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運行大論

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綱,臨観八極,考建五常。
考,察也;建,立也;五常,五行気運之常也。考建五常,以測陰陽之変化也。
請天師而問曰:論言天地之動静,神明為之紀;陰陽之升降,寒暑彰其兆。
余聞五運之数於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気之各主歳爾,首甲定運,余因論之。
首甲定運,謂六十年以甲子為首而定其運也。
鬼臾区曰: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
少陰主之;丑未之上,太陰主之;寅申之上,少陽主之;卯酉之上,陽明主之;
辰戌之上,太陽主之;巳亥之上,厥陰主之。不合陰陽,其故何也?
不合陰陽,如五行之甲乙,東方木也;而甲化土運,乙化金運。
六気之亥子,北方水也;而亥年之上,風気主之,子年之上,君火主之。
 君火司気,火本陽也,而反属少陰;寒水司気,水本陰也,而反属太陽。
干支の五行属性    
岐伯曰:是明道也,是天之陰陽也。夫数之可数者,人中之陰陽也。然所合,
数之可得者也。夫陰陽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
天地陰陽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謂也。
鬼臾区所論,五運六気相合而主治者,是明天地陰陽之道也。
天地陰陽者,数之可十百,推之可万可千,難以数推,止可以象推之。
象者,丹jīn蒼素玄之天象是也。
帝曰:願聞其所始也。
岐伯曰:昭乎哉問也。臣覧太始天元冊文,丹天之気,経於午女戊分;jīn天之気,
経於心尾己分;蒼天之気,経於危室柳鬼;素天之気,経於亢氐昴畢;玄天之気,
経於張翼婁胃;所謂戊己分者,奎璧角軫,則天地之門戸也。
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此五天五運,即気候之所始,天道之所生也,上工必知焉。
   五気経天図
帝曰:善。論言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未知其所謂也?
岐伯曰:所謂上下者,歳上下見陰陽之所在也。左右者,諸上見厥陰,左少陰,
右太陽;見少陰,左太陰,右厥陰;見太陰,左少陽,右少陰;見少陽,左陽明,
右太陰;見陽明,左太陽,右少陽;見太陽,左厥陰,右陽明;
所謂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
上,司天也;下,在泉也。歳之上下,即三陰三陽迭見之所在也。
帝曰:何謂下?
岐伯曰:厥陰在上,則少陽在下,左陽明,右太陰;少陰在上,則陽明在下,
左太陽,右少陽;太陰在上,則太陽在下,左厥陰,右陽明;少陽在上,
則厥陰在下,左少陰,右太陽;陽明在上,則少陰在下,左太陰,右厥陰;
太陽在上,則太陰在下,左少陽,右少陰;所謂面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
   司天在泉左右間気位置図
上下相遘,寒暑相臨,気相得則和,不相得則病。

【張景岳】:遘,交也;臨,遇也。
司天在上,五運在中,在泉在下,三気之交,是上下相遘而寒暑相臨也。
所遇之気彼此相生者,為相得而安;彼此相剋者,為不相得而病也。
帝曰:気相得而病者,何也?岐伯曰:以下臨上,不当位也
六微旨大論】曰:君位臣則順,臣位君逆。
帝曰:動静何如?岐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余而復会也。
司天之気,自上而右轉,下降於地;在泉之気,自下左轉,上昇於天。
  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一而交会,是謂一年矣。
帝曰:余聞鬼臾区曰:応地者静,今夫子乃言下者左行,不知其所謂也,
    願聞何以生之乎?
