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屯卦-始生之難

03 屯卦水雷屯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程傳】:《屯》有大亨之道,而処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済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
天下之屯,豈独力所能済?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本義】:《震》,一陽動於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
坎,一陽陷於二陰之間,故其德為陥,為険其象為雲,為雨,為水
屯,難也,物始生而未通之意,故其為字,象草穿地始出而未伸也。
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険陥,故其名為屯。
震動於下,坎険在上,是能動乎険中,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険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
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但未可遽有所往耳。又初九,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
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故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
集説】:震,動也;坎,險也。動而遇險,則其動艱難而未能遽通,屯之義也。
処屯之時,不動則不能出險,動則可以大亨。
然動乎險中,則宜固守以正,其故其占曰「元亨利貞」,蓋総上下二體而言処屯之道也。
「勿用有攸往」,指上體之坎,謂坎險在前,不可遽往也。
「利建侯」,指下體之震,謂宜建立侯国之君也 。
集註】: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名為「屯」。所以氣始交未暢曰「屯」,物勾萌未舒曰「屯」,
世多難未泰曰「屯」,造化人事皆相同也。
震動在下,坎陷在上,險中能動,是有撥乱興衰之才者,故占者「元亨」。
然猶在險中,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勿用有攸往」。「勿用」者,以震性多動,故戒之也。
然大難方殷,無君則乱,故當立君以統治。
初九陽在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者也。
占者必從人心之所属望,立之為主,斯利矣,故利建侯。「建侯」者,立君也。
險難在前,中爻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建侯之象
虞翻曰:坎二之初,剛柔交震,故元亨。之初得正,故利貞矣。 
之外称往。初震得正,起之欲應,動而失位,故勿用有攸往。震爲侯,初剛難拔,故利以建侯。
老子曰:「善建者,不拔也」。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
【程傳】: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
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
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満盈也。
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満盈於天地之間,生物乃遂。
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
人之処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
集註】:「剛柔」者乾坤也,「始交」者震也。一索得震,故為乾坤始交。
「難生」者坎也,言萬物始生即遇坎難,故名為屯。
「動乎險中」者,言震動之才,足以奮発有為,時當大難,能動則其險可出,故「大亨」,
然猶在險中,時猶未易為,必從容以謀其出險方可,故利「貞」。
【集解】:荀爽曰:物難在始生,此本坎卦也。初六升二,九二降初,是剛柔始交也。
交則成震,震爲動也,上有坎,是動乎險中也。動則物通而得正。故曰「動乎險中,大亨貞」也。
雷雨之動満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正義】:「雷雨之動満盈」者、言雷雨二氣,初相交動,以生養萬物,故得満盈,即是亨之義也。
雷震雨潤,則萬物満盈而生也。
「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者,釋「利建侯」也。
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昧之時也。
於此草昧之時,王者當法此屯卦,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無事。
動而遇險,故不寧也。
程傳】: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乱無倫序;昧,冥昧不明。
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済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処,聖人之深戒也。
集註】:天造者,天時使之然,如天所造作也。
「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也。
「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昧之象也。坎水内景,不明於外,亦昧之象也。
雷震象雨坎象。雷雨交作,雑乱晦冥,充塞盈満於両間,天下大乱之象也。
當此之時,以天下則未定,以名分則未明,正宜立君以統治。
君既立矣,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必為君者憂勤兢畏,不遑寧処,方可撥乱反正,以成靖難之功。
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於聲色,則非不寧者矣。此則聖人済屯之深戒也。
「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
《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経綸。
【正義】:「經」謂經緯,「綸」謂綱綸,言君子法此屯象有為之時,以經綸天下,約束於物。
【程傳】: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爲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
君子観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済於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本義】:坎不言水而言雲者,末通之意。経綸,治絲之事。経引之,綸理之也。
屯難之世,君子有為之時也。
【集註】: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正義】:「磐桓」,不進之貌。
処屯之初,動即難生,故磐桓也。不可進,唯宜利居処貞正,亦宜建立諸侯。
程傳】:初以陽爻在下,乃剛明之才,當屯難之世,居下位者也。
未能便往済屯,故磐桓也。方屯之初,不磐桓而遽進,則犯難矣,故宜居正而固其志。
凡人処屯難,則鮮能守正。苟無貞固之守,則将失義,安能済時之屯乎?
