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需卦-守時待命

05 需卦水天需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渉大川。
 
【程傳】:需者,須待也。
以二體言之,乾之剛健上進而遇險未能進,須待而後進也,故為需待之義。
以卦才言之,五居君位,為需之主,有剛健中正之徳,而誠信充実於中,中実,有孚也。
有孚則光明而能亨通,得貞正而吉也。以此而需,何所不済?雖險無難矣,故利渉大川也。
凡貞吉,有既正且吉者,有得正則吉者,當辯也。
本義】:需,待也。以乾遇坎,乾健坎險,以剛遇險,而不遽進以陷於險,待之義也。
孚,信之在中者也。其卦九五以坎體中実,陽剛中正而居尊位,為有孚得正之象。
坎水在前,乾健臨之,将渉水而不輕進之象。
故占者為有所待而能有信,則光亨矣。若又得正,則吉而利渉大川。
正固,無所不利,而渉川尤貴於能待,則不欲速而犯難也。
【集説】:需以五為成卦之主爻,「有孚」、「光亨」、「貞吉」皆指五。
孚,信也。九五與九二同德相信,是為有孚;陽明而光,故亨;固守以正而不妄動,故吉。
坎水之險在前,乾以剛健臨之而又能需,則不至乎陷溺,故其象占為利渉大川。
【集註】:「孚」者,信之在中者也。坎體誠信,克実於中,孚之象也。
「光」者此心光明,不為私欲所蔽也。中爻離,光明之象也。
「亨」者,此心亨泰,不為私欲所窒也。坎為通,亨通之象也。
「貞」者事之正也。八卦正位,坎在五,陽剛中正,為需之主,正之象也。已上皆指五也。
坎水在前,乾健臨之。乾知險,渉大川之象也。
又中爻兌綜巽,坎水在前,巽木臨之,亦渉大川之象。
虞翻曰:大壮四之五。孚謂五。離日爲光。四之五,得位正中,故光亨。
貞吉,謂壮於大輦之輻也。
《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陥,其義不困窮矣。
【程傳】:需之義,須也。以險在於前,未可遽進,故需待而行也。
以乾之剛健而能需待不輕動,故不陷於險,其義不至於困窮也。
剛健之人其動必躁,乃能需待而動,処之至善者也。故夫子贊之云:「其義不困窮矣」。
,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
【程傳】:五以剛実居中,為孚之象;而得其所需,亦為有孚之義;
以乾剛而至誠,故其徳光明而能亨通、得貞正而吉也。
所以能然者,以居天位而得正中也。居天位指五,以正中兼二言,故云正中。
利渉大川,往有功也。 
【程傳】:既有孚而貞正,雖渉險阻,往則有功也,需道之至善也。以乾剛而能需,何所不利?
《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楽。
【程傳】:雲気蒸而上升於天,必待陰陽和洽然後成雨。雲方上於天,未成雨也,故為須待之義。
陰陽之気交感而未成雨澤,猶君子畜其才徳而未施於用也。
君子観雲上於天,需而為雨之象,懷其道徳,安以待時。
飲食以養其気體,宴楽以和[一作養]其心志,所謂居易以俟命也。
本義】:雲上於天,無所復為,待其陰陽之和而自雨爾。
事之當需者,亦不容更有所為,但飲食宴楽,俟其自至而已。一有所為,則非需也。
【集註】:曰飲食宴楽者,乃居易俟命,涵養待時之象也,非真必飲食宴楽也。
若伯夷太公,需待天下之清,窮困如此,豈能飲食宴楽哉。
初九,需於郊,利用恒,無咎。 
注云:居需之時,最遠於難,能抑其進以遠險待時,不犯難行,雖不応幾,可以保常,故無咎。
【程傳】:需者以遇險,故需而後進,初最遠於險,故為需於郊。郊,曠遠之地也。
処於曠遠,利在安守其常,則無咎也。不能安常則躁動犯難,豈能需於遠而無過也?