静者,地之体也。静而守位,以地承天而地支不動也。
岐伯曰:天地動静,五行遷復,雖鬼臾区其上候而已,猶不能遍明。
天地動静,謂司天在泉之気,繞地而環轉也;五運遷復,謂五運相襲,周而復始也。
上候,謂天運之候也。
不能遍明,謂無求備天地陰陽之運行也。猶未詳言左右也。
夫変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緯虚,五行麗地;地者,所以載生成之
形類也。虚者,所以列応天之精気也。形精之動,猶根本之与枝葉也,
仰観其象,雖遠可知也。
変化之用者,謂天地陰陽之運動也。在天則無形而垂象,在地則有蹟而成形。
七曜,日月五星也;緯虚者,経緯於太虚之間,亦繞地而環轉也。
五行麗地者,五方五気之所生,而形成以章着於地也。
然有形者雖麗於地,而其気則本於天,故有形之本,常本於虚。虚者精気之所蘊,
  有精気然後有形類,亦猶有根本然後有枝葉也。
故凡物之在地者,必懸象於天,第仰観其象,則無有不応。
故上之右行,下之左行者,周流不息,而変化乃無窮也。
帝曰:地之為下否乎?岐伯曰:地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
【張景岳】:人在地之上,天在人之上。以人之所見言,則上為天,下為地。
以天地之全体言,則天包地之外,地居天之中,故曰太虚之中者也。
由此観之,則地非天之下矣。然則司天者,主地之上;在泉者,主地之下;五行麗
  地者,是為五運,而営運於上下之中者也。
帝曰:馮乎?岐伯曰:大気挙之也。
大気者,太虚之元気也。乾坤万物,無不頼之以立。
燥以乾之,暑以蒸之,風以動之,湿以潤之,寒以堅之,火以温之。
【張景岳】:此即大気之所化,是為六気而運用於天地之間者也。曰燥,曰暑,
  曰風,曰湿,曰寒,曰火,六者各一其性,而功用亦異。
【張志聡】:此言六気之遊行於天地上下之間也。風寒暑湿燥火,在天無形之気也,
  乾蒸動潤堅温,在地有形之徴也。
故風寒在下,燥熱在上,湿気在中,火遊行其間,寒暑六入,故令虚而生化也。
【張志聡】:寒水在下,而風従地水中生,故風寒在下。
燥乃乾金之気,熱乃太陽之火,故燥熱在上;土位中央,故湿気在中。
火乃太極中之元陽,即天之陽気,故遊行於上下之間。
【易】曰:日月運行,一寒一暑,寒暑往来,而六者之気,皆入於地中,故令有形之
  地,受無形之虚気,而生化万物也。
【素問経注節解】:風属木而応肝,寒属水而応腎,肝腎之位卑,故所応倶在下。
燥為金化属肺,熱為火化属心,心肺之位高,故所応皆在上。
脾土為中州,故位在中。
相火者龍雷之火也,昇降不常,條忽善変,其静也托根丹田,其動也五臓六腑無処
  不到,蓋嘗遊行其間矣。嘗(cháng):常常,時常。
六者之用,天地之正也,然而人之感之則以為邪者,皆由寒暑致之也。
如時当寒也,人多喜暖,或密室,或重裘,或多食辛熱,而燥火熱之気因之而入矣。
如時分暑也,人必喜涼,或露宿,或裸体,或多食寒涼,而風寒湿之気因之而入矣。
既入之後,邪気害正,則令人虚,千変万化,百病於是乎生焉。
是同一六気也,燥以乾,暑以蒸,風以動,湿以潤,寒以堅,火以温,気之正也。
  乃因寒致寒,因暑致寒,六気反入而為病,是非六気之病患,人自病耳。知此而
  能慎守焉,則六気有正而無邪矣。
故燥勝則地乾,暑勝則地熱,風勝則地動,湿勝則地泥,寒勝則地裂,
火勝則地固矣。
【素問経注節解】曰:六気病患,誠人所自致。然天道不常,時或有変,変而偏勝,
  地受其災矣,乾熱動泥裂固六者,皆地之病也,言地而人亦其中。
陰陽応象大論】曰: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乾,寒勝則浮,湿勝則濡瀉。
帝曰:天地之気何以候之?岐伯曰:天地之気,勝復之作,不形於診也。
脈法曰:天地之変,無以脈診,此之謂也。
【王冰】曰:不形於診,言平気及勝復,皆以形証観察,不以診知也。
【素問経注節解】曰:有勝必有復者,気之常変也。可以推理,不可以脈察也。
帝曰:間気何如?
