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至真要大論(下)

帝曰:気之上下何謂也?
岐伯曰:身半以上其気三矣,天之分也,天気主之;身半以下,其気三矣,
地之分也,地気主之。以名命気,以気命処,而言其病半,所謂天枢也。

故上勝而下倶病者,以地名之;下勝而上倶病者,以天名之。所謂勝至,報気
屈伏而未発也。復至則不以天地異名,皆如復気為法也。
六元正紀大論】云:上勝則天気降而下,下勝則地気逆而上,此之謂也。
上勝下病,地気郁也,故従地郁以名地病。
下勝上病,天気塞也,故従天塞以名天病。
凡勝至為病者,以報気未発也,故病在上則求乎天,病在下則求乎地。
若復気已至,則不以天地異名,但求復気所居,随微甚以為治法也。
  如【治六気之復】,及【気之復也,和者平之,暴者奪之】,皆治復之法也。 
帝曰:勝復之動,時有常乎?気有必乎? 岐伯曰:時有常位,而気無必也。
帝曰:願聞其道也。 岐伯曰:初気終三気,天気主之,勝之常也;四気尽終気,
地気主之,復之常也。有勝則復,無勝則否。
歳半之前,天気主之,歳半之後,地気主之,勝在前,復在後,故曰時有常位。
自初気至三気,乃司天所主之時,太過則勝其不勝,不及則勝者来勝,此勝之常也。
自四気至終気,乃在泉所主之時,太過則承者起而制之,不及則子為母而復之,此
  復之常也。
五常政大論】曰:“微者復微,甚者復甚。”
勝復之気,或有或無,或微或甚,其変不常,故曰気無必也。
帝曰:善。復已而勝何如? 
岐伯曰:勝至而復,無常数也,衰乃止耳。復已而勝,不復則害,此傷生也。

帝曰:復而反病何如?
岐伯曰:居非其位,不相得也。大復其勝,則主勝之,故反病也,所謂火燥熱也。
少陽少陰在泉,以客之火気而居主之水位,火気大復則水主勝之。
陽明司天,以客之金気而居主之火位,金気大復則火主勝之。
然燥在三気之前,本非復之時也,但言復則勝可知矣,故勝気不得者亦当反病,
  天地之気皆然也。
帝曰:治之何如
岐伯曰:夫気之勝也,微者随之,甚者制之;気之復也,和者平之,暴者奪之
皆随勝気,安其屈伏,無問其数,以平為期,此其道也。
微者随之,順其気以安之也;甚者制之,制以所畏也。
和者平之,調其微邪也;暴者奪之,瀉其強盛也。
但随勝気以治,則屈伏之気可安矣。
然不必計其数之多少,但以得平為期,乃治気勝之道。
此言皆随勝気者,非単以勝気為言,即復気之至,気亦勝矣,蓋兼言之也。
帝曰:善。客主之勝復奈何? 岐伯曰:客主之気,勝而無復也。
帝曰:其逆従何如? 岐伯曰:主勝逆,客勝従,天之道也。
客行天令,動而不静;主守其位,只奉天命者也。
主勝客則違天之命而天気不行,故為逆;客勝主則以上臨於下而政令乃布,故為従。
帝曰:其生病何如? 岐伯曰:
厥陰司天,客勝則耳鳴掉眩,甚則咳,主勝則胸脇痛,舌難以言。
客勝則木気上動而風邪盛,故耳鳴掉眩,甚則肝反乗肺而為咳。
主勝則火挟木邪,在相火則胸脇痛,心包所居也;在君火則舌難言,心開竅於舌也。
少陰司天,客勝則鼽,嚔,頸項強,肩背瞀熱,頭痛,少気,発熱,耳聾,目瞑,
甚則胕腫,血溢,瘡瘍,咳喘。主勝則心熱煩躁,甚則脇痛支満。
客勝則火在上焦,故熱居頭項肌表;主勝則火木為邪,故心肝二経為病。瞀,悶也。
太陰司天,客勝則首面胕腫,呼吸気喘。主勝則胸腹満,食已而
客勝則首面胕腫,湿淫於上也;呼吸気喘,淫及於内也。
主勝則胸腹満者,初気之木傷土也。
少陽司天,客勝則丹胗外発,及為丹熛,瘡瘍,嘔逆,喉痺,頭痛,嗌腫,耳聾
血溢,内為瘈瘲。主勝則胸満,咳,仰息,甚而有血,手熱。
以畏火之客,而加於木火之主,客主互勝,火在上焦,故為熱病如此。
陽明司天,清復内余,則咳,衄,塞,心鬲中熱,咳不止,而白血出者死。
金居火位,金不能勝火,故不言客之勝。
陽明以清粛為政,清気復盛而有余於内,則熱邪承之,故為咳衄嗌塞等証,皆肺金
  受傷也。肺傷極而血出者死。
太陽司天,客勝則胸中不利,出清涕,感寒則咳,主勝則喉中鳴。
客勝則寒気在上,故胸中不利,涕出而咳。
主勝則火気上逆,而寒気抑之,寒火相激而喉嗌中鳴。
厥陰在泉,客勝則大関節不利,内為痙強拘,外為不便;主勝則筋骨繇併,
腰腹時痛。
客勝則風気勝,風勝則傷筋,因風気内通於肝,肝主筋,故大関節~外為不便。
繇者揺也,骨繇者,筋緩而不収也。
筋骨繇併,腰腹時痛者,太陰湿土,陽明燥金,太陽寒水三気之為病也。
少陰在泉,客勝則腰痛,尻,股,膝,髀,腨,heng,足痛,熱以酸,胕腫不能久立,
溲便変。主勝則厥気上行,心痛発熱,鬲中,衆痺皆作,発於胠脇,魄汗不蔵,
四逆而起。
客勝則熱気偏勝於下,故腰尻~足痛。
垂目曰瞀,瞀熱以酸,言火気上淫,目熱於酸,則目垂也。
胕腫不能久立者,火在太陰,脾主肌肉四肢故也。
溲便変者,水火相交,火淫於下而火居陰分也。
主勝則陰盛格陽,故為厥気上行心痛発熱等病。
魄汗,陰汗也;四逆,厥冷也。【脈要精微論】曰:“陰気有余為多汗身寒”即此謂也。
太陰在泉,客勝則足痿下重,便溲不時,湿客下焦,発而濡瀉及為腫隠曲之疾。
主勝則寒気逆満,食飲不下,甚則為疝。
客勝則足痿下重等証,湿挟陰邪在下也。
主勝則寒気逆満食飲不下者,寒水侮土傷脾也。
甚則為疝,即隠曲之疾,蓋前陰者太陰陽明之所合,而寒湿居之,故病也。
少陽在泉,客勝則腰腹痛而反悪寒,甚則下白溺白;主勝則熱反上行,而客於心,
心痛発熱,格中而嘔,少陰同候。
客勝則火居陰分,故下焦熱,腰腹痛而悪寒下白。
主勝則陰盛格陽,故熱反上行,心痛発熱,格中而嘔。少陽少陰皆属火,故同候。
陽明在泉,客勝則清気動下,少腹堅満,而数便。主勝則腰重腹痛,少腹生寒,
下為鶩溏,則寒厥於腸,上衝胸中,甚則喘,不能久立。
客勝則清寒之気動於下焦,故少腹堅満而便瀉。
主勝則腰重腹痛,少腹生寒者,太陽寒水之気発於下也。
下為鶩溏~甚則喘者,寒気逆乗陽明之大腸,而上及於胸中之肺臓也。
【霊枢・四時気】曰:“腹中常鳴,気上衝胸,喘不能久立,邪在大腸”。
大腸与肺胃相合,而併主金気。
太陽在泉,寒復内余,則腰尻痛,屈伸不利,股脛足膝中痛。
丑未年太陽在泉,以寒水之客,而加於金水土之主,水居水位,故不言客主之勝。
重陰気盛,故為寒復於内,而為腰尻股脛足膝中痛。
帝曰:善。治之奈何?
岐伯曰:高者抑之,下者挙之,有余折之,不足補之,佐以所利,和以所宜,必安
其主客,適其寒温,同者逆之,異者従之。
高者抑之,欲其降也;下者挙之,欲其升也。
有余者折之,攻其実也;不足者補之,培其虚也。
佐以所利,順其升降浮沈也;和以所宜,酌以気味濃薄也。
安其主客,審強弱以調之也;適其寒温,用寒遠寒,用温遠温也。
同者逆之,主客同気者可逆而治也;異者従之,主客異気者,或従於客,或従於主也。
帝曰:治寒以熱,治熱以寒,気相得者逆之,不得者従之,余以知之矣。
其於正味何如? 岐伯曰:
木位之主,其瀉以酸,其補以辛;火位之主,其瀉以甘,其補以鹹
土位之主,其瀉以苦,其補以甘;金位之主,其瀉以辛,其補以酸
水位之主,其瀉以鹹,其補以苦

