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陰陽応象大論

黄帝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綱紀,変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

府也。治病必求於本

故積陽為天,積陰為地。陰静陽躁,陽生陰長,陽殺陰蔵。陽化気,陰成形。

寒極生熱,熱極生寒。寒気生濁,熱気生清。

清気在下,則生飧泄;濁気在上,則生chēn 腫脹脹。此陰陽反作,病之逆従也。

故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気上為雲,天気下為雨;雨出地気,雲出天気。 故

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発腠理,濁陰走五臓;清陽実四支,濁陰帰六腑。
治病必求於本: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陰陽無謬,治焉有差?
清気在下,則生飧泄:脾気虚弱,清気不昇而下陥,水穀不帰正化,下趨腸腑。
  【清気下陥失健運,完穀不化飧泄名,補中益気湯升補,久瀉腸滑用四神】。
  【飧泄多因清陽陥,補中益気湯最験 ,参耆帰朮草陳皮,升麻柴胡功無限】。
濁気在上,則生chēn 腫脹:胃気以降為順,胃失和降而上逆,故脘腹脹満。

水為陰,火為陽;陽為気,陰為味

味帰形,形帰気,気帰精,精帰化,精食気,形食味,化生精,気生形。

味傷形,気傷精;精化為気,気傷於味。

陰味出下竅;陽気出上

味厚者為陰,薄為陰之陽。気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

味厚則泄,薄則通。気薄則発泄,厚則発熱。

壮火之気衰,少火之気壮。壮火食気,気食少火。壮火散気,少火生気。

四気:寒,熱,温,涼。
❀気薄則発泄,麻黄桂枝之類也;厚則発熱,肉桂附子之類也。
五味:辛,甘,酸,苦,鹹,(淡)。
❀味厚則泄,大黄苦参之類也;薄則通,茯苓猪苓木通之類也。
味傷形,気傷精;精化為気,気傷於味
❀五味入胃,各帰所喜,故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鹹先入腎。
  久而増気,物化之常也。気増而久,夭之由也。
壮火之気衰,少火之気壮。壮火食(蝕)気,気食少火。壮火散気,少火生気
❀気味太厚者,火之壮也,用壮火之品則吾人之気不能当之而衰矣,如用烏附之類,
  而吾人之気不能勝之,故発熱。気味之温者,火之少也,用少火之品則吾人之気漸
  而生旺而益壮矣,如用参帰之類而気血漸旺者是也。
❀火,天地之陽也。天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故万物之生,皆由陽
  気。但陽和之気則生物,亢烈之火反害物,故火太過則気反衰,火和平則気乃壮。
  壮火散気,故云食気,猶言火食此気也。少火生気,故云食火,猶言気食此火也。
  此雖承気味而言,然造化之道,少則壮,壮則衰,自是如此,不特専言気味者。
気味,辛甘発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鹹味涌泄為陰,淡味滲泄為陽】
辛走気而性散,甘走脾而灌漑四傍,故辛甘発散(無形之物)為陽。
酸主収斂,又依頼春生木性而上涌;
  苦主瀉下,又炎上作苦,故酸苦涌泄(有形之物)為陰。
【救急稀涎散】:白礬酸苦涌泄,能化解頑痰,併有開閉催吐之功。
【瓜蒂散】:瓜蒂味苦,善於涌吐痰涎宿食。
鹹味涌泄:塩湯探吐千金方,涌吐宿食;芒硝味鹹,能瀉熱通便,潤燥軟堅。
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陽勝則熱,陰勝則寒。重寒則熱,重熱則寒。

寒傷形,熱傷気。気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後腫者気傷形也,先腫而後痛者

形傷気也。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乾,寒勝則浮,湿勝則濡瀉。

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収蔵,以生寒暑燥湿風。

人有五臓化五気,以生喜怒思憂恐。

喜怒傷気,寒暑傷形

暴怒傷陰,暴喜傷陰。

厥気上行,満脈去形。

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不固

故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故曰:冬傷於寒,春必温病;春傷於風,夏生飧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