【張志聡】:間気者,加臨之六気也。以上之左右,下之左右,兼於其間,共為六気,
  故曰間気。毎一気加臨於四時之中,各主六十日,故曰間気者紀歩,歩者,以
  六十日零八十七刻半為一歩也。
岐伯曰:随気所在,期於左右。
六微旨大論】曰:天枢之上,天気主之;天枢之下,地気主之;気交之分,人気従之。
六微旨大論】曰:初者地気也,中者天気也。
【張志聡】:蓋以在下之気左轉,在上之気右旋,各主六十日以終一歳,故曰随気所
  在,期於左右,謂随在上在下之気之所在,而期於左右之旋轉也。
如子年少陰在上,則陽明在下矣()。
  蓋以地之左轉而主初気,故以太陽主正月朔日之寅初一刻為始,次厥陰,次少陰,
  以司天之気,終三気而主歳半以上;次太陰,次少陽,次陽明,以在泉之気,終六
  気而主歳半以下,各加臨六十日,以終一歳也。
司天之気,始於地而終於天;在泉之気,始於天而終於地,此地天昇降之妙用也。

帝曰:期之奈何?岐伯曰:従其気則和,違其気則病。
【張景岳】:気至脈亦至,従其気也,故曰;気至脈不至,気未至而脈至,違其気也,
  故為。【至真要大論】曰:至而和則平,至而甚則病,至而反則病,至而不至者病,
  未至而至者病,陰陽易者危。
【張志聡】:間気者,加臨之客気也。而一歳之中,又有主時之六気。如主従其客則
  和,主違其客則病矣。【至真要大論】曰:主勝逆,客勝従,天之道也。
如子午歳初之気,寒勝其風為従,風勝其寒則逆。
不当其位者病,迭移其位者病,失守其位者危,尺寸反者死,陰陽交者死。
【張景岳】:不当其位者,応左而右,応右而左,応上而下,応下而上也。
迭移其位者,応見不見,而移易於他位也。迭,更也。
失守其位者,剋賊之脈見,而本位失守也。
【張志聡】:不当其位者,以下臨上也。
迭移其位者,如子年,初之気太陽寒水加臨而反熱,三之気陰君火加臨而反寒,
  本位之気,互相更迭,気之反也。
失守其位者,謂失守其所主之本位也。如丑未歳太陰司天(),則初之客気主気,
  併主厥陰風木,而清粛之気,乗所不勝而侮之,是金気失守其位矣。至五之気,
  陽明燥金主気,而本位反虚,風木之子気復讐,火熱爍金則為病甚危,所言侮反
  受邪,此之謂也(金不失守其位,則金気不虚矣,自有所生之水気制火)。
先立其年,以知其気,左右応見,然後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順。
【張景岳】:先立其年之南北政及司天在泉左右間応見之気,則知少陰君主之所在,
  脈当不応,而逆順乃可見矣。
【張志聡】:六気之加臨,先立其主気之年,以知其司天在泉之気,則間気之応見於
  左右,或従或違,然後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順也。
帝曰:寒暑燥湿風火,在人合之奈何?其於万物何以生化?
【王冰】曰:合謂中外相応,生謂承化而生,化謂成立衆象也。
岐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洪範】曰:木曰曲直,曲直作酸,故凡物之味酸者,皆木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気。
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体為筋,在気為柔,在臓為肝。
在気為柔:風木在春,其気柔和。風吹草偃,能柔軟万物。
其性為,其徳為和,其用為動,其色為蒼,其化為榮,其虫,其政為散,
【王冰】曰:暄,温也,肝木之性也;為和者,以敷布和気於万物,木之徳也;
風揺而動,無風則万類皆静,木之用為動,火太過之政亦為動,蓋木火之主暴速,
  故倶為動。
蒼,薄青也,有形之類,乗木之化,則皆見薄青之色,故其色為蒼。
榮,美色也,四時之中,物見華榮,顔色鮮麗者,皆木化之所生也。
其虫毛者,万物発生,如毛在皮也(如草木之茂密也)。
其政為散者,発散生気於万物也。
其令宣発,其変摧拉,其眚為隕,其味為酸,其志為怒。
其令宣発者,陽和之気舒而散也,肝木悪抑郁而喜発散也。
摧拉,損折敗壊也,風気剛強,木之変也。【気交変大論】曰:其変振発。
隕,墜也。大風暴起,草泯木墜。【気交変大論】曰:其災散落。
夫物之化之変而有酸味者,皆木気之所成敗也。
怒傷肝,悲勝怒,風傷肝,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凡物之用極,皆能自傷,怒発於肝,故反傷肝臓也。悲発而怒止,勝之信也。