厥陰之客,以辛補之,以酸之,以甘緩之
少陰之客,以鹹補之,以甘之,以酸収之
太陰之客,以甘補之,以苦之,以甘緩之
少陽之客,以鹹補之,以甘瀉之,以鹹軟之

陽明之客,以酸補之,以辛瀉之以苦泄之
太陽之客,以苦補之,以鹹瀉之以苦堅之以辛潤之
開発腠理,致津液通気也。

帝曰:善。願聞陰陽之三也。何謂? 岐伯曰:気有多少異用也。

帝曰:陽明何謂也? 岐伯曰:両陽合明也。

【霊枢】:辰者三月,主左足陽明,巳者四月,主左足陽明。此両陽合於前,故曰陽明。
十一月冬至一陽生,至三,四月則陽気盛極而陰気将生矣。
【陰陽合離論】:“是故三陽之離合也:太陽為開,陽明為闔,少陽為枢。”
帝曰:厥陰何也? 岐伯曰:両陰交尽也。
【霊枢】:戌者九月,主右足之厥陰,亥者十月,主左足厥陰。此両陰交尽,故曰厥陰。
五月夏至一陰生,至九月,十月則陰気盛極而陽気将生矣。
【陰陽合離論】:“是故三陰之離合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枢。”
両陽合明,言盛極之時;両陰交尽,言盛極而衰,皆言盛極而衰之時也。
12月卦 
帝曰:気有多少,病有盛衰,治有緩急,方有大小,願聞其約奈何?
岐伯曰:気有高下,病有遠近,証有中外,治有軽重,適其至所為故也。
高下以升降言,遠近以時日言,中外者表裏之分,軽重者薬味之別,是治病之大約也。
大要曰: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君二臣三,奇之制也;
君二臣六,偶之制也。
奇方属陽而軽,偶方属陰而重。
故曰:近者奇之,遠者偶之;汗者不以偶,下者不以奇;補上治上制以緩,補下治下
制以急,急則気味厚,緩則気味薄,適其至所,此之謂也。

