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六節臓象論

帝問曰:余聞天以六六之節,以成一歳,人以九九制会,計人亦有三百六十五節,
以為天地,久矣。不知其所謂也?
六六之節者,六甲一周,謂之一節,六節則六六三百六十日以成一歳,此天之度也。
九九制会者,天有四方,方各九十度有気而制其会;歳有四季,季各九十日有奇而
  而制其会。以至地有九野,人有九臓,皆応此数。故黄鐘之数生於九,而律度量衡
  准縄紀矩之道,無不由之。
角=64, 徴=54, 宮9×9=81, 商=72, 羽=48
【霊枢・邪客】:地有九州,人有九竅
【霊枢・邪客】:歳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節。
【霊枢・九針十二原】:節之交,三百六十五会,所言節者,神気之所遊出入也。
岐伯対曰:昭乎哉問也,請遂言之!夫六六之節,九九制会者,所以正天度,
気之数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気数者,所以紀化生之用也。

【張景岳】:制,節也,正也。紀,記也。
太虚廖廓,本不可測,所可測者,頼列宿周旋,附於天体,有宿度則天道昭然,
  而七政之遅疾有節,是所以制日月之行也。【図:二十八宿
気数無形,本不易察,所可察者,在陰陽往来,見於節序,有節序則時令相承,
  而万物之消長有期,乃所以紀化生之用也。【図:二十四節気
【素問直解】:天度,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也;気数,二十四気之常数也。六六之節,
  九九制会,所以正天之度,正気之数也。故申明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而有
  遅速也;気数者,所以紀化生之用,而有生殺也。
天為陽,地為陰;日為陽,月為陰;行有分紀,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
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歳,積気余而盈閏矣。
行有分紀者,謂日月之行有分野紀度。
二十八宿及諸星,皆従東而順天西行,日月及五星,皆従西而順天東行。
日行一度,月行13又7/19度。
周有道理者,謂日月之周天,有南道北道之理路也。
日行黄道,黄道之行,春分後行赤道之北,秋分後行赤道之南。
月行九道,黒道二,赤道二,白道二,青道二,黄道一,蓋黄為土之正色,位居中央。
日行一度,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一,平年365日,閏年366日,4年1閏。
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七,故恒星月為27.321850日(現・27.321661)。
朔望月:大月30日,小月29日,平年12ヶ月354日,閏年13ヶ月384日,19年7閏。
立端於始,表正於中,推余於終,而天度畢矣。
【張景岳】:端,首也;始,初也。天地有気運,気運有元首,元首立而始終正矣。
天有其端,北極是也;気有其端,子半是也;節有其端,冬至是也。
  故立天之端而宿度(周天365.25度)見;立気之端而辰次見;立節之端而時候見。
表,識記也;正者,正其子午;中者,中其四方。蓋天道玄遠,窺測不易,雖立端以察
  其始,尚不足以探其微,故又立表以正其中也。表,圭表也。
  立表以測景,用圭以量景,而天地之中,気候之序,於斯乎正矣。
天以辰極為中,故可以起暦数而推節候;地以嵩山為中,故可以定隅而均道里。
五岳:東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華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河南省登封市)。
夏至日其景最短,冬至日其景最長,春分秋分日其景居二至長短之半而寒熱匀也。
推余於終,謂退閏余於積気之盈。
【春秋左伝正義】:其有進退,以中気定之,無中気則閏月也。十九年為一章,章有七閏。
蓋欲求天道者,不立其端則綱領不得;不正其中則前後不明;不推其余則気候不正,
  凡此三者缼一不可,知乎此則天度之道畢矣。
帝曰:余已聞天度矣。願聞気数,何以合之?