【本義】:郊,曠遠之地,未近於險之象也,而初九陽剛,又有能恒於其所之象,故戒占者
能如是,則無咎也。
【集説】:《爾雅》云:邑外謂之郊。
郊乃近邑之地也,易以中爻為邑,初上為郊,初近二故言郊。恒,久也。
需於郊,雖去坎水遠,亦不宜軽動,故其占為利用恒,然後可以無咎。
【集註】:乾為郊,郊之象也,故《同人》《小畜》皆言郊。
《象》曰:需於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無咎,未失常也。 
【正義】:「不犯難行」者,去難既遠,故不犯難而行。
「未失常」者,不敢速進,遠難待時,是未失常也。
【程傳】:処曠遠者,不犯冒險難而行也。陽之為物,剛健上進者也,初能需待於曠遠之地,
不犯險難而進,復宜安処不失其常,則可以無咎矣。雖不進,而志動者不能安其常也。
君子之需時也,安静自守,志雖有須,而恬然若将終身焉,乃能用常也。
【集註】:「不犯難行」者,超然遠去,不冒犯險難以前進也。
「未失常」者,不失需之常道也,需之常道,不過以義命自安,不冒險以前進而已。
九二,需於沙,小有言,終吉。 
【程傳】:坎為水,水近則有沙。二去險漸近,故為需於沙。漸近於險難,雖未至於患害,
已小有言矣。凡患難之辞,大小有殊,小者至於有言,言語之傷至小者也。
二以剛陽之才而居柔守中,寛裕自処,需之善也。
雖去險漸近而未至於險,故小有言語之傷,而無大害,終得其吉也。
【本義】:沙,則近於險矣。言語之傷,亦災害之小者。漸進近坎,故有此象。
剛中能需,故得終吉。
【集註】:小言者,衆人見譏之言也。
避世之士,知前有坎陷之險,責之以潔身,用世之士,知九二剛中之才,責之以拯溺也。
中爻為兌口舌,小言之象也。終吉者,変爻離明,明哲保身,終不陷於險矣。
《象》曰:需於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程傳】:衍,寛綽也。二雖近險,而以寛裕居中,故雖小有言語及之,終得其吉,善処者也。
【本義】:衍(yǎn),寬意。以寬居中,不急進也。
寛綽(kuānchuò):寛松従容、不促迫。
九三,需於泥,致寇至。 
注云:以剛逼難,欲進其道,所以招寇而致敵也。猶有須焉,不陥其剛。
寇之来也,自我所招,敬慎防備,可以不敗。
【程傳】:泥逼於水也,既進逼於險,當致寇難之至也。
三剛而不中,又居健體之上,有進動之象,故致寇也。苟非敬慎,則致喪敗矣。
【本義】:泥,将陥於險矣。寇,則害之大者。九三去險愈近而過剛不中,故其象如此。 
【集註】:坎為盜在前,寇之象也。
九三居健體之上,才位俱剛,進不顧前,邇於坎盜,故有需泥寇至之象。
健體敬慎惕若,故占者不言凶。
《象》曰:需於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正義】:「災在外」者,釋需於泥之義,言為需雖復在泥,泥猶居水之外,即災在身外之義,
未陥其剛之義,故可用需以免。
「自我致寇,敬慎不敗」者,自,由也,由我欲進而致寇来,己若敬慎,則不有禍敗也。
【程傳】:三切逼上體之險難,故云災在外也。災,患難之通称,対眚而言則分也。
三之致寇,由己進而迫之,故云「自我」。寇自己致,若能敬慎量宜而進,則無喪敗也。
【集註】:外謂外卦,災在外者,言災已切身,而在目前也。災在外而我近之,是致寇自我也。
「敬慎不敗」者,三得其正,乾乾惕若,敬而且慎,所以不敗於寇也。故占者不言凶。
六四,需於血,出自穴。
注云:凡称血者,陰陽相傷者也,即坤之上六其血玄黄是也。
陰陽相近而不相得,陽欲進而陰塞之,則相害也。
穴者,陰之路也,処坎之始,居穴者也。