汗者不以偶,慮陰沈不能達表也;下者不以奇,恐陽升不能下降也。
気味濃則沈重而易下,気味薄則軽清而上浮。
病所遠而中道気味之者,食而過之,無越其制度也。是故平気之道,近而奇偶,
制小其服也;遠而奇偶,制大其服也;大則数少,小則数多,多則九之,少則二之。
病之在上而遠於中(脾胃)者,当先食而後薬;病在下而遠於中者,当先薬而後食。
大服小服者,謂分量之軽重也。
小則数多而尽於九,蓋数多則分量軽,分量軽則性力薄而僅及近処也。
大則数少而止於二,蓋数少則分量重,分量重則性力専而直達深遠也。
病近而大其制,則薬勝於病,是謂誅伐無過。
病遠而小其制,則薬不及病,亦猶風馬牛不相及耳。
上文云【近者奇之,遠者偶之】,言法之常也。
此云【近而奇偶,遠而奇偶】,言法之変也。知常知変,則可応用無方矣。
奇之不去則偶之,是謂重方;偶之不去則反佐以取之,所謂寒熱温涼反従其病也。

帝曰:善。病生於本,余知之矣。生於標者,治之奈何?
岐伯曰:病反其本,得標之病;治反其本,得治標之方。

帝曰:善。六気之勝,何以候之? 岐伯曰:乗其至也。
清気大来,燥之勝也,風木受邪,肝病生焉;
熱気大来,火之勝也,金燥受邪,肺病生焉;
寒気大来,水之勝也,火熱受邪,心病生焉;
湿気大来,土之勝也,寒水受邪,腎病生焉;
風気大来,木之勝也,土湿受邪,脾病生焉;
所謂感邪而生病也。
乗年之虚,則邪甚也。失時之和亦邪甚也。遇月之空,亦邪甚也。
重感於邪,則病危矣。有勝之気,其来必復也。
乗年之虚,歳気不足,見制於客,以一歳言也。
失時之和,六気臨御,客侮其主,以四時言也。
遇月之空,時値衰弱,勝者愈勝,以一月言也。
【素問・八正神明論】:月郭空,則肌肉減,経絡虚,衛気去,形独居。
帝曰:其脈至何如
岐伯曰:厥陰之至其脈弦,少陰之至其脈鈎,太陰之至其脈沈,少陽之至大而浮,
陽明之至短而澀,太陽之至大而長。至而和則平,至而甚則病,至而反者病,至
而不至者病,未至而至者病。陰陽易者危。

帝曰:六気標本所従不同奈何?
岐伯曰:気有従本者,有従標本者,有不従標本者也。
帝曰:願卒聞之。
岐伯曰:少陽太陰従本,少陰太陽従標従本,陽明厥陰不従標本,従乎中気也。
故従本者化生於本,従標本者有標本之化,従中気者以中気為化也。

帝曰:脈従而病反者,其診何如? 岐伯曰:脈至而従,按之不鼓,諸陽皆然。
帝曰:諸陰之反,其脈何如? 岐伯曰:脈至而従,按之鼓甚而盛也。

是故百病之起有生於本者,有生於標者,有生於中気者,有取本而得者,有取
標而得者,有取中気而得者,有取標本而得者,有逆取而得者,有従取而得者。
逆,正順也,若順,逆也。

故曰:知標与本,用之不殆,明知逆順,正行無問,此之謂也。不知是者,不足
以言診,足以乱経。故大要曰:粗工嘻嘻,以為可知,言熱未已,寒病復始,
同気異形,迷診乱経,此之謂也。

夫標本之道要而博,小而大,可以言一而知百病之害,言標与本,易而無損,
察本与標,気可令調,明知勝復,為万民式,天之道華矣。

帝曰:勝復之変,早晏何如?
岐伯曰:夫所勝者勝至已病,病已愠愠而復已萌也。夫所復者,勝尽而起,得位
而甚,勝有微甚,復有多少,勝和而和,勝虚而虚,天之常也。

帝曰:勝復之作,動不当位,或後時而至,其故何也?
岐伯曰:夫気之生与其化衰盛異也。寒暑温涼盛衰之用,其在四維,故陽之動
始於温,盛於暑;陰之動始於清,盛於寒;春夏秋冬各差其分。
故大要曰: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
謹按四維,斥候皆帰,其終可見,其始可知,此之謂也。

帝曰:差有数乎? 岐伯曰:又凡三十度也。

帝曰:其脈応皆何如?
岐伯曰:差同正法,待時而去。
脈要曰:春不沈,夏不弦,冬不澀,秋不数,是言四塞。
沈甚曰病,弦甚曰病,澀甚曰病,数甚曰病,参見曰病,復見曰病,未去而去曰病,
去而不去曰病,反者死。故曰気之相守司也,如権衡之不得相失也。
夫陰陽之気清潔,則生化治,動則苛疾起,此之謂也。

帝曰:幽明何如?
岐伯曰:両陰交尽故曰幽,両陽合明故曰明。幽明之配,寒暑之異也。
幽明者,陰陽也。両陰交尽,陰之極也,故曰幽;両陽合明,陽之極也,故曰明。
陰極則陽生,陽極則陰生;寒往則暑来,暑往則寒来,故幽明之配,寒暑之異也。
帝曰:分至何如?
岐伯曰:気至之謂至,気分之謂分。至則気同,分則気異,所謂天地之正紀也。