居屯之世,方屯於下,所宜有助,乃居屯済屯之道也。故取建侯之義,謂求輔助也。
本義】:「磐桓」,難進之貌。
屯難之初,以陽在下,又居動體,而上應陰柔險陷之爻,故有磐桓之象。
然居得其正,故其占利於居貞。謂君子居其室,慎密而不出也。
又本成卦之主,以陽下陰,為民所歸,侯之象也。
故其象又如此,而占者如是,則利建以為侯也。
集説】:「磐」,大石也,與漸六二之磐同。「桓」,柱也。《禮記.檀弓篇》所謂「恒楹」是也。
橫渠張子曰:「磐恒猶言柱石」。或以磐恒為盤旋徘徊之義,誤矣,居不動也。
初九,震體好動,故戒之曰「磐恒,利居貞」。
震為長子,以剛德処下,為成卦之主,而有済屯之才,故以《彖辞》「利建侯」属之。
此爻凡両言「利」,當分為両説。
蓋「居貞」自是居貞之利,「建侯」自是建侯之利,不可紐為一説也。 
【集註】:磐大石也,鴻漸於磐之磐也。中爻艮石之象也。桓大柱也,〈檀弓〉所謂桓楹也。
震陽木,桓之象也。張橫渠以磐桓猶言柱石是也。八卦正位,震在初,乃爻之極善者。
国家屯難,得此剛正之才,乃倚之以為柱石者也,故曰磐桓,唐之郭子儀是也。
震為大塗,柱石在於大塗之上,震本欲動,而艮止不動,有柱石欲動不動之象,所以利居貞,
而又利建侯,非難進之貌也。
故小《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曰心志在於行,則欲動不動可知矣。
九當屯難之初,有此剛正大才,生於其時,故有磐桓之象。
然險陷在前,本爻居得其正,故占者利於居正以守己。
若為民所歸,勢不可辞,則又宜建侯以從民望,救時之屯可也。
居貞者利在我,建侯者利在民,故占者両有所利。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正義】:「雖盤桓,志行正」者,言初九雖磐桓不進,非苟求宴安,志欲以静息乱,故居処貞也。
非是苟貪逸楽,唯志行守正也。
以貴下賤,大得民」者,貴謂陽也,賤謂陰也。言初九之陽在三陰之下,是以貴下賤。
屯難之世,民思其主之時,既能以貴下賤,所以大得民心也。
程傳】:賢人在下,時苟未利,雖盤桓,未能遂往済時之屯。
然有済屯之志與済屯之用,志在行其正也。
九當屯難之時,以陽而来居陰下,爲以貴下賤之象。
方屯之時,陰柔不能自存,有一剛陽之才,衆所歸從也。更能自処卑下,所以大得民也。
或疑方屯於下,何有貴乎?
夫以剛明之才而下於陰柔,以能済屯之才而下於不能,乃以貴下賤也。况陽之於陰,自爲貴乎。
【集註】:當屯難之時,大才雖磐桓不動,然拳拳有済屯之志,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
既有救人之心,而又有守己之節,所以占者利居貞而守己也。
蓋居而不貞則無德,行而不正則無功,周公言居貞,孔子言行正,然後済屯之功德備矣。
陽貴陰賤,以貴下賤者,一陽在二陰之下也。當屯難之時,得一大才,衆所歸附,更能自処卑下,
大得民矣,此占者所以又利建侯而救民也。
磐(pán):①巨大的石頭。《韓非子・顕学》:【~石千里,不可謂富】。
        ②通【盤】:徘徊,逗留。曹植《洛神賦》:【悵~桓而不能去】。
桓(huán):古代立在城郭,宮殿,官署,陵墓或駅站路辺作為標志的木柱,後称華表。
《漢書・尹賞伝》:【瘞寺門~東】。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正義】:「屯如邅如」者,「屯」是屯難,「邅」是邅迴,「如」是語辞也。
言六二欲應於九五,即畏初九逼之,不敢前進,故屯如邅如也。
「乘馬班如」者,《子夏傳》云:「班如者,謂相牽不進也」。馬季長云:「班,班旋不進也」。
言二欲乘馬往適於五,正道未通,故班旋而不進也。

「匪寇婚媾」者,寇謂初也,言二非有初九與己作寇害,則得共五為婚媾矣。
馬季長云:「重婚曰媾」。鄭玄云:「媾猶会也」。
「女子貞不字」者,貞,正也,女子,謂六二也,女子以守貞正,不受初九之愛,字訓愛也。
志在於五,不從於初,故曰女子貞不字也。
「十年乃字」者,十年難息之後,即初不害己也。乃得往適於五,受五之字愛。
十者数之極,数極則変,故云十年也。
程傳】:二當屯世,雖不能自済,而居中得正,有應在上,不失義者也。
「婚媾」,正應也。「寇」,非理而至者。二守中正,不苟合於初,所以「不字」。
苟貞固不易,至於十年,屯極必通,乃獲正應而字育矣。
以女子陰柔,苟能守其志節,久必獲通,况君子守道不回乎!
初爲賢明剛正之人,而爲寇以侵逼於人,何也?