風傷肝者,亦猶風之折木也。風生於木而反折之,用極而衰也。
燥勝風者,風自木生,燥為金化,風余則制之以燥,肝盛則治之以涼,
  涼清所行,金之気也。
酸傷筋者,酸瀉肝気,瀉甚則傷其肝気也。【宣明五気篇】曰:酸走筋,筋病無多食酸。
辛者金味,酸者木味,辛勝酸,金剋木也。
【張志聡】:性者,五行之性也;徳化者,気之祥也;政令者,気之章也;
  変眚者,気之易也;用者,体之動也。
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風;人有五臓,化五気以生喜怒憂思恐。
  是人秉五気五味所生,而復傷於五気五志,猶水之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也。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蓋熱乃陽盛所生,相火君火之政也。
【洪範】曰:火曰炎上,炎上作苦。故物之味苦者,由火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体為脈,在気為,在臓為心。
息者,火気之蕃盛也,生長不息也。
其性為暑,其徳為顕,其用為躁,其色為赤,其化為茂,其虫,其政為明,
【王冰】曰:暑,熱也,心之性也;為顕者,明顕見象,定而可取,火之徳也。
為躁者,火性躁動,不専定也,火之動象也。
為赤者,凡生化之者,乗火化者悉表備赭丹之色也。
茂,茂盛也,蕃秀茂盛也。
其虫羽者,参差長短,象火之形也(火化之遊行於虚空上下也)。
其政為明者,明曜章見,無所蔽匿,火之政也。
水之気明,水火異而明同者,火之明明於外,水之明明於内,明雖同而実異也。
其令郁蒸,其変為炎爍,其眚燔焫,其味為苦,其志為喜。
其令郁蒸,言盛熱之気如蒸也。郁者,郁燠,不舒暢也。
熱甚炎赫,爍石流金,火之極変也。炎爍者,火性焔上,万物焦灼而銷爍也。
燔焫山川,旋及屋宇,火之災也。燔者,火勢遍延而燎原也。
凡物之化之変,而有苦味者,皆火気之所合散也。
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気,寒勝熱;苦傷気,鹹勝苦。
喜傷心,言其過也。喜発於心而反傷心,亦猶風之折気也,過則気竭故見傷。
恐為腎水之志,恐至則喜楽皆泯,故勝喜。
天熱則気伏不見,人熱則気促喘急,熱之傷気,理亦可徴,此皆謂大熱也。
  小熱之気,猶生之気也。【陰陽応象大論】曰:壮火之気衰,少火之気壮。
寒盛則熱退,陰盛則陽衰,制熱以寒,是求勝也,水勝火也。
苦従火化,故傷肺気,火剋金也。又陽気性昇,苦味性降,気為苦遏,則不能舒伸。
鹹為水味,故勝火之苦,水剋火也(酒得塩而解,物理昭然)。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洪範】曰:土爰稼穡,稼穡作甘。凡物之味甘者,皆土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湿,在地為土,在体為肉,在気為充,在臓為脾。
土気司化,則万象盈,故気為充。充者,充盈也,土気充貫於四傍也。
其性静兼,其徳為濡,其用為化,其色為黄,其化為盈,其虫,其政為謐,
土性安静,万物載焉,無所不兼,故曰静兼。
静者,土之性;兼者,土旺四季,兼有寒熱温涼之四気也。
濡,潤澤也。物借土之潤澤以為養,故以濡為徳也。
化者,自無而有,号物有万,皆従土化,化生万物,土之用也。
為黄者,凡物乗土化,則表見jīn黄之色也。
為盈者,土化所及,則万物盈満。盈者,充満也,万物豊備也。
倮者,倮露,皮革無毛介也。倮虫以肉為体,象土之濃而柔也。
土性安静,故以静謐為政也。謐者,静也。
其令雲雨,其変為注,其眚為淫潰,其味為甘,其志為思。
雲雨者,湿気布化之所成,在地為土,在天為湿,湿気上昇而為雲為雨也。
動者,不静也,地之動則土失性,動揺不安也;
注者,大雨傾注,驟注暴雨,湿気之勝也。
淫,久雨也;潰,土崩潰也。土勝不已,則為久霖淫雨,潰岸崩堤之災也。
凡物之化之変而有甘味者,皆土化之所終始也。
思傷脾,怒勝思;湿傷脾,風勝湿;甘傷脾,酸勝甘。
思以成務,過思則労於智而傷脾。
怒為肝志,怒則不思,忿而忘禍,則勝可知矣。以怒制之,調性之道也。
脾主肉而悪湿,故湿勝則傷肉,風乃木気,故勝土湿。如物之湿,風吹則乾。
甘傷脾者,亦過節也。酸為木味,故勝土之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