帝曰:夫子言春秋気始前,冬夏始於後,余已知之矣。然六気往復,主歳不常也,
其補瀉奈何?岐伯曰:上下所主,随其攸利,正其味,則要也。左右同法。
大要曰:少陽之主,先甘後鹹;陽明之主,先辛後酸;太陽之主,先鹹後苦;
厥陰之主,先酸後辛;少陰之主,先甘後鹹;太陰之主,先苦後甘。
佐以所利,資以所生,是言得気。

帝曰:善。夫百病之生也,皆生於風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変也。
風寒暑湿燥火,天之六気也,静而順者為化,動而変者為変,故曰之化之変也。
経言盛者瀉之,虚者補之,余錫以方士,而方士用之尚未能十全,余欲令要道
必行,桴鼓相応,猶抜刺雪汗,工巧神聖,可得聞乎?
【難経】:望而知之謂之神,聞而知之謂之聖,問而知之謂之工,切脈而知之謂之巧。
望而知之者,望見其五色,以知其病;
聞而知之者,聞其五音,以別其病;
問而知之者,問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
切脈而知之者,診其寸口,視其虚実,以知其病在何臓腑也。
【難経】:以外知之曰聖,以内知之曰神。
視色聞声者,以外知之也,故曰聖;
問因切脈者,以内知之也,故曰神。
岐伯曰:審察病机,無失気宜,此之謂也。
机者,要也,変也,病変所由出也;気宜者,六気各有主時之宜也。
帝曰:願聞病机何如? 岐伯曰:
諸風掉眩,皆属於肝;  
✤掉,揺動也。眩,昏運也。
風主動揺,木之化也,故属於肝。其虚其実,皆能致此。
木勝則四肢強直而掉,風動於上而為眩,脾土受邪,肝之実也。
発生之紀,其動掉眩巓疾;②厥陰之復,筋骨掉眩之類者,肝之実也。
木衰則血不養筋而為掉,気虚於上而為眩,金邪乗木,肝之虚也。
陽明司天,掉振鼓栗,筋痿不能久立者,燥金之盛,肝受邪也。
太陰之復,頭頂痛重而掉瘈者,木不制土,湿気反勝,脾土反侮肝木也。
肝主筋,開竅於目,足厥陰之脈連目系,上出額,与督脈会於巓。
諸寒収引,皆属於腎;  ✤収,斂也,収縮也。引,拘急也。 収引,曲而不伸也。
腎属水,其化寒,凡陽気不達,則榮衛凝聚,形体拘攣,皆収引之謂。
太陽之勝,為筋肉拘苛,血脈凝泣;歳水太過,為陰厥,為上下中寒,水之実也。
歳水不及,為足痿清厥;涸流之紀,其病癃閉,水之虚也。
水之虚実皆本於腎。
腎応冬,其気寒,寒性収引,寒性凝冽,故筋脈拘攣,関節屈伸不利。
【生気通天論】:陽気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筋,開闔不得,寒気従之,乃生大僂。
諸気fen郁,皆属於肺;
fen,気逆喘急也。郁,痞悶也。肺主気,司呼吸,故諸気郁者,其虚其実皆属於肺。
燥金盛,則清邪在肺而肺病有余,如歳金太過,甚則喘咳逆気之類是也。
金気衰,則火邪勝之而肺病不足,如従革之紀,其発喘咳之類是也。
諸湿腫満,皆属於脾;
脾属土,其化湿,土気実,則湿気盛行;土気虚,則風木乗之,寒水侮之。
歳土太過,則飲発中満食減,四肢不挙。
歳木太過,則脾土受邪,民病腸鳴腹支満。
卑監之紀,其病留満痞塞。
歳水太過,甚則腹大脛腫。
脾主運化,主四肢,故諸湿腫満等証,其虚実皆属於脾也。
諸熱瞀瘈,皆属於火;  ✤瞀,昏悶,昏冐也。瘈,抽掣,抽搐也。
邪熱傷神則瞀,亢陽傷血則瘈,故皆属火。
歳火不及,則民病両臂内痛,郁冒昧;歳水太過,則民病身熱煩心燥悸,渇而妄冒,
  此又火之所以有虚実也。
心蔵神,火熱撓心則瞀(mào);火灼肝陰,筋脈失養則瘈(zhì/chì)。
諸痛痒瘡,皆属於心;
熱甚則瘡痛,熱微則瘡痒。心属火,其化熱,故諸痛痒瘡,皆属於心也。
赫曦之紀,其病瘡瘍,心邪盛也;太陽司天,亦発為癰瘍,寒水勝也。
  火盛則心実,水勝則心虚,於此可見。
心属火,主血脈,心火亢盛,火熱郁熾於血脈,則生癰腫瘡瘍。
【生気通天論】:営気不従,逆於肉理,乃生癰腫。
諸厥固泄,皆属於下;  固,前後不通也。泄,前後不固也。