岐伯曰:天以六六為節地以九九制会,天有十日,日六竟而周甲,甲六復而終歳,
三百六十日法也。
十日,謂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之日也。
竟,尽也;十干六竟,則六十日也,是為花甲一周。
甲復六用,則六六三百六十也,是為一歳日法之常数,而気盈朔虚不与焉,故云
  日法也。此蓋十二月各三十日者,非天之度之数也,若除小月,其日又差也。
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於陰陽。其気九州九竅,皆通乎天気。
【王冰】:通天,謂元気,即天真也。
【張景岳】:凡自古有生之物,皆出天元之気,雖形假地生,而命惟天賦,故
  【宝命全形論】曰:“人生於地,懸命於天”,是通天之謂也。然通天之本,本於陰陽,
  故【四気調神大論】曰:陰陽四時者,万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
九州豫州(周),翼州(晋),兗州(衛),青州(斉),徐州(魯),揚州(越),荊州(楚),
  雍州(秦),幽州(燕)。
九野:八卦九宮之位也。【霊枢・九針論】:“願聞身形,応九野奈何?”
  左足応立春,左脇応春分,左手応立夏,膺喉首頭応夏至,右手応立秋,右脇応秋分,
  右足応立冬,腰尻下竅応冬至,六腑膈下三臓応中州。
九竅:七陽竅(耳二,目二,鼻二,口一),二陰竅(前後陰)。
故其生五,其気三。
【張景岳】:自陰陽以化五行,而万物之生莫不由之,故曰其生五。然五行皆本於陰陽,
  而陰陽之気各有其三,是謂三陰三陽,故曰其気三。
夫生五気三者,即運五気六之義,不言六而言三者,合陰陽而言也。
【張志聡】:“生五”者,天之十干化生地之五行也;“気三”者,五行所生,三陰三陽之気也。
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臓;
故形臓四,神臓五,合為九臓以応之也。
【呉崑】:三而成天,乾之象也;三而成地,坤之象也;三而成人,六子之象,皆三也。
【張景岳】:天者天之気,司天是也;地者地之気,在泉是也;上下之間,気交之中,人
  之居也。天地人之気皆有三陰三陽,故曰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
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九九分為地之九野,人之九臓。
【張志聡】:以此三気,三而三之,以成天之六気(風,寒,暑,湿,燥,火),地之
  六気(金,木,水,土,君火,相火),人之六気(三陰三陽)也。
再以天地人之気,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九九分為地之九野,人之九臓。
【素問・三部九候論】: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之,三三者九,以応九野。
九臓:形臓(胃,大腸,小腸,膀胱),神臓(肺,肝,心,脾,腎)。
【張志聡】:“形臓”者,蔵有形之物也;“神臓”者,蔵五臓之神也。蔵有形之物者,胃与
  大腸,小腸,膀胱也;蔵五臓之神者,肝蔵魂,心蔵神,脾蔵意,肺蔵魄,腎蔵志也。
帝曰:余已聞六六九九之会也。夫子言積気盈閏,願聞何謂気?請夫子発蒙解惑焉。
【張景岳】:蒙者,蒙昧於目;惑者,疑惑於心也。
岐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師傳之也。
天無言而四時成,此上帝所秘,惟古聖能闡明之,先師(僦貨季)傳之也。
帝曰:請遂聞之。
【王冰】:遂,尽也。【素問直解】:遂,猶直也。
岐伯曰: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気,六気謂之時,四時謂之歳,而各従其主治焉。
【張景岳】:天地之気,五行而已。日行天之五度,則五日也。日有十二時,五日則
  六十時,甲子一周,五行畢而気候易矣,故五日謂之候,而一歳共成七十二候也。
気,節也。歳有二十四節(気),一気統十五日二時五刻有奇,故三候謂之気。
歳有四時,亦曰四気。時各九十一日有奇,積六気而成也,故六気謂之時。
積四九而成三百六十日,故四時謂之歳。
歳易時更,故各有所主之気(歳運主運),以為時之治令焉。
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朞之日,周而復始,時立気布,如環無端,候亦同法。
【張景岳】:五運,即五行也;襲,承也;治,主也。
此承上文而言歳時気候皆五運相承,各治其時,以終期歳之日。故時立則気布,
  如春気主木,夏気主火,長夏気主土,秋気主金,冬気主水,周而復始,如環無端也。
不惟周歳之気為然,即五日為候,而気亦迭更,故云候亦同法。
【張志聡】:此論五運之主歳也。甲己之歳,土運主之之類,以五行之相生沿襲,而各
  主一歳。一歳之中,又分立五運所主之時,而分布五行之気,五気相傳而如環無端,
  其候環轉之気,亦如五歳沿襲之法同也(五日亦有五行相配,上工必知焉)。
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気之盛衰,虚実之所起,不可以為工矣。
【張志聡】:毎歳有六気之加臨五運之太過,不及,気有盛衰,則虚実之乗侮勝復
  由起也。歳気之盛虚,主民病之生死,故不知気運者,不可為良工也。
帝曰:五運之始,如環無端,其太過不及何如?