曰:此自據二以柔近剛而爲義,更不計初之德如何也。《易》之取義如此。
本義】:六二,陰柔中正,有應於上,而乘初剛,故為所難而邅回不進。
然初非為寇也,乃求與己為婚媾耳。但己守正,故不之許,至於十年,数窮理極,
則妄求者去,正應者合,而可許矣。爻有此象,故因以戒占者。
集説】:六二,雖是震體之動,然非動之主,況其才柔弱,豈能済屯?所以「屯如邅如,
乘馬班如」者,待初九之動而後動也。
五,坎體之盜,故言寇,與二正應,則匪寇矣,乃婚媾也。
「十年乃字」者,十年之後,初既求四為婚媾,則彼自得偶,無復見逼然後可以字也。
婚媾而十年乃字,此亦屯道艱難而未能遽通之義。
集註】:屯,邅皆不能前進之意。班與《書》班師並,岳飛班師班字同。回還不進之意。
震於馬為馵足,為作足,班如之象也。應爻為坎,坎為盜,寇之象也,指初也。
中爻艮止,不字之象也。中爻坤土,土数成於十,十之象也。
屯(zhūn):艱難。《後漢書・皇後紀上》:【五子作乱,冢嗣遘~】。
邅(zhān):改変方向。屈原《九歌・湘君》:【~吾道兮洞庭】。
  屯邅:遭遇困境。左思《咏史》詩:【英雄有~~】。
班(bān):返回。「班師」調回出去打仗的軍隊,也指出征的軍隊勝利帰来。
  《左伝・襄公十年》:【請~~】。
媾(gòu):結親,結婚。《国語・晋語四》:【今将婚~以従秦】。
◎講和,求和。《史記・虞卿伝》:【割六県而~】。
字(zì):女子許嫁。《禮》曰:【女子許嫁,笄而~】。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正義】:「六二之難,乘剛也」者,釋所以「屯如邅如」也。
有畏難者,以其乘陵初剛,不肯從之,故有難也。「十年乃字,反常」者,謂十年之後,
屯難止息,得反常者,謂反常道,即二適於五,是其得常也。
【程傳】: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為剛陽所逼,是其患難也。
至於十年,則難久必通矣,乃得反其常,與正應合也。十,数之終也。
六三,即鹿無虞,惟入於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正義】:「即」,就也。虞謂虞官,如人之田獵,欲從就於鹿,當有虞官助己,商度形勢可否,
乃始得鹿,若無虞官,即虚入於林木之中,必不得鹿,故云「唯入於林中」。
「君子幾不如舍」者,幾,辞也。夫君子之動,自知可否,豈取恨辱哉!
見此形勢,即不如休舍也。言六三不如舍此求五之心勿往也。
「往吝」者,若往求五,即有悔吝也。
程傳】:六三以柔居剛,柔既不能安屯,居剛而不中正,則妄動,雖貪於所求,既不足以自済,
又無應援,将安之乎?如即鹿而無虞人也。
集説】:「鹿」,指五;「無虞」,謂無應也。三居下體,震動之極而互艮止,故其象占如此。
【集註】:「鹿」當作麓為是,舊註亦有作麓者。蓋此卦有麓之象,故當作麓,非無據也。
中爻艮為山,山足曰麓,三居中爻,艮之足,麓之象也。
「虞」者虞人也,三四為人位,虞人之象也。
入山逐獣,必有虞人発縱指示,無虞者,無正應之象也。
震錯巽,巽為入,入之象也。上艮為木堅多節,下震為竹,林中之象也。
言就山足逐獣,無虞人指示,乃陷入於林中也。
坎錯離明,見幾之象也。舍者,舍而不逐也,亦艮止之象也。
即(jí):走近,靠近。《詩経・衛風・氓》:【氓之蚩蚩,抱布貿糸。匪来貿糸,来~我謀】。
虞(yú):古代管山沢的官。柳宗元《行路難》詩:【~衡斤斧羅千山】。
惟(wéi):句首語気詞。
吝(lìn):①吝惜,吝嗇。江淹《雑体詩・陳思王》:【不~千金璧】。
       ②恥辱。張衡《応間》:【得之不休,不獲不~】。
《象》曰:即鹿無虞,以従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正義】:「即鹿~禽」者,言就鹿當有虞官,即有鹿也,若無虞官,以從逐於禽,亦不可得也。
「君子舍之,往吝窮」者,君子見此之時,當舍而不往。若往則有悔吝窮苦也。
程傳】:事不可而妄動,以從欲也;無虞而即鹿,以貪禽也。
當屯之時,不可動而動,猶無虞而即鹿,以有從禽之心也。君子則見幾而舍之,
不從若,往則可吝而困窮也。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正義】:六四應初,故「乘馬」也。慮二妨己路,故初時「班如」旋也。
二既不從於初,故四求之為婚,必得媾合,所以「往吉,無不利」。
程傳】:六四以柔順君之位,得於上者也。而其才不足以済屯,故欲進而復止,乘馬班如也。
己既不足以済時之屯,若能求賢以自輔,則可済矣。初陽剛之賢,乃是正應,己之婚媾也。
若求此陽剛之婚媾,往與共輔陽剛中正之君,済時之屯,則吉而無所不利也。
居公卿之位,己之才雖不足以済時之屯,若能求在下之賢,親而用之,何所不済哉?