【洪範】曰:金曰従革,従革作辛。凡物之味辛者,皆金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体為皮毛,在気為成,在臓為肺。
物乗金化則堅成,故為成。成者,万物感秋気而成也。
其性為涼,其徳為清,其用為固,其色為白,其化為斂,其虫,其政為勁,
【王冰】曰:金以清涼為徳化,故曰性涼徳清也。
為固者,金用堅定也(固者,堅金之用也,従革堅剛,金之体也)。
為白者,物乗金化,則表彰縞素之色也。
為斂者,金化流行,則物体堅歛也。斂者,収斂也。
介,甲也。凡虫之外被介甲者,金堅之象也。
勁者,堅鋭也,其政粛勁斉切也。
其令霧露,其変粛殺,其眚蒼落,其味為辛,其志為憂。
霧露者,涼気化生也。
其変粛殺者,粛寒早霜殺物,此燥之勝也。
 【秋声賦】云:夫秋,刑官也,於時為陰;又兵象也,於行為金。
蒼,老也;落者,粛殺盛而隕落也。金勝不已,則為蒼枯,草木凋零之災也。
夫物之化之変而有辛味者,皆金気之所離合也。
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愁憂則気閉塞而不行,肺蔵気,故憂傷肺。
喜為心火之志,能勝肺金之憂。喜則神暢,故勝憂也。
熱極則毛焦,金畏火也(熱勝則津液耗而傷皮毛,火剋金也)。
寒勝熱,以陰消陽,水制火也。
辛能散気,過節則傷皮毛;苦為火味,故勝金之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髄,髄生肝。
【洪範】曰:金曰潤下,潤下作鹹。故物之味鹹者,皆水気之所化。
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体為骨,在気為堅,在臓為腎。
為堅者,以柔耎之物,遇寒則堅,寒気之化也。
其性為凛,其徳為寒,其用為蔵,其色為黒,其化為粛,其虫,其政為静,
凛,寒腎之性,水以寒為徳化也。凛,寒凛也,入寒則凛。
蔵者,閉蔵也。陽気伏蔵,万物収蔵閉塞而成冬也。君子居室,如蟄虫之周密。
為黒者,物稟水成,則表被黒色也。
粛,静也,冬主蔵,故其化清冷静謐也。
鱗,謂魚蛇之族類,水之虫也。
其政為静者,以水性澄澈而清静也(冬気固,故其政堅凝粛勁)。
其令霰雪,其変凝冽,其眚為氷雹,其味為鹹,其志為恐。
霰(xiàn,アラレ)雪者,寒気化生也(寒気施化則水氷雪雹)。
冬主寒,故其変凛冽,寒気太盛,此寒之勝也。
水勝不已,則為氷雹之災也,非時而有及暴過也。
凡物之化而変而有鹹味者,皆水化之所凝散也。
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恐則精却,故傷腎。凡猝然恐者多遺尿,甚則陽痿,是其徴也。
 【挙痛論】曰:恐則気下,驚則気乱。
思為脾土之志,故勝腎水之恐。深思見理,恐可却也。
寒則血凝澀,故寒傷血。【陰陽応象大論】云:寒傷形,蓋形即血也。
燥則水涸,故勝寒。
鹹従水化,故傷心血,水勝火也。味過於鹹,則咽乾引飲,傷血之義可知。
甘為土味,故勝水之鹹。
五運六気徳政令化  
五気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則邪,当其位則正。 

【張志聡】:五気,五方之気也;更立,四時之更換也。
各有所先者,如春之風,夏之熱,秋之涼,冬之寒,各先応気而至也。
各当其所主之位,四時之正気也。
如冬時応寒而反熱,夏時応熱而反寒,非其所主之位即邪,邪者為万物之賊害也。
上節之不当其位,謂客気加臨之位;此節之位,謂四時主気之
帝曰:病生之変何如?岐伯曰:気相得則微,不相得則甚。
【張志聡】:此論四時之気,而変生民病也。如五気各得其位,其病則微;不相得而
  非其本位,則其病甚矣。
帝曰:主歳何如
岐伯曰:気有余,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則己所不勝,侮而乗之,
己所勝,軽而侮之。

【馬蒔】曰:如歳木治政之気有余,則制土気而湿化減少,侮金気而風化大行也。
  歳木治政之気不及,則金気時侮而乗之,燥化乃行,土気軽而侮之,湿気反布也。
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於畏也。
【馬蒔】曰:金侮木不及,従而乗之,則木之子火,報復其勝而侮金反受邪也。
  侮金受邪,則其不及之木,寡於畏而気復疎伸也。

帝曰:善。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