九三剛進,四不能距,見侵則辟,順以聴命者也,故曰「需於血,出自穴」也。
程傳】:四以陰柔之質,処於險而下當三陽之進,傷於險難者也,故云「需於血」。
既傷於險難,則不能安処,必失其居,故云「出自穴」。穴,物之所安也。
順以從時,不競於險難,所以不至於凶也。以柔居陰,非能競者也,若陽居之,則必凶矣。
蓋無中正之徳,徒以剛競於險,適足以致凶耳。
本義】:血者,殺傷之地。穴者,險陷之所。四交坎體,入乎險矣,故為需於血之象。
然柔得其正,需而不進,故又為出自穴之象。占者如是,則雖在傷地,而終得出也。
【集註】:坎為血,血之象也,又為隠伏,穴之象也。
偶居左右上下皆陽,亦穴之象也。血即坎字,非見傷也。
「出自穴」者,雖需於血,然猶出自穴外,未入於穴之深也。
四交於坎,已入於險,故有需於血之象。然四與初為正応,能順聴乎初,初乃乾剛至健而知險,
惟知其險,是出自穴外,不冒險以進,雖險而不險矣,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需於血,順以聴也。 
【程傳】:四以陰柔居於險難之中,不能固処,故退出自穴。
蓋陰柔[一作柔弱]不能與時競,不能処則退,是順從以聴於時,所以不至於凶也。
【集註】:坎為耳,聴之象也。
聴者,聴乎初也。六四柔得其正,順也。順聴乎初,故入險不險。
九五,需於酒食,貞吉。 
【程傳】:五以陽剛居中得正,位乎天位,克盡其道矣。
以此而需,何需不獲?故宴安酒食以俟之,所須必得也。既得貞正而所需必遂,可謂吉矣。
【本義】:酒食,宴楽之具,言安以待之。九五陽剛中正,需於尊位,故有此象。
占者如是而貞固,則得吉也。
【集説】:酒食者,需客之具,所以待三陽之来也,唯能固守以正而不乱則吉,
故曰「需於酒食,貞吉」。五為需主,故以《彖辞》「貞吉」属之。
集註】:凡易言酒者皆坎也,言食者皆兌也,故需中爻兌言酒食,未済皆言酒也。
荀爽曰:五互離,坎水在火上,酒食之象。需者,飲食之道。故坎在需家,爲酒食也。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程傳】:需於酒食而貞且吉者,以五得中正而盡其道也。
盧翻曰:沈湎則凶,中正則吉也。
上六,入於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終吉。 
【程傳】:需以險在前,需時而後進,上六居險之終,終則変矣。在需之極,久而得矣。
陰止於六,乃安其処,故為「入於穴」。穴,所安也。
安而既止,後者必至,不速之客三人,謂下之三陽。
乾之三陽非在下之物,需時而進者也。需既極矣,故皆上進。不速,不促之而自来也。
上六既需得其安処,群剛之来,苟不起忌疾忿競之心,至誠盡敬以待之,雖甚剛暴,
豈有侵陵之理?故終吉也。
或疑以陰居三陽之上,得為安乎?
曰:三陽乾體,志在上進,六陰位,非所止之正,故無争奪之意,敬之則吉也。
本義】:陰居險極,無復有需,有陷而入穴之象。
下応九三,九三與下二陽需極並進,為不速客三人之象。柔不能禦而能順之,有敬之之象。
占者當陷險中,然於非意之来,敬以待之,則得終吉也。
《象》曰:不速之客来,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程傳】:不當位,謂以陰而在上也。
爻以六居陰,為所安。象復盡其義,明陰宜在下而居上,為不當位也。
然能敬慎以自処,則陽不能陵,終得其吉。雖不當位,而未至於大失也。
【本義】:以陰居上,是為當位。言不當位,未詳。



易経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