秋傷於湿,冬生咳嗽。

熱勝則腫:営気不従,逆於肉理,乃生癰腫(清熱,解毒,活血・涼血,理気)。
喜怒傷気:七情,人之常性,動之則先自臓腑郁発,外形於肢体。
寒暑傷形:六淫,天之常気,冒之則先自経絡流入,内合於臓腑。
喜怒不節:怒則気上,喜則喜緩,悲則気消,恐則気下,驚則気乱,思則気結。
寒暑過度: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逆之則災害生,従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 

帝曰:余聞上古聖人,論理人形,列別臓腑,端絡経脈,会通六合,各従其経。

気穴所発,各有処名,渓谷属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従,各有条理。四時陰陽,

尽有経紀。外内之応,皆有表裏,其信然乎。

六合:一陰一陽表裏両経為一合。
渓谷:肉之大会為谷,肉之小会為渓,分肉之間為渓谷之会。

岐伯対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

神在天則風,在地為木,体為筋,在臓為肝。在色為蒼,在音為角,在声為呼,

在変動為握,在竅為目,在味為酸,在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

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肝主目:肝気通於目,肝和則目能辨五色矣。
在体為筋:肝之合筋也,其榮爪也(爪為筋之余)。
怒傷肝,悲勝怒:以情治情,以情制勝,怒則気逆,悲勝怒,以金克木也。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為熱,

在地為火,在体為脈,在臓為心,在色為赤,在音為徴,在声為笑,在変動為

在竅為舌,在味為苦,在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気,寒勝熱。

苦傷気,鹹勝苦。

心生血:水穀精微之気,奉心陽而化赤,是謂血。
心主舌:心気通於舌,心和則舌能知五味矣。
:嚘yōu,語未定貌,言為心声,心為声音之主也。
喜傷心:喜楽者,神憚散而不蔵。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為湿,

在地為土,在体為肉,在臓為脾,在色為黄,在音為宮,在声為,在変動為噦,
為口,在味為甘,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湿傷肉,風勝湿

甘傷肉,酸勝甘。

脾主口:脾気通於口,脾和則口能知五穀矣。
在体為肉:脾之合肉也,其榮唇也。
:醒脾。
在志為思:思出於心,而脾応之。
思傷脾: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帰,正気留而不行,故気結矣。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肺主鼻

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体為皮毛,在臓為肺,在色為白,在音為商,

在声為泣,在変動為咳,在為鼻,在味為辛,在志為憂(悲)。

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肺主鼻:肺気通於鼻,肺和則鼻能知臭香矣。
在体為皮毛:肺之合皮也,其榮毛也。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髄,髄生肝,腎主耳。其在天為寒,

在地為水,在体為骨,在臓為腎,在色為黒,在音為羽,在声為呻,在変動為慄,

竅為耳(二陰),在味為鹹,在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骨,湿勝寒;

鹹傷血,甘勝鹹。

腎主耳:腎気通於耳,腎和則耳能聞五音矣。
在体為骨:歯者,腎之標,骨之本也。
恐傷腎:恐則気下,驚則気乱(驚則心無所倚,神無所帰,慮無所定,故気乱矣)。
陰陽五行&天地人 

故曰: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陰陽者,血気之男女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

水火者,陰陽之征兆也;陰陽者,万物之胎始也。

故曰:陰在内,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

陰在内,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
陰陽各互為其根,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則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
善補陽者,必於陰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
善補陰者,必於陽中求陰,則陰得陽昇而泉源不竭。

帝曰:法陰陽奈何?岐伯曰:陽盛則身熱,腠理閉,喘粗為之俯仰,汗不出而熱,
歯乾,以煩冤腹満死,能冬不能夏。 陰盛則身寒,汗出身長清,数慄而寒,

寒則厥,厥則腹満死,能夏不能冬。 此陰陽更勝之変,病之形態也。 

腠理閉:衛気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膚,肥腠理,司開合者也。衛気失衡,故閉也。
腹満:脾胃居中,為気机昇降之枢紐,脾胃気机阻滞,昇降出入失調,故腹満也。

帝曰:調此二者,奈何?