岐伯曰:五運更立,各有所勝,盛虚之変,此其常也。
【張志聡】:五運之気,五歳更立,太過之年,則勝己所勝,而侮所不勝;不及之年,則
  為己所不勝而勝之,己所勝而侮之,故各有所勝也。【素問・五運行大論
所勝之気,不務其徳,則反虚其本位,而復受其乗侮,此盛虚之変,理之常也。
帝曰:平気何如? 岐伯曰:無過者也。
【張景岳】:過,過失之謂,凡太過不及皆為過也。
【張志聡】:無太過不及之歳,是為平気,故曰無過者,謂不愆常候也。
帝曰:太過不及奈何? 岐伯曰:在経有也。
経:天元紀,五運行,六微旨,気交変,五常政,六元正紀,至真要大論。
帝曰:何謂所勝? 岐伯曰: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
所謂得五行時之勝,各以気命其臓。
【張景岳】:所勝,五気互有所勝也。
春応木,木勝土;長夏応土,土勝水;冬応水,水勝火;夏応火,火勝金;
  秋応金,金勝木,故曰五行時之勝。
所謂長夏者,六月也。土生於火,長在夏中,万物盛長,故云長夏。
肝応木而勝脾,脾応土而勝腎,腎応水而勝心,心応火而勝肺,肺応金而勝肝,故
  曰気命其臓。
帝曰:何以知其勝?
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帰始春,未至而至,此謂太過,則薄所不勝,而乗所勝也。
命曰気淫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
【張景岳】:至,気至也,如春則暖気至,夏則熱気至是也。
始春者,謂立春之日,如《六元正紀大論》曰:常以正月朔日平旦視之,睹其位而知
  所在矣。蓋春為四時之首,元旦為歳度之首,故可以候一歳盛衰之気。
  一曰:在春前十五日,当大寒節為初気之始亦是。
未至而至,謂時未至而気先至,此太過也。如木木有余,金不能制而木反侮金,薄所
  不勝也。木盛而土受其剋,乗所勝也。【素問・五運行大論
淫者,恃己之強而肆為淫虐也。
【気交変大論】:歳木太過,衝陽絶者,死不治;歳火太過,太淵絶者,死不治。
【張志聡】:此論歳運之気至,有太過不及,而皆帰始於春,蓋春為気之始也。
至而不至,此謂不及,則所勝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勝薄之也。命曰気迫。
所生者,生我者也。如木不及則土無畏,所勝妄行也,土妄行則水受剋,所生受病也。
  金因木衰而侮之,所不勝薄之也。
迫者,因此不及而受彼侵迫也。【素問・五運行大論
所謂求其至者,気至之時也。謹候其時,気可与期,失時反候,五治不分,邪僻
内生,工不能禁也。
候其時者,候四時六気之所主也。知其時,則気之至与不至,可得其期矣。
若不知之而失其時,反其候,則五運之治,盛衰不分,其有邪僻内生,病及於人者,
  雖称為工,莫能禁之,由其不知時気也。
陰陽応象大論】曰: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
帝曰:有不襲乎?
言五行之気,亦有行無常候,不相承襲者否?