✤厥,逆也,寒厥(腎陽虚而手足逆冷)或熱厥(腎陰虚而手足心熱)。
❀【傷寒論】:厥,四肢厥冷也。寒厥(陽虚則寒),熱厥(陽盛格陰)。
【素問・厥論】:陽気衰於下則寒厥,陰気衰於下則熱厥。
【霊枢・本神】:腎気虚則厥。
下言腎気,蓋腎居五臓之下,為水火陰陽之宅,開竅於二陰,故諸厥固泄皆属於下。
諸痿喘嘔,皆属於上;
【素問・痿論】:五臓因肺熱葉焦,発為痿躄。
肺主気,肺失宣降而上逆則喘;胃主受納,胃失和降,気逆於上則嘔。
【霊枢・営衛生会】:上焦出於胃上口,併咽以上,貫膈而布胸中。
諸禁鼓栗,如喪神守,皆属於火;  ✤禁,口噤不開;鼓,鼓頷;栗,戦慄。
【素問呉注】:神能御形,謂之神守,禁鼓栗則神不能御形,如喪其神守矣。
火熱郁閉,不得外達,陽盛格陰,故外現禁鼓栗等寒盛症状,且不能自控。
諸痙項強,皆属於湿;  ✤痙,筋脈拘急,角弓反張;項強,頸項強直,轉動不霊。
湿為陰邪,其性粘滞,易阻遏気机,気阻則津液不布,筋脈失其所養,故筋脈拘急
  而見角弓反張,頸項強直等筋脈失柔之症状。
痙,風強病也,項為足之太陽,湿兼風化而侵寒水之経,湿之極也。
太陽所至,為屈伸不利;太陽之復,為腰反痛,屈伸不便者,為寒水反勝之虚邪也。
【霊枢・経筋】:経筋之病,寒則折筋急。
諸逆衝上,皆属於火;
火性炎上,撓動気机,則可引起臓腑気机向上衝逆而見嘔吐,呃逆,頭眩等症状。
諸脹腹大,皆属於熱;
熱気内盛者,在肺則脹於上,在脾胃則脹於中,在肝腎則脹於下,此以火邪所至,乃為
  煩満,故曰諸脹腹大,皆属於熱。如歳火太過,民病脇支満;少陰司天,肺chēn 腫脹,腹大満,
  膨膨而喘咳;少陽司天,身面胕腫,腹満仰息之類,皆実熱也。
歳水太過,民病腹大脛腫;歳火不及,民病脇支満,胸腹大;流衍之紀,其病脹;
  水郁之発,善厥逆,痞堅腹脹;太陽之勝,腹満食減,陽明之復,為腹脹而泄;
  【五常大論】:適寒涼者脹;【異法方宜論】:臓寒生満病;【霊枢・経脈】:胃中寒則脹満。
  是皆言熱不足,寒有余也。
諸躁狂越,皆属於火;  ✤躁,煩躁不寧也。狂,狂乱也。越,失常度也。
熱盛於外則肢体躁擾,熱盛於内則神志躁煩,蓋火入於肺則煩,火入於腎則躁,
  煩為熱之軽,躁為熱之甚耳。
少陰之勝,心下熱,嘔逆躁煩;少陽之復,心熱煩躁,便数憎風之類,皆火盛之躁也。
歳水太過,寒気流行,邪害心火,民病心熱煩心躁悸,陰厥譫妄之類,陰之勝也,
  是為陰盛発躁,名曰陰躁。
狂,陽病也。【宣明五気論】:邪入於陽則狂;赫曦之紀,血流狂妄之類,陽病也。
【霊枢・本神】:肝悲哀動中則傷魂,魂傷則狂妄不精;
【霊枢・本神】:肺喜楽無極則傷魄,魄傷則狂,狂者,意不存人。
【霊枢・通天】:太陽之人,多陽而少陰,陽重脱者易狂,陰陽皆脱者,暴死不知人也。
【素問・腹中論】:石之則陽気虚,虚則狂。
諸暴強直,皆属於風; ✤暴,猝也。強直,筋病強勁不和柔也。
肝主筋,其化風,風気有余,如木郁之発,善暴僵僕之類,肝之実也。
風気不足,如委和之紀,其動戻拘緩之類,肝気虚也。
此皆肝木本気之化,故曰属風,非外来虚風八風(八節之風)之謂。
風性善行数変,風気通於肝,肝主筋脈,故諸暴強直,皆属於風。
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属於熱;  
【張景岳・類経】:鼓之如鼓,脹而有声也,陽気所逆,故属於熱。
【河間・病机論】:腹脹大而鼓之有声如鼓者,熱気甚則然也。経所謂熱甚則腫,此之
  類也。是以熱気内郁,不散而聚,所以叩之如鼓也。
【霊枢・師傳】:胃中寒則腹脹,腸中寒則腸鳴飧泄。
【霊枢・口問】:中気不足,腸為之苦鳴。
諸病胕腫,疼酸驚駭,皆属於火;
胕腫,浮腫也。胕腫疼酸者,陽実於外,火在経也。驚駭不寧者,熱乗陰分,火在臓也。
少陰司天少陽司天,皆為瘡瘍腫之類,是火之実也。
伏明之紀,其発痛;太陽司天,為腫身後癰;太陰所至為胕腫;太陽在泉,寒復内余,
  則腰尻股脛足膝中痛之類,皆以寒湿之勝而為腫為痛,是又火之不足也。
少陰所至為驚駭,君火盛也。