岐伯曰:
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用此,則早衰之也。


年四十,而陰気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聡明矣。

年六十,陰痿,気大衰,九竅不利,下虚上実,涕泣倶出矣。

:征象,徴候。
陰気:陰精(津),陽気。
下虚:正気虚於下(腎気不足,気化不利,故小便淋漓不断)。
上実:邪気実於上(清陽出上竅,清陽之気不足,則濁陰倶出矣)。

故曰:知之則強,不知則老,故同出而名異耳。智者察同,愚者察異。

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則耳目聡明,身体軽強,老者復壮,壮者益治。

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楽恬憺之能,従欲快志於虚無之宇,故寿命無窮,

与天地終,此聖人之治身也。

無為:自然而然者,即恬憺無為之道也。
恬憺恬,静也;憺,安也。恬憺,安静淡白(無欲)也。
虚無:心無雑念妄想也。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耳目不如左明也。

地不満東南,故東南方陽也,而人手足不如右強也。

:陽中之陰而陽不足;:陰中之陽而陰不足。

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東方陽也,陽者其精併於上,併於上則上明而下虚,

故使耳目而手足不便也。西方陰也,陰者其精併於下,併於下則下盛而上虚,

故其耳目不聡明而手足便也。故倶感於邪,其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

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故天有,地有,天有八紀,地有五里

故能為万物之父母。清陽上天,濁陰帰地,是故天地之動静,神明為之綱紀,

故能以生長収蔵,終而復始。


:精気(五気,六気);形質(五運)。
八紀(八節,八正):二分(春分,秋分),二至(夏至,冬至),四立(春,夏,秋,冬)。
五里(五方):東,西,南,北,中。
神明:陰陽。

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以養足,中傍人事以養五臓。

人事:人以和為貴,礼以節衆,楽以和衆。
有子曰:礼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
       不以礼節之,亦不可行也。

天気通於肺,地気通於嗌,風気通於肝,雷気通於心,谷気通於脾,

雨気通於腎。六経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気

以天地為之陰陽,陽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陽之気以天地之疾風名之。

暴気象雷,逆気象陽

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

九竅為水注之気:九竅為五臓所化生的精微之気,津液所注。
逆気象陽:火熱之気上亢(逆),五志過極皆従火化。
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因時,因地,因人制宜。

故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

六腑,其次治五臓。治五臓者,半死半生也。

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已病。

故天之邪気感,則害人之五臓;水穀之寒熱感,則害於六腑,地之湿気感,

則害皮肉筋脈。

湿邪:湿為陰邪,易阻遏気机,損傷陽気。

故善用針者,従陰引陽,従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我知彼,以表知里,
以観過与不及之理,見微得,用之不殆。

以右治左,以左治右:巨刺法(刺経脈),繆刺法(刺絡脈)。
以我知彼:知常達変。
:人之有病如事之有過。

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聴音声,而知所苦;

権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観浮沈滑渋而知病所生以治。

無過以診則不失矣。

審清濁而知部分:五部五色応五臓,誠中形外理昭然。額心頦腎鼻脾位,
             右腮属肺左属肝,青肝赤心黄脾色,白為肺色黒腎顔。
権衡規矩:春弦夏洪,秋毛冬石,四季和緩,是謂平脈。

故曰:病之所起也,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

其盛,可待衰而已:①兵法曰:無迎逢逢之気,無撃堂堂之陣。
              ②当刺之留針,以待其邪気自衰。

故因其軽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衰而彰之。

形不足者,温之以気;精不足者,補之以味。

其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満者瀉之於内。其有邪者,漬形以為

汗;其在皮者,汗而発之;其慓悍者,按而収之;其実者散而瀉之。

審其陰陽,以別柔剛。

陽病治陰,陰病治陽。

陽病治陰:壮水之主,以制陽光,治陰虚陽亢。
陰病治陽:益火之源,以消陰翳,治陽虚陰盛。

定其血気,各守其郷。

血実宜決之,気虚宜掣引之。
 


黄帝内経素問目次   日立市十王町-漢方整体院

プロフィール

愛犬・りく君

Author:愛犬・りく君
茨城県日立市十王町で
漢方整体院を経営してます。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Fcカウンター
QRコード
QR