岐伯曰:蒼天之気,不得無常也。気之不襲,是謂非常,非常則変矣。
【張景岳】:蒼天者,天象之総称也;不得無常,言天地之正化也;気之不襲,是謂非常,
  言天地之邪化也,邪則為変,変則為病矣。
【張志聡】:蒼天之気,四時代序,自有経常。然五運之気,有徳化政令,変異災眚之
  不同,設有不襲,是謂反常而変易矣,変易則為民病之災眚矣。
帝曰:非常而変奈何? 岐伯曰:変至則病,所勝則微,所不勝則甚。
因而重感於邪則死矣。故非其時則微,当其時則甚也。
【張志聡】:五運相襲,気之常也,反常則為変易矣。変常之気至,則為民病矣。
如春気主時,其変為驟注,是主気為風木,変気為湿土,変気為主気之所勝,而病微。
如春気主時,其変為粛殺,是主気為風木,変気為燥金,変気為主気之所不勝,而民
  病則甚,因而重感於邪則死矣。
故変易之気至,非其剋我之時,為病則微;当其剋我之時,為病則甚。
帝曰:善。余聞気合而有形,因変以正名。天地之運,陰陽之化,其於万物孰少
孰多,可得聞乎?
【張志聡】:此復言地気与天気相合,而後化生万物之有形也。
五常政大論】曰:気始而生化,気散而有形,気布而蕃育,気終而象変,其致一也。
  然而五味所資,生化有薄厚,成熟有多少,終始不同,其故何也?岐伯曰:・・・
六元紀大論】曰:在天為気,在地成形,形気相合而化生万物。
六元紀大論】曰: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変。
因変以正名:物変已成而後定名。
此皆天地之運,陰陽之化,然生化有濃薄,成熟有多少,故定設此問焉。
岐伯曰:悉哉問也,天至広,不可度,地至大,不可量。大神霊問,請陳其方。
太始天元冊文曰:太虚廖廓,肇基化元,万物資始・・・・・・生生化化,品物咸章。
大神霊:黄帝(昔在黄帝,生而神霊,弱而能言,幼而徇斉,長而敦敏,成而登天)。
陳其方:言其略也。方:方略,大概。
草生五色,五色之変,不可勝視;
草生五色者,其色為蒼,其化為栄;其色為赤,其化為茂;其色為黄,其化為盈;
  其色為白,其化為斂;其色為黒,其化為粛。物極而象変,不可勝視也。
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勝極,
以草生之五味,而及於五菜五穀,五果五畜之美,不可勝極也。
嗜欲不同,各有所通。
【王冰】:色味之衆,雖不可偏尽所由,然人所嗜所欲,則自随己心之所愛耳。
【張志聡】:人之嗜欲不同,而五味各帰所喜,如苦先入心,酸先入肝,五気入鼻,
  蔵於心肺,五味入口,以養五気,故各有所通也。
天食人以五気,地食人以五味。
天飼人以五気:風気入肝,暑気入心,湿気入脾,燥気入肺,寒気入腎。
【張景岳】:天以五気食人者,臊気入肝,焦気入心,香気入脾,腥気入肺,腐気入腎也。
五気入鼻,蔵於心肺,上使五色修明,音声能彰;
【素問・五臓生成篇】曰:心之合脈也,其栄色也,故使五色修明;
【難経・四十】曰:肺主声,故音声能彰也(肺,金也,金撃之有声,故五音皆出於肺)。
五味入口,蔵於腸胃,味有所蔵,以養五気,気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張志聡】:五味蔵於腸胃,以養五臓之気,気得味養,則陰陽和而相生矣。水穀皆
  入於口,其味有五,津液各走其道,気和津成,而五臓之神乃自生矣。
【素問・経脈別論】曰:“食気入胃,散精於肝・・・濁気帰於心,淫精於脈。”
【素問・経脈別論】曰:“飲入於胃,遊溢精気,上輸於脾・・・水精四布,五経併行。”
【素問・八正神明論】曰:血気者,人之神。
【霊枢・平人絶穀】曰:神者,水穀之精気也。
帝曰:臓象何如? 岐伯曰:
【張景岳】:象,形象也。蔵居於内,形見於外,故曰臓象。
心者生之本,神之変也;其華在面,其充在血脈,為陽中之太陽,通於夏気。
【張景岳】:心蔵神,神明由之以変化,故曰神之変。
心為臓腑之主,而総統魂魄,併該意志,故憂動於心則肺応,思動於心則脾応,
  怒動於心則肝応,恐動於心則腎応,此所以五志唯心所使也。