委和之紀,其発驚駭;陽明之復,亦為驚駭,此又以木衰金勝,肝胆受傷,火無生気,
  陽虚所致也。
胕者,腐也。火熱之邪阻滞経脈,気血不通,血熱肉腐,令患処胕腫,疼痛或酸楚。
【生気通天論】:営気不従,逆於肉理,乃生癰腫。
火熱為陽邪,其性炎上,故常可上炎撓乱神明,火熱撓心神,則驚駭。
諸轉反戻,水液渾濁,皆属於熱;  ✤水液,小便也。
諸轉反戻,轉筋拘攣也。熱気燥爍於筋,則攣瘈而痛,火主燔灼燥動故也。
太陽所至為痙;太陽之復腰反痛屈伸不便;水郁之発為関節不利,皆陽衰陰盛之病也。
小便混濁者,天気熱則水混濁,寒則清潔,水体清而火体濁故也。
水液之濁,雖為属火,然思慮傷心,労倦傷脾,色欲傷腎,三陰虧損者多有是病,治宜
  慎起居,節労欲,陰虚者壮其水,陽虚者益其気,金水既足,便当自清。
三陰虧損之人,陰虚水虧,不勝制火,火愈盛則水愈虧,故令色黄赤而混濁。
火熱之邪燔灼肝経,却耗陰液,使筋脈失其滋養濡潤,則見轉(扭轉)反(角弓反張)
  戻(屈而不伸)等症状。
熱盛煎熬津液,則水液(涕,唾,痰,小便,帯下等)黄赤混濁。
諸病水液,澄徹清冷,皆属於寒;  ✤水液者,上下所出皆是也。
寒為陰邪,易傷陽気,陽虚失於温煦気化(蒸化無権,津液不能気化),則小便清長,
  涕唾痰涎稀薄清冷。
水体清,其気寒,故凡或吐或利,水穀不化而澄徹清冷者,皆得寒水之化,
  如秋冬寒冷,水必澄清也。
諸嘔吐酸,暴注下迫,皆属於熱。 ✤暴注,卒暴注泄也。下迫,後重里急窘迫急痛也。
肝経郁火,横逆侮土,肝胃気火上逆,則呑酸嘈雑,嘔吐,或食入即吐。
【挙痛論】:寒気客於腸胃,厥逆上出,故痛而嘔也。
太陽司天,民病嘔血善噫;太陽之復,心胃生寒,胸中不利,唾出清水,及為噦噫。
歳木太過,民病飧泄腸鳴,反脇痛而吐甚;発生之紀,其病吐利之類,木邪乗土也。
酸者,肝木之味也,由火盛制金,不能平木,則肝木自甚,故為酸也。
【証治匯補】:大凡積滞中焦,久郁成熱,則本従火化,因而作酸者,酸之熱也;
  若客寒犯胃,頃刻成酸,本無郁熱,因寒所化者,酸之寒也。
属熱者,多由肝郁化熱,胃失和降所致;因寒者,多因肝郁犯胃,脾胃虚弱而成。
火性急速,腸胃熱甚而傳化失司,津為熱迫而下注故暴注。
湿熱蘊結腸中,腸腑気机阻滞而不利,気滞不行故腹痛里急,通降不利故後重。
太陽之勝,寒入下焦,傳為濡泄。
歳土不及,民病飧泄霍乱;土郁之発為嘔吐注下;太陰所至為霍乱吐下,皆湿勝為邪。
故大要曰:謹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無者求之,盛者責之,虚者責之,
必先五勝,疎其血気,令其調達,而致和平,此之謂也。
各司其属:六気各有其性(風性善行而数変),各有其所属(風属於肝,寒属於腎)。
五勝:五行更勝也,而人之五臓之気与之相通(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臓為肝)。
【劉完素・素問玄机原病式】:諸澀枯涸,乾勁皺掲,皆属於燥。
帝曰:善。五味陰陽之用何如?
岐伯曰:辛甘発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鹹味涌泄為陰,淡味滲泄為陽。
六者或収或散,或緩或急,或燥或潤,或軟或堅,以所利而行之,調其気使其平也。
肝苦急而欲散;心苦緩而欲耎;脾苦湿而欲緩;肺苦気逆而欲収;腎苦燥而欲堅。
各随其所利而行之,調其五臓之気,而使之平也。
帝曰:非調気而得者,治之奈何?有毒無毒,何先何後,願聞其道。
岐伯曰:有毒無毒,所治為主,適大小為制也。
治病各有其主,薬之有毒無毒,以所治之病為主,或以有毒薬攻之,或以無毒薬調之。
主病之謂君,佐君之謂臣,応臣之謂使。
病之甚者,制大其服;病之微者,制小其服;能毒者,制大其服;不能毒者,制小其服。
【張景岳】:所謂毒薬,是以気味之有偏也,凡可辟邪案正者,均可称為毒薬。
帝曰:請言其制。
岐伯曰:君一臣二,制之小也;君一臣三佐五,制之中也;君一臣三佐九,制之大也。
 