【集註】:求者四求之也,往者初往之也。
坎為馬,又有馬象。本爻変,中爻成巽,則為長女震為長男,婚媾之象也。
非真婚媾也,求賢以済難,有此象也。
《象》曰:求而往,明也。
【正義】:求初而往婚媾,明識初與二之情状,知初納己,知二不害己志,是其明矣。
【程傳】:知己不足,求賢自輔而後往,可謂明矣。居得致之地,己不能而遂已,至暗者也。
【集註】:求者資済屯之才,有知人之明者也。往者展済屯之才,有自知之明者也。
坎錯離,有明之象,故曰明。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程傳】:五居尊得正,而當屯時,若有剛明之賢爲之輔,則能済屯矣。以其無臣也,故屯其膏。
人君之尊,雖屯難之世,於其名位非有損也,唯其施爲有所不行,德澤有所不下,是屯其膏。
人君之屯也,既膏澤有所不下,是威權不在己也。
威權去己而欲驟正之,求凶之道,魯昭公高貴鄉公之事是也,故小貞則吉也。
「小貞」,則漸正之也,若盤庚周宣,修德用賢,復先王之政,諸侯復朝。
謂以道馴致,爲之不暴也。又非恬然不爲,若唐之僖昭也。不爲則常屯以至於亡矣。
本義】:九五雖以陽剛中正居尊位,然當屯之時,陷於險中,雖有六二正應,而陰柔才弱,
不足以済。初九得民於下,衆皆歸之。九五坎體,有膏潤而不得施,為屯其膏之象。
占者以処小事,則守正猶可獲吉,以処大事,則雖正而不免於凶。
集説】:九五,正陷於坎險之中,而膏澤不下於民,故其象為「屯其膏」。
処屯之時與常時不同,唯能退託不明而以謙小自守則吉,若以尊大自居固執而不知変則凶。
故其占曰:小貞吉,大貞凶。
集註】:膏者膏澤也,以坎體有膏澤霑潤之象,故曰,《詩》「陰雨膏之」是其義也。
本卦名屯,故曰屯膏,陽大陰小,六居二,九居五,皆得其正,故皆称貞。
小貞者臣也,指二也。大貞者君也,指五也。
九五以陽剛中正居尊,亦有德有位者。但當屯之時,陷於險中,為陰所掩,雖有六二正應,
而陰柔不足以済事。且初九得民於下,民皆歸之,無臣無民,所以有屯其膏不得施為之象。
故占者所居之位,如六二為臣,小貞則吉,如九五為君,大貞則凶也。
屯(tún):聚集。屈原《離騒》:【~余車其千乗兮】。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程傳】:膏澤不下及,是以徳施未能光大也,人君之屯也。
【集註】:陽德所施本光大,但陷險中,為陰所掩,故未光。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注云:処險難之極,下無應援,進無所適,雖比於五,五屯其膏,不與相得,居不獲安,
行無所適,窮困闉厄(yīn è),無所委仰,故泣血漣如。
正義】:処險難之極,而下無應援,若欲前進,即無所之適,故乘馬班如,窮困闉厄,
無所委仰,故泣血漣如。
程傳】:六以陰柔居屯之終,在險之極,而無應援,居則不安,動無所之,乘馬欲往,復班
如不進,窮厄之甚,至於泣血漣如,屯之極也。若陽剛而有助,則屯既極,可済矣。
集註】:六爻皆言馬者,震坎皆為馬也。皆言班如者,當屯難之時也。
坎為加憂,為血卦為水,泣血漣如之象也。
才柔不足以済屯,去初最遠,又無應與,故有此象。
【九家易】:上六乘陽,故班如也。下二四爻雖亦乘陽,皆更得承五,憂解難除。今上無所復承,
憂難不解,故泣血漣如也。體坎爲血,伏離爲目,互艮爲手,掩目流血,泣之象也。
虞翻曰:乘,五也。坎爲馬震爲行艮爲止,馬行而止,故班如也。
漣(lián):涙流不断的样子。「漣如」:涙流貌。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正義】:「何可長」者,言窮困泣血,何可久長也?
【程傳】:屯難窮極,莫知所為,故至泣血。顛沛如此,其能長久乎?
【集註】:既無其才,又無其助,喪亡可必矣,豈能長久。
顛沛(diān pèi):受磨難、挫折、貧困。




易經64卦   日立市川尻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