【張志聡】:心主血,中焦受気取汁,化赤而為血,以奉生身,莫貴於此,故為生身之本。
心蔵神而応変万事,故曰神之変也。
十二経脈,三百六十五絡,其気血皆上於面,心主血脈,故其華在面也。
在体為脈,故其充在血脈。
其類火,而位居尊高,故為陽中之太陽,而通於夏気,夏主火也。
肺者気之本,魄之処也;其華在毛,其充在皮,為陽中之太陰,通於秋気。
【張景岳】:諸気皆主於肺,故曰気之本。肺蔵魄,故曰魄之処。肺主身之皮毛,故其華
  在毛,其充在皮。肺金以太陰之気而居陽分,故為陽中之太陰,通於秋気。
新校正】云:按“太陰”《針灸甲乙経》併《太素》作“少陰”,当作“少陰”。
腎者主蟄,封蔵之本,精之処也;其華在髪,其充在骨,為陰中之少陰,通於冬気。
【張景岳】:腎者,胃之関也,位居亥子,開竅二陰而司約束,故為主蟄封蔵之本。
腎主水,受五臓六腑之精而蔵之,故曰精之処也。
髪為血之余,精足則血足而髪盛,故其華在髪。
腎之合骨也,故其充在骨。
腎為陰臓,故為陰中之少陰,通於冬気。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併《針灸甲乙経》,《太素》“少陰”作“太陰”,当作“太陰”。
肝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気,其味酸,其色蒼,
此為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気。
【張景岳】:人之運動,由乎筋力,運動過労,筋必罷極。罷,疲也;極,労也。
肝蔵魂,故為魂之居。
爪者筋之余,故其華在爪,其充在筋。
肝属木,位居東方,為発生之始,故以生血気。酸者木之味,蒼者木之色。
木旺於春,陽猶未盛,故為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気。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併《針灸甲乙経》,《太素》“陽中之少陽”。作“陰中之少陽”。
,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者,倉廩之本,営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
轉味而入出者也;其華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色黄,此至陰之類,
通於土気。
【王冰】:脾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皆可受盛,轉運不息,故為倉廩之本,名曰器也。
営起於中焦,中焦為脾胃之位,故云営之居也。
然水穀滋味,入於脾胃,脾胃轉化其味,出於三焦膀胱,故曰轉味而入出者也。
口為脾官,脾主肌肉,故曰華在唇四白,充在肌也。
陰陽応象大論】曰: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脾合土,故其味甘也。
陰陽応象大論】曰:在臓為脾,在色為黄,故其色黄也。
【素問・金匱真言論】曰:腹為陰,陰中之至陰,脾也。
脾臓土気,土合至陰,故曰此至之類,通於土気也。
凡十一臓,取決於胆也。
【李東垣】:胆者少陽春昇之気,春気昇則万化安。故胆気春昇,則余臓従之。
【張景岳】:足少陽為半表半裏之経,亦曰中正之官,又曰奇恒之府,所以通達陰陽,
  而十一臓皆取決乎此也。
【張志聡】:五臓六腑,共為十一臓,胆主甲子,為五運六気之首;胆気昇,則十一臓腑
  之気皆昇,故取決於胆也。所謂求其至也,皆帰於春
【素問・霊蘭秘典論】曰:胆者中正之官,決断出焉。
故人迎一盛病在少陽,二盛病在太陽,三盛病在陽明,四盛以上為格陽。

寸口一盛病在厥陰,二盛病在少陰,三盛病在太陰,四盛以上為関陰。

人迎与寸口倶盛四倍已上為関格。関格之脈,贏不能極於天地之精気則死矣。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