寒者熱之,熱者寒之,微者逆之,甚者従之,堅者削之,客者除之,労者温之,
結者散之,留者攻之,燥者濡之,急者緩之,散者収之,損者温之,逸者行之,
驚者平之,上之下之,摩之浴之,薄之劫之,開之発之,適事為故。
寒者熱之:陰勝則寒,用温熱薬以制其陰。【神農本草経】云:療寒以熱薬。
熱者寒之:陽勝則熱,用寒涼薬以制其陽。【神農本草経】云:療熱以寒薬。
病之微者,如陽病則熱,陰病則寒,真形易見,其病則微,故可逆之,即正治也。
病之甚者,如熱極反寒,寒極反熱,假証難辨,其病即甚,故当従之,即反治也。
堅者削之:堅者,積塊也。以活血化於,軟堅散結為基本治則,重在活血。
客者除之:客者,外邪也;除之謂表而駆之也。
労者温之:労則気耗;温者,温養之也,所謂【少火生気】也。
結者散之:結者,郁結也;治宜疎肝解郁,行気散結。
留者攻之:留者,邪気(於血,燥屎等)停留也。治当攻(下)而駆之。
逸者行之:逸者,停留,滞塞也。治宜行気活血。
驚者平之:驚則気乱,治宜鎮静安神以平抑之。
【張子和・儒門事親】:平謂平常也。夫驚以其忽然而遇之也,使習見習聞,則不驚矣。
上之下之:元気下陥,則升之使上;気逆於上,則抑之使下。
摩之浴之:按摩,所以運其澀滞也;澡浴,所以洗濯垢穢也。
薄之劫之:薄者,薄貼膏薬以捜蘊蓄之邪也;劫者,燔針劫刺以奪強盛之勢也。
開之発之:開者,開泄也;発者,発散也。
適事為故:病必有故,有故則有事,適其当行之事而知其故矣【適合病情為宜】。
帝曰:何謂逆従?
岐伯曰:逆者正治,従者反治,従少従多,観其事也。
【張景岳】:以寒治熱,以熱治寒,逆其病者,謂之正治;以寒治寒,以熱治熱,従其病
  者,謂之反治。従少謂一同而二異,従多謂二同一異,必観其事之軽重而為之増損。
治有逆従者,以病有微甚;病有微甚者,以証有真假也。寒熱有真假,虚実亦有真假,
  真者正治,治之不難;假者反治,乃為難耳。
陽盛格陰,火極似水而假寒者清其内熱,内清則浮陰退舎矣。
  陰盛格陽,水極似火而假熱者温其真陽,中温則虚火帰原矣。
至虚有盛候,則有假実矣;大実有羸状,則有假虚矣。
若正気既虚,邪気雖盛,亦不可攻,蓋恐邪未去而正先脱,呼吸変生,則措手不及,
  故治虚邪当先顧正気,正気存則不致於害。且補中自有攻意,蓋補陰即所以攻熱,
  補陽即所以攻寒,世未有正気復而邪不退者,亦未有正気竭而命不傾者。如必不得
  已,亦当酌量緩急,暫従権宜,従少従多,寓戦於守,斯可矣,此治虚之道也。
若正気無損者,邪気雖微,自不宜補,蓋補之則正無与而邪反盛,適足以借寇兵而
  盗粮,故治実証者当直去其邪,邪去則身安,此治実之道也。
帝曰:反治何謂?
岐伯曰:熱因寒用,寒因熱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
其始則同,其終則異,可使破積,可使潰堅,可使気和,可使必已。
五常政大論】云:治熱以寒,温而行之;治寒以熱,涼而行之。
【素問注証発微】:熱(寒)以治寒(熱),而佐以寒(熱)薬,乃熱(寒)因寒(熱)用也。
熱因熱用:以熱治熱,以熱薬治水極似火而真寒假熱之証。
寒因寒用:以寒治寒,以寒薬治火極似水而真熱假寒之証。
塞因塞用:以補開塞,以補益薬治因虚而閉塞不通(真虚假実)之証。
済生腎気温補腎陽,化気行水,治腎陽虚衰,膀胱気化無権而小便不通或点滴不爽。
補中益気補気健脾,升陽挙陥,治肺脾気虚,大腸傳導無力而便秘兼肛脱。
通因通用:以通治通,以通利瀉下薬治結実下利之証。
【温疫論・大便】:熱結傍流者,以胃家実,内熱壅閉,先大便閉結,続得下利,純臭水,
  全然無糞,日三四度,或十数度,宜大承気湯,得結糞而利止。
瘀阻衝任,新血不得帰経,而経水過多者,宜失笑散,即蒲黄,五霊脂也。
必伏其所主者,制病之本也;先其所因者,求病之由也。
既得其本,而以真治真,以假治假,其始也類治似同,其終也病変則異矣。
  是為反治之法,故可使破積潰堅,気和而病必已也。
帝曰:善。気調而得者何如?
岐伯曰:逆之従之,逆而従之,従而逆之,疎気令調,則其道也。
【張景岳】:気調而得者,言気本調和而偶感於病,則或因天時,或因意料之外者也。
  若其治法亦無過逆従而已,或可逆者,或可従者,或先逆而後従者,或先従而後逆者,
  但疎其邪気而使之調和,則治道尽矣。
帝曰:病之中外何如
岐伯曰:従内之外者,調其内,従外之内者,治其外;従内之外而盛於外者,先調
其内而後治其外,従外之内而盛於内者,先治其外而後調其内;中外不相及,則
治主病。
中外不相及者,中(内傷)外(外感)各自為病而不相関者也。
【陰陽応象大論】曰:“治病必求於本。”本者,病之所起者是也。
  先本後末,治病之次序,不可不知也。
帝曰:善。火熱復,悪寒発熱,有如瘧状,或一日発,或間数日発,其故何也?
岐伯曰:勝復之気,会遇之時,有多少也。陰気多而陽気少,則其発日遠;陽気多而
陰気少,則其発日近。此勝復相薄,盛衰之節,瘧亦同法。
陰気多而陽気少,則其行遅緩;陽気多而陰気少,則其行疾。
帝曰:論言治寒以熱,治熱以寒,而方士不能廃縄墨而更其道也。有病熱者寒之
而熱,有病寒者熱之而寒,二者皆在,新病復起,奈何治?
岐伯曰:諸寒之而熱者,取之陰;熱之而寒者,取之陽;所謂求其属也。
益火之原以消陰翳,壮水之主以制陽光,故曰求其属也。
帝曰:善。服寒而反熱,服熱而反寒,其故何也?
岐伯曰:治其王気是以反也。
【張景岳】:夏令本熱而伏陰在内,故毎多中寒;冬令本寒而伏陽在内,故毎多内熱。
  設不知此,而必欲用寒於夏,治火之旺,用熱於冬,治寒之旺,則有中寒隔陽者服
  寒反熱,中熱隔陰者服熱反寒矣,此皆治治旺之故也。春秋同。
帝曰:不治王而然者何也?
岐伯曰:悉乎哉問也。不治五味属也。夫五味入胃,各帰所喜,故酸先入肝,
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鹹先入腎,久而増気,物化之常也。
気増而久,夭之由也。
不治旺而然,謂非治寒熱於外而亦反見寒熱者。蓋薬食五味各有所属,其有所属者,
  以各有所喜也。如肝喜酸,則酸先入肝;腎喜鹹,則鹹先入腎。入之不已,久則偏矣。
偏用既久,熱多変寒,寒多変熱,臓気偏勝,化為夭折,以此言治,皆由不知五味所
  属之所致,故亦欲去寒而反寒,欲去熱而反熱也。
夫四時有寒熱温涼之気,五臓有酸苦辛鹹之味。四気五味皆当和調而用之,
  若偏用,則有偏勝之患矣。
若偏用其寒則冬令之寒気旺矣,是以服熱而反寒;
  若偏用其熱則夏令之熱気旺矣,是以服寒而反熱,此用気之偏而不和者也。
若偏用其苦,則苦走心而火気盛矣;偏用其鹹,則鹹走腎而水気盛矣。
  此用味之偏而不調者也。
凡物之五味,以化生五気。味久則増気,気増則陰陽有偏勝偏絶之患矣。
夫入肝為温,入心為熱,入肺為清,入腎為寒,入脾為至陰而四気兼之,皆為増味而
  益其気,故各従本臓之気用爾。故久服黄連苦参而反熱者,此其類也。余味皆然。
  但人意疎忽,不能精候耳。故曰:久而増気,物化之常也。
気増不已,益歳年則臓気偏勝,気有偏勝則有偏絶,臓有絶則有暴夭者。故曰:気増
  而久,夭之由也。 
帝曰:善。方制君臣,何謂也?
岐伯曰:主病之謂君,佐君之謂臣,応臣之謂使,非上下三品之謂也。
【神農本草】:上薬為君,主養命以応天;中薬為臣,主養性以応人;下薬為佐使,
  主治病以応地。
帝曰:三品何如? 岐伯曰:所以明善悪之殊貫也。
以上品120種為君,主養命以応天,無毒,多服久服不傷人。欲益気延年,軽身神仙
  者主上品。
以中品120種為臣,主養性以応人,有毒無毒,斟酌其宜。欲治病補虚羸者主中品。
以下品120種為佐使,主治病以応地,多毒,不可久服。欲除寒熱邪気,破積聚,
  除痼疾者本下品。
帝曰:善。病之中外何如?
岐伯曰:調気之方,必別陰陽,定其中外,各守其郷。内者内治,外者外治,
微者調之,其次平之;盛者奪之,汗之下之,寒熱温涼,衰之以属,随其攸利,
謹道如法,万挙万全,気血正平,長有天命。

