之象。其占為終訟,無理而或取勝,然其所得,終必失之。聖人為戒之意深矣。
【集註】:乾為衣,又為圜,帯之象也。乾君在上,変為兌口,中爻為巽命令,錫服之象也。
中爻離日,朝日之象也。離日居下卦,終之象也。又居三,三之象也。
褫,奪也。坎為盜,褫奪之象也。
《象》曰:以訟受服,亦不足敬也。
【正義】:釈「終朝三褫」之義。
以其因訟得勝,受此錫服,非德而受,亦不足可敬,故終朝之間,三被褫脱也。
【程傳】:窮極訟事,設使受服命之寵,亦且不足敬而可賤悪,况又禍患隨至乎。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