【王氷】曰:病之中外,謂調気之発,今此答未尽,故復問之。夫病有中外,治有表裏。
  在内者,以内治法和之;在外者,以外治和之;気微不和,以調気法調之;其次大者,
  以平気法平之;盛甚不已,則奪其気,令其衰也。
假如小寒之気,温以和之;大寒則熱以平之;甚寒則下奪之,奪之不已則逆折之,
  折之不尽則求其属以衰之。小熱之気,涼以和之;大熱之気,寒以平之;甚熱之気,
  則汗発之,発之不尽則逆制之,制之不尽則求其属以衰之。
  故曰汗之下之,寒熱温涼,衰之以属,随其攸利。
守道以行,挙無不中,故能駆役草石,召遣神霊,調御陰陽,蠲除衆疾,気血保平和
 之候,天真無耗竭之由。夫如是者,蓋以舒卷在心,去留従意,故精神内守,寿命霊長。

【馬蒔】曰:此言病分中外而治之有法也。前問病之中外何如,伯以本標之義答之,
  此復問者,欲明表裏用薬之義也。伯言調病気之方,必別陰経陽経,陽経為表,陰経
  為裏,定其中外以各守其郷。
病之微者,則止調之而已;其不止於微者,則平治之;其馴至於盛,則奪其病気。
在外則汗之,在内則下之。
凡以寒治熱,以熱治寒,以温治涼,以涼治温,随其所属以衰其病,則法全而寿永矣。
【張志聡】曰:此総結外内之義。按本編前数章,統論外淫之邪,本章復論内因之病,
  其間又有外内之交感者,各有調治之法焉。至於気之寒熱温涼,味之鹹酸辛苦,皆調
  以和平,随其攸利,謹道如法,万挙万全,故能使血気正平,而長有天命也。
 
帝